爸爸对我的需求,少女怀老鼠

爸爸对我的需求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爸爸对我的需求 第二章

跟秦皇相处时间久了,就会发现这位传说中的大佬,其实对物质上的欲望真的不高。

抛开那些为了维持帝王身份的排场以外,秦皇表现的非常好说话。

小金妮的一点小狡猾也能让这位大佬哈哈大笑,尼克的废话连篇也不让他觉得反感。

他性子中的暴戾和强硬,全部表现在了对“事业”的追求上……

这位大佬表现出来的求知欲,还有对目标的执着,让阿尔文自叹弗如。

阿尔文反正无法想象,自己如果被困在冥界几千年,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而秦皇大佬从接触外界的第一时间,就展现出了强烈的求知欲,还有旺盛的进取心。

阿尔文偶尔会去骊山地宫跟秦皇会面……

当阿尔文发现这位大佬已经能熟练的使用电脑,并且长期阅读很多冷僻文章的时候,他是崩溃的……

一个月就能读懂演化了好几代的汉字,三个月的时间就能读懂政治经济学,半年的时间就完成了对军队的初期改造。

这是什么样的智慧和气魄?

那些晦涩的现代理论,阿尔文看着就想睡觉,但是这位帝王却读的津津有味……

很多学习中的大学生都在痛恨那些学术大佬,因为他们创造的学术理论让他们绞尽了脑汁,但是秦皇只想召他们前来跟自己痛饮三百杯。

远超常人的智慧和精力,还有30万如臂挥使所向披靡的大军是秦皇的底气,但是他同样不会盲目自信。

在陆军优势的基础上建立空军,让那些传奇军士们适应现代化装备。

试探性的尝试一下小队精英的作战模式,还有空地结合的立体式打法,就是这位大佬为自己的军队准备的道路。

阿尔文的暗星号上的生化人武器就是助推器。

那些看起来粗陋,但是实际效果极佳的武器,除了后勤压力比较大之外,其他方面表现的非常优秀。

阿尔文特意在暗星号上预留了几条武器生产线,利用尼德威尼尔丰富的资源,给秦皇提供最有力的后勤保障。

甚至当冥界出现异常的时候,阿尔文曾经考虑过是不是要重启生化人生产线,用那些没有灵魂的士兵去填补秦皇的兵力缺口。

不过好学的秦皇,最后给出了另外的答案……

这位极具前瞻性的大佬,拉着阿尔文一起,准备彻底的改变冥界的状态。

有的人真的把“事业”当成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能让他们觉得满足的只有“胜利”“胜利”“胜利”……

他们从“胜利”中获得满足感,从“胜利”中汲取生命的养料,用“胜利”将自己的人生升华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战争”“胜利”“守护”“威严”……

这些就是秦皇的“事业”!

阿尔文很难理解这种状态,虽然他也能从学校的成功中获得满足感,但是让他放弃一切投入进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不过这些都不妨碍阿尔文崇拜秦皇大佬……

阿尔文坐在秦皇的身边,把一个没有装鱼饵的鱼钩抛进了海里。

看着小金妮装模作样的抓着鱼竿,鼓着腮帮子念叨着钓鱼的“咒语”,阿尔文笑着摇了摇头,对着秦皇说道:“难得您的心情很好,我能问几个问题吗?”

秦皇看了一眼阿尔文,然后转头盯着自己的鱼漂,点头说道:“叶兄弟但说无妨,你我之间犯不着这么客气……”

阿尔文盘算了一下,说道:“我最近开始研究关于远古符文的技术,但是我手里的样本太少,不知道赢哥你那里还有没有类似的东西?”

秦皇听了皱着眉头说道:“远古符文?那是什么东西?”

阿尔文拿出了手机点开之后找到了一张远古符文的照片,还有秦皇大佬用哈迪斯当电池的那个小鼎……

看着秦皇脸上奇怪的表情,阿尔文笑着说道:“我可不是贪图您的宝贝,我只是对这上面的远古符文感兴趣。

据我所知,应该就是远古符文给您的那尊小鼎提供了焚烧一切的威能。”

秦皇听了摇头说道:“我对这些方士的器皿不是太感兴趣,我只知道这尊小鼎,是朕的内史‘腾’最早用来炼药的东西。

如果你对这东西感兴趣,就开门去冥界城池,我让内史腾取来给你一观。”

阿尔文摆手笑着说道:“这我倒是不着急,赢哥的东西我向来不会客气。

我只是好奇,而且想要收集更多关于远古符文的秘密。

这东西的威能极大,对于增长我的力量很有好处。”

秦皇用古怪的眼神看了一眼阿尔文,他摇头说道:“人力有时而穷,单论战斗力叶兄弟已经是人间顶流了,追求这种东西的意义何在?

军国之要,查众心,施百务,以治为胜……

所谓治者,居则有礼,动则有威,进不可当,退不可追,前却有节,左右应麾……

白将军乃是名将中的顶尖好手,却也依然无法做到一人成军。

叶兄弟总是把自己当成‘武器’,有点对不起你的身份。”

阿尔文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劝自己……

他对自己的定位就是“地球打手”,所以过去他做事的时候

文学

非常的被动,很多人甚至觉得他很容易被利用,这就是身份定位带来的坏处……

但是同时这样也有很多的好处,那就是他可以摆脱自己最不愿意做,也是最不擅长的事情。

秦皇这么说,是在告诉阿尔文,妥善的运用自己的身份能力,可以运作出更加强大的力量,就像那柄著名的“天子剑”……

这已经是把阿尔文当成和自己身份对等的人,才能说的话了。

之前张强不过是在秦皇说出要求的时候反驳了两句,就引得白起暴怒,就是因为他们不觉得张强有反驳自己的资格。

现在秦皇劝阿尔文放下自身的武力,开始统合地球的力量,这就是一个帝王的最大善意,也是他对阿尔文最大的期待。

可惜阿尔文在这点上注定要让秦皇失望了……

看着面带微笑的秦皇,阿尔文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个世界很复杂,我真的应付不来!

相比花费自己毕生的时间去‘治人’,我更愿意追求最极致的力量。

当我的家人和朋友有危难的时候,这份力量可以让我从容的面对任何危险。”

爸爸对我的需求 第三章

名称:光头兽

昵称:多米尼克

等级:究极体

类型:人形?(待定)

亚种:飞车兽、皮夹克兽、扑克牌脸兽

技能:我负责装逼,尔等负责配合我装逼。

个人介绍:一切的开始于终焉,大宇宙的投影,世界之子,聆听万物之音,灭杀罪恶之源,贯彻爱与真实的力量。

——

光头兽多米尼克自知道莱蒂死亡的消息后,由愤怒和绝望的力量让他爆发了小宇宙,从而由完全体飞车兽进化到了究极体——光头兽。

于是他放弃了干飞车党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转行去做了“妇联”。

身为一个街头混混,不会用枪,不会体系的格斗,只会飙车,他竟然为了给莱蒂报仇,孤身一起去了布拉加的老巢卧底,想要报仇雪恨。

布拉加是纽约最近两年声名鹊起的大毒枭,FBI的探员都死在了他手中不下一掌之数,有上百的忠心手下,掌握了数以亿计的资金;多米尼克自己被通缉的罪名也不过是抢劫了数百万美元的DVD音响电子产品。

但是他就有一股迷之自信,认为自己一定可以嫩死布拉加为莱蒂报仇。

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勇气?

可能是他逃亡的途中遇到过梁静茹。

但是更令

文学

人操蛋的是,他竟然强行装逼成功,真的做到了从布拉加十多个拿枪的精英手下那里A下了价值六千万美元的毒品。

当天晚上他是一个人赤手空拳去的,只带了一罐天然气,然后炸掉了运送毒品的车队,成功的抢下了布拉加的货。

此君常常装逼,此君不擅长装逼,但是此君却能常常成功装逼,这让为了能够装逼而疯狂练习形意拳和枪械的墨非情何以堪?尼玛,他几乎每天都被明迪打得皮开肉绽的,都不敢说做到多米尼克这样的战绩,毕竟他不可能一瞬间干掉十多个黑帮精英,也可能被别人嫩死。

要是墨非见到了绝对会绝望:所以究竟谁才是挂逼啊?

但墨非又怎能知道,多米尼克已经进化为了究极体数码宝贝——光头兽!

试问诸天万界,哪个光头兽不是大佬啊?

……

由于也知道自己被FBI盯上了,所以墨非都决定不出门了,老老实实的当自己的医生,治病救人,等搞死了那个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的罗德主管再说。

大力丸也是真的在唐人街火起来了,每天来求购人群络绎不绝,墨非每天最少都能够赚几万美元,巅峰的时候一天十几万美元。

可以说随着时间的推移,墨非靠着大力丸完全可以当个亿万富翁。

当初医术升级的奖励他选择大力丸真的是明智之举。

【为一位老婆婆治疗风湿,获得1经验值。】

【医术lv4:一只初展翅的雏鸟,还很稚嫩,要小心人家把你的鸟直接打下来!(经验123/1000)】

送走了最后一位顾客,墨非伸了个懒腰:“就治病救人这点钱,还没我躺着卖大力丸赚得多!”

“哥,你想干什么?”明迪警惕的看着墨非,感觉他此刻的思想有点危险:“爸妈的遗愿你可不要忘记了,这医馆必须得传承下去。”

“知道了,知道了。”墨非懒洋洋的摆了摆手道:“只是有点感慨而已,不是真要关门歇业了。”

“对了,大力丸的存货又告罄,得再去进一批原料来制作。”

爸爸妈妈为什么半夜一直叫;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爸爸妈妈为什么半夜一直叫 第一章

果然,风先生是不能设计的。

她错了,真的错了!

赵雨柔一遍又一遍地在心中祈祷,只希望风先生能够手下留情,千万不要将她的哥哥与……他带来。

她接近风先生并没有想要嫁给对方,纯粹只是想要在他那里捞点钱。

风先生财力浑厚,而她的身材又不错,她想着一定可以用身体换些钱。

却没想到风先生就是块木头,根本没有受到诱惑,甚至连正眼看她都没有!

而且风先生还留了个心眼,她以为她设计了风先生,其实她不过是螳螂而已,风先生这只黄雀就等着她入瓮而已。

怎么办?

她现在要怎么还补救?

赵雨柔眼神慌乱地四处乱瞄,双眼无意识地看向了门口。

恰好大门打开,她的哥哥赵国定与她的同居男友李成刚被带了进来。

完了……全完了!

赵雨柔跌坐在地上,双眼空洞无神,成了一副赴死的样子。

顾梓墨见人都到齐了,这才牵着林亿儿走了过去。

林亿儿的手有些冰凉,看来被吓得不轻,顾梓墨不顾有那么多人在场,用他的大手紧紧地包裹住林亿儿的小手,放进了自己的外套口袋里。

顾梓墨掌心传来的热度让林亿儿的手渐渐变得暖和起来,她给了顾梓墨一个放心的眼神。

两人一句话也没说,仅仅是这些暖心的小互动,已经让所有人被甜到了。

原来,风先生是这样暖的一位人,在林亿儿面前,他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也不再是掌控娱乐圈生死的大魔王,他就是一个普通人,一个平凡的普通人。

简单点说,他现在的身份只是林亿儿的另一半,如此而已!

随着顾梓墨的走近,众人自动让开了一条道。

顾梓墨牵着林亿儿来到了赵雨柔面前,清冷地说道。

“这里的三位你都认识,你的母亲,你的哥哥,你的同居男友!”

简单的一句话,顿时让在场的人惊呼不已!

神速啊,这么短的时间内便找齐了赵雨柔的身边人,放眼华国,应该只有风先生才做得到吧?

一时间,众人看向风先生的眼神里充满了崇拜!

“明涵!”顾梓墨淡淡地叫了一声。

明涵瞬间明白了风先生的意思,清了清喉咙说。

“赵雨柔,如果你没有认出这些人来,那我来介绍一下。”

说着,明涵走到三位面前,指着赵雨柔的母亲说:“这位是你的母亲,在林亿儿小姐的小姑家做保姆。”

接着指向赵雨柔的哥哥说:“这第二位是你的哥哥,欠下了巨额赌债。”

说完,他来到李成刚面前接着说:“这位是你的同居男友,也是你一直想要摆脱的男人!这个男人没有固定工作,一直靠你养着,而且对你控制欲极强,只要你与男人说句话便会对你各种折磨。”

说到这里,明涵重新来到赵雨柔面前。

爸爸妈妈为什么半夜一直叫 第二章

顾宴期把房间的门推开,打算叫傅枝和厉南礼下楼吃饭。

傅枝骨节分明的手指在键盘上敲击着,声音淡淡的开口:“你们先吃,我解决一下私人恩怨,很快就去。”

顾宴期又推开了书房的大门。

厉南礼头也不抬,“解决私事,等我五分钟。”

顾宴期:“……”

所以,你们两个人这句式,我听着好像是在说一件事情啊。

厉南礼低头,轻松破解了站点百分之八十的防火墙,正要进一步的时候,情况突然发生了转变。

厉南礼的电脑,忽然飘过了白色的雪花,闪了下,紧接着,是黑色页面下到处滚动的白色代码。

这一幕无比的似曾相识。

厉南礼的心口抖了一下。

深色的薄唇抿成一条线,清冷深沉的眸子眯了下,指尖没有第一时间运作。

二队那边同一时间感觉到接连的主机不对劲,“怎么回事?”

“对方的网站维护程序员换了。”厉南礼抿着唇,“这个网站是哪家的?”

照理,小网站小公司,是请不到这样的高手。

二队那边沉默了一下,避重就轻,开口道:“一地头蛇公司,绑了四五队,我们解决不了,这才来找你。”

三队想也转移话题道:“这个任务是不是有点太费力了?要不我们一起搞一下吧,积分不用给我们分。”

“不需要。”厉南礼的指尖点在键盘上,“少添乱。”

语气中有点,你们太菜,不配和爸爸一起搞对面的意思。

而且这个攻克网站,靠的也不是人数多。

就像对方网站,起先被厉南礼攻克的时候,少说也有十来个程序员在拦截,但是都没有办法把人拦截下来,但现在对方却换了一个人,很明显,对方的主机被一个人掌握在手里,轻松的破解了厉南礼植入的病毒。

就这一点就表明,菜鸡聚堆还是菜鸡。

厉南礼看着电脑上被植入的病毒。

忽然闪到电脑里的白兔子,拿着红色的萝卜,嚼地满嘴的萝卜碎末,而后,“噗噗噗——”的对着厉南礼的方向吐了一大口萝卜末。

耷拉在肩膀的兔耳朵,凶巴巴的立起来,浑身上下都是‘我不好惹’,‘我超凶的’大佬气息。

这个病毒软件……

好像有点萌啊。

厉南礼眉梢挑了下,黑色的瞳仁里闪过各式各样的英文,他拖着腮的那只手,自然地改放到了键盘上,摆明了要和对方杠。

一般来说,无论是国内外,每年都会召开相应的黑客大赛。

像是黑客联盟他们发起的比赛就难很多,除了笔试,差不多就是这种1v1或者1v5,1v100的黑客比赛。

互相攻击彼此的电脑,在维护个人电脑的安全防护的同时,在对方的电脑上安装病毒,攻克对方的电脑程序来判断输赢。

——

此刻,坐在房间沙发上的傅枝在看见对方很快破解植入病毒,再次卷土重来,眸色一深,快速切换游戏界面关闭,而后返回,确保电脑网速后,手速也提快了一倍。

江宁北给傅枝发消息:【怎么样啊?我看他要给你们傅氏的网站官方页面攻克出开了!他不会真的给你们公司的程序搞崩了吧?】

【崩不了。】傅枝百忙之中抽空回了一句。

重案组的其他几队队长和江宁北一样没有参与到这个攻克的过场当中,但是连着的语音,四周都是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很明显的,气氛已经紧绷到了极致。

光听敲键盘的声音就知道对方的手速已经达到了极致。

再看页面的数据,百分之八十五上下浮动,可见彼此都没有占到多少便宜。

他们一群人如坐针毡如芒在背如鲠在喉。

这时候,终于,局势发生了逆转。

厉南礼抓到对方的漏洞,很轻易地植入了病毒。

百分之九十的页面被攻克下来。

“啪——”

屏幕闪出了亮光。

而后,凝神,定睛去看。

明晃晃的四个大字——“傅氏集团”。

傅氏集……嗯?打扰一下,傅什么?

厉南礼的手指尖都顿住了。

手机里,二队还在夸,“不愧是一队,还差百分之十,这事轻松解决了!”

厉南礼:“???”

“你让我查的是傅氏?”厉南礼的声音淬了毒一样。

二队意识到,心口一紧,“嗯。”

你他妈的。

你演我啊!

“不查了,这账回来再算。”

厉南礼说着,耳机被他扯下来扔到桌面上,挂断电话。

兔子,胡萝卜,还有和之前如出一辙的病毒软件和手段……

厉南礼看向卧房。

沙发上。

傅枝看着电脑屏幕上原本快速攻击的病毒软件,在她的操作下被消除后,没有后续的跟进,眉心拧起。

不打了?认输了?知道怕了?

那不行啊!

她这IP地址还没给查出来啊!

不管对方是由于什么原因忽然消失不见,傅枝这边抓住了机会。

把趁他病要他命贯彻落实到了极致!

手上的键盘敲得飞快,眼看已经将对方的地址定位到了缅甸祥云街,正要再近一步,忽然,一只手,从她眼前晃过。

将整个电脑,完完全全地盖住。

合死,不留一点缝隙。

在追踪IP地址的过程中,一旦出现电脑待机的情况,就会丢失IP地址,甚至被对方抓住机会反侦查!

“很晚了,”厉南礼面不改色心不跳:“别打游戏了,下去吃饭。”

傅枝:“……”

傅枝:“!!!!”

傅枝:“??????”

她现在,一点没有干饭的心思好吗?

傅枝的视线从电脑身上移到厉南礼的身上,张了张嘴,千言万语,汇聚成一句,“干的漂亮。”

极致的嘲讽。

厉南礼轻咳一声,从书房等我跑到距离大概只有几秒的时间,在这几秒之内,厉南礼确信,傅枝没有搜到他的IP地址。

“给你点了奶茶。”

那行吧。

傅枝的心态崩的快好的也快。

她大概是确信自己能够抓住一队,捏死,也没有特别纠结这件事情。

文学

倒是厉南礼,不经意地问她,“在想游戏?”

爸爸妈妈为什么半夜一直叫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