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肉污小说;新娘白天累惨了24p

污肉污小说 第一章

不管是克里斯蒂安,还是魔王城,变化速度太快,太大了。

比自己过去百年看到的景象变化都大。

说是奇迹也不为过。

而创造了奇迹的就是李沐然。

凭一己之力,打破了死歌森林沉寂百年死水般的局面,给万事万物带来新气象。

李沐然,是让千年暗精灵萝莉都承认的,永远的神!

各种事物变化巨大。

就连那个长不大的图羊,都开始不再缠着自己。

看图羊的双眼就知道了,他已经不再迷茫,并且找到了新的目标。

他正追随着那个目标前进,让自己不断变强。

(此刻正在深山中俯卧撑的图羊:李沐然,我早晚要超过你。然后让你知道谁才是狗。哈哈哈,这家伙虽然混蛋,但他说的没错,复仇才是动力。)

看到图羊终于自立了,让黑豆有一种看自家的傻儿子长大了的触动。

有点开心,有点寂寞,有点伤感。

真奇怪。

明明决定好吃懒做混吃等死的。

明明这个想法在百年前就定下来。

几乎成了黑豆的一种信仰。

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贝拉,李沐然,图羊,克里斯蒂安,甚至白尾的行动…….信念就开始动摇了?

黑豆,竟然也产生了再努力一下的错觉。

为什么,自己变的这么奇怪了。

一边闲聊一边吃光早点。

“好吃。开始期待新品种的料理了。”

【不愧是贝拉大人。作为魔王,从来不让人失望。】

黑豆和克里斯蒂安在将早饭吃完后,就一起去把碗筷洗了。

虽然是混吃等死,但小孩子也会帮忙做家务吧。所以这也是‘伪装’的份内工作。

【黑豆大人今天的计划是什么。】

被蹦蹦跳跳的克里斯蒂安询问。

黑豆揉着蓬乱的头发回应。

“没什么计划。和平时一样,玩游戏到中午,然后去食堂蹭饭。”

贝拉说要忙到下午。

中午很可能不回来做饭了。

遇到这种情况,李沐然和贝拉已经教给了黑豆解决的办法。

就是去食堂蹭饭。

现在的生活条件真的很便利。

就算不起炉灶,都能有饭吃。

不得不说,喜欢折腾的李沐然真的强。

这样的魔王城,这样的生活,全是托了李沐然的福。

不佩服不行。

让他继续这么折腾下去,说不定之后只要点餐,还会有人主动把食物送上门。

就给这种新鲜事物起个名字,叫‘外饭’怎么样?

食堂离得魔王城不远。

就算去蹭饭,也不违反黑豆‘宅萝莉不出门’的人设。

食堂的饭虽然不如贝拉做的那么好吃。

但定点供应,只要到了时间,去了准能得到食物。

魔王军全员都知道黑豆和克里斯蒂安的身份。

所以不但不会对魔王军的地盘上有个史莱姆乱蹦乱跳感到奇怪,大家甚至十分照顾一人一只。

黑豆去哪里,做什么事基本都是畅通无阻,甚至还会得到帮助。

而且食堂负责伙食的员工大半又都是暗精灵女性。

都是过去自己的属下。

所以每次去提饭,大家虽然不会明说,但一定会默默给黑豆盛上最好,最多的食物。

污肉污小说 第二章

于正海和虞上戎并肩飞行,从闻香谷出发,到了雒阳西都。

西都似乎没有受到大战的影响似的,一切看起来很正常。

“按照老四的说法,师父与高手在西都北城与太虚交手,那么师父会去哪儿呢?”于正海说道。

“问问便知。”

虞上戎朝着西都修行者最容易汇聚的驿站中而去。

于正海只得跟了上去。

驿站中。

“哎,自从金莲的修行者来到我们这边,就没有安生日子。”有修行者抱怨。

“神明降临,我们怎么可能独善其身。这一场战斗,除了造成了很大的破坏,也没为难我们这帮凡人。”

一些目睹那两大法身的修行者,干脆将自己定义成了凡人。

只有达到那个境界,才配称得上神。

“听说这两位神明,从大翰打到了未知之地,又打到了敦牂天启,把那里的天启之柱给轰断了,也不知道真假。”

“敦牂天启平时都没人敢靠近,有一个变态大圣人守着,更别说现在了。”

“总有胆子大的。”

虞上戎轻车熟路,来到了其中一桌子对面,坐下问道:“兄台刚才所言属实?”

那人看了一眼虞上戎说道:“基本属实。”

“那两大法身是何种模样?”虞上戎问道。

“兄弟,你可真是没眼缘,那天看到的人那么多。”那人话匣子一打开,来了劲头,滔滔不绝地描述道,“其中一座法身是蓝色的……不用这么惊讶,我们也都没见过,更是第一次见到万流至尊的法身,以前只在书上提到过;另外一座法身是黑色的,嗯,应该是来自黑莲。两座法身都是至尊级的。无法判断两者的大小,高度入云端,看不见……”

虞上戎微微蹙眉。

于正海来

文学

到旁边,问道:“你确定他们去了敦牂天启?”

“这种级别的战斗,只有未知之地能容纳他们。是与不是我没看到过,但这个你们可以去看看,留下的痕迹一定会非常惨烈。北城宫殿早就成了平地了。”

于正海和虞上戎相互看了一眼。

那人又道:“不过……我奉劝你们别没事找刺激,敦牂天启有一个变态大圣人。”

“变态?”于正海疑惑。

“这人喜欢劝人离开,不走的人就拉到他的院子里说个半天的人生大道理。要是再不走,就杀了埋在他院子旁边。你说这是不是变态?”

“……”

于正海说道:“反正不是我祖宗,随你怎么说。”

“什么?”那人愣了一下。

虞上戎起身,朝着那人抱拳道:“告辞。”

二人离开了驿站,朝着符文通道的方向掠去。

于正海说道:“真要去未知之地?”

“别无他法。”

“好。”

于正海和虞上戎经过一个时辰的飞行,由于不知道并蒂莲直达未知之地的通道,二人便先从符文通道返回魔天阁,又从魔天阁的符文通道传送进入敦牂天启。

当二人在通道中的时候,明显地感觉到了内部传来的剧烈颠簸感,通道有轰塌的感觉。

好在过程还算顺利,二人抵达了敦牂天启。

看到眼前的一幕之时,二人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除了符文通道这一小片区域还算完好,目光所及之处,皆满目疮痍。

于正海皱眉道:“看来,战斗异常惨烈。”

虞上戎点头道:

“若不是赵姑娘加强了对符文通道的保护,只怕我们过不来。”

于正海看了看脚下的符文区域,说道:“找机会让她修复一下。”

二人踏地掠起,飞到了空中。

“大师兄……”虞上戎悬浮高空,看着敦牂天启的方向,露出了惊讶之色。

于正海也看了过去,被这一幕惊到了。

“天启之柱,真的塌了?”

他们都是被天启认可的人,也是九莲世界中最了解天启之柱的一批人,知道天启之柱的强大和坚韧。

于正海轻声自语:“至尊比我想象中的要可怕得多。”

虞上戎疑惑道:“我很奇怪,若是师父他老人家早已到了至尊,为何要在闻香谷中躲躲藏藏?”

于正海看了他一眼说道:“可能……都喜欢像姜文虚那样吧。”

二人敦牂天启的废墟上飞了两圈,被两大至尊留下的战斗痕迹彻底折服。

于正海突然道:

“糟了,端木大圣人岂不是……”

这话没有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了。

虞上戎说道:

“天启崩塌,只怕他难逃此劫。”

于正海叹息道:“哎,三师弟孤苦无依,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相认亲人。”

虞上戎道:

“这件事暂时不要跟三师弟提起,以免他伤心。”

于正海点了下头。

二人在敦牂天启也没找到师父的影子,便指了指深渊的方向说道:“那边有一个裂口,应该是战斗后所致。”

他们都来过敦牂天启,即使这里树木繁多,植被茂盛,也不至于会有一个这么大的深渊而不知道,显然这个深渊是新形成的。

不多时。

二人飞到了深渊的上方。

看着那巨大的深渊缺口,二人面色凝重。

深渊下方,繁星点点,反而像是浩瀚的宇宙星河。

“这是战斗造成的?”于正海疑惑道。

“应该是。”

于正海叹息道:“如果真像之前说的那样,师父可真是演得好啊……”

“实力才是自信的砝码。师父他老人家或许早就是至尊了。”虞上戎说道。

“当务之急,是找到师父的下落。”于正海说道。

虞上戎环视四方,轻叹一声:“未知之地这么大,若师父不肯回

文学

来,我们到哪里才能找到他?”

这样找下去,无异于大海捞针。

“师父没理由不回来,可能是真遇到了强敌,受了伤,又碍于面子,想要先恢复伤势再回来吧。”于正海推断道。

“我下去看看。”

“一起。”

二人朝着深渊下方掠去。

当他们下降五百米左右的时候,便看到了夹在深渊中的樊笼印,不由一怔。

二人掠了过去。

落在了樊笼印上。

“师父的樊笼印?”于正海惊讶道。

“以师父的脾气,不会轻易丢掉自己的物品。此物好歹是合级,就算不用了,也会赠予魔天阁其他人。”虞上戎说道。

这话一出,意思很明确。

于正海却皱着眉头道:“你是想说,师父归天了?”

“……”

虞上戎没有说话。

这只是一种推断而已。

即便是没有归天,师父的状况也恐怕没那么乐观。

于正海严肃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他掌心一压,试图收起樊笼印。

轰!

樊笼印纹丝不动!

于正海皱眉道:“奇怪。”

他不服地再次出掌:“大玄天掌!”

连续轰出数十掌,每一道掌印落在上面的时候,都会被深渊中特殊的力量汲取。

虞上戎说道:“是大地的力量。”

于正海观察了下四周的环境,以及下面的神秘力量,说道:“你说,师父有没有可能掉下去?”

污肉污小说 第三章

319

事实上疑点远不止一个。

比如枢密府仔细搜索过皇宫内的排水渠,不光没有找到火药残留,连一丝术法痕迹都无法感应到。

这着实有些颠覆常识,用术法来制造如此大的动静,周边的气必定会呈现少许失衡,根据这些细节,就能反推出对方使用的术法属类和施展位置。但方士忙活了半天,也没能确定源头,这就十分不可思议了。

它很大概率意味着爆炸并非方术引起,而是某种普通人也能实现的常规手段。

问题是排水渠里出了水以外,什么也没有,到底怎么做才能引发足以掀开街道的汹涌地火?

查不清楚事实就无法补救,无法补救就等于对方下次如果再来,还可以故技重施一遍。

这是枢密府无法容忍的结果。

他们甚至已经在考虑彻底封堵城内暗道水渠,新建人工河道排污。

又比如夏凡等人在监牢里活动时,有狱卒提到他对外面卫队的调动情况一清二楚,缘由似乎是有人在别处为他提供信息。

提供信息不是重点,重点是如何提供的。按狱卒的说法,那是一名女子,而且声音能直接传到监牢内,听上去就像是实时对话一般。

远距离高效传讯,绝对是军队梦寐已久的东西。枢密府也知道一两种能长距沟通的术法,但使用起来十分受限,跟夏凡这种相差甚远。

之后他们也根据这点细枝末节的线索,找到了天府街佛塔顶端的窝藏地。现场确实存在人员活动过的迹象,还留下了两根铁制长杆,但……也仅此而已。没人能解释得清这些铁杆跟术法有何关系,唯独能证明的是,夏凡劫走颜箐并不是一时冲动,而是经过精心谋划后展开的行动。

这些迷雾般的信息让宁千世大为头痛,他几天不眠,很大程度也是因为调查寸步难行的缘故。

如果对方是倾听者,那么一系列问题便算是有了个合理的解释。

“不光是夏凡。”乾继续说道,“调查人员已经确认,现场逃离者一共四人,除开颜箐和奥利娜外,还有一名女子,其身份正是曾在枢密府任职的洛轻轻。并且她所使用的飞刃同样前所未见,以我的判断……那极有可能是仙术。”

“所以我的妹妹一下拥有了两位倾听者?”宁千世忍不住攥紧了拳头,“这个消息绝对不能外传,特别是不能让七星知道,不然的话……”

“我知道的。”乾叹了口气,倾听者本就是异类,是方士中受眷顾的幸运儿,相传他们和「天道」也存在一定联系,让这样的人游离于枢密府之外,绝对是当权者的巨大失职。“只是我听说那位洛妃娘娘……不,现在算皇太妃了,在宫里闹得很厉害?”

提到洛玉翡这人,宁千世的脸色都冷了几分,可以说她的行径正是导致洛轻轻剧变的主要原因。当然,如果没有夏凡横插一脚,他反倒会感谢对方为枢密府缔造了一名倾听者,但洛轻轻和夏凡勾结在一块,情况就完全颠倒过来。

至于宁楚南的死,他根本就不在乎。四弟干下的那大堆丑事,宁千世基本都心知肚明。如果枢密府抢先知道洛轻轻觉醒的消息,那这四皇子也不过是他们手中一颗可以用来拉拢人心的棋子罢了。

“我会让宁威远送她去冷宫好好清醒下的。倒是她私养方士这事,可以好好查一查。”宁千世冰冷冷的说道,“有她私底下有联系的方士,一并处理掉吧。”

乾低头望向自己的手掌,面露苦笑,“看来纷争又要开始了。”

“为了七星缔造的新时代,那些沉浸在过去的方士只会成为我们的阻碍。”宁千世看向他,“你应该能明白这个道理。”

缄默片刻后,羽衣点了点头,“交给我去做吧。”

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新娘当众囗交

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 第一章

“老大,出了什么问题吗?那两种神魔体,你契不契合?”小胖子在一旁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柳妙妙也走到林星海的身边,轻轻的握住了林星海的手掌,眼神中也有着担忧之色。

她刚刚可是看见,林星海在感受完了“暴风神体”之后,一言不发的便来到“风火魔体”这边,又感受了一次。

然而从始到终,林星海的眉头都是微微皱起的,这样的情况落在众人眼中,担心肯定是免不了的了。

他们最担心的便是,林星海不契合这两种神魔体,那绝对是极为糟糕的情况。

“两种神魔体我都契合。”看到众人的反应,林星海连忙解释了一句,免得他们担心。

“呼!”小胖子顿时松了一口气,然后笑道:“老大,看你这表情还真吓我一大跳。”

不过一旁的柳妙妙却依旧担心,她轻声问道:“阿星,既然神魔体契合,你怎么还眉头紧皱?”

她还真害怕林星海那话,是故意安慰他们的。

“是因为我觉得这两种神魔体不够强,好了,你们别担心,我再看看其它的神魔体。”林星海说着,摆了摆手,然后便朝着其它的石板走去。

留在原地的三人则有些面面相觑了。

“这神魔

文学

体还有强弱之分的吗?”金桐小声的询问道。

柳妙妙摇了摇头,“不知道,导师也没和我说。”

她说的导师,可不是普通的这些教学导师,而是同样身为神魔境强者的文秋英。

“这方面的知识,我了解一点,我们修炼的神魔体,你们可以看作是一种特殊的武学,而武学有强有弱,神魔体自然也有。”

“我拥有的是飓风龙卷异能,但之所以不选一门更契合的风系魔体,反而选择了‘混沌神体’,就是因为在众多的神魔体当中,它足够的强大。”

说到这里小胖子顿了顿,才小声的补充道:“当然‘混沌神体’和我契合,再加上防御力强大,这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

“有具体的数据吗?哪些魔体比较强大?”这时,原本已经走远了林星海,突然从小胖子身后出现,开口询问道。

听到有人询问,小胖子被吓了一跳,见到是林星海后这才拍了拍那肥胖的胸脯,没好气的道:“老大,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至于具体哪些神魔体比较强,我了解的也并不全面,毕竟我们国家里面的神魔境强者就那些,很难对所有的神魔体都有全面的研究。”

小胖子说着,顿时用腕载电脑打开了一份文件,递到林兴海的面前,“这是神魔体的一个粗略排行,当然这里面只包含了可以修炼到神魔境的那些。”

林星海扫了一眼,大多数比较有名的神魔体,而“混沌神体”高居第1位。

“当初父亲请来的那位神魔境强者,再给我挑选神魔体的时候,他也说过,挑选神魔体的时候,并不能只挑选强大的,与自身契合的更为重要。”

“如果与自身排斥的神魔体,哪怕强行修炼成功,也最多只能发挥30%的威力。不排斥也不契合的神魔体修炼成功了,也只能发挥出50%的威力。”

“只有与自身契合的神魔体,才能发挥出80%的威力。”小胖子又说了一个众人不知道的内容。

“为什么不能发挥100%的威力?”林星海有些奇怪的问道。

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 第二章

女孩们第一时间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现在的状况对她们来说,虽然吃惊,可并不算最糟糕的状态,毕竟以她们现在的情形,再糟能糟到哪去?

看到女孩们都照做了,凯立刻来到门口,打开门朝外面看去,发现那些阿尔巴尼亚人的确按照自己所说没有人留在四楼。发现没人之后,凯立刻来到阿曼达的身边,拍了拍阿曼达的脸庞。

“嘿,阿曼达!醒醒!”

阿曼达捂着嘴,还是有点精神恍惚,只能断断续续的说道:“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凯从一边的酒桌上拿起冰桶一谷脑的倒在了阿曼达的头上,冰水的刺激立刻让阿曼达精神焕发。

“现在清醒了点没有?”

阿曼达虽然被冻的脸白唇青,可精神却好了不少。

“我是金父亲的朋友。我们正在找她,你知道她去哪了吗?”

阿曼达听到金的名字,立刻惊疑不定的看向凯。她有点不敢相信,金的父亲居然这么快就让人来救自己了。

“我……我不知道……我根本没见过金……”阿曼达使劲的回忆,发现从她被抓开始,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金,事实上她连金到底有没有被抓都不清楚。

凯摇了摇头,看来还的问那些杂碎了。

“你能救救我吗?求求你了!”阿曼达生怕凯不会管她,于是可怜兮兮的哀求道。

其他女孩这个时候大约也明白过来,眼前这个男人是来救人的,

文学

于是一个个都打算开口想要求他。凯举起手:“不用担心,你们会得救的。现在你们要做的就是躲在这间屋子,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大声喧哗,我会搞定一切的。记住了吗?”

这里二十几个女孩,凯不可能全带走,还是留着让巴黎警方洗地吧。

当然在此之前,凯会帮那些巴黎警方把这里打扫干净。

说完,凯把几名匪徒的枪支搜出来丢给了女孩,让她们拿着枪对着门口,除非门外是他的声音,否则任何人来开门,就直接开枪射击!有几名状况良好的女孩拿起了枪,她们来这魔窟时间还不长,所以反抗意志最为强烈,她们愿意一搏,而那些彻底失去反抗意志,或是被彻底玩坏了的,就都被丢到工地那边了……

凯整理下自己的枪械,然后打开门,走向了楼下。从三楼开始,凯开始挨个的清理。

在三楼,靠近楼梯和窗户一边的房间都是匪徒的住处,靠里的则是那些可怜的女孩们的房间,说是房间,其实就是一个个小型囚室,里面除了一张床一个床头柜之外什么都没有,连对外的窗户都被封死了,空气极不流通,每个小房间都有一阵阵怪味,可想而知那些女孩的生存条件如何。

这帮人根本没拿这些女孩当人!

凯沿着走廊转了一圈,发现三楼根本没人……看来那些欧元还有点作用。

之后是二楼,这里基本上全部是匪徒的房间。凯来到二楼的时候,有两个人正在二楼的走廊上说话,用的是阿尔巴尼亚语,凯也听不出来说的是什么。

利用智能手表的扫描,凯知道二楼的人并不多,其中两个在房间里睡觉,一个在看小电影,另外两个就是在走廊,他们彼此之间隔的有点远,小心一点应该不会惊动其他人。

可就在凯要动手的时候,两个人突然一边说,一边朝三楼楼梯走来,正中下怀,凯默默的退了回去。

等到两人走到楼梯处打算走上去的时候,凯突然冒了出来,一枪打中其中一个的喉咙,另外一个更干脆,被凯一匕首从左眼捅了进去,瞬间就见了他们的上帝。

把两人的尸体丢在一边,凯没有浪费时间,直接找上了其他人。

看小电影的那个,凯一脚踹开房门,然后一枪爆头。另外两个也差不多的待遇。

不过在搞定了二楼的同时,一楼也发现了不对劲。

安装了消声器的手枪虽然没出多大声音,但人死时出的惨叫和倒下的动静却遮掩不住,一时间楼下的匪徒冲了上来。

既然被发现,那就没有继续隐藏的必要了,事实上要不是因为那些女孩,凯完全可以从中正门杀进来,根本不需要那么麻烦。

换上一把从匪徒房间里拿到的UZI冲锋枪,直接堵在楼梯口,直接扫射!

噗噗噗噗噗!

一群人堵在楼梯,简直是就是最好的靶子,凯都不需要瞄准,直接上去一阵突突,那帮人就损失惨重。

凯丢掉已经打空子弹的UZI,拔出依然是从他们那里顺来的西格绍尔P226,挨个点名!

只留下了三个被打断四肢的活口。

凯带着三个活口来到一楼的一个房间。然后从一楼的一个厨房里找来一堆刀具和餐具。

三个倒霉蛋被凯绑在了椅子上。

“现在,我问一个问题,你们每个人都一次机会回答,如果……”

凯话还没说完,三个人还挺硬汉,纷纷对开吐唾沫,嘴里骂骂咧咧的。

看着自己皮鞋上的唾沫,凯撇撇嘴:“我杀了你们那么多人,你们不会以为我会手下留情吧?现在和我装硬汉可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对方依然羁傲不逊,看起来一点都不害怕。

凯笑了笑,这种人他见识的多了,人总是喜欢高看自己。凯会让他们明白,他们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强硬。

“第一个问题,昨天你们抓的那个美国女孩在哪?”

呸!

其中一个家伙再次吐了凯一口唾沫。

凯的回答也很简单,反手将一把尖刀插进了那家伙的大腿上!而且伤口完美的避开了大动脉。不仅如此,凯还趁着这家伙张嘴打算惨叫的时候,将一块破布塞进的他嘴里。

“我不喜欢惨叫,那声音吵的脑仁疼。”说着凯看向第二个人,那个人没那么刚,可凯一看他不说话,立刻拿起了一把……勺子?凯看了看勺子,笑了笑,然后翻过勺子用勺子柄插入了那个人的大腿!

剧痛让那家伙双眼都翻白了,要知道要将钝器插进人体,那力量可想而知,那完全是撕裂伤,造成的痛苦比利器扎进去要疼的多!

来到第三个人身边,凯看了看他的样貌,觉得他是一个硬汉,所以压根没问,就把一把餐刀插进了他的身上。

接着来到第一个人面前,拔出破布。“想起来了没?那个女孩去哪了?”

不说话。

噗!

这次是叉子。

第二个人。

“女孩去哪了?“

不说话?

噗呲!

这次是一根烧烤铁钎!因为有点长,所以直接将这家伙的大腿扎了一个对穿……特别疼。第二个人华丽丽的昏了过去。

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 第三章

在陈真亲自动手之下,一片肝脏被拿了出来。

医生只是简单的检测了一下,“是有毒,我可以确信,霍元甲是中毒死的。”

“但是如果需要查明是什么毒素,我需要带一小部分肝脏,拿回去仔细的化验才行。”

听到了这么一个结果,所有人都是愣住了,连霍廷恩也是松了一口气,自己父亲并不是打不过人家,他是被人陷害才导致了这样的后果。

这些时间里,霍廷恩刚成为精武门的馆主,遭受到的压力还真的是有点大。

因为父亲霍元甲擂台赛失败的关系,有很多的武馆跑过来找他们精武门挑衅比武,而且这帮人给的口号还特别的气人,说是什么霍元甲比武输给了日本的空手道功夫,丢了他们中国武馆同仁的脸。

这些话可是给霍廷恩给气得不轻,当初日本人挑衅的时候,没看到他们有一家站出来,现在自己父亲死了,过来落井下石的人还真的是有不少。

现在出了这么一个结果,霍廷恩真的是轻松了不少,因为他肚子里的这口气已经憋了很久了。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陈真是异常的激动,“来,大家帮忙,把师傅再安葬下去。”

“调查到底谁是凶手,这个就要交给巡捕房了。”

陈家俊,陈真,霍廷恩,三个人排成一排,恭恭敬敬的站在霍元甲的墓前,心里同时暗暗发誓,一定会找到凶手,替霍元甲报仇的。

陈家俊确实是知道下药的人是谁,但是他并不打算破坏剧情,那两个家伙就让他们狗咬狗吧。

该死的阿祥,陈家俊还是准备让他根据原剧情的发展,死在他的日本主子手里,这种垃圾,杀他都脏了自己的手,他的下场就这么定下来了。

表面老实,心里有着一片阴暗,为了被关在牢里的儿子,还有一堆的大洋,向霍元甲鳄鱼肉里下毒的根叔,陈家俊也是会好好的给他教训的。

对于陈家俊来说,有怨抱怨有仇报仇,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重新把霍元甲的尸体安葬了下去,三个人也是准备分道扬镳。

陈真今天有日本来的朋友找他,就不回精武门了。

霍廷恩也是有约,晓红可是早就在等着他了,他也不准备回去。

陈家俊的事情最多,他现在也不是很合适会精武门。

站在旁边的小惠需要他搞定,而且他早就已经是计划好了,虹口道场的这帮家伙,自己要去把他们给搞定了再说,两年时间,要完成那么多的任务,可不能够偷懒。

看着陈家俊想要离开的方向,小惠直接是走了过来,“俊哥,你这是不准备回精武门么。”

陈家俊看着小惠有点为难,“小惠,我觉得我不合适回精武门,会给精武门带来麻烦的。”

小惠摇了摇头,“不会的,我们在这里也是那么久了,可没有看到有任何人因为你的事情过来找麻烦。”

“师傅没了,现在的精武门风雨飘摇,你应该回来。”

旁边的霍廷恩也是点了点头,“是啊,阿俊,回来吧,事情都已经过去了,精武门也需要你。”

巨人族的新娘,小丹的性欢生活

巨人族的新娘 第一章

叶安然无奈的耸了耸肩,白了秦越一眼道:

“狗东西!”

秦越嘿嘿一笑,也不在意。

女人嘛,嘴上说着不要,心里可诚实的很。

他凑了凑身子,离叶安然更近。

当然了,换回来的自然是她的白眼。

但是秦越丝毫没有感觉,只当作没看见。

撩妹这种事情,要是不胆子大,脸皮厚,何时才能持.枪上岗?

秦越搂住了叶安然的脖子,笑嘻嘻的道:

“嘿嘿,还舒服嘛?”

舒服?

叶安然白了他一眼,算是被这家伙的无耻打败了。

“到底要聊什么?”

聊什么?

这秦越哪知道。

他笑嘻嘻的道:

“天文地理,游戏术语、古今中外,我都行。”

哟吼!

这话说的还挺牛逼。

叶安然白了秦越一眼,正经道:

“高考成绩出来之后,你打算去哪个学校?”

对于秦越的实力,叶安然还是很相信的。

甚至,她相信秦越更超过自己。

毕竟,秦越的实力可是考过全市第一的人。

这样的成绩,说不定能挣一挣今年的省状元,而且有很大的可能。

所以,这样的成绩,叶安然丝毫不担心秦越考不上清北。

唯一不确定的就是,不知道这货想去哪所学校。

面对叶安然的问题,秦越也是愣了一下。

说实在的,这个问题他从来都没有想过。

以前的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学渣。

别说清北了,就算是个本科,秦越都得好好想想自己配不配。

所以,上清华还算北大这种不切实际的问题他从来没有想过。

不过,当叶安然真的问的时候,秦越沉默了,他沉下心仔细地思索。

叶安然也不打扰,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

不得不说,这家伙认真起来还是挺帅的。

好一会,秦越抬起头,微笑着道:

“那就北大吧!”

北大?

叶安然疑惑道:

“为什么?”

秦越揉了揉叶安然的小脑袋,眼神中满是宠溺:

“因为你不是最想上的就是北大吗。

还是那句话,你去哪,我就去哪!!”

说实话,在哪上学对秦越来说问题不大。

他又不是那种一心想做科研的人,他一直以来秉持的目标就是叶安然。

要是叶安然不在了,那他无论是去清华也好,还是北大,又或者是国外的名校,对他来说,都没什么意义。

味同嚼蜡罢了!

听到秦越的话,叶安然不由得心里有些小感动。

想去北大这件事是她当初无意间跟秦越提起过的。

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记到了今天。

她抬起头,明亮的眼神看着秦越:

“那…我要是考不上北大呢?”

说实话,叶安然对自己考上北大有一定的信心。

毕竟今年高考她发挥的不错。

但是,高考是个选拔性的考试。

不只是自己发挥的可以就行了,还需要超过其她人。

这一点,叶安然就没那么自信了。

秦越迎上她的目光,笑着道:

“我不是说了吗,你去哪,我去哪。

你要是考不上清北,我也不上;你要是去蓝翔,我也去蓝翔。

到时候,你学美容美发,我学挖掘机技术。”

秦越说完,叶安然顿时傻眼了。

原本她还挺感动的。

谁知道秦越这货,跟个二百五一样。

巨人族的新娘 第二章

“估计他们现在都恨死我了吧!”

听到三剑武王的话,田小羽摸了下鼻子,说道:“他们注定了丢人,区别只在于丢少点和丢多点,毕竟我们十兄弟,实在是太辉煌了!全身发光的那种!”

“何止恨你,他们都说,等你回来,要好好揍你一顿!”

三剑武王哈哈大笑,他想到什么,朝田小羽传音道:“小羽,石悦当暗桩的事,不能告诉吕铁拳他们,虽然他们不会泄漏秘密,但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危险!”

“我知道的!”

田小羽点了点头,说道:“这一次,他们可是要大受打击了!”

“年轻人嘛,受点打击怕什么?”

三剑武王说道:“说起来,你这边更有问题,你一直成功,现在甚至连武王都斩杀了,我很担心你自信心爆棚,做出一些没脑子的事!”

“校长放心,我很清楚之前只是依靠外力才能有那样的战绩!”

田小羽笑道:“我不会依赖它们,更不会目中无人,我田小羽,可是要成为大侠之首的男人,区区外物,岂能动摇我心?”

三剑武王点了点头,说道:“还行,最起码脸皮还是那么厚!”

“都是你老教的好,我从你老身上学到了许多优点!”

“这跟我没关系,主要是你自己天赋过人,在这方面,我可比你差远了。”

“校长你谦虚了,你在这方面最起码比我强十倍!”

“十倍,那是人还是城墙?”

……

嬉笑打骂中,田小羽回到了天武院的宿舍,吕铁拳他们虽然早知道田小羽已经安全,但真正见到他还是大大松了一口气!

“小羽,你没事太好了,这几天可担心死我们了!”

赵燕说道:“我担心的每天晚上数能量石都没兴趣了!”

田小羽一脸笑容:“你可以将能量石交给我,我帮你数!”

赵燕笑嘻嘻的吐出一个字:“滚!”

吕铁拳上下打量田小羽一番,说道:“我还以为你会缺胳膊少腿呢,现在看来,完全没事嘛。”

“你很期待我缺胳膊少腿吗?”

田小羽嗤笑一句,接着嚣张的说道:“区区魔门,怎么可能伤到小爷?”

众人齐齐无语,区区魔门?那可是魔门副门主,小羽这家伙越来越嚣张了!

这些人并不知道,那位魔门副门主,已经被田小羽打死了!

三剑武王见他们说的开心,笑着转身离去,他要去处理一些手尾,比如坐实杀死六指仙子之事。

这可不是随便宣布一下就行的,要有细节,毕竟,接下来肯定会有很多人询问过程——六指仙子的知名度,可不低,更不用说,她还是魔门副门主!

三剑武王走后,秦月迟疑了一下,朝田小羽问道:“小羽,石悦,真的背叛了我们吗?”

此话一出,刚刚还高兴的众人都沉默了下来,他们还没出江湖,这是第一次被人背叛,还是被兄弟背叛!

黄钟忍不住问道:“小羽,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石悦没有背叛我们!”

田小羽吐出一口气,说道:“只是,她有必须完成的使命。”

听到前半句,众人很高兴,但听完后半句,众人却很惊愕,这句话什么意思?

赵燕忍不住道:“小羽,具体是怎么样的,你和我们说说!”

“石悦之所以会帮魔门,是因为她要报仇,灭门之仇……”

田小羽将石悦的事缓缓说了一遍,接着道:“石悦可以为我们这些兄弟付出生命,但这件事,比她的生命更重要!她身上,背负着全族人的生死,她没得选择!”

众人都陷入了沉默,他们在心里默默想着,如果换成他们会怎么样,结果让他们相当纠结!

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对这群少年来说,这种事,真的太难了!他们一直顺风顺水,哪接触过这样的事?

过了半响,秦月才悲愤的说道:“也就是说,石悦,真的背叛了我们十兄弟?”

田小羽叹了一口气,说道:“虽然不是她自愿背叛的,但她以后不再是十兄弟,而是一个魔头,一个人人得而诛之的魔头!”

众人越发沉默,赵燕捂着脸喊道:“怎么会这样?”

“这就是现实!”

田小羽说道:“现实总是比较残酷的,比如说,我不仅实力比老吕高,长得也比老吕帅,你们说,老吕去哪说理去?”

“你什么时候长得比我帅了?”

吕铁拳有气无力的反驳道,其他人也是兴趣缺缺,这种时候,他们没心情像以往那样说笑!

“从来都是!”

田小羽见状摇了摇头,说道:“说个高兴的事吧,我拿到圣城永久居住权了!”

“什么,你拿到圣城永久居住权了?”

众人很是震惊,想得到圣城的永久居住权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全帝国不知道有多少武者争抢一个定居的名额!

这可是全帝国

文学

最安全的地方,而且,这里是帝国武道,商业,艺术的中心,居住在这里,天生高人一等,这也是圣城人优越感强烈的原因所在!

赵燕忍不住问道:“小羽,你究竟立了多大的功啊,居然能拿到圣城的永久居住权?我一个表舅努力了十多年都没成功!”

众人的注意力被转移,纷纷望着田小羽,田小羽得意地说道:“我帮六扇门抓住了一个武王,就是上次偷袭我,被我打成重伤的暗云武王!”

“居然抓住了一位武王?”

众人惊叹连连,自家这个队长,真的是永远能给人惊喜!

见到众人的震惊,田小羽心中满是鄙夷,这就震惊了,要是老子告诉你们,老子杀了一个武王,你们岂不是连下巴都要掉了?

哎,没办法,光芒太耀眼,为了继续当朋友,只能掩盖一下!

“小羽,你这可是完全了无数人一生的梦想啊!你才多少岁啊?”

张晓感叹道,田小羽笑了笑,说道:“对普通人来说,这的确是一生的梦想,但对大家族来说,这其实算不了什么,而且,只要能成就武仙大师,便可以申请圣城的永久居住权。”

巨人族的新娘 第三章

闻言,几位公主、郡主们配合的露出忧虑神色。

她们中,有的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的是觉得自己父辈兄弟或许能在其中得到利益而窃喜,有的则是害怕自己锦衣玉食的生活受到影响。

只有临安是真心实意的替胞兄担忧、发愁。

怀庆也是真心实意的担忧和发愁,但不是为了永兴帝,而是从更高层次的大局观出发。

“如果此事传扬出去,诸公会不会逼陛下发罪己诏?”

“也有人会趁机指责,是陛下号召捐款惹来祖宗们震怒。那些不满陛下的文武官员有了攻击陛下的理由。”

“陛下刚登基不久,出了这样的事,对他的威望来说是重大打击。”

她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怀庆看见临安的脸,迅速垮了下去,眉头紧皱,忧心忡忡。。

自从永兴帝上位以来,临安对政事愈发上心,大事小事都要关注。

她当然不是突发事业心,开始渴求权力。

以前元景帝在位,她只需要做一个无忧无虑的金丝雀,对于政事,既没必要也没资格参与。

如今永兴帝登基,天灾人祸宛如疾病,折腾着垂垂老矣的王朝。

身为皇帝的胞兄首当其冲,直面这股压力,如屡薄冰。

初登基时,尚有一腔热血励精图治,如今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新君已露疲态。

尤其是王首辅身染疾病,不能再向以前一样彻夜埋头案牍,皇帝的压力更大了。

作为永兴帝的胞妹,临安当然没法像以前那样没心没肺,当一个无忧无虑的公主。

其实说白了,就是永兴帝不能给她安全感,她会时刻为胞兄烦恼、担忧。

元景帝时期,虽然王朝情况也不好,国力日渐下滑,但元景帝是个能压住群臣的帝王。

这时,宦官给长公主奉上一杯热茶。

怀庆随手接过,随意抿了一口,然后,敏锐的察觉到宦官眼里闪过疑惑和诧异。

她微微眯了眯眼,没有任何反应的放下茶盏,淡淡道:

“烫了。”

宦官俯首:“奴婢该死。”

怀庆“嗯”了一声,没有责罚的打算,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凝神思考起永镇山河庙的问题。

笃笃……..她敲击一下茶几,金枝玉叶们的叽喳声立刻停止。

“会不会是地动?”她问道。

临安摇头:“根据禁军汇报,他们没有察觉到地动。而宫中同样没有地动发生,只有桑泊。”

桑泊离皇宫很近,离禁军营也很近,如果是地动的话,不可能两边都没丝毫察觉。

临安略作犹豫,附耳怀庆,低声道:

“我听赵玄振说,高祖皇帝的雕像裂了。

“镇国剑不见了。”

怀庆瞳孔微微收缩,脸色严肃的盯着她。

临安的鹅蛋脸也很严肃,用力啄一下脑袋。

这样的话,此事多半与监正有关,除监正外,世上没人能随意支配镇国剑……….监正带走了镇国剑,然后永镇山河庙里,祖宗们牌位全摔了,高祖皇帝雕像皲裂………

当下有什么事,需要让监正动用镇国剑?不,未必是给他自己用,以监正的位格,应该不需要镇国剑………

是许七安?!

怀庆脑海里浮现一张风流好色的脸,深吸一口气,她把那张脸驱逐出脑海。

接着,她以出恭为借口(上厕所),离开偏厅,在宽敞安静垂下黄绸帘子的净房里,摘下腰上的香囊,从香囊里取出地书碎片。

【一:镇国剑丢失,诸位可知详情?】

等了片刻,无人回应。

怀庆皱了皱眉,再次传书:

【一:此事事关重大。】

还是没人回应,这不合常理。

【五:镇国剑丢了?那赶紧找呀。】

终于有人回应了,可惜是一只丽娜。

【五:一号,皇宫发生什么大事了?大奉镇国剑不是封在桑泊吗,说丢就丢?那里是桑泊耶。】

【五:镇国剑也能丢,那你们大奉的皇帝要小心了,贼人能偷走镇国剑,也能偷走他的脑袋。】

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

不值得和她浪费时间,说不清楚…….怀庆无奈的打出:

【此事容后再说。】

重新把地书碎片收好。

……….

御书房里。

皇族成员齐聚一堂,这里汇集了祖孙三代,有永兴帝的叔公历王,有叔父誉王,也有他的兄弟们。

堂内气氛严肃,一位位穿着常服的王爷,眉头紧锁。

“司天监可有回信?”

“监正没有回复。”

众亲王有些失望、愤怒,又无可奈何,即使是元景帝在位之时,监正也对他,对皇族爱答不理。

“镇国剑呢?”

“镇国剑早在半月前,便被监正取走,此事他知会过朕。”

问答声持续了片刻,亲王郡王们不再说话。

“若不是地动,又是什么原因惹的祖宗震怒?早说了不用召唤捐款,会失人心,陛下偏不听本王劝谏,如今祖宗震怒,唉……..”另一位亲王沉声道。

闻言,众亲王、郡王看一眼永兴帝,默然

文学

不语。

祖宗牌位全部摔坏,这是性质非常恶劣的事件。

若是一些世家大族里,发生这样的事,家族可能就要被逼着退位让贤了。

一国之君的性质,决定了它无法轻易换人,但即使这样,众皇族看向永兴帝的目光,也充满了责备和埋怨。

认为他不是一个明君。

短暂的沉默后,头发花白的誉王说道:

“此事,会不会与云州那一脉有关?”

众亲王悚然一惊。

自许七安斩先帝风波后,许平峰现世,与他有关的一切,都已暴露在阳光之下。

朝中重要人物,王朝权力核心的一小撮人,如内阁大学士们,又如这群亲王,知道五百年前那一脉蛰伏在云州,意图谋反。

“誉王的意思是,此事涉及到国运之争?”

“那许平峰是监正大弟子,术士与国运息息相关啊……..”

“对高祖皇帝来说,五百年前那一脉,亦是姬氏子孙……..”

永兴帝越听,脸色越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