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妻网站小说完整版

万象自然也看到了呈上来的折子,不禁小心翼翼的看眼明大人,心里叹口气,明大人实不该,那时候扫了娘娘的幸。

没有好结果的,再说,明大人还没有立场,如果明大人立场占优势,不满娘娘所作所为,还可以说是劝人向善,现在嘛——就是看不清形势给人添堵。

谁喜欢给自己添堵的人。

尤其,太子妃娘娘出身令国公府项家,出身高贵,从小有人伺候,不觉得下人是人,明大人还是太要脸了……

万象本来想说什么,但想着明大人未必不懂,只是娘娘身为女子,明大人又被‘猪油’蒙了心,难免带着美好的一面想太子妃娘娘。

经过这次事情后,明大人应

文学

该懂了,对太子妃娘娘的心,总该淡下来了吧,也是好事。

延古走进来,察觉到书房的气氛,看了万象一眼。

万象看了明大人一眼。

延古还是走进来,犹豫了片刻,上前:“大人,太子将太子妃身边的侍卫统领换了。”

明西洛从晃神中醒来,将手里的资料放下,声音带出一点沙哑:“换了谁?”

“林太傅幼孙,林存理,字无竞。”

万象瞬间垂下头,竟然是他?!

明西洛愣了一下,目光随即克制着纹丝未动。

他对这个人有印象,能以幼子贤孙之身,娶了字的勋贵公子,不是天赋奇高,便是调皮捣蛋下依旧天赋奇高,次有隐士学士愿意降尊纡贵给么子么孙添字。

林太傅家的么孙,便是后一种,出身高贵,一身风流贵气,不用继承家业,父母祖上对其没有期许,放任宠溺,所以曾经这位林家小公子,也曾是风靡一时的纨绔子弟、随**荡,惹的一众粉头、清馆为其茶饭不思,思念成疾。

可挡不住此人天资奇高,能说会道,在武学上又极有天赋,在一众不背负家族使命的子弟中,硬是被拔高了一个等级,无奈此人天生不喜欢被管束,既不入仕亦不从武,后来得慧言大师看中,赐字无竞,希望此字能如此字,不再争斗之中,慧言大师还说了后面一句,便没几个人知道了,便是,若争必风起云涌。

此人,未婚。

太子却将这么个人换上内侍统领的位置,接替狄路。

万象心咯噔一下,唯恐明大人做出不理智的事,这事太子摆明没有给明大人和狄大人面子。

意思也再明白不过,能代替狄大人和明大人的人,多的事,不可谓不毒,明大人就是想出手,恐怕也出手不过来。

哎,不值得,该放手就放手,为了心不知道在多少人身上的女子,不值得。

延古何尝没想到,但这样的变动,明大人又不得不知道:“大人……”

明西洛没动。

万象、延古心里有些没底,明大人不高兴了?

明西洛再睁开眼,已经平静的掩下所有的情绪,仿佛一只被驯服了的犬,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甚至没有再提此事,犹如平时的样子:“项东宫递消息,礼部已对西突教化有了进展,需要太子过目。”这本也是被搁置了一天的事。

“是。”

“等一下……狄大人……会留在我这里养伤,养好为止。”

“是。”

待延古走后,万象小心的用余光看向明大人,明大人神色间没有任何变化,甚至不如刚刚看到夏家事的时候反应大?

大人……不介意林统领上位,那是一位比狄大人还要风流倜傥的公子,纵然他也听过说此人的丰功伟绩。

明西洛回头:“你有事?”

万象闻言急忙拱手退去。

……

皇宫今天悄无声息的死了几个宫人,自缢了一位嫔妃。

合宜郡主确实没有多余的心思,但传话的是福嫔的人,想巴结六公主,却用错了招数。

……

夏家外的御林军撤的很快。

外面的人见状,顿时议论纷纷,比夏家被围困时还要震动朝野,心中只有一个疑惑:夏家竟然没有被处死!

打探消息的人顿时如过江的鲤鱼,连六公主安抚了女儿后,也旁敲侧击的问怎么回事,好端端的为什么被围困,更为什么无缘无故又将御林军扯了,总不能是太子突发善心。

合宜郡主只是笑笑,表示误会。

夏家云淡风轻,亦没有对外提一句,只说是在朝廷上说错了话,引起没必要的误会,决口不提太子、太子妃。

夏家用几代的积累、近半家产换来的教训,怎么会轻易说出去,岂不是踩着他们夏家的血肉,得到了天大信息,没有这样的好事。

令国公府内。

项章刚下衙,便看到求见的众同僚,匆忙见了后,说的都是夏家突然被放出来的事,自家国公爷缕着胡须与人分析的眉头都皱在一起。

项章淡淡的喝口茶,跟着一块叹口气,听着这些人从西突势力分布,分析道夏家支持九王登基,离谱程度比太子妃没听到曲还荒谬。

甘尚书愁苦的看着项章:“项侯爷觉得哪种可能大一些?”还是要避免啊、

项章重重叹口气:“哪种都有可能——”

众人齐齐叹口气,太子如今越来越难捉摸了。

喜欢黑莲花女

文学

配重生了请大家收藏:

换妻网站小说完整全文

一盏茶时间后,那仙宝的气息越来越强。

几十个修士除了震惊之外,倒没什么。

反倒是牟姓仙人与简姓仙人,却显得有些紧张。

他们两个已看出仙宝就要被白茜引出来了,在场有资格拿到仙宝的人,也就只有他们两个,其他人根本别想争。

对于牟姓仙人来说,这件仙宝志在必得,一旦仙宝完全离开地面,他就要施展仙法收了。

而对于简姓仙人而言,想要此宝却不敢与牟姓仙人争,因为那个界王绝不会允许他这么做。但牟姓仙人一旦得到了此宝,他以后在牟姓仙人面前就要矮半个头。

大家都是出神境后期,他实在不想看到简姓仙人胜他一筹。

早知道玄兔宗有这等宝贝,当初说什么他都要抢着来对付玄兔宗。

这时,李不修微微动了一下,却是在试探两个仙人,牟姓仙人与简姓仙人虽然察觉到了,但没有作任何表示。

简姓仙人心想:“老夫才不会帮姓牟的轻易拿到仙宝。”

牟姓仙人却是觉得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出手。

少时,突听“咔嚓”一声,白茜手中的那个顶级凡间神器,从中裂开,却是毁掉了。

随后,白茜口吐鲜血,内伤十分严重。

“宗主!”

玄兔宗的弟子纷纷站起,失声喊道。

刹那间,那药杵似的仙宝飞出地面,变得手臂一般大小,宝光收敛。

牟姓仙人瞬间到了它的上空,暗用仙术,使用仙气笼罩此宝,便要收得无影无踪。

简姓仙人看到这一幕,不禁想道:“姓牟的终究还是得

文学

到了此等仙家之物。”

然而数秒之后,牟姓仙人并未将药杵收走,面色开始通红起来。

突然间,白茜口中发出阴恻恻的冷笑,白发倒竖,周身阴气密布,使用秘术催动一身传承。

砰的一声,白茜丧失了玄兔宗历代宗主的传承,修为尽失,不过就在同时,她也使得那个药杵似的仙宝爆发出远胜之前的宝光。

轰!

药杵瞬间粉碎,从里面飞出一物。

没等众人看清,牟姓仙人却是发出一声痛叫,仙身半废,仙气只剩下一半,急忙落下地来,将那颗“控神丹”服下,免得连性命都保不住。

此时,李不修身形一晃,连那两个混元上期地仙都没有看清,带着白茜出现在玄兔宗一班弟子的边上。

砰!

出手的不是简姓仙人,而是那两个混元上期地仙。

然而,他们怎么可能会是李不修的对手,被一股类似于混元一气的劲道震得面色苍白,倒飞而出。

李不修若想杀他们,并不是没有可能,但李不修顾忌到那个简姓仙人会出手,所以不敢消耗太多的先天灵根之力。

况且他在带走白茜的同时,担心白茜死掉,将七道先天灵根的气息输入了白茜体内。

能在这眨眼功夫既保住了白茜性命,还能让两个混元上期地仙受伤,怕是连混元大圆满也做不到。

“咦!”那间姓地仙原本想出手的,可看到李不修不但救了人,还伤了两个混元上期地仙,面色却变都不变一下,也察觉不到李不修的气息有任何不适,想到李不修说过的狠话,就没出手,“想不到你能耐这么大,竟可以在老夫眼皮底下救人。不过你能救她一时,救不了她一世。最多三天,她就得死。”

李不修确定白茜至少能保住半个月性命后,倒也不急着施救,而是将白茜交到玄兔宗的那个宿老手中,装作很是高深莫测的样子,淡淡笑道:“你不是也想得到这件仙宝吗?怎么不动手抢?”

闻言,简姓仙人不急,牟姓仙人却是有点急,开口叫道:“简兄,你可以不帮我,但不能跟我争。我差点死在白丫头的诡计之下,等我拿到了仙宝,定要让玄兔宗鸡犬不留!

文学

“你根本拿不到玄兔宗的仙宝。”李不修说道。

话音刚落,半空中突然出现一个修士,跟白茜一样也是白发,但面若少年,气息也不是很强,跟人仙差不多。

可是,简姓仙人和牟姓仙人见了他,急忙躬身行礼。

场中修士有那见过白发少年的,吓得赶紧低头弯腰,不敢多看两眼。

“他确实拿不到这件仙宝,不过你也走不出玄兔宗,包括你在内,玄兔宗所有人都得死。”

白发少年口气之大,俨然仙王。

“你就是那个界王?”

李不修问道。

“界王何等身份,岂会移驾此地?”

白发少年说完,长袖一卷,将漂浮在半空中的那个仙宝,类似于玉如意,收得无影无踪。

牟姓仙人知道他是界王座下两大高手之一,修为乃出神境,活了五万岁,心中虽然颇有不满,但也不敢表现在脸上。

此时,简姓仙人才意识到什么,想道:“幸好我没出手,不然的话,就算让我拿到了仙宝,最后也要上交。姓牟的真是倒霉,不但啥也没捞着,还伤了仙身,就算让他吃了控神丹,养好了身体,也很难多活一千年。”

却听那白发少年斥道:“我曾叮嘱过你,凡事要小心谨慎,你怎么做的?为了一件观神级仙宝,你就不顾我的命令了!”

“属下……”

牟姓仙人想解释。

“住口!”白发少年喝道,“你伤势虽重,但吃了控神丹,可活千年。以后有机会,我会请界王帮你延长寿命,甚至是提升修为。”

牟姓仙人听了,却又大喜,忙躬身道:“属下冒犯你老人家,还请你老人家降罪。”

“你虽然没有功劳,但也有苦劳,这是你应得的。”白发少年教训完手下后,对李不修说道,“你叫神算子是吧?”

“不错。”

“你是不是许小小派来神州的?”

李不修佯装一愣,问道:“许小小是谁?”

“这个贱人是……你不认识她?”

“不认识。”

“那你为什么敢管玄兔宗的事?”

李不修没有回答,而是笑道:“我终于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

“你们的目的不在于灭掉玄兔宗,而是要把那个名叫许小小的人引到玄兔宗来,对不对?”

喜欢武侠世界里最后一个仙人请大家收藏:

换妻网站,被群交的白洁

换妻网站 第一章

路上,梅丹佐简单地说明了一下自己脱身的经历——很简答的办法,通过【盖亚之书】传输到了另外一个书页世界,然后再传输回来。

一去一回之间,稍微误差一些,就成功地自禁锢之中逃出。

“你应该早些这样,前辈。”

“嗯…碰到了些事情,所以稍微耽搁了下。”

“?”

“先处理了这边的事情再说。”梅丹佐此时却忽然停下了脚步,只因为此时传来了一道剧烈的响声,仿佛是某种爆炸的声音。

【尤利娅】学姐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便下意识道:“前辈,你到底还做了什么?”

脑中飞快地过了一遍自己在控制室里面乱接的线路,梅丹佐此时一脸诚恳地摇了摇头,“没有,我只是简单地逃出来而已,说谎要下地狱。”

怕不是您本来就想要下地狱?

【尤利娅】学姐眼睛斜了一下,她也摇了摇头,“不知道【莫瑞甘】会用什么手段……既然她已经来了,或许是她。”

“一定是!”天使少年一脸笃定。

【尤利娅】学姐此时却一拉梅丹佐的手,拉着他拐入了一处通道之中,直接说道:“走这边。”

“?”

“这些时间,伽玛一直又给我和蕾米娅自由活动的区间。”【尤利娅】学姐道:“这里的环境大致也知道了,那些我们能够自由活动的地区,自然不会有什么秘密……现在,是之前禁止进入的区域,正好现在可以探一下。”

……

她是被刺耳的警报声所吵醒的。

醒来之后,整个世界仿佛一团的糟糕……看着暗红色闪烁的控制室,伽玛小姐从震惊到震怒只不过短短一秒的时间,便连忙爬起了身来,跑向控制台,看看是否还有挽救的方法——只是,结果显然是无比的糟糕。

她甚至连实验场的中枢也无法唤出,这也意味着她此时对于实验场几乎处于零掌控的状态。

前方里层房间內,几个封闭玻璃舱已经被打破,除去梅丹佐之外的【晴天】三个,此时纷纷倒在了地上,或者说……倒在了血泊之中。

“那是?”

忽然,伽玛小姐脸色再次惊变,因为她发现除了【晴天】三个怪异生物之外,竟然还有一个她所熟悉的人,竟也一样倒在了血泊里。

蕾米娅!

人类仅存不多的幸存者之一!

人类延续的使命,迫使着伽玛小姐几乎没有太多的思考,快步地冲向了到底的蕾米娅身边——她不能让任何一个人类在自己的眼前消失——至于蕾米娅为什么会在这里,此时已经不在考虑的范围。

“蕾米娅!你怎样了!”

慌乱之中,伽玛小姐将蕾米娅扶起,抱入怀中,少女的衣服染了大片的血迹,确实任由她如何摇晃,也无法唤醒。

“你等等!我马上送你去治疗室,我不会让你死的!”

伽玛小姐一咬牙,便将蕾米娅的手臂搭在肩膀上,将蕾米娅给提了起来——就在此时,一股刺骨的痛楚传来,几乎让她大脑一片的空白。

“蕾米…娅?”

“对不起了,伽玛小姐。”

“你怎么……”

只感觉一股推力传来,她已经被突然醒来的蕾米娅直接推到了在地上——与此同时,伽玛小姐的腹部处,此时正插着了一块锋利的玻璃碎片。

她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这个才十来岁的少女,似想不明白为何对方的目光能够如此的冷冽。

“我不能回去了。”只见少女此时再次捅出了什么,有一次捅到了伽玛小姐的腹部之上。

她搂住了伽玛小姐的脖子,面无表情地捅了一次又一次。

她站了起来,默默地看着伽玛身下的血泊开始扩大,看着伽玛的身体在抽搐,然后转身而去。

……

……

他打量着四周的环境……而四周,竟然是他从未见过的景色。

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一个如同庭院似的世界。

【Z】抬起了头,湛蓝的天空之中,有一个不规则的洞口——那是他坠落下来的地方,或者说,是他打破的地方。

天空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高,它仅仅只是一个模拟出来的天幕。

庭院內,苍翠成荫,繁花似锦,即便是微风,都是完全不同于外边世界的轻柔——这是只存在于他所收集过的人类过去历史之中才拥有的如春般的美景。

【Z】流连在这种从未见过的景色之中,渐渐地有些失神,不知不觉中,已然深入了这个地方——路上,【Z】看到了些有趣的东西。

许多奇怪的生物。

这些生物宛如标本似的,都放置在了一根根圆柱体容器之中……它们长在了草地之上,基座上甚至已经爬满了青苔,有些甚至直接就已经被植物所覆盖,需要扒开才能够看得清楚。

生物……犹如魔物似的生物——或者,称之为标本更为的适合。

有类似老虎,但却比老虎要庞大许多的白色家伙,也有如同蛇般蜿蜒,但却长有了四肢五爪,头长双角,通体金色的奇特家伙。

【Z】甚至还看到了一团奇怪的黑色物质,如同雾气一般——他甚至还看见了一个四三米高的蓝色巨人。

而这些装有了奇特生物标本的容器基座之下,似乎都有各自的编码,他想要看得更加仔细些,便在蓝色巨人的容器基座前蹲下,伸手想要将基座上的青苔摸去。

可就在此时,【Z】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目光一凝,身体便已经敏捷地翻身后跃——只见林中,竟是不知合适,出现了一名身穿着银色长袍的男人。

男人身型修长,一头长发直垂到腰间……那是罕见的银白色的头发。

他正微笑着往【Z】看来——这样的笑容,【Z】甚至未能感觉到半点危险的感觉。【Z】不禁皱了皱眉头,下意识问道:“你是?”

“你可以称我为【中枢】。”男人再次微笑,缓步走来,“也可以称呼我为……西塞罗。”

【Z】却后退了一步,身体并未放松,“你就是伽马的父亲?”

“抱歉的是,我并不是。”男人此时却摇摇头道:“我只是被设定成了西塞罗博士的模样而已……当然,因为是博士以他自己作为模版创作的关系,某些方面,基本上是相似的。比如说,这个外形。当然,你如果不喜欢的话,我也可以更换成为别的模样,很简单的。毕竟,和你交谈的我,现在不过是一道投影而已。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吗?比如说长腿的美少女之类,或者刚刚死去了丈夫的年轻寡妇?”

换妻网站 第二章

晚上。

回到家。

林渊没有继续去畅想他未来想要拼凑出西游的宏伟蓝图,而是选择上网冲浪,这是他以及很多人都喜欢的休闲方式。

网上有很多新闻。

比如当下部落热搜第二的话题:

“年度综艺《我们的歌》十强歌手出炉”!

虽然作曲人们休息了,但歌手们还在综艺里比赛,现在已经比出十强了。

节目收官前,估计还会找作曲人出手。

林渊最近没有参加录制,但平时也会关注一下比赛情况。

从这个比赛的热度来看,热搜按理说应该是第一名才对。

是什么爆炸新闻把《我们的歌》热搜都抢走了?

林渊

文学

好奇的看了一眼。

此时。

热搜第一的话题赫然是:

“这是燕洲童话界最黑暗的一天!”

什么情况?

林渊忍不住点了进去。

然后他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原来是燕洲长篇童话第一人,和韩洲顶级童话作家之一大卫文斗的后续瓜——

就在昨天!

白杰输掉了文斗!

话题下面还有详细的新闻报道:

“自从楚狂以一己之力镇压燕洲童话界之后,作为燕洲长篇童话第一人,白杰老师被燕人奉为本土童话界最后的希望,在燕人心中,他们本土那么多童话作家,只有白杰可以击败楚狂,为燕洲童话界在去年的失败中力挽狂澜,或许白杰老师也这么认为,所以他向楚狂提出了文斗,但谁也没想到的是,楚狂以‘没空’为由干脆的拒绝了这次文斗。”

“而在大家都在感慨楚狂恃才傲物之际,韩洲童话作家大卫和白杰展开了文斗。”

“整个燕洲都认为白杰可以轻松击败大卫,证明自己以及燕人写童话的能力,同时也让楚狂看到燕人真正的实力,结果却没想到,在口碑相差无几的情况下,白杰老师的作品销量输给了大卫。”

“他输了。”

“燕人童话的骄傲,燕洲童话的最后希望,竟然在和楚狂对决之前,输给了新加入合并的韩洲作家大卫!”

“……”

难怪热搜第一的话题说,这是燕洲童话界最黑暗的一天。

燕人被楚狂童话一挑九,已经够耻辱了。

现在白杰出手,本以为能扭转乾坤,结果楚狂不理他。

倒是韩洲冒出来一个大卫,直接把燕洲长篇童话第一人给灭了。

大卫,踩着白杰乃至整个燕洲童话界上位,在五大合并洲一战成名!

更气人的是,大卫事后竟然发了条动态。

两个字母:

“K.O!”

白杰向大卫发起文斗的时候,大卫的回复是“ok”。

但大卫赢了文斗之后,却把两个字母倒了过来,变成了“K.O”。

有不懂英文的人,去查询了一下,明白了“ko”的意思。

字母……还是那俩字母。

但意思……却截然不同!

简直是杀人诛心!

对此。

各洲都在议论:

“完了,燕洲童话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作为燕洲长篇童话第一人,白杰还没跟楚狂交上手就直接凉凉。”

“先有楚狂后有大卫,燕洲童话,是谁也打不过啊。”

“不过有一说一,大卫是真的强,他的童话确实很棒,跟现在童话界流行的王子公主那一套完全不同。”

“万万没想到,白杰这么厉害的主儿,竟然输了文斗!”

“我本来以为白杰会击败大卫,然后引起楚狂重视,然后二人展开文斗对决呢。”

“楚狂:我还没出手,你就倒下了。”

“……”

感慨的同时,各洲网友当然也没忘了调侃燕人,尤其是新加入的韩洲人!

“咱韩洲猛不?”

“如果不是长篇童话不方便操作,大卫也能一挑九!”

“毕竟,连你们韩洲最厉害的长篇童话作家也败了。”

“韩洲童话,无敌!”

“就这?”

“我以为你们燕洲长篇童话第一人有多猛呢,结果就这?”

“战斗之洲,在我们韩人面前,也不过如此。”

“我之前感觉楚狂一挑九好猛啊,简直是传奇级人物,但看到咱们大卫老师直接干掉了燕洲童话第一人,我忽然感觉楚狂也没我想象的那么猛嘛。”

“他能做到的事情,我们这边也有大佬能做到!”

“……”

韩人是骄傲的。

蓝星各洲都有自身特色,但韩人身上最大的标签,就是“骄傲”。

他们仿佛不知道什么是谦虚。

而这种骄傲,一旦被催发,就会发展成膨胀。

大卫击败白杰,就催发了韩人的骄傲,让他们迅速膨胀起来。

他们已经直接喊出了“韩人童话天下无敌”的口号!

而此时。

燕人已经自闭了……

面对韩人的嘲讽,他们憋屈到不行。

毕竟之前他们也曾得意洋洋的表示,大卫是撞到白杰枪口上了。

被楚狂拒绝的白杰,正处于愤怒模式,大卫这时候跟白杰文斗,会直接成为白杰的情绪发泄口,白杰会把对楚狂的所有愤怒都转嫁到大卫的头上。

结果倒好,白杰根本打不过大卫。

这时。

忽然有怒极的韩人站出来了:

“赢了我们算什么本事,有本事让大卫找楚狂去!”

诶?

这话说的。

燕人像是忽然找到了反击的方向,一个个涨红着脸表示:

赢了楚狂!

只有赢了楚狂,我们燕人才承认你们韩洲童话是真的牛批!

换妻网站 第三章

客厅里。

许文斌捧着大茶杯,看似看电视津津有味,实则时不时给许青递眼色。

许青像是瞎了一样,啥都看不见。

“本来萍萍说要和我一起去看电影,她的会员快过期了,还能打折买两张电影票,让我陪她,现在推到明天了。”姜禾小声和许青说话。

“什么电影?”

“刺杀李焕英。”

“……挺好。”许青挠了挠鼻子,看那边许文斌一眼,许文斌立马动动下巴,结果许青又移开目光,让他气不打一处来。

“嗯……你不是说那个什么,你要看看你妈买什么菜吗?”许文斌终于出声。

“啊?刚刚阿姨是去买菜了?”姜禾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如果早知道她肯定要跟着一起去的。

“哦,我妈净喜欢买一堆菜,拿又拿不了那么多。”许青到窗户前朝下面看看,接着回身拉起姜禾,道:“我们去看看她准备回来没。”

“你给我坐下!”许文斌不爽地道。

许青重新坐下,拿起个苹果递给姜禾,姜禾不要,他拿在手里把玩一下,看看许文斌黑着脸的样子,寻思一下终于舍得起身,“我去阳台看看。”

许文斌还是信不过他,想问问姜禾,又不想他打岔。

他也不想让许文斌问些什么,先不说姜禾会不会口误,老头儿那严肃的样子……

不给他问一下估计放不下心。

扶着阳台栏杆,许青侧头看看屋内,作为一个知道姜禾底细的人,见许文斌这个天天和文物打交道的老爹和姜禾谈话,心底油然生出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嗯,和一个唐朝人面对面交流,光这一项成就,许文斌已经超过他单位所有人了,可以吹一辈子牛——假如许文斌知道真相的话。

“耗子!”

一辆小电驴从远处慢悠悠开过来,许青在楼上大吼一声,秦浩转头左右看看,抬起头才看见上面的许青。

“干啥?”

“请你吃苹果。”

“有毛病。”秦浩骑着自己的电驴嘟嘟嘟开到楼下,再回头瞧瞧,许青还扒着栏杆在瞧这边。

“你是不是闲的没事?”

“是真闲。”许青道。

“等着!”

秦浩转身腾腾跑上楼,没一会儿出现在对面阳台上,手里拎着锁子甲往身上套,“你的也穿出来,咱们玩玩?”

“你才有毛病。”许青看着楼对面那个胖子,得出一个非常科学合理的结论——秦浩这行为太傻比了。

摸出手机对准对面楼,喀嚓喀嚓拍两张照,那边秦浩还在喊:“等等,等等再拍,我还没穿好!”

秦茂才出现在一侧,对自己的手艺非常满意,如果说许青那一件小家碧玉,他做出来的这件就是五大三粗——不管用料还是什么,都比许青那个大。

“这里要系个绳,重量就不会全压在肩上,而且穿起来也好看……”秦浩在那边绑上“腰带”,一边给许青科普,上次他就觉得许青的甲子差了点什么东西,后来被秦茂才提醒才知道,要把腰束起来一起承重,不然松垮垮的,肩膀也受累。

俩人隔空对话,许青拿着手机重新对焦,把秦茂才也纳入镜头。

“他们在干什么?”姜禾来到身边,瞅着对面秦家父子俩人。

“那家伙想让我给他拍个远景,你们说完话了?”

许青回头看一眼,许文斌也站在阳台门口,眯着眼看向对面楼。

“说完了。”姜禾点头,接过许青递过来的苹果,喀嚓咬一大口。

对面楼。

秦茂才的笑容逐渐消失,看到对面阳台出现的三个脑袋,再看看秦浩,帮秦浩整理盔甲的动作慢下来。

“天天就知道玩玩玩!”

“?”

秦浩直接迷惑。

“有这时间出去转转,多认识几个人,比什么不好?”

“……”

这边许文斌推推眼镜,看秦茂才俩人在对面穿盔甲,手里捧着杯子轻啜一口,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们两个一起玩啊?”姜禾问了一句,扒着栏杆左望右望,看向楼下。

“嗯,父子俩都有意思。”

许青拍好照片,给秦浩的微讯发过去,然后看对面秦茂才和秦浩说着什么。

说着说着,秦茂才拍秦浩后背一下,秦浩穿着盔甲没感觉,憨憨地看着秦茂才在那儿甩手,把许看笑了。

回头瞧瞧,许文斌不知道什么时候回了客厅坐着,许青往姜禾那边凑了凑,低声道:“问你什么了?”

“就是以前在浙城哪里,家在哪记不记得什么的。”姜禾低声回,侧目看一眼后面,朝许青问:“你爸是不是要……”

“没错,要帮我们忙。”许青嘴唇微动,声音细若蚊蝇:“不要我爸你爸的,记住了,下次过来你直接喊他爸。”

“……”

姜禾张了张嘴,没说话,咬一大口苹果,一边嚼着一边探头望向楼下大门口处。

周素芝买菜的话肯定会从那边回,如果提的很多,他们就要下楼去帮忙拿。

“你要不要吃?”姜禾举举手,许青

文学

直接偏头啃一口。

……

“看看人家,再看看你!”秦茂才坐在阳台板凳上打开狗笼子,拍着雄霸的头一副嫌弃的口气。

“爸,我在这儿呢。”秦浩开口。

“和你说话了吗?”

“……”

秦浩拿着手机转身,眼不见心不烦,打开前置摄像头对着自己咔咔拍几张,感觉不满意,对比半天还是许青拍的远景比较好,脸显得没那么大。

从微讯里找出来小丽,点击发送。

“爸咱们房间是不是该收拾一下?弄整齐一点,漂亮一点。”秦浩瞧着屋里问,再看看狗笼子,“狗窝也换一个,我在淘宝买个好看的,你这铁笼子从哪找的?”

“换那么好看干嘛?”

“看上去舒服。”

“我觉得还得给你相个亲,不然哪天又被人捅一刀,我还得……”

“爸,说狗笼子的事呢。”

“我在和你说相亲的事。”

“咱城市里结婚晚,这是国情在此,你不要听二叔他们那一套,我堂弟村里和咱这儿能比吗?”

“你看看小青子,看看那个……那个王子?请柬是不是还在你抽屉呢?”

“……”

比不过比不过。

堂堂人民警察,为了事业奉献自己,儿女情长那都是小事……

这话他不敢和秦茂才说。

叮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