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女老板完整版3,禽女乱小说阅读全文

寂寞的女老板完整版3 第一章

“查什么,他们只是孩子,对异性有好感,谈场恋爱,很正常,你以为要结婚啊,即便结婚,只要孩子不错就可以了,还有,我尊重孩子的选择,别忘记我们当初身份有多悬殊,你不一样喜欢我。”白雅笑着阻止道。

“也对,只是孩子。顾延是一个有分寸的孩子,他还是值得骄傲的,我的人告诉我,他学校一直第一,这次奥数第一被保送,他参加大脑剪辑好了先发给我。”

白雅笑,“是个优秀的,又让人放心的孩子,他的养父母也善良。”

路上

“你还去学校吗?”顾延问道。

秦川看了下时间,已经七点半了,“我的那个队,情况有些特殊,我是给他们重新编排了音乐和舞蹈的,明天就要公演了,听说公演的规则是直接末尾淘汰,我那个队里有唱歌唱的好的,跳舞跳的好的,我不想他们被淘汰。”

“应该不是末尾淘汰,我听说的是,我们不是分成了五个组吗?有三个是直接晋级的组,另外二个组是进行个人的才艺比拼,投分最后的两名才是被淘汰的。”

“他们跟着我,我不希望任何一个人淘汰,我现在回去,给他们再排练一下。”

“那我也回去一下吧,不然显得我这个队长没有责任心。”

“我看你们排练了,非常好,而且,我觉得,你这组应该会第一,第一的话,第二次公演,即便是最后一名,也不会被淘汰。”

“应该是这样,有好几次公演,前面一直在淘汰人,后面的时候,就看公众选举的票数最后成团了。”

“希望下次我不要是队长了,压力太大了,特别是他们因为我淘汰的话。”

“放轻松,应该没问题的。”

他们到学校的时候,已经过了八点了。

“秦川,你和顾延一起请假的啊,你们也是一起来的啊。”有同学好奇地问道。

“我和他今天去参加大脑的比赛了。”秦川解释道。

“哦哦,怪不得呢,有人传,你和顾延是男女朋友,真的假的啊?”又有同学八卦道。

秦川没有说话,“我这边还要排列,你们都练熟了啊,我们这里还没有,我先忙了啊。”

秦川帮他们拎,确保他们每一个人都熟练,一直练习到了晚上的十点都过了。

顾延在他们的排练室门口等。

陆翰宇过来,微笑道:“你等秦川呢?”

“嗯。”顾延应道。

陆翰宇勾起嘴角。“一起吧,我刚好也要等她,有事情要和她说。”

顾延微微不悦,不过,他一项寡言,也没有说出来,只是静静地等着。

秦川给他们复习最后一遍。

他们约好明天上午就来学校继续排练,下午回去专门的地方彩排,彩排后,晚上就是正式公演了。

秦川出门,看到在门口等的顾延和陆翰宇。

陆翰宇看向秦川,先说话道:“秦川,能耽误你几分钟时间吗?我有事情跟你说。”

“好,我正好也有事情跟你说。”秦川说道,和陆翰宇去了楼道。

顾延沉默地,在那边等着。

“陆翰宇,我不出国了,我们国内也有很好的教学质量,抱歉啊。”秦川先开口道。

陆翰宇微笑,“没有关系,我已经猜到了,不说这件事,周二下午你有空吗?我这边有一个商务沙龙,想带你一起过去看看,大概中午十二点这样到。”

寂寞的女老板完整版3 第二章

“嗯,人影?”柳寻抬起头,看着天空中一晃而过的黑影,脸上露出了疑惑,按理说他现在应该在华夏以南才对,而在他记忆中华夏以南是没有人类居住的。

总不至于被炸到了其他国家吧?

而且这个个的都能在天上飞,应该是战神级别的武者才是,一个两个还行,但十好几个朝着同一个方向飞去怎么看都有些问题,特别是这个方向似乎是自己来时的方向。

所以这群人是来找自己的?

柳寻虽然一肚子疑惑,但对于这一点还是相当肯定的,不然好端端的干什么呢这是,战神武者还开party的?

我怎么不信!

好在没人注意到柳寻的存在,毕竟他现在的气息很微弱,浑身上下也没什么暗能,加上邓氏部落这些个战神都急切的想要获得传说中的神赐,为了快速赶路飞了老高。

毕竟在邓氏老祖的记载中,所谓的神赐声势浩大,即使在高空中也清晰可见,哪里还顾得上仔细排查地面。

你仔细检查,速度就会变慢,前面那么多人挣着吃肉,去晚了什么都得不到!

也就是他们只知道一个大体的方向,并不清楚准确的降落地点,否则怎么也应该注意到柳寻才是,毕竟以他现在这身体状况,这么长时间过去其实也没倒腾几步。

柳寻也乐得没有麻烦,快速跑路!

方向自然是那群战神武者的来向,他现在的状态自己一个人乱晃会很危险,必须去人类聚集地疗伤。

大约过去了半个小时,柳寻第一次遇上了在陆地上行走的武者,从速度上来看有高级战将水平。

说实话他现在是不想和武者打交道的,不管如何都会沾点麻烦,他现在只想安静的疗伤!

当然他也不会怕这些战将武者,好歹也是半位战神之上,甚至短暂踏入了兽王所在的领域,那瘦死的骆驼也比马打不是,真要是打起来,死的也一定是对方。

当然他这个伤势,也必然会恶化就是了,如果有可能,他是不希望发生冲突的,但愿能相安无事的错过去。

但显然对方并没有那个意思,邓非叫住了柳寻,指向他先前降落的方向说到,“你是从那边来的?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

柳寻人生地不熟的,如果说不是,让自己说从哪来的,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便结合自己所见半真半假的说到,“没错,我先前正好在那边,结果被一群强者赶了出来,身上的伤就是这么来的。”

“果然,大司祭们已经抵达了……”邓非无奈的一声叹息,这也是早有预料的事,“机缘恐怕也被分干净了吧。”

“不一定,”邓奇摇了摇头,说到,“如果真的找到了,为什么要赶人,恐怕这次的和始祖说的不一样,没有十分显眼的特征,我们还有机会。”

在两人谈话的功夫,柳寻也在打量眼前这两位长相有些相似的武者,首先他们说的话,多少有些蹩脚的口音,但应该是华夏语。

大司祭应该指的是那些战神武者,至于他们口中的机缘……

柳寻不得不抽了抽嘴角,不会指的是自己吧,幸亏跑得快,不然真叫人逮住了。

而这两人的穿衣打扮打扮方面与现代人不同,反而更像是少数民族,穿着兽皮棉服,带着兽骨和银饰。

寂寞的女老板完整版3 第三章

王林再也不敢迟疑,赶紧说道:“我不是武者,只是人上人组织的外围成员,我真没干什么坏事啊,求你放过我。”

“你知道我是侦缉队的?”

苏烨问道。

“知道知道。”

王林连连点头,谄笑着说道:“您全国这么有名,在武林也是天之骄子,我师兄也经常提起你,赞誉有加啊。”

屁的赞誉有加,其实是满脸不服和不屑。

苏烨问道:“你师兄是人上人组织的?”

“对,他是!”

王林回答道:“我师兄是一名武者,今年二十八岁,我的风水术都是我师兄教的,我原来只是个普通的算命先生,这些风水阵都是他教的!”

说完,赶紧拱手求饶道:这些事情都是我师兄让我做的,不关我的事,真的不关我的事啊

文学

。”

“我的一切都是我师兄教的,我做的一切都是我师兄让我做的,他自己从来不动手,所有事情都是通过我的手来做的。”

“我是工具人,对……我只是一个被推在前面的工具人!他就是个王八蛋!自己吃饱喝足,把我给坑了!”

苏烨冷冷一笑。

果然如此。

“说说吧,你们都干了些什么坏事?”

“我,我做了……不,我师兄逼着我做了很多事。”

王林看着苏烨,一脸小心翼翼的说道:“他一开始帮我在富豪圈闯出名堂后,有很多富豪来求财,求子,求福还有求命的,这其中有一富豪些是在米国有上市的公司的,后来都被我师兄跟米国的机构给做空了。有一次我师兄喝醉了对我吹牛逼,我才知道他们就是用这种方法为人上人组织转了很多钱,还说以后也要让我成为人上人,我当时就严词拒绝!因为我知道,我来自于人民,自然要……”

“停!”

苏烨目光一凝,说道:“你是说,你师兄负责帮人上人组织赚钱?”

“对!”

王林连忙点头,说道:“我师兄在人上人组织的地位很高,他对人上人组织的了解更多,你想要了解人上人组织就去找他,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啊,你饶了我吧大爷!我可以帮你约他出来!只要你放了我!”

“不需要!”

苏烨冷笑。

果然是不入流的组织。

竟然用这种不入流的把戏来骗钱。

“既然你师兄在人上人组织的地位很高,那你们师父的地位应该更高吧?”

“我师父,我……”

王林突然尬住了。

从他的眼神里,苏烨看到了一些茫然和莫名之色。

“你师父是谁?”

苏烨逼问。

“我不知道。”

王林突然苦笑一声,说道:“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师父,我能入门也是我师兄代收的,我很少听师兄提起过师父。”

苏烨点点头。

果然。

一个工具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

王林的眼神已经告诉他答案了。

“啪!”

手掌一挥。

直接砍晕王林。

“用我们华夏人的钱来祸害我们华夏和中医?”

深吸一口气,苏烨站起身来,脸色阴冷。

本以为侦缉队从人上人组织中清缴出来的物资和财产都是米国提供的,没想到其中有一部分居然是从华夏这些富豪们身上坑蒙拐骗来的。

这个人上人组织,还真是无处不在啊,无所不用其极啊。

估计还一边坑着富豪们的钱,一边以人上人的姿态骂他们的傻逼。

“啧啧,只要是人,总有所求,不管高低贵贱,富豪也如此。”

苏烨提起王林,走进山林。

不需要王林帮他诱来他师兄。

他要守株待兔。

找了一个相对隐秘而又平坦的区域盘坐下来。

苏烨直接拿出了上品灵玉。

盒子一打开。

浓郁无比的灵气散发出来。

“不愧是上品灵玉中的极品。”

感受着这股精纯而浓郁的灵气,苏烨微微一笑。

“从这种气息来判断,这一块上品灵玉就足以抵得上一座大型下品灵玉矿脉了。”

没有丝毫迟疑。

闭上双眼,苏烨立刻运转浩然功法,开始疯狂的吸取上品灵玉中的灵气。

“哗啦啦……”

浩瀚的灵气流,疯狂灌入到他体内。

经过先天灵经的锤炼化为最精纯的灵气,在苏烨的控制下不断的朝着右脚涌流过去。

上一次吸收三省人上人物资的时候,他右脚的脚趾、脚背、脚踝以及脚后跟都已经隐隐的覆盖上了一层金色。

随着当下大量灵气的吸收灌入,右脚的金色开始快速加深。

不一会儿,就已经变成了纯正的金黄色。

此时,上品灵玉的能量仅仅被吸收了五分之一!

继续!

大量精纯的灵气迅速顺着小腿向上延伸。

很快整个小腿骨就隐隐的覆盖上了一层金色的能量。

开始渗入骨髓。

知道整个骨髓全部变成金色。

金色能量再度往大腿骨攀爬蔓延上去。

当上品灵玉中的灵气被吸收得差不多的时候。

带肉短篇甜文睡前,寂寞的女老板完整版3

带肉短篇甜文睡前 第一章

这个决定很可能让她没命,虽然村民的死活与她无关,但这些弟子成日都待她极好,身为师叔,她有责任不会放任他们被魔种生生咬死。

弟子们收回武器,决定还是听这里辈分最大的李初恋言令,退回阵法。

李初恋掏出足够多的蓝晶守住阵眼,一人与丝线相互拉扯,退出战圈,以极快的速度淦进了半山腰。

守约正思忖间,李初恋已经飞身下来,紧接着他们身后那几道身影突然消失。

随着这道白色身影的消失,那股清新的茉莉花香也消失不见,空气中只留一股余香絮叨。

李初恋一拳干上了那人的脸,拳拳入肉,力气很大,只是她身形化作女性的时候身高有所缩水,那人反应过来,那黑影摁住了李初恋的肩胛骨,李初恋被拽住了大腿,胸骨狠狠的贴近了那黑影的腰部。

她的脸也磕上了那人的铠甲,生疼

黑影力道大的可怕,磕的李初恋下巴骨跟快碎了一样。

甚至李初恋都没看清那幕后魔种到底是谁,就已经打了一套连招上去了,就连她连招打完,那黑影都跟没有受伤一般。

“住手!”

一股巨大的反震力猛的从地上传来,所有的魔种都在移位,以一种完全看不出的速度移动。

守约金瞳一缩,这才反应过来这带队之人乃是她…

“你放开她!”守约直接动手

司马懿出手没轻没重,那张脸又那么妖艳,万一如花看上他,定然会被那股子黑气给吸食掉!

“哦~不是诸葛亮带队,是他的小情人儿~”司马懿不想跟百里守约动手,顺着力道松开了禁锢着李初恋手腕和大腿的手。

守约手臂接住了李初恋,把她揽入怀中。

带肉短篇甜文睡前 第二章

“这大晌午的,里正有啥事?”

人陆续凑到一起,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

“不知道,这个点儿喊咱们来,应该是顶要紧的事。”

“我听说前几日翠微湖那边的一个村子里头出现过有人装神弄鬼骗人钱财的事,该不会是提醒咱们莫要上当受骗吧,到底是刚受了麦子,许多人卖了钱,手里正有钱的,这会儿应该正是骗子到处蹿的时候呢。”

“有这个可能,不过说起这装神弄鬼的事了,不是说这宁丫头先前也在她铺子门口捉过什么小鬼儿么,这算不算装神弄鬼?”

“这能算?这跟那事儿可不一样,宁丫头这事儿,是因为有人在她铺子门口装神弄鬼的,听说还问宁丫头要钱呢,不给钱就一直霍霍她铺子,宁丫头也是没法儿了,才用

文学

了这个法子,再说了,宁丫头又没有去骗别人钱,就是自己自保而已,不算装神弄鬼。”

“那倒是,总不能别人伸手打你一巴掌,自己都不还手的道理,那旁人还不给把你给打死了?哪里有这样的道理?”

“就是就是,这根本就不算是的……”

“成了,你们也别因为这事儿在这里念叨了,人里正要说的未必是这事儿呢,你们到是先猜上了,我看里正旁边放着麻袋呢,麻袋里头不知道装的是啥,会不会是有人来咱们这收麦子啊。”

“会不会是要发什么东西,白得的,不要钱?”

“嘿嘿嘿,我说,这都晌午了,你还没睡醒不成?”

“就是,这天底下哪里有天上掉馅饼的事儿?就算有,也不是我说,你未必抢的过狗,想啥好事呢。”

“……”

这人凑起堆儿来,便是开始闲聊,聊得是火热朝天,一时之间这大桐树底下颇为热闹。

庄清宁这会子,也被包围了起来,被一些婶子大娘围起来,嘘寒问暖的。

“宁丫头这两日眼瞧着又长高了一些的,这个头都快赶上我了。”

“可不是么,这往后个子可真不低,模样生的也也好,往后不愁说婆家呢。”

“你们可别打趣宁丫头了,她才多大,这说婆家晚两年也不迟的,再说了,宁丫头立了女户的,往后到是可以招个女婿,这招女婿更得千挑万选才成,宁丫头是个有主意的,你们别在一旁瞎说,让宁丫头都不好意思了。”

“就是开个玩笑罢了,宁丫头别当真……”

眼下这模样,像极了前世过年之时,被七大姑八大姨围起来后的寒暄客套,庄清宁笑着寒暄应答,倒也没任何的不耐烦。

这些个婶子大娘的,越发是觉得庄清宁人好好说话,这聊起天来也是越发热络。

庄景业瞧着人差不多了,清了清嗓子,道:“都静一静,别闲扯聊天了,说点正经儿事。”

一听庄景业有正经事要说,先前闲聊之人顿时都止了说闲话,只往站在凳子上的庄景业那瞧。

“这眼瞧着到了秋种的时候,今年呢,我也晓得大家伙因为宁丫头豆腐

文学

坊的缘故,都打算着多种些豆子的,想着收了豆子能多卖些银钱的,现在呢,我这里有一些豆种,是商人特地从鲁地那贩售过来的,瞧着是个头大,粒粒圆实,且说的是这豆种长出来的豆子,根深苗壮,结豆多。”

带肉短篇甜文睡前 第三章

噗!

利刃刺破胸口狠狠的刺进心里,钻心的疼从心口的位置开始蔓延,无边无际,没有尽头。

她的意识逐渐由清晰变为模糊,甚至连那钻心的疼都感觉不到了。

可是下一刻,脑子里好像的一下子涌入更多的信息,模糊的意识在一瞬间变得尤为清晰。

片刻,一双美艳凌厉的眸子猛然睁开,看了看眼前的光景,不由得眉头紧蹙。

这是……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思考,只听见嘶啦一声,顷刻间,胸口一阵凉意袭来。

然后便感觉到自己被什么压的快喘不上气来了。

低头看了一眼,顿时被眼前的一幕吓的脑子都清醒了。

身上的男人像是野兽一样,正在撕扯她的衣裳,那张猪嘴眼看就要亲到她的脸上。

忍着后脑勺的疼痛,抬脚直接将身上那人踹翻在地,然后立刻从床上爬起来,顺手拿起放在一旁桌子上的花瓶,狠狠的砸在那人的脑袋上。

那人应声昏倒在地,再没有任何动作。

一切了解之后,沈如诗才平复下心情,抬眼环视四周,澄澈的双眸里逐渐漫上一抹不可思议。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云起国丞相沈嘉良的嫡长女,此时,年仅十五。

沈如诗闭上双眼,然后又缓缓睁开。

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十五岁,因为营养不好发育不良的她瘦弱的可怜。

而不久之后,沈如画则会带着一群人过来,那个时候,她百口莫辩,最后被自己的父亲敢去了城郊尼姑庵,至此,开启她噩梦一般的人生。

心口的疼仿佛还没有消散一样,那钻心的疼让她窒息,而另一边,握着刀子的那个人,更让他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