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语文教学中课件空间的反思与探索

随着的推进,语文课堂教学模式的研究也日渐深入,经过一段时间的理论思考与实践探索之后,在感受这现代教育教学技术与观念带来的巨大冲击的同时,我深刻地意识到冲击过后的重构将更重要、更有意义,也更艰难。如何找准现代教育技术与语文教学的最佳结合已成为研究的重点与难点,而这种结合的关键似乎又更明显、更集中地体现在课件的设计、制作与运用上。虽然课件只是课堂教学的一部分,但如何去设计与运用它却直接体现了教师的教育教学观念,体现了教师、学生、教材、媒体在课堂教学中的关系,而这恰恰是探讨新型教学模式的关键,因此说课件已成为新的课堂关系的矛盾焦点,加强对课件的设计、制作与运用的研究已是刻不容缓了。

纵观语文教学课件的来源,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软件开发公司与教育部门合作开发的课件,此类课件基本以课本为蓝本,与电子课本没有本质区别。也有些公司找一些著名的学校或是某些特级教师合作,希望能够出品面向教师的精品课件。这些课件虽然体现了先进的教学思想和教学策略,但这些教学方法和策略是那些特级教师根据教学目标模拟出的静态的教学情境而设计的,而具体的使用者面对的是一个动态的有诸多不确定因素的教学环境,由于课件的“封闭性”,使用者无法将自己的建议思想,结合动态的教学环境加以体现,因此无法实现理想的教学效果。那么另一类由语文教师自己开发的课件又如何呢?费时、耗力且不说,从已开发的课件质量上看,由于计算机编程人员对学科缺少了解,脚本又不容易说清楚,有些教师虽然有教学经验但不大明白计算机能做什么,所有课件脚本就不会比传统教学有很大的突破。即使不存在上述障碍,由于新的教学观念的转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有些教师囿于传统习惯与观念的影响,对课件的认识还不深,因此,课件制作就是新瓶装旧酒,仅停留在教案加板书的层次上,缺乏针对性,缺少说服力,课件在质量上也难有所突破。由于课件质量不理想,就必然导致课堂教学远不能达到预期效果,造成了很多负面影响。

计算机辅助教学以它直观、形象、生动的演示功能,快速地进入课堂成为一种先进的、深受学生喜欢的现代教育手段,它不仅使学生学得轻松愉悦,并且培养了学生的空间想象力,它具有与传统的教学手段无法比拟的优势。随着计算机的深入和普及,学校里出现了一个怪现象:教师上公开课都采用CAI,好像一堂课若没有CAI课件就不能算一堂高质量的课,于是置教学内容于不顾,一节课从头到尾使用CAI,甚至将板书也搬上屏幕,片面追求直观,把课上成了动画欣赏课。还有的老师片面扩大CAI课件的作用,有些教学内容能用实物展示达到最佳效果的,硬要制作成CAI课件,反而弄巧成拙。因此,我们不禁提出了这样的质疑:在一些优秀教师的课堂上,尽管主要是由教师讲授,也没有运用任何现代教学媒体,但教师绘声绘色、出神入化的讲授过程,依然能够激起学生强烈的求知欲,学生学得津津有味,生动、活泼、主动。那么,现代教学技术是否是语文课堂的必需选择?教学的最优化是否只有通过现代教育技术才能实现?培养创新人才,建构新型教学模式是否一定要以现代教育技术为手段?

其实,这些问题已不容置疑,但这样的质疑值得我们重视,其中反映出的一些问题值得思考。首先,cai课件是什么意思从上述疑问中可以看出,要在语文教学中普及、推广现代教育技术,那么,现代教育技术如何显示其在语文教学中独特的、不可替代的优势的问题就无法回避。但现代教育技术无法不经实践的检验、辨别与改进,拿来就用。鲁迅先生在《拿来主义》中曾谈到:“没有拿来的,人不能自成为新人;没有拿来的,文艺不能自成为新文艺”现代教育技术要想被语文课堂教学所接受,也必须经过这样一个“为我所用”的占有、挑选的过程。其次,教学媒体的现代化不等于教学最优化,教学最优化的决定因素不在于使用哪种媒体,而在于教师所持的教育观念。如果在使用现代教学媒体时,依然以落后的教学理论做指导,采用落后的教学方法,只是向学生灌输知识,那么就从原来教师的“人灌”变成计算机的“电灌”或是“人机共灌”。现代教育技术的功能再强大,也只是一种技术手段,只是为语文教改提供了一种可能,但它不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不能包揽一切,喧宾夺主,对它过分的依赖,反而会失去人的主体性,文明需要重新审视课堂上各自的角色定位:学生的主体、教师的主导地位不能动摇。

建构主义认为,学生的学习过程应该是一个主动探究的过程。因此,必须把我们的着眼点转到关注学生的学习过程上,关注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的努力,关注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的成功体验,这种对学生自我实现、自我价值的重视,体现了人本主义全面发展的主张,对学生内在的、持久的学习动机的激发,正是培养创造精神的前提,而学习过程中尊重个体差异,培养个性发展的重要环节——分层教学,恰恰是现代教育技术的优势所在,多媒体网络教学中的交互功能,是传统教学中无法实现的建构主义学习理论强调“情境”的创设,强调学生与教师、学生与学生之间的“协作”、“会话”,就是强调反复交互。

我们可以尝试给作为交互的焦点——课件的功能和定位作如下描述:课件不应仅仅是一个静态的呈现学习内容的容器,而应是关注学习过程的一个具体体现,是可以激发起学生主动建构的兴趣,引导学生步入知识的殿堂的一个动态的,具有强大召唤力、启发性的,可以从中不断衍化、生成新的思维结果的无限广阔的空间。它应该是点燃思维火花的导火索,是打开世界的一扇窗户,是学生探索学习的抓手,是点石成金的金手指,是尽情创造、实践的自由乐园。这个空间应该有活泼的流动思维,有鲜明生动的个性,有植根于人文精神的人伦情怀、人性感受,有情感交融、回肠荡气的人性化情境……

对于创新人才的含义,何克抗教授曾经做过精炼的概括,创造型人才=创新意识+创造性思维+创造实践能力+有意义的独特产品(观点、作品、方法)。培养创新意识必须先培养学生的主体意识和个人意识,使学生从教师、教材乃至课件的话语权威中走出了,先要有可想、可说、可做的自由与空间,然后才能有敢想、敢说的主体意识,才能有鲜明、独特的个性话语,进而才有可能产生有意义的独特的观点、方法、作品。目前许多学生由于长期受传统教学模式的影响,已习惯于接受现成的结论,如果课件中结论性的东西太多,学生就很难超越现有结论,有自己的思考。另外,当课件着眼于思维的引导、实践能力的训练,唤起学生更活跃的思想,也就可以有更多的富有创造性的思维或结果产生。这样动态的、可以不断衍生的特点造就了课件对学生的召唤力,而其召唤性的大小,应该成为衡量课件质量高低的一个重要标准。

语文课本中的文学内容占70%,语文课的主要活动——阅读、欣赏是一个特殊的认知过程。真正的作品总是具有极大的混沌性、模糊性,包含多重的(甚至是开掘不尽的)意义,有的“意义”甚至是可以意会不能言传、无法明晰化的,作品的价值是要在读者的创造性的阅读中去实现的。也就是说,文学的本性决定了对它的理解、阐释必然是多元(甚至是无穷尽)的,而且随着阅读对象、时间、空间的变化而不断发展变化的。而文学的魅力恰恰也正在于此:真正的文学作品总是常读常新,并且给读者带来真正的创造性发现的喜悦。因此,教师、课件、对作品过多过细的分析解释无疑是多余的,这种过度的关怀反而是对学生主体地位的侵犯,它剥夺了学生想象的权力,限制了学生的解读空间,甚至可以说它剥夺了学生阅读的乐趣,更束缚了学生的创造与个性,这不仅不符合阅读的一般规律,更与培养创造精神的基本出发点背道而驰。但同时我们必须看到,学生是一个不成熟的读者群,是需要培养的读者,他们的阅读和审美既要尊重更要引导,从这个意义上讲,教师以及课件的话语权力就在这里体现。这样的课件相对于一些那些大而全的课件来说是有缺陷的,在内容上是不全面的,然而这样的缺陷是必要的,也是有价值的,因为它更有针对性,针对不同的问题,不同的课型,不同的教学目标、教学要求,不同阶段学生的认知特征,选择学生最需要而仅凭教师或传统媒体无法达到或更好解决的问题,或创设情境,或学法指导,或学习点拨,或人机交互……只有针对性才有实用性,课件不再是在课堂上到处开花,面面俱到的“全能选手”,而是课堂上的一个或几个兴奋点,兴奋学生的思维,兴奋教师的教学,使平淡处生奇,使无疑处生疑。也只有针对性才有灵活性,课件不再仅仅是课文的阐释,资料的展示,方法的罗列,而是提供了一个可供多方解读的空间,学生的思维是自由的、活跃的,更是有目的的。如此,现代教育技术不可替代的独特作用才能充分显现。

课件本身必须依赖于科学技术而存在,但是我们应该警惕在人文学科中,不能让科学主义的力量将语文的人文精神消解,要充分地利用科学,就要对科学进行合理的限制。科学技术是一柄双刃剑,就有创造性,也有破坏性。

“人文性一般并不能单纯地从逻辑概念上来解释,而总是更多地与某种“先于逻辑的东西”相关联”。语文在本质上强调人的情感,人的体验,总体特征趋向于综合整体、动态化、无规则无序列、内隐和模糊。只有当科学的理性方法在人文精神的领导下,去创造人性化的情感空间,才能使现代化教育与语文教学真正结合。从这个角度看,课件的空间不仅是自由的、流动的,更应该是模糊的,有更多的不确定性。唯其是动态的、模糊的,才可以不断衍化、生成新的空间,才可以借助现代教育技术的神奇力量去构造气韵流转的人文环境,使学生透过科学的眼睛去体验、去感悟,体验生命的情谊,感悟生活的多姿多彩……以有限的空间唤起学生无限的求索与创造。这样的空间需要利用课间来营造,但课件本身无法生成、衍化,只有在课件与教师、学生(主要是学生与课件)之间的不断交互、对话中,学生的思维空间才能不断被带动、被拓展,课堂才能有充满活力的思想涌动。课件的生命力要靠交互来激活,这种交互一方面来自课件的交互功能,另一方面来自课堂的交互设计。前者属于课件的设计问题,后者属于课件的使用问题。

总之,对课件的设计、制作与使用更集中地体现了课堂教学中教师、学生、媒体之间的关系。对于教师、学生、课件这三者的关系,可以打一个比方来说明,如果说学生是一只展翅高飞的风筝,那借以放飞的长线就是课件,风筝飞的有多远多高,就看教师手中的长线能放多长,又如何控制。“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课件走入课堂后,教师并不是放弃了对课堂的控制,而是利用课件达到更高明的控制。这种控制以给学生更多自由为目的,更有随机性,也更富挑战性。

鲁网(原山东新闻网),创建于1997年,是经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批准成立,山东省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办的山东省重点新闻网站和对外宣传网站,是全国最早的新闻网站之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