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台湾的PPT电动车厂 是个什么鬼?

法兰克福车展上一款造型大胆、参数惊人的电动车吸引了不少关注者的眼球,号称超过600KM公里的续航与少于五秒(性能版、普通版为六秒)的百公里加速成绩也让不少缺乏素材的媒体吹捧其为来自台湾的特斯拉,然而笔者稍稍挖掘一番,就嗅到了不少PPT造车的痕迹。(文中发布会截图由于视频来源分辨率较低较为模糊,请读者见谅)

笔者在看到不少媒体吹捧“昶洧”(音:chǎng wěi)为来自台湾的特斯拉后,不禁想要看看这家来自台湾的“电动车”生产厂商是如何从从未耳闻到法兰克福车展上如此声名鹊起的,首先想到的是其是否在台湾媒体上发声、被本地媒体报道过,于是就看到了一场口气惊人的媒体通气会。

这场媒体通气会上,昶洧股份有限公司的CEO沈玮(Wellen Sham)先生上来就向媒体普及了“电动车不是车”、“我们要造四个轮子的电脑”等概念,并强调了本公司对于知识产权的掌握、独立研发的能力等等,并声称并无“策略伙伴”(也即技术合作方),只有代工厂合作,旗下电动车是台湾设计、欧洲代工!

如此一款台湾设计、欧洲代工的“computer with 4 wheels”引起了笔者继续看下去的好奇心,随后半小时接连而至的信息量让笔者认识了新世界。为了避免让大家觉得笔者是在断章取义,特地将发布会的文字整理成稿附在文末,并附发布会全场视频一枚。

在大张声势告知媒体自己“不会造车”,但是“很会造电动车”之后,沈玮先生开始给大家介绍自己公司的经营团队,笔者本来猜想上来介绍的得是从各大汽车公司挖来的高管,表现自己制造“电动车”的深厚功底,然而沈玮先生上来强调的是员工的“名校背景”,有“美国的史丹福大学”、“加州伯克利大学”、“德国知名的学府”、“意大利的学校”、还有“台湾大学”,“台大的毕业生在我们这里都可以开同学会了”!这一通介绍,却是让笔者看到了大陆年轻人开设创业公司时用来招徕天使投资的“商业企划书”的身影。

“教育背景”介绍完毕之后,终于看到了高管介绍,然而除去作为CEO的沈玮自己与另外一位有着台湾代工行业工厂管理背景的本土运营长/COO外,仅介绍了两位有汽车行业背景的高管,分别是被称为“从一张白纸开始设计出布加迪威龙”的技术长/CTO——Peter Tutzer,与“设计出福特沿用至今的整车装配流程”的生产长——Franz Schulte,这几位的背景我们稍微再作深挖,只是,号称已经做出续航超过600KM、技术独立研发的电动车制造公司,仅有这么两位汽车行业背景的高管,怕是真的瞄着颠覆行业而去,不需要汽车行业的经验了吧?

在讲过经营团队之后,沈玮先生又聊了几句R&D,然而这一笔者迫切期待的内容被以下几句话草草带过,“那其他我们R&D方面,为什么不写出来?因为R&D通常都不需要这样写,因为R&D是不对外的,是对内的”对内不对外,那至少研发体系、研发部门构成给我们看下吧?然而并没有。

在把上海地方的八万块铁皮车牌介绍为整个中国汽车市场的电动车机遇,并宣扬自己即将登场法兰克福车展之后(该媒体通气会为今年6月份召开),沈玮先生给大家宣讲了一下公司的核心技术与专利,其中“在申请”的为18项,“目标今年申请”(通气会召开时已为今年6月30日)的为60-80项,已通过的为一项与GPS相关的专利,且为“七年前申请”;核心技术方面,不知是沈先生视电池一致性为无物,还是误解了PPT上的模组化车身平台,沈先生对于模组化车身平台的解读是“特斯拉没有模组化,模组化什么意思?就是说把它分成好多个模组,有一个部分的电池坏掉了,随时可以更换,比特斯拉要省,特斯拉整片要拿下来换”,同时沈先生还介绍了具有“颠覆性”的“Sushi Concept”车身平台系统,笔者难以参透其高深之处,如何车身套底盘如套娃一般轻松,还请读者稍候阅读文末整理的发布会文字稿。

在扯过工厂选址、14年底才规划建立的R&D中心之后,沈先生又扯起了未来愿景的大旗——“无人驾驶”,并讥讽奔驰的无人驾驶汽车为“路上没有人的驾驶”,同时称自己为“不吭声”做无人驾驶,没有做成功之前绝对不吭声,笔者只能说,这文字游戏还是沈先生强。

在昶洧的官网()披露的信息中,我们可以了解到,昶洧Thunder Power的电动车造型为意大利著名设计工作室Zagato所设计,而媒体通气会现场沈先生一再声称技术自主研发,欧洲合作仅为代工厂的代工厂中,却包含了如老牌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兼汽车工程咨询大厂——Bosch(具有电动车动力总成设计能力)、赛车底盘设计工作室——Dallara、意大利汽车零部件供应商——Magneti Marelli、德国汽车内外饰设计工作室——csi,等等并无代工能力、却有着完整汽车系统乃至电动车解决方案设计能力的零部件供应商,不禁令人质疑起昶洧到底是独立研发电动车,还是独立“联系供应商来研发”电动车呢?

同时在沈先生展示昶洧电动车独立参展法兰克福的展台平面图与概念图时,每一张PPT下方都有着大大的Zagato Logo,不禁让人产生了这样一个疑问,不会是作为展车设计方的Zagato,一手操办了从设计到制作展车、报名参展、设计展台、再到参加车展的全部过程吧?

扒到这里,笔者还未对昶洧电动车的技术参数完全不信,毕竟欧洲老牌汽车零部件供应商的背景放着,讲不定Bosch攒着大招,600+KM续航随手可得呢?然而接下来对于昶洧公司的深扒,让笔者不禁觉得这惊人参数,怕只是PPT上的画饼、台湾版的PPT造车。

昶洧公司的前身是台湾手提电动工具厂商“力武电机”,沈玮作为股东入股后将其多次改组改名,从“力武电机”改名“雷风”,再由“雷风”改名“昶洧股份”,并且从2013年底开始打算涉足电动汽车产业。

一家2013年底才打算涉足电动汽车产业的公司,两年之后就号称做出了600+KM续航的电动汽车?笔者对于如此台湾速度陷入了深深的震惊之中。

此时的笔者依然想方设法要证实昶洧公司在两年多以前就开始涉足电动汽车技术,于是笔者开始在LinkedIn网站上开始寻找,Thunder Power或是昶洧公司的欧洲汽车行业背景雇员,寻找的结果让笔者陷入了深思,前文介绍过的生产长——Franz Schulte在福特汽车的履历截至为Prototype Engineering的Supervisor,也就是介于普通的雇员与管理层相间的位置,此后又就职德国汽车系统设计公司EDAG任原型车制作项目的经理,常年制作原型车的工程师用来进行生产管理,昶洧倒是用人有一手;

LinkedIn网站上仅有的另一位欧洲汽车行业背景雇员是有着法拉利可靠性与耐久性部门验证工程师履历的Powertrain Chief Engineer,在昶洧公司履新仅3月。

笔者此时的想法是昶洧公司的雇员可能不喜用LinkedIn,不过一再Google的结果,也没能找到昶洧公司其他的欧洲汽车行业背景雇员,倒是找到了先前提到的技术长/CTO——Peter Tutzer,这位仁兄看起来是一位汽车行业的“持续”创业者,在2003年结束了其在Bugatti的工作之后(作为背景资料,Veyron在2003年遭遇技术瓶颈,当时大众大佬皮耶希独裁下大批工程师离职,项目于2005年才重新看到量产的曙光),又在Lotus就职过一段时间,在来到昶洧公司之前,刚刚在一家摩纳哥的跑车初创公司Laraki见证这家初创公司的破产。

笔者此时又翻找到有媒体介绍昶洧公司与大陆汽车设计的前辈级公司——同济同捷的背景关系,然而一番梳理之后,笔者再次失望,原来沈玮先生就是两年前同济同捷祸起萧墙、股权内斗的主角之一——沈玮仑(当时见诸报端的名字,与其英文名Wellen Sham更像),由于不同意大股东、同济同捷创始人雷雨成的决策,作为投资人之一的第二大股东沈玮仑当时起事还曾试图通过将昶洧公司换股同济同捷来实现绝对控股权,只是之后方案在董事会上未受通过才流产,此后同济同捷几经辗转,已寄居河北一家民间资本名下,与昶洧公司不再有任何关联。一番调查之后所发现的,沈先生曾见证了中国汽车工业自主研发先锋——同济同捷的没落,这可能是笔者这篇长篇大论中唯一对沈先生造车有利的一点了。

口气惊人怕是PPT画饼,号称自主研发却是欧洲供应商供血,核心团队、知识产权无一能支撑其成为一家整车制造公司独立存在,台湾昶洧,怕是比大陆几家新兴造车团队要更不靠谱一些。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