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家雄:幼儿园“教”与“玩”的两难

5月16日,著名幼教专家朱家雄教授在“第二届南方幼儿教育高峰论坛”上作题为《幼儿园‘教’与‘玩’的两难》的学术报告。

朱家雄教授表示因为幼儿园课程中既有游戏也有教学,游戏与教学就会产生关系,所以处理好游戏与教学之间的关系就成了编制幼儿园课程以及设计和实施幼儿园教育活动的要点和难点。

对于幼儿园“教”与“玩”的难题,朱家雄教授在演讲中用“绿豆”跟“大米”的关系来举例说明,单独的绿豆会做出绿豆汤,单纯的大米能做出大米粥,绿豆与大米混合能做成绿豆粥;幼儿园的“教”与“玩”要根据幼儿园的实际来确定,幼儿园如果强调活动结果就选择以教学为主的活动,教学占主体,如果强调活动过程就选择以游戏为主的活动。

朱家雄教授称:“如果我们问幼儿园教师:‘游戏与教学哪个更重要?’可能几乎所有教师都会说:‘游戏更重要。’如果我们再问:‘在开展教育活动时。你更关注幼儿的游戏还是教师的教学?’许多教师则可能会一时难以作答,或者“恍然大悟”地蹦出一句:‘更关注教师的教学。’”

对于幼儿园“教”与“玩”,朱家雄教授总结称:“在高福利国家的幼儿园强调玩,高竞争的国家更强调教”。比如中国农村幼儿园的儿童,你不用教他怎么玩,教师也不用安排儿童玩,只需要让儿童自主地玩、自由地玩即可;农村的老师你也不需要教他如何设计游戏,老师更需要将精力放在教学上面。

在演讲时,朱家雄教授还通过很多视频实例来解说什么是正确的“教”与“玩”,并表示幼儿教育主要是为了顺应儿童的自然发展,让儿童快乐地玩;要有效地将儿童发展纳入合乎社会需要的轨道,让老师有效地教。总之,玩要像玩、教要像教。

朱家雄教授还表示从课程实施的角度来论述,并非是符合某个标准的幼儿园就叫高质量幼儿园。因为每个幼儿园资源有限,所以优质幼儿园应该是强调效率的幼儿园,在课程实施规划过程中,做应该做,值得做、有能力做的事情;不做或少做不该做、不值得做和无能力做的事情,也就是把复杂问题简单化。

网易:您今天演讲中提到:幼儿园做应该做的,值得做的事情,但目前部分幼儿园还是受行政命令的束缚,做不得不做的事情,对于这点您怎么看?

朱教授:政府行政命令有着特殊性,没办法改变,只能从侧面来看待问题,还是我之前所说的,幼儿园要抓住主要问题,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应该做,值得做的事情里,对于没能力做的或者不应该做的,就是减少精力投入,这样幼儿园才能做到教学的有效性。作为幼儿园教师或园长,在幼儿园里哪怕有再多的事情要去做,哪怕有再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都不会比确保教学不出问题和错误更为重要。

网易:近期媒体曝出很多幼儿园的负面新闻,包括虐童、孩子食物中毒、被喂病毒灵等,部分幼儿园将安全问题当成幼儿园的首要解决问题,以保障孩子健康不出安全事故为第一要务,没有更多精力去教学,怎样才能做到您说的“教”与“玩”兼顾?

朱教授:幼儿园的这些负面新闻只是个别现象,中国太大,各行各业都会出现各种问题,而且幼儿园老师待遇低、工作辛苦,精神压力很大,我说这些不是为幼儿园老师辩解;温岭虐童事件的那个老师本身就是个孩子还没长大,压力太大,做了不该做的事情,社会应该多关注幼儿教师这个群体。怎样做到“教”与“玩”兼顾,我前面也说到,让孩子玩要像玩、让老师教要像教。

网易:目前国内幼儿园教学内容不统一,教学课件良莠不齐,您觉得对幼儿园来说,怎样的教学内容才是合理的?

朱教授:由于群众性地搞“园本课程”,幼儿园教师和园长不管是否有此资质和能力,都被要求自己去开发课程和设计教学活动,于是在教学实践的第一线,教师教学的底线经常被打破了,换言之,在幼儿园教育、教学中,教师“教得不对”或“教坏了”的事情时有发生。幼儿园课程的编制和教学活动的设计涉及对幼儿年龄特征、个体差异的把握,涉及对知识的价值等方面因素的判断,涉及对政治、文化等因素的优先性的顾及,涉及课程各因素之间的平衡和协调等等,这是非常专业的工作而非儿戏。让大部分教师都去开发课程和设计教学活动,经常出现“教得不对”或“教坏了”的教学事故是必然的,因为这样做并非大部分教师力所能及。所以,术业有专攻,专业的事情必须要有专业的人去做,这样才能做好。朱家雄:幼儿园“教”与“玩”的两难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