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着临产的肚子做情节的文 丫头这才一根手指而已

  • A+
所属分类:课件

“仪式力量又减弱下去了,一定是他们在心网里狠揍着叶斯格鲁!”

“呜呜,好想上线啊,为什么要由我开车,我又开不好。”

“妮妙,祭坛就在前面的布雷广场!”

天色开始变得漆黑,距离夜晚的到来不远了。

两辆越野车与一众暴走机车高速行驶在大房子区的破烂街道上,行尸走肉般的路人们又开始多了起来,时不时还有巫毒帮成员的浮夸身影。

超舞帮的老大埃莫尔开着机车在前面带路,率先驶向布雷广场。

潘多拉、妮妙分别驶着一辆越野车,两辆车上的顾禾、洛娜、里德、薇薇安都戴着心网头盔,他们闭着双目,头盔上的指示灯闪烁不定。

从洛娜他们上线到现在,也就是过了几分钟,但车队众人已经感到有过多次变化。

仪式的力量时强时弱,潘多拉所受巫毒的影响也起起伏伏,她一直在沉默地开车。

“看到冲浪蠕虫了吗?”她这时才问道。

“广场里很乱,还没看到!”前面开路的埃莫尔喊道。

索菲娅藏在妮妙车上的后车厢里,一直不吭声,默默注意着周围,找着机会。

因为很久不见街景的喜悦开始消退,四处的破烂景象开始让她感到厌恶。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烂的地方,跟花园区、伊甸湖区相比,说是垃圾桶都客气了。

这就是底层人的命,像垃圾一样生长,垃圾一样死去。

转瞬之间,车队都驶进布雷广场,这片被破败楼房包围着的空地并不空,扎满了各种褴褛的帐篷,留给车子行驶的路非常窄小,这是个流浪汉的栖息地。

此时就在广场的正中间,地上画着一些古怪的符号线条,那正是仪式的祭坛。

祭坛被一大群衣服破烂的流浪汉包围着,他们逆时针地边走边跳,祭坛中摆有很多伏都教的竖鼓、大鼓,都被巫毒帮人员拍打着。

还摆放有一堆的人类头骨,配着草绳、铁丝、电线、塑料、亮片和石膏等的装饰。

也是在那中间,有一排十几个戴大金链子的巫毒帮超凡人员,都头戴心网头盔进了网络,但他们的身体肌肉还在运转,像上了发条一样在扭跳着舞蹈。

随着这些歌舞,祭坛有一道巨人身影若隐若现,似是从地面投射而起的全息影像。

然而这时候,妮妙、潘多拉、埃莫尔他们都突然看见,巨人身影好像受到了一下重击,从站着变为飞摔在地上。

叶斯格鲁,那可是叶斯格鲁!

这个信息恶灵,正在影响着成千上万的中毒者,竟然被一下打飞?

哔哔哔,一股由心网头盔发出的警报声,从击鼓声、舞蹈声和汽车轰鸣声中刺耳地穿透响起,这种声音意味着人格魔方的告急,有人平线了!

而且这么重的声音,就不只是一个人了,是很多人都平了线。

就是刚刚,心灵网络里有过一下狠的!

妮妙不由转头一看,只见薇薇安的头盔还闪着绿灯,“吓死了。”

“这边也没事。”潘多拉大声说道,“是那些巫毒帮的人!”

巫毒帮果然要完,索菲娅听着不禁深吸一口气,复杂的心情连自己都难以分辨,又想这些街狗完蛋,又不想潘完蛋,又怕他们完蛋了会导致她也完蛋……

如果可以带上她的宝贝潘回去卫城山区,那多好啊。

与此同时,叶斯格鲁的受挫,一众巫毒超凡人员的平线,顿时让祭坛那边陷入混乱,这种情况显然出乎对方的意料。

“是疯鬼梅勒那家伙。”埃莫尔认出了谁来,巫毒帮的一个超凡者头目,应该就是这次仪式与抓人的头领,“疯鬼老巴也在,好像上线,不,平线了!”

疯鬼梅勒也是一个黑人男人,长得高壮,剃了个光头,头顶满是一块块刺青,身上挂着一大排人类头骨形状的小铜鼓。

这时候,疯鬼梅勒正有些震怒,才刚刚上线,刚刚上线就平线!

这可是一队人啊,三档、四档都超频了上去,还有两个五档的,一进网应该就在叶斯格鲁的旁边,在他们自己创造的仪式信息体里面。

他们的速度、防御力与战斗力,都不会低,可是……被秒了?

即使巫毒帮是一个雄据大房子多年的大帮派,这样的一队人都是一笔财富。

疯鬼梅勒认识这些人,这些房孩都是很能来事的人,怎么会被秒!

另一边,两辆越野车和成群摩托车冲向祭坛。

几个黑豹帮成员一边开车,一边举起了手中的枪支,说出城内多个黑豹帮同样喜欢说的一句话:“东土人说,这个能出真理!”

“哈哈哈,疯鬼梅勒,疯鬼老巴。”在祭坛上,一个被草绳与锁链绑了个结实的黑皮肤混血儿笑说,“想不到吧,我冲浪蠕虫也有厉害朋友。”

冲浪蠕虫越笑越欢乐,“难道我以前是混花园区的,也要告诉你们吗!”

“闭嘴吧,三百万小子。”梅勒叫着冲浪蠕虫的最新外号,“再吵,一枪崩了你。”

梅勒却心知,不会那么容易崩了这小子的。

这不只是一笔钱,也是个重要人质,扯他过来就为了抓到更大份量的人物。

广场越发混乱,眼见那支车队冲撞了进来,梅勒还在迟疑要不要叫大家开枪,这里是祭坛,是仪式中心点,开枪交火一定会造成严重破坏。

在祭坛周围这些人是传播力最强烈、最主要的肉鸡,而且现在又失去一批领舞者,

一旦流弹把这些肉鸡都射杀,那仪式的力量只会更加减弱下去。

本来计划是把目标吸引过来祭坛,用叶斯格鲁的力量压制住他们而轻松搞定的。

叶斯格鲁……叶斯格鲁没可能这么容易被击败!

梅勒犹豫了不过就是几秒,但在心灵网络里足够发生很多事。

一秒,是1000毫秒。

祭坛上的巨人幻影又飞摔了几下,好像被追着打。

矩阵网格线分割着这座信息城市,倒塌的楼房轰然爆成了无数的像素格子,巨大的金箍棒一下横扫,就一片高楼轰倒,一下棒打,整条街道都开裂成壕沟。

这根十万

扶着临产的肚子做情节的文 丫头这才一根手指而已

八千里之长的金箍棒,棒身上雕刻着巨大的代码字符。

但看上去又像是一行东土文字:叼你老母

顾禾挥棒打爆了疯鬼老巴那一群人的数据体,就继续追着叶斯格鲁打,巨棒打在它身上那些锁链上,发出哐哐巨响。

叶斯格鲁并不是没有还手之力,双手抓住巨棒,空洞的目眶激射出病毒信息。

只是在这片战场的,不只是顾禾一个人,也不只是他一个超速档。

齐柏林飞艇投下着炸弹,以银翼飞空的千叶化身为拿着手枪的特工X,还有洛娜的那些猴子猴孙,此刻全都合力往叶斯格鲁身上招呼而去。

“吼!”这只信息恶灵,猛然发出又一声狂吼,浑身发散着黑光。

顾禾高高地举起了金箍巨棒,就要再落下一棒。

“它要发狂了!”薇薇安叫住,“如果它以信息炸弹方式炸开,我们会全完的!”

“想要平和地结束叶斯格鲁,必须要以喜乐的方式!”里德也在呼喊,“只有那样,被它连接的那些普通人才不会受到损伤,要用真正的舞蹈去结束!”

“呵呵,黑豹小子,你看它现在是想跟

扶着临产的肚子做情节的文 丫头这才一根手指而已

你好好跳舞的样子吗?”洛娜说,“先打!”

三个超速档搁在这里呢,洛娜是一点都不担心。

“开始干活。”林赛说道,他车上的橘猫叫道:“真看它不顺眼呐,阿赛,搞它!”

林赛骤然一个闪现,就到了叶斯格鲁的头上,抓住它脑袋的锁链往自己身上绑去。

“顾禾,红发莉兹,干活啦!”橘猫、柴犬和猕猴齐声地大叫。

操纵师职业系,Q级程序:NG,重定向

猛地一下,林赛拖拉着这只已经被打得残了一半的叶斯格鲁,跳转去了另一个网点位置,以他的力量这么硬拖这样一个信息恶灵,一次只能维持100毫秒。

叶斯格鲁依靠仪式而生,它总会自动跳转回去仪式建立位置。

但与此同时,因为信息的交互,顾禾和伊丽莎白都收到了这句话。

两人知道什么意思,也懂得怎么做,全员开拍已经建立起一种连系。

90毫秒,仅仅只用90毫秒。

三个超速档先后差不着几毫秒,都跳转到了另一个位置,底下信息城市不见,只是一片藏有诸多人格魔方的信息海洋。

在叶斯格鲁嘶吼之间,顾禾猛然挥下了巨棒,伊丽莎白奋然挥出也变成了巨剑模样的誓约与胜利之剑,红发飘动,砰轰,砰轰!

棒与剑都正正击中,巨人顿时铠甲破裂,大块的皮肉骨头都成了爆开的病毒信息。

但三人没有停留,下一个90毫秒,林赛拖着叶斯格鲁再跳到了另一个位置,随即跟来的顾禾、伊丽莎白再度合力打去。

由于人格纠缠,酒井花青被顾禾拖着目睹这一切,人都看傻了。

一秒,就只是一秒,在这个1000毫秒里,三个超速档换了九个还是十个的网点位置,消失又出现,拖拉着叶斯格鲁到处乱甩乱打。

叶斯格鲁撞翻了一些人格魔方,有人要头痛几天了,撞翻冰墙,撞翻心网酒吧……

它身上的草绳一条条地断开,头上的锁链一道道地破裂。

它的嘶吼声,变得越发虚弱无力。

当三个超速档与叶斯格鲁都跳转回去仪式位置。

整个旧有的信息城市都在摇摇欲坠,莫瑞莎、酒井修吉、拳佬他们趁机大举进攻。

“顾禾,洛娜,你们可以下线去现实战场了,那边需要你们的,线上线下都需要里德说的喜乐舞蹈,所以,谁想跳舞的都跳起来吧!”

林赛喊道,已经要搞定这仪式了,现在就看是怎么搞定而已。

是死伤掉一些路人,还是大家都能有充满乐趣的一天。

“妈耶,我不会跳舞啊!”顾禾惊叫,“伊丽莎白,千叶小姐,你们都快到我容器里来!”

那边城市上空,站在鹿车上的洛娜撇了撇嘴,我就说讨厌大群啊!

喜欢夜行骇客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