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上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 前夫的朋友要了我三次

  • A+
所属分类:课件

“这次晚会的一等奖有300块,只是一个人演唱,是不是单薄了一些,怕拿不到一等奖啊。”朱成胜故意说道。

韦秀琴让他不开心,他也不会让韦秀琴一个人出风头。

“对啊,我觉得也要给其他女生机会,只是一个人的话,不是很好。”另外一个女生班干部说话了。

她们女生也想着在元旦晚会跳舞什么的,如果让韦秀琴一个人独唱,那她们哪还能出出风头呢?

马志东眼睛一亮,道说:“其实男女生都可以一起跳舞的。”

马志东兴奋了,好歹他也是副体育委员,是班干部,如果能与女生一起跳舞的话,好像也不错的。

“马志东,你不说话,没有人当你是哑巴。”马志峰气不打一处出了。

马志东的眼睛真是瞎了,没有看到韦秀琴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了吗?

人家韦秀琴想自己一个人独唱的,朱成胜那鸟人居然从中作梗,看来有机会就要好好整他了。

而马志东更加离谱,居然说要男女生跳舞。

他还不知道马志东想什么吗?想与女生跳舞。

我呸,我自己都不敢想,他马志东怎么敢想呢?

突然,马志峰眼睛一亮,如果他与韦秀琴一起跳舞的话,好像也不错的。

现在初中的男生不像小学那个时候,看到女生就故意扭过头不敢看。

他们是见到女生,故意凑过去说话什么的。

马志东被马志峰一骂,缩着脖子不敢说话了。

他说的可是真心话,要知道现在学校跳舞都是女生跳,一点新意都没有。

如果像电视那样,有男女一起跳舞的节目,肯定可以吸引大家的眼球。不过马志峰不让他说,他不敢说了,免得到时被对方责骂。

随着有人提建议,其他班干部就提出自己的想法了。

韦秀琴没想到平时大家都不怎么对文娱节目有兴趣,一旦说要参加学校的晚会,个个兴致勃勃,恨不得自己也参加。

什么小品、相声、街舞等,好像要把现在市面上有的节目都说出来。

拜托,这可是岭水中学的元旦晚会,而不是中央电视台的晚会,你们可以做得到吗?

韦秀琴见陈雪玲心不在焉地坐在旁边不说话,便问道:“雪玲,你觉得怎么样呢?”

“我啊……我不懂这个,还是你们决定吧。”陈雪玲抬起头,微微挠了一下额头上的秀发。

她一举一动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恬静,让旁边的男生微微一愣。

平时陈雪玲不像韦秀琴那么阳光,经常低着头学习,所以男生对她不怎么了解。

现在大家一看,发现陈雪玲其实比韦秀琴更有一种内在的美丽。

特别是马志东,暗中瞥了陈雪玲一眼后,感觉脸都红了。

“哎呀,你是学习委员,说一说嘛。”韦秀琴劝道。

“我真的不懂,你们决定吧,不是还有班长在吗?你和班长商量吧。”陈雪玲说完,又低下头了。

她想着赶快回家做点家务活,要不然母亲又会在她耳边唠叨了。

一般来说,班里的事情就由班长和团支书决定的,所以陈雪玲不想越权。

韦秀琴想了想说道:“我说的独唱,是为班里节省开支的。”

“其实多叫几个人表演,也用不了几个钱,要不,到时我负责后勤,一定会把钱给压下来。”朱成胜的脸上透着兴奋。

又有几个班干部发表自己的看法,这磨来磨去,几分钟又过去了。

陈雪玲见再是这样,她可能要很晚才回家。

她犹豫了一下,抬头说道:“要不这样,秀琴唱歌,几个同学为她伴舞,怎么样?”

“咦?好像可以。”马志峰的眼睛也亮了。

他刚才看出来了,有几个班干部不愿意让韦秀琴一个人独唱,所以韦秀琴硬要一个人唱的话,班委会过不了,吵闹到李快来老师那里,又不好了。

而陈雪玲这个方法非常不错,一个节目十个八个人参加,韦秀琴又是独唱,这样兼顾了大家的意见。

“嗯。”朱成胜望了陈雪玲一眼,点点头。

韦秀琴不说话,一直在坐着,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马志峰见状,踢了马志东一脚:“你坐在那里像如来佛似的,怎么不发表意见呢?”

马志峰想着马志东提出伴舞由男女生跳,到时他也可以参加进去。

马志东苦着脸道:“峰哥,刚才不是你叫我不要说话的吗?”

“那我现在让你说话。”马志峰有点生气了。

“让我说的话,我同意陈雪玲的说法。”马志东马上支持陈雪玲。

马志峰恨铁不成钢地瞪了马志东一眼,马志东真不像话,关键时刻掉链子。

韦秀琴见大家都倾向陈雪玲的这个提议,心里有点不舒服。

其实韦秀琴也觉得陈雪玲这个提议不错,如果只是她一个人唱歌,节目显得单薄了。

如果加上伴舞,那就是歌伴舞,评委也会多点

地铁上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 前夫的朋友要了我三次

一些分的。

可是,这提议是陈雪玲提的,那说明她比自己还要厉害了。

“那好吧,就定一个人唱歌,八个女生跳舞。你们说,由谁来唱歌呢?”韦秀琴故意问道。

“行了,韦秀琴,班里就你唱歌最好听,你就不要故意说这样的话,就你唱歌。至于那八个女生,还是你们女生来作主吧,我们男生不懂。”朱成胜见讨论出结果了,站起来宣布散会了。

这个时候,大家的肚子都饿了,恨不得赶快回去吃饭呢。

于是,大家纷纷离开了。

陈雪玲走得非常快,片刻就不见人影。

地铁上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 前夫的朋友要了我三次

马志峰见韦秀琴还没有走,就故意磨蹭着在教室里,也不急着走,想跟韦秀琴说几句话。

走在外面的马志东见马志峰还没有走,大声叫道:“峰哥,你还在教室里干什么?刚才上课时,你都说肚子饿扁了呢。”

马志峰气愤地冲出去,一脚踢在马志东的小腿上:“你叫什么叫,我不是出来了吗?”

李快来回到宿舍,吃完午饭,继续批改着自己的作业。

这么多科目,教语文是最辛苦的。不要说别的生字词,就是这大作和小作,就让语文老师改得头晕眼花了。

喜欢老师快来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