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进她的短裙里揉捏 掌中之物谁叫你这么紧第几章

  • A+
所属分类:课件

扬州,沈家大宅。

前明崇祯十六年淮军攻打扬州时,宅主沈于泰携家小南逃江南,此后沈家大宅便为淮军大都督陆文宗暂居之所。

陆四率扬州淮军北上之时,曾命扬州府尹郑元勋派人过江找那“逃难”的沈于泰,一是允其可以携家小重回扬州仍安本宅,二是扬州方面作价收购沈家这座老宅。

沈于泰没多想就选择后者,因为占他老宅的可是淮贼,他哪敢把家小再往虎口送。

按市值,沈家这座老宅虽说不是扬州最好的园林,但其位于东关繁华之所,该地段属于扬州寸土寸金地区,因此真卖的话怎么也得上万两。前些年扬州郊区有一座园子出售,当时成交价就高达四万余两。

一座宅子赶得上一个县的赋税,这事搁其它地方想都不敢想,可搁扬州这里却是再正常不过。

因为,这地方盐商多,丝商多、粮商也多。

尤其是盐商,不敢说个个是富可敌国,但富可敌县却都是能称为盐商的基本要求。

最终,在郑元勋的争取下,沈于泰将其家一百多年的老宅作价六千两卖给了淮军。

当时负责跟沈家签订契约的就是陆四的堂兄陆文亮。

交易成功之后,沈家大宅便彻底成了陆家大宅。

陆四得知那座大宅只用六千两便完全归陆家所有后,当场就摇了摇头,知道这是人家宅子原主人害怕自己这才低价贱卖,不过也没有故作高风亮节让他大哥陆文亮再补那沈家人多少钱,只传话过去,将来大军渡江后对那沈家人稍稍照顾,如此以补人家贱卖之情。

有了属于陆家的大宅子,从盐城迁至扬州的陆家近亲便都在此宅居住。包括陆四的大伯陆有才一家,二伯陆有富一家,以及陆四亲爹陆有文。

所谓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陆四奋斗这么多年给陆家弄来一座大宅,那肯定是要让他爹、大伯、二伯他们好生享个晚年的。

扬州这地方也着实是好,至少在当下,扬州的经济水平是全国屈指可数的,更不用说北边还有个直辖市性质的淮安。

作为“老根据地”的淮扬,经三年经营,如今仅账面上的人口、赋税便占了大顺政府的三分之一,相比残破往往百里无一人烟的北方地区,简直就是天堂。

陆四对淮扬也十分重视,兵力部署上淮扬名义上只有通泰的第三镇,扬州的第四镇,但实际上却多达四镇兵马。

通泰程沈集团除建制第三镇外,又有新编一镇,另外还有水师一部,总兵力近三万人,承担着自通州至扬州的长江防御任务。

扬州陆文亮、蒋魁原编第四镇之外,又有两个独立旅编,一旅位于宝应,一旅位于仪真,总兵力近两万人。

南京方面因为政治因素不可能渡江“北伐”,故对淮扬地区能够直接构成威胁的是“半独立”性质的明军淮西集团。不过淮西明军兵马不过三万余人,其北侧又受徐州、山东、河南淮军威

伸进她的短裙里揉捏 掌中之物谁叫你这么紧第几章

胁,根本不可能有胆量进攻淮军“老巢”。

另外,陆四倚为“刘伯温”的现宫内厅提督太监高歧凤又策反了凤阳监军太

伸进她的短裙里揉捏 掌中之物谁叫你这么紧第几章

监卢九德,所以哪怕凤阳总督马士英头脑发热想给淮军来个“雷霆扫穴”,其也难以指挥得动卢九德提调的黄得功、朱纪二部。

早前刘良佐部倒是进犯过徐州,但被时任淮扬徐节度使陆广远领军击败,此役之后绰号“花马刘”的刘良佐更是不敢打淮军主意。

军事力量保证地区安全,地区安全肯定保证地区民生及商业。

陆四虽一直领军在外,但淮扬地区在淮扬通会刘暴、扬州府尹郑元勋、淮安府尹郑标等人的治理下,可谓如朝升之日,欣欣向上。

也正是因为淮扬地区的稳定和富庶,因此在淮军攻占北京后,原河工出身的将领如夏大军、左潘安对残破的北方地区便十分看不上,认为除了北京城和紫禁城有些气派外,北方现在是一无是处,故而二帅建议大顺可以迁都到淮安。

迁都淮安这个意见得到了不少淮军将领的支持,除了淮扬地区富庶外,更多的则是乡土情谊做怪。

好比当年朱元璋有意从南京迁都凤阳,李自成将西安作为大顺都城。

浅而显之的道理,家乡要成了都城,那家乡人民肯定要跟着沾光。不说免税减税的优待,就是土地价值、房产价值都会大幅度提高,其它隐姓好处更是数不胜数。

陆四肯定明白部下们的心思,帝都嘛,光一个户口都胜千两银。

但他陆文宗是中国的拯救者,不是淮扬的拯救者。

他要着眼于全局,而不是局限于乡土。

天津的徐和尚倒是坚定支持以北京为大顺都城,徐和尚给出的理由是北京龙气不减。

综合考虑之后,陆四没有脑子发热将首都搬到淮扬,仍就定在北京。

毕竟,北京于此时而言,乃是政权承继的唯一合法所在。

定下都城,陆四那边按礼制肯定要派人将远在扬州的老爹同伯父他们请到北京,尤其是前者,涉及到大顺帝位的大礼仪。

早在保定听闻多尔衮被杀之时,陆四就已经行文淮安府,让淮安知府郑标派人到扬州接迎陆四他爹北上。

郑标不敢怠慢,赶紧让在淮安衙门当差的陆有德和陆文才两个陆家人去接人。

陆有德同陆文才都是陆家族人,前者是陆闯王的族叔,后者是族兄,二人早先同陆义良、陆有贵一起作为陆家优杰的后生被族长陆有学派到陆四这边。

陆有德同陆文才识字,所以陆四当时叫二人在郑标手下当差锻炼,不识字的陆有贵跟着第二旅的杨祥在军中学本事,叫自家为四爷爷的陆义良则带在身边栽培。

陆有德同陆文才已从郑府尹那里知道淮军已经攻破北京的事,又听郑府尹语气他们陆家终于要出皇帝,那是激动的一宵没睡觉,天还没亮叔侄二人就乘船沿运河南下扬州接人,又将文宗大侄子(兄弟)马上就要在北京登基做天子的喜讯传回盐城老家。

到了扬州东关码头,出示官凭验明身份后,当时就有东关码头的官吏过来同他们打招呼,那态度当真是客气万分,左一口“陆亲”右一口“陆亲”叫着,使得陆家叔侄直感觉人在云端。

二位陆亲还飘着,就有两辆豪华大马车过来,码头官吏恭敬万分请二位陆亲上车,还给二位陆亲的随从也安排了专门车辆,甚至还派了一队兵士持牌在前面开道,一面“回避”,一面肃静。

不时还有个官差铜锣一敲,扯着嗓子喊一声:“陆亲开道,闲人勿近!”

喜欢大流寇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