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被老头破了处 小东西在图书馆要了你学长

  • A+
所属分类:课件

“美国领事馆手术,推迟到明天中午?”

言非凡把婴儿大拇指植接手术,还有他的想法在电话里告知了有关部门的大肚男。

对方在电话里沉吟一会儿,回道:“言医生,可以,我会通知美方,做好协调的。”

这个答复,让言非凡心中一松。

他真担心对方以国家利益和外交关系为重,回绝他的安排。

真出现这种情况,言非凡不知道自己是该坚持呢,还是坚持呢。

“谢谢领导体谅。”

言非凡客气了一句,又语带担心的问:“那个,临时推迟手术,不会引发对方的抗议,影响双方的关系吧?”

大肚男在通话里轻笑道:“不会,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时代,早已经过去了。”

“换句当下最流行的一句话,我们中国人不吃他们那一套了。”

停顿片刻,大肚男又呵呵笑道:“最重要的是,手术这件事上,是他们有求于我们,我们拥有绝对主动权,是你卡他们脖子……”

顺利解决了晚上的手术安排,言非凡立刻开始为自己人生的第一台婴儿手指植接手术做准备。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现代医学,尤其是外科医学的发展,与手术设备和器械的研发和提升,密切相关。

在手术显微镜应用于临床手术之前,外科医生无法对直径两三毫米以下的血管和神经等人体组织做缝合。

有了手术显微镜后,让显微手术迅猛发现,大幅度提升了肢体植接、器官移植等精细手术的成功率。

不过,受限于显微手术器械精度,比如显微手术针的标准针径为0.1毫米,外科医生很难对直径小于0.5毫米的人体组织做缝合。

精度更高的显微手术器械,也有。

如今世界上最细小的制式手术针,它的针直径只有0.03毫米,针长0.8毫米。

与之配套的缝合线,更是肉眼难以看到,直径仅为0.012毫米。

这种极细手术针,让0.5毫米直径以下的血管、淋巴管和神经的缝合手术得以实现,让婴儿的手指植接手术成为可能。

只不过,受限于外科医生的操作精度极限,这种极细手术针,很难有外科医生可以驾驭得了。

这样的超级显微手术,对外科医生的操作稳定性和操作精度,要求极高。

这不是靠勤学苦练就能练就的,可以说,它就取决于一个人的天赋上限。

如果把没有受伤之前的秦颖医生也算进去,就言非凡所知道的,如今全国也就有四名外科医生,能驾驭这极细显微手术针做超级显微手术。

言非凡的手术操作精度和稳度,一直是他引以为傲的擅长所在。

这也是他能把整形修复手术做的那么完美,能他人所不能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在唐铮的整形修复手术中,言非凡对自体移植的一根根肌肉束、血管和神经系统做精细缝合,其缝合的血管和神经,最小直径已经达到了0.4毫米左右。

当时,言非凡使用到的最小非标准显微手术针直径为0.05毫米。

婴儿的手指植接,需要缝合的血管和神经,其最小直径为0.3毫米,甚至0.2毫米。

这对言非凡来说,绝对是一项挑战。

他自忖,以他自己的技术水平和经验积累,可以应对。

但是,在正式手术开始之前一些练习和熟悉,是必须且必要的

言非凡把潘济川、余北桦、朱剑等学生都给打发走,让他们该干嘛干嘛去,和秦颖老师一起,前往创伤外科。

在术前,言非凡需要使用创伤外科的手术练习室做练习。

言非凡医学研究室规模太小,没有自己的练习室,让他越发感觉到了不便。

只是医院的办公室相当紧张,这种情况下,他也只能借用其他科室的场所。

好在他的脸面足够大,总能有求必应。

出了办公室的门,言非凡赶紧接过秦颖老师手中提着的手术器械箱。

这个箱子就像是长方体手提小文件箱,有四十厘米长,三十厘米高,金属材质,磨砂灰色,正面烙印着几个岛国文字。

这是一套直径0.03极细显微手术针,还有与之相配套的超级显微手术器械,

言非凡提在手中掂了掂,约八斤重。

他有些好奇的问:“老师,这么一套手术器械,多少钱?”

“你先猜一猜!”心情不错的秦颖,难得的卖起了关子。

对手术器械一块,言非凡了解不多。

他只是晓得,一套质量相当不错的标准显微手术器械,从小几万到十几万不等。

“四五十万?”言非凡预估了一个数。

秦颖也没继续吊胃口,直接回道:“一百四十二万,还是打了折扣的。”

“竟然这么贵?!”言非凡有些惊讶。

秦颖轻叹道:“岛国那边在特种钢材,还有精密加工这方面,还是相当有优势的。”

“这种规格的极细显微手术针,也就他们能做,独此一家,自然要价昂贵。”

停顿一下,秦颖又接着说:“当然了,主要还是因为这个医用市场太小了。”

“全世界一年也就能卖出去一二十套吧?其他各国企业不值得投入大量资金研发。”

这让言非凡不由想到了一件事。

说是之前自来水笔芯的那个小小钢球,国内不能生产,受制于外国。

在爱国网友的大力呼吁之下,国内知名钢厂投入研发资金,生产了一炉钢材。

据说那一炉钢材,就能满足全世界好多年的笔芯小钢球生产所需了。

言非凡所知,一些高精尖的细分领域,市场小,研发和配套投入又高,这样的企业很多在世界上都是蝎子拉屎,独一份。

言非凡又想起一事,问:“老师,晓丹姐与那个家伙分手了吧?”

秦颖嗯了一声,又有些尴尬的说:“那个家伙应允的五百万……”

言非凡接过话,说:“老师,你不用放在心上,对方食言就食言了。”

“作为试验手术,肯定会有不足之处,何况是那么关键的部位,那家伙以达不到他的理想要求拒绝支付,也能说得过去。”

言非凡又轻笑道:“他至少还提供了一百万的前期研发资金,我们一点也不亏。”

秦颖轻轻的呼出一口气,说:“非凡,以我为戒,以后再有类似的事情,都要落实在纸面协议上,免得事后不认账。”

言非凡重重的嗯了一声……

几分钟后,两人来到创伤外科的一间手术练习室,做起了准备工作。

这一次,言非凡戴的不是外科口罩,二是全封闭的手术头罩。

外观看起来,有些像宇航员的头罩,有自己的呼吸循环系统。

这是给传染病患者做手术时佩戴的。

言非凡戴这样的手术头罩,因为极细显微手术针,还有手术缝合线太小太轻,他呼吸重一些,就有可能给吹跑了。

真的给吹跑了,这一台手术就不用做别的了,所有手术成员就得都拿着放大镜,趴在地上

新婚夜被老头破了处 小东西在图书馆要了你学长

新婚夜被老头破了处 小东西在图书馆要了你学长

找手术针了。

做好准备后,全副武装的言非凡,站在显微手术镜前,调整自己的呼吸和心跳。

他需要保持呼吸和心跳的稳定,不干扰双手的操作。

这种层次的手术,是真正的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持针的手指稍微移动的大一些,很可能就跑出显微镜的手术视野了。

十几次的呼与吸后,言非凡用眼神示意秦老师,练习可以开始了……

喜欢开挂的住院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