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老熟女黑毛 车里疯狂索要

  • A+
所属分类:课件

“所以你是在处理工作的时候抽空想我了?”南颂开门见山。

手机里传来沈渡的声音:“要听真话吗?”

“当然。”

“我不是在忙工作的时候抽空想了你,而是从你走了之后,我不管干什么都总是有点儿分心,脑子里总会浮现出你的脸。”

南颂:“......”

其实倒也是不用这么腻歪。

但不过有一说一,这句话她听着感觉蛮好的,有点儿开心。

“沈总,你定力不行啊,这么下去,小心得相思病。”

连南颂自己都没发现,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声线甜得跟一块儿糖似的。

她背后大概三米远的地方,听到这句话的关星禾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南颂此刻的注意力全都在电话那头的人身上,自然察觉不到身后有人。

“已经得了。”

沈渡微哑低沉的声音飘进南颂耳朵里。

她低笑了一声。

随即又把语气放严肃:“那也怪不了我,是你自己定力不行的。”

沈渡突然贱兮兮道:“是啊,我的定力行还是不行,你自然是知道的。”

南颂:“......”

正要开口说话,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了陈铭与的声音。

“老板,安排好了,可以过去了。”

“好。”沈渡应了一声。

“我要去忙了,那就先这样?”

“好。”

说完,两个人挂了电话。

南颂把手机放回包里,一转身,看见前面不远处站了一个人,魂儿差点都被吓没了。

但她就是有这样的技能,即便是被吓到,但在讨厌的人面前也能保持淡定的姿态。

“你知道偷听别人讲电话这件事很不礼貌吧?”

关星禾看向旁边笑了一声。

“你想多了,我是过来上卫生间的,又不是故意偷听你讲电话。”

南颂把包包挎在右肩上,双臂交叉环胸,看着关星禾。

“我想多了?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这里空间这么大,路这么宽敞,我也没挡着你的道儿,你要上卫生间直接进去就行了呗,一直站我后面干嘛?”

关星禾的小心思被戳穿,假装淡定地朝着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外看了一眼。

“我上卫生间之前有看看风景的习惯,这你也要管啊?”

南颂冲着她挤出一个假笑:“那你在这儿继续看,我就不奉陪了哦。”

说完,转身就进了卫生间的门。

站在后面的关星禾看着那抹消失在视线中的背影,咬了咬牙。

五分钟后,南颂从隔间走了出来,一眼看见正在洗手台那里对着镜子补妆的人。

还没走?敢情故意在这儿等她呢?

南颂淡定地走到洗手台边,把手伸到感应水龙头下,一股柔和的水柱流出来,冰冰凉。

但她此刻的心却是火热的。

因为南颂知道,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翠花儿斗其乐无穷的时代又要到来了。

关星禾一边慢悠悠涂着口红,一边开口。

“刚才在台上的时候,主持人问你的那几个问题,回答的内容你是提前背好了的吧?我可记得你

扒开老熟女黑毛 车里疯狂索要

没这么有文化。”

南颂也从包里拿出气垫,对着脸颊轻轻拍了

扒开老熟女黑毛 车里疯狂索要

拍。

“想念祖国,想念故土,想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文娱产业做出一点贡献,这也是你提前背好了的吧?我可记得你没这么有格局。”

“......”

关星禾手一抖,口红涂出界了。

这一幕恰好落在了南颂眼里,她转身,看着关星禾。

“紧张什么呢?我又不会当着你的面嘲笑你。”

说完又补充一句:“我只会待会儿发一条朋友圈,说今天在卫生间碰到一个对着镜子都能把口红涂出界的傻子。”

关星禾气鼓鼓:“......南颂,你别太过分。”

“哈哈,是你关翠花先跟我搭话的。”

南颂不仅反唇相讥,甚至使出了杀手锏。

本来关星禾还能控制住自己的表情,毕竟从读书的时候开始她和南颂这个女人就是以这种模式相处的。

那么多年以来,两个人早就已经习惯了对方的歹毒。

但关星禾没想到的是,多年不见,这个女人竟然越来越毒了,居然叫她以前的旧名字!!!

什么关翠花!她早就不叫关翠花了好吗!她叫关星禾!关星禾!

那边的首映礼已经彻底结束,所以卫生间这边的人已经渐渐多了起来,男男女女,甚至还有一些熟脸。

关星禾不想在“关翠花”这个话题上和南颂继续纠缠下去。

毕竟关翠花这个旧名字是她最不想听到的三个字,简直土到了太平洋。

这要是被哪个记者听到了,直接给她写成新闻报道出去,她就彻底社死了。

关星禾转身就朝外面走,南颂在后面扯着嗓子喊:“别走啊,不是你先跟我找架吵的吗关翠——”

关星禾在听到南颂开口的那一瞬间心里就已经有了非常不好的预感,于是已经做好了要转身捂住她嘴的准备。

关星禾也确实成功了,最后一个“花”字南颂终究是没有来得及说出口。

如果换做其他人,敢二话不说直接捂她嘴的话,南颂早一个沙包拳就过去了。

但因为这人是关星禾,她知道她没什么武力值,并且也不会伤害她,所以也就任由她去了。

但最最主要的,是关星禾今天不知道喷了什么香水,贼他妈好闻,南颂瞬间来了兴趣。

于是她也就心甘情愿地被关星禾搂着肩膀捂着嘴带出了卫生间。

两个人在落地玻璃窗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关星禾这才松开了手,整个人气得跟个河豚似的。

“你你你你你......你简直毒妇!”

南颂双腿斜着交叠,抬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一副风情万种的模样。

“我怎么毒了?”

“谁让你叫我以前的名字的?”

“咱俩是读书的时候认识的,那会儿你的名字可不就是关翠花吗?我也没叫错啊,后来你确实改了名字,但我又不知道,还是叫翠花比较习惯。”

说完,南颂还给关星禾抛了一个媚眼儿。

关星禾呼吸一滞,恨不得把眼前这个女人一把掐死。

南颂看着她:“不让我叫你旧名也行,但你得告诉我个事儿。”

喜欢戏精夫妇今天离婚了吗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