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壮的公么征服我1一28 晚上他是怎么弄你的

  • A+
所属分类:课件

大厨房里的人,目瞪口呆的瞧着孙三花,钱氏在这一会瞧着孙三花眼带上好几分的同情,孙三花嫁进戚家后,她对自个的要求不曾放松过一天,她现在也是这样的来要求女儿。

钱氏瞧着戚善笑着说:“善善,你娘的话,可以听一听,但是不必全听进去。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内,你在家里多做一些家务事情。”

她转头笑着和孙三花说:“四弟妹,姑爷这样的人家,善善不必在家里面从早做到晚。其实我们家里面也是一样的,公公婆婆从来没有要求过媳妇儿一定要从早忙到晚的。”

孙三花嫁进戚家的时候,给她们这些当嫂嫂的人,添加了不少的压力,后来她们瞧明白孙三花的本性后,大家才没有追着她一样的多做事。

程氏很理解钱氏话里面意思,接着劝孙三花:“四弟妹,元家已经分了家,只有四个人的日子,姑爷还要去府城读书,只要亲家公婆为人慈爱,善善可以过上象在娘家一样的生活。”

戚善连连点头,她们姐妹无人能够象孙三花这般的从早忙到晚,到了夜里,你问她这一日做了什么事情,她的答案永远是听大嫂的安排做事。

戚善也不想为难孙三花,这个当娘的人,在娘家受尽苦了头,她生育儿女后,也没有勉强儿女过着和她一样的生活,她这样提点戚善,完全是凭借她的人生经验在说话。

戚善笑瞧着孙三花:“娘,只要家里面有事,我一定会抢着做的。”

元家院子只有那么的大,自从元达笙中举后,元仕进夫妻听元家村长的劝说,已经把家里面田地放租出去,他们能够忙活的只是家中的菜地。

钱氏想一想后院菜地的事情,赶紧安排孙三花去理一理菜地,孙三花依依不舍的望着戚善,说:“善善,你和我一起去清理菜地吧。”

钱氏伸手把戚善拉住,笑着对孙三花说:“四弟妹,我正好有事要问善善,你想做多少,就做多少,不必赶在今天做完的。”

孙三花走了后,钱氏和戚善笑着说:“你娘当初嫁给你爹的时候,认亲的早上,她把家里面的水缸挑满了。

起码有大半年的时间,我们三个当嫂嫂的人,不敢松懈一小会,就担心别人只瞧见她做事,而我们一个个闲着不做事。”

云氏在一旁深有同感的点头,说:“我从前觉得自个是勤快的人,眼里面有活,手里面也轻易不会闲着。

可是你娘嫁进来后,她好象从来不会觉得累,起得最早,睡得最晚,你们祖母私下里和我们说,要我们劝她悠着一点,别把自个逼得太紧了。”

张氏在一旁点头说:“我娘家商议亲事的时候,知道四嫂的能干,家里面的人都有些担心,差一点想要主动悔亲了。”

戚善瞧着她们妯娌说得心有余悸的样子,她心里面相当佩服孙爹孙娘,那是直接把女儿当成牛来培养,以至于嫁了人,有好日子过的时候,她身上的缰绳也松不下来。

午餐后,元达

强壮的公么征服我1一28 晚上他是怎么弄你的

笙和戚善坐着马车走了,孙三花站在院子门外,站了好一会,她转头瞧见钱氏的时候,伸手胡乱涂抹了一把眼睛。

钱氏瞧着孙三花眼里面的红色,笑着说:“四弟妹,姑爷瞧着就是一个体贴人,你当娘的放心,善善在元家能把日子过起来的。”

孙三花瞧着钱氏低头哑着嗓子说:“你们送亲那一天回来,说她的两个嫂嫂还不如村里人热情,善善自小给家里人宠着,我担心她会吃亏。”

钱氏觉得孙三花想得太多了,已经分了家出去的两个嫂嫂,戚善和她们客气来往,只要大面上过得去,私下里也用不着亲近往来。

钱氏知道孙三花最容易钻牛角尖,而且是越劝她,她心里面想的事情越多,不劝她,让她忙碌几天,她反而没有这么多的纠结。

钱氏笑着和孙三花说:“四弟妹,她们姐妹先后出嫁了,家里面做事的人,也减少了许多。我们明天去大杂院做一天活吧,要在下雪前,赶紧把家里的活赶了出来。”

孙三花一下子打起精神了,直接说:“大嫂,时辰还早,我先去大杂院里清理花盘,这边有什么事情,你再叫人来找我。”

她兴匆匆的走了,仿佛刚刚那个担忧的娘亲,是钱氏想象出来的人,钱氏瞧着她的身影,摇头进了大院子。

周氏坐在屋檐下,冲着进来的大儿媳妇招了招手,在钱氏坐了下来后,问:“今天老四家的又在善善面前说了胡话?”

钱氏笑着解释几句话,表示孙三花对女儿是一腔

强壮的公么征服我1一28 晚上他是怎么弄你的

慈母心,只是用错了地方。

周氏听钱氏的话后,叹道:“你以后多瞧着苏苏,可不能给她爹娘把好好的孩子教导歪了。我们家好好的养一个孩子,可不是让她去夫家做牛做马,最后还落不了一个好。”

周氏活了这么大的年纪,瞧得人和事多了,这女人在家里面一个劲的瞎忙,只能让自个过早的苍老,最后反会被身边人嫌弃。大多数的男人,他们是看不到女人的默默付出。

周氏对孙女们的婚姻,也不盼着她们在夫家有什么特别好的名声,只盼着她们在夫家好好的过日子,夫妻和睦相处。

钱氏笑着对周氏说:“娘,善善这个孩子一向聪慧,而且元家的田地已经放租了,家里面只有两块种菜的地。

她的公公婆婆是勤劳人,我和她说了,她公公婆婆现在还年青,她别去和公公婆婆抢着做事,厨房里的事情也一样,或许她婆婆就乐意煮饭菜给男人和儿子吃,她不要多事去抢功劳。”

周氏瞧着钱氏笑了起来,说:“元家不是这样的条件,良哥儿也不会认可这一门亲事的。我瞧着新姑爷对善善还是有几分情意,而且善善历来不是多事的性子。”

戚善的确不是多事的性子,钱氏把自个的老底都掀给戚善知道了,她心里面自然明白了,一个当娘的人,乐意给儿子煮饭菜,她一个新媳妇在一旁打下手,诚心诚意好好学习便是了。

喜欢戚善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