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艳春色 总裁在餐厅进入

  • A+
所属分类:课件

欧阳章是真心所求,不希望景元帝再犯这等愚蠢的大错。

应阁老看出来了,很适时的劝道:“陛下,欧阳大人说的是,这进了贡院的考生确实不能杀……不如先把这些抱怨的考生抓起来关着,等放榜那天,让他们游街示众,再断他们右手,以此告诫所有文人,贪生怕死的下场。”

不得不说,应阁老不愧是当权几十年的人,很会揣摩景元帝的心思,算是说到景元帝心坎里去了。

可欧阳章不同意:“陛下,游街示众可以,万万不可断手……手是文人命脉,若是断了,与斩首无异,那些被断手的举人绝不会苟活,可能会当场碰死,那事情就会闹大,其余文人就会觉得陛下……”

残暴无度!

不过为了景元帝的面子,欧阳章没把这四个字说出来,而是委婉的道:“陛下,仁政才是大道。”

砰!

景元帝大怒,差点把桌案给拍裂,质问欧阳章:“你是在骂朕残暴!朕对他们还不够好吗?只是要他们不要怕死,没有把他们送去战场打仗!他们身为有功名的人,吃着大楚的俸禄,在大楚危难之际,理应上阵杀敌!”

景元帝少年时期就上过战场打仗,因此做事有几分武人行径,可他太急了,急于求成,一次次用强硬手段迫人,让自己陷入此番境地。

可欧阳章就是不起身,坚持不让景元帝断举人右手。

应阁老劝道:“陛下,先让欧阳大人起来吧,至于要不要断他们的手,等游行示众之时再决定。”

景元帝有了这个台阶,也就顺势下了,冷哼一声,对欧阳章道:“起来吧。”

“臣,叩谢陛下隆恩。”欧阳章见事情有转圜余地后,这才起来。

景元帝一抬手,一队军士立刻冲去考棚,把先前叫喊的举人摁住,堵了嘴巴,捆了带走。

景元帝为了锻炼举人们,今科的三场会试,一共九天,全都要待在贡院考棚里,不管再苦再冷,病得再严重都好,也不能出去。

除非你病得晕死过去,无法再考了,才会把你拖走。

且每天只发一顿饭、一次水

美艳春色 总裁在餐厅进入

、一次炭火,考生们拿到食物、水、炭火后,自己分配,要是一餐就吃完了,你一整天就得饿着肚子。

因此这九天,贡院里宛如战场,光是身体这一块,就刷下不少考生。

尤其是世家豪族与高官勋贵子弟,那些太过养尊处优的,是顶不住这等苦寒,纷纷晕倒,会试是白考了。

九天后,贡院大门打开之时,很多考生是被抬着出来的,整个贡院附近是哭声一片,相当凄惨。

顾锦安、顾德兴、戚康明这几年一直有练拳脚,还被吴老大夫用药膳养着,因此身体还扛得住。

徐老爷子是精明人,见顾家子弟都在练武,也让徐昭明练了,而曲少爷当年考院试的时候吃了生病的亏,这两年也一直在学拳脚,他们两人也扛了下来,没病倒。

至于姚有钱,他打小就干苦力活,身体结实,除了饿以外,一点事儿没有。

可梁江、晏小五却是被他们给抬出来的。

“大少爷!”泽子跟冯连很快就看见顾锦安,朝着这边赶来。

见晏小五晕倒后,泽子赶忙朝后头的晏家人喊着:“晏二爷,您家五公子晕倒了,快带大夫过来!”

晏二爷是晏小五的堂叔,亲自来接他,听到这话,赶忙带人冲过来:“小五,小五怎么样了?大夫,快救小五!”

“起烧了,不过撑到交卷后才晕倒的,会试应该没问题,晏二爷不用担心。”顾锦安说着,把晏小五交给他后,让花千山抬着梁江上马车,去救梁江。

窦少东家早就带着大夫等着他们,见状立马让窦家大夫去救人,一通折腾,又给梁江喂下退热的方便药后,梁江的高热总算退了。

“窦兄,快去找奚教谕他们,江淮的考生们一定有很多晕倒的。”顾锦安说着,带着泽子跟冯连去找江淮的考生们。

欧阳福、苗总旗他们已经接到江淮的考生们,正把晕倒的抬到窦家占好的位置去,当场给他们救治。

窦家人也没闲着,去扶那些还没晕倒却快走不动道的考生,给他们喂热盐水:“

美艳春色 总裁在餐厅进入

喝点水,缓缓。”

江盛带着许德贤来接顾锦安他们,见状也来帮忙,忙活一通后,才算把江淮的考生们救回来。

奚教谕都哭了:“都活着,多亏了窦少东家、晏家跟安哥儿,多谢你们了。”

就在刚刚,有几个考生出了贡院后,没有撑住,就这么死了,那些死了考生的教谕们是痛哭不已,有一个差点要去撞墙,得亏被人即使拉住。

而瞧这晕倒的人数,估摸着这几天还会有考生因病去世。

晏管家过来提醒他们道:“诸位举人老爷,贡院这里乱糟糟的,不宜久待,二爷说了,让我带人给你们开路,护送你们赶紧回客栈去,要是迟了,有个踩踏或惊马的,怕是会出事儿。”

而晏二爷已经护着晏小五先走了。

奚教谕忙道:“诶诶诶,这就回,这就回,有劳了。”

晏管家立刻带着晏家的一队护院开路,窦少东家的人殿后,护送着江淮的考生们离开。

欧阳福等人则是护着顾锦安他们。

江盛带着许德贤跟着,折腾半个时辰,才算出了贡院大街,把马匹牵来套上,驾着马车往东来客栈去。

今天实在是太乱了,江盛没怎么跟顾锦安说话,只提醒他一句:“闭门谢客吧,放榜的时候也莫要去,免得被人抓走去做了冤大头女婿……如今可是有不少人盯着你,莫要考上好功名却丢了自个。”

顾锦安听罢,给江盛行了一礼,道:“多谢前辈提醒,晚辈记住了,定会护好自己。”

江盛点点头,招呼许德贤走了。

许德贤很崇拜顾锦安,临走前求道:“顾大哥,等所有事情落定后,我去找你请教功课,可行?”

顾锦安笑道:“自然是可以的。”

许德贤听罢,开心的笑了,朝顾锦安作了一揖,道过谢后,跟着江盛回去了。

许德贤也不小了,而他一直被江盛带着教导,学问不错,要是考,定能考上举人,可江盛不让他考,说是再等三年看看。

多的话也没说,只让许德贤暂缓科举之事儿。

许家人信他,也就不让许德贤考了。

喜欢重生农门小福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