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焊枪30年守护石化生产“血脉

“谷师傅?”走近燕山石化化工一厂的裂解装置,对着6个一字排开的50来米高的方形裂解炉和纵横交错的层层管线仔细搜索一番,燕山石化生产运行保障中心第一作业部书记王亮指向了20多米高处的一个“小白点儿”。

此时是中午12点多,谷长吉爬上平台已经有两个来小时。就在上午10时,负责给裂解炉提供物料的一段管道突然出现了一条细细的裂纹,管道里的乙烯气体不时冒出青烟,现场飘着一股异样的气味。

发生泄漏的部位位于管道拐弯处,前后全都被管道环绕,只容得下一个人。二线岁的谷长吉戴上老花镜、拿上防护罩,打着了焊枪,这一蹲就是两个小时……(下转第二版)

(上接第一版)每天早上8点钟准点来厂区,一天下来处理1到2个管道漏点……1984年来到燕山石化,接过父亲手中的焊枪,在保卫裂解装置的岗位上,他干了近30年。

裂解装置,是塑料、橡胶等化工产品成形前的第一道步骤。油料经过裂解炉的分离,分成乙烯、丙烯等不同的原料后才能进入不同的化工产品生产线中。所以,裂解装置就成为整个化工厂的“心脏”,而运输着蒸汽、水、油料的管线就如同“血脉”。

偌大的生产装置,外面是风吹日晒,里面是高温高压,说不准哪天什么地方就开始滴滴答答地冒油。管道一旦出现泄漏,油料、危险气体进入空气就会污染环境,影响安全生产。怎么办?把装置停了,把管道里的物料抽干,把裂缝焊上,这活儿一般的焊工都能干,难的是在不停产的情况下堵漏,这也成为谷长吉的职业梦想。

“安全是土,焊接是花,有土才能开花。”谷长吉在本上一笔一画地写道。平日里勤快的谷长吉干活时总盯着老师傅的焊枪,闲下来自己找来废旧管道练手,琢磨。渐渐地,师傅嘴中常念叨的话,被他总结成了“钻铆法”、“放空法”、“包盒子”等一系列“带压堵漏”手艺。在谷长吉的带动下,“堵漏”不再只是“马后炮”,而成为生产安全的一道屏障。

2011年11月份的一个冬夜,负责给裂解炉供应蒸汽的压缩机管廊架下方出现了零星水滴,随之500多摄氏度、110多公斤压力的蒸汽喷涌而出。如果选择停工,管道里的蒸汽压力不均衡,反而会造成事故。谷长吉听说后,马上戴上老花镜,穿好防护、戴好头盔,拿着工具和焊枪奔往现场。

谷长吉伸长胳膊在逼仄的空间进行焊接,焊几分钟,就要换一下姿势,否则难以承受高温的烘烤。由于温度过高,老花镜的镜片从镜框里脱落了3次,他把镜片塞回去,又埋头在一片白茫茫的蒸汽里。3个小时后,漏点被封堵了,谷长吉全身湿透,安全帽也被烤得变了形。

摸着自己变了形的老花镜琢磨了一宿,第二天一早谷长吉找到生产部长,“没两年我就退休了,我想给年轻人开个班,把我的经传传。”

就这样,谷长吉办公包里多了一本《计算机基础教程》,开始自学PPT、WORD等办公软件。白天“堵漏”时,不忘拿着儿子给买的数码相机给管道一一拍照,晚上回家做PPT课件

半个月后,谷师傅的第一堂课《焊接与安全》在工厂运保中心后的一个简易大棚里开讲。“钻铆法”、“放空法”、“包补法”、“组合法”……

两年下来,厂子里生产运行保障中心里的2000多名员工听了谷长吉的课,连续两年的北京焊接大赛里,谷长吉的徒弟包揽了冠亚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