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两个人一起会撑坏的 我这四年的奴隶生活

  • A+
所属分类:课件

由于“棺材”停靠的位置只是稍微偏僻,不是真正合适谈话的场所,所以在简单寒暄了几句后,艾布纳便一边拉住休的手,一边模仿“心理学隐身”,让两人的身形再也无法被外人发觉。

——艾布纳“模仿”出的“心理学隐身”只能让和自己接触的人或事物一起处于“隐身”状态。

至于“棺材”的真正主人,他过了一阵才返回自家拉棺的独角羊身边,只记得自己肚子疼去了一趟厕所,还意外捡到了1苏勒硬币。

艾布纳和休沿着盘旋而上的道路一路行进,很快就抵达了上嘴唇区门牙街22号的房屋前。

休看着门牌上的文字,诧异地念了出来:“沃尔家?”

嗯,很好,看来你见什么念什么的毛病依旧没改啊……艾布纳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表面上则说道:“正如你所想,这是佛尔思父亲的新家。”

休下意识就攥紧了拳头,但想到自己的好友其实早就放下了对其父亲的怨恨,又摇了摇头,放松了下来,只是有些不解地问道:“为什么选他的家?”

“因为比较合适……”艾布纳没有多解释,直接带着休“开门”进入了房屋,并轻车熟路地来到地下酒窖中他清理出来的那一片布置传送祭台的区域。

接着,他又从“梦境迷宫塔”中兑换出一张“传送”符咒,施展出“传送术”,拉着休一起跨过了出现在半空中的火焰之门。

“这是哪里?”休打量了一下出现在眼前的蒸汽工坊,好奇地问道。

进入了自家地盘,艾布纳才放开休的手,解除了“心理学隐身”,笑着回答道:“这是我在拜亚姆的庄园……迪尔女士,欢迎莅临。”

休听着好友搞怪的措辞,白了他一眼,接着兴致勃勃地参观起工坊里的设施,很快就看到了自己帮艾布纳买来的那一台蒸汽机。

而艾布纳则趁着她参观的功夫,离开地下室,去厨房拿了些甜点和饮料,顺便在庄园的管家和仆人们面前露个面,显示自己的存在。

他倒不是不想带休去餐厅叙旧,但无缘无故从地下室里带出来个姑娘,这会给他的风评带来多大的伤害且不提,还很容易暴露“传送”的秘密。

更何况,要是有哪位正义感爆棚的仆人通过脑补得到错误结论,向教会举报自己在地下室囚禁少女……那就更糟糕了。

摇了摇头,抛掉脑海里的胡思乱想,艾布纳提着食盒回到了地下室。

这时候,休已经不再关注那些机械,转而布置好“祭台”,向“愚者”先生祈祷起来。

她正在举行“献祭”仪式,打算将那一枚用内部价格买到的“风眷者”非凡特性转交给“倒吊人”先生。

——那个被军方抓到的大海盗终究没能活到军舰抵达古拉因。

很快,“召唤之门”出现,放置于祭台上的“风眷者”特性自行投入其中,消失不见。

仪式完成后,休收拾好剩余的材料,这才从随身的包裹里取出1000金镑的现金以及价值3000镑的存单递给艾布纳道:

“那枚‘风眷者’,由于我在海上历次战斗中积累的功劳,只用了2500镑的内部价就拿了下来,所以在与‘倒吊人’先生的这一单生意里净赚了1500镑……

“另外,我将之前买到的‘刚朵拉的金色羽翼’卖给了船上的一位同僚,由于有人竞价,最后卖出了2500镑的价格……

“这些加在一起大概和那枚‘法官’特性等值了……”

艾布纳知道休在这方面的坚持,也不推辞,将钱和存单接过后随口问道:“你的‘审讯者’消化完了吗?”

“在审讯了那个大海盗后就消化完了,不过在船上时不方便服食魔药,还没有成为‘法官’。”

休说话的同时,肚子里忽然“咕噜”响了一声,她先是一愣,继而将目光投向了艾布纳手里的食盒。

由于战舰是在十二点多靠的岸,她还没来得及吃午饭,所以闻到饭菜的香味,自然有些饿了。

至于害羞、尴尬等情绪?那自然是不存在的,她和艾布纳混熟后,在他面前丢的脸多了去了,这只是小场面而已。

看到自家好友那直勾勾的眼神,艾布纳笑着摇摇头,然后将打开食盒,将烤鸡,炸鱼,香肠,奶油浓汤等厨房常备的食物取了出来,还给对方倒了一杯拜亚姆特色的“特亚纳”果汁——也就是未来由“敲钟天使”代言的同款饮料。

接下来,两人一边吃喝,一边聊起了各自的经历。虽然之前在灰雾之上也简单交流过,但那到底不如面对面交谈来的方便随意。

“也就是说,你们这一趟任务有可能是作为诱饵,吸引‘玫瑰学派’的注意力?”艾布纳抿了一口果汁后,若有所思地问道。

同时,他暗中皱了皱眉,因为从休口中流露出的情报来看,军方的目的地很大可能也是帕斯河谷,而“玫瑰学派”大概率也能猜到……只不过不知道军方的具体目标而已。

同时他还有些庆幸,庆幸自己之前没有一抵达南大陆就贸然去帕斯河谷找“芬克斯雄狮”,因为那样很可能撞上“玫瑰学派”埋伏鲁恩军方的人手。

“薇拉殿下说,其实我们这一路也可能是真的……但无论真假,都肯定会遭到袭击……对方的态度似乎很坚决,就是不想让军方成功。”休将一块烤鸡放入嘴里,边咀嚼边含糊地说道。

态度坚决……难道是接到了“神谕”?

鲁恩军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艾布纳皱起眉头,若非休已经接了任务,无法退出,再加上“芬克斯雄狮”是他下一步魔药的主材,他都想有多远跑多远,不去淌这一趟浑水了。

不过,从之前对休乘坐的战舰的阻击力度来看,双方的半神甚至是天使级强者应该是在彼此牵制着,真正动手的恐怕都是中低序列……

从这一点看,“玫瑰学派”虽然阻拦的态度坚决,但也不是十分重视……否则就不会进行这种“强者”制衡

学长两个人一起会撑坏的 我这四年的奴隶生活

下的“游戏”,而是真正的高端战力“死战”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