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团共享物by不必南下书包网 岳腿缝之间

  • A+
所属分类:课件

奇怪的是他们一路畅行无阻,根本不曾遇到半条银鲨的影子。

“好浓的血腥味……云腾,你有没有觉得,这里的海水颜色好像比之前深?”橙子揉了揉鼻子,心里升起强烈不祥预感。

她感觉这一片海域都已经成了一片死海,海里别说银鲨,连普通小鱼小虾的气息都没有,完全是一片死海,这种情况太不正常了!

马云腾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他一跃而起飞上高空往银鲨岛方向望去,顿时吓了一跳。

靠近岛岸处,随着波涛翻涌,数不清的银鲨尸首在海中载浮载沉!

眼前的景象血腥非常,那些银鲨身上满是大大小小的伤口,似乎是互相噬咬而成,岛岸一带的海域被无数银鲨所流的鲜血染得通红,血腥气味冲天而起。

难怪橙子觉得海水的颜色不对,这里之前一定经过一场混乱的激战,以至于把整片海域都弄得污浊了。

马云腾飞回原处,收了飞行宝器背起橙子慢慢往银鲨岛靠近,岛上肯定发生了某些变故,他们不敢确定是不是的玄天宗少宗主玄昊有关,所以橙子不敢贸然与天火犬豆豆合体。

“岛上与附近海域倒没有活物了……是炼毒师,岛上都是毒,我们不能过去。”橙子想起一个人,声音里不由自主带了浓浓的惧意。

炼毒师?马云腾心下凛然,凝神细看那银鲨岛,果然岛上弥漫着一层淡淡的灰雾。如果不是他近日修为有所进步,只怕根本看不出来。

他二话不说背着橙子飞离银鲨易。

“那边有人!似乎受伤了。”橙子指指西南方向,心中燃起小小的希望:会不会是墨族的人?

马云腾背着他向她所指的方向飞去,只见一块巨大的浮冰上,一坐一卧两个身穿银色衣袍,满头白发的人,不过他们身上的衣衫也被鲜血染红了大半,白发凌乱披散,气息不稳,无其是躺在冰上的那个显然受了重伤。

马云腾与橙子一眼便看出这两个不是人,而是妖兽化形而成的妖修。

化形妖修实力至少与八品期仙君相当,虽然受了重伤,但橙子与马云腾一靠近,坐着的那个便发觉了,抬起头冷冷望向他们两个尤其是橙子。

“墨族的人?”白发人一字一字道。

橙子迟疑片刻,点了点头。

“你们是银鲨?”马云腾问道,化形妖修可不是哪里都能看见的,综合俩人的形貌,八九不离十就是附近海域上叱咤风云的两条七阶银鲨王。

“不错,小丫头你身为墨族的人,怎么什么修为都没有?”白发人侧头打量着橙子,似乎有些失望又有些怀疑。

橙子也看清了他的容貌,这位银鲨王有一双墨蓝如深海的漂亮眼睛,银白的长眉,挺直的鼻梁,皮肤雪白得近乎透明,虽然不如马云腾、衡止等人俊美,但别具一种奇特的气质,令人一见难忘。

“我可以替你们治伤,你们能不能告诉我,岛上发生了什么事?岛上的人现在怎样了?到哪里去了?”橙子不答他的问题,反而提出交换条件。

如果不是刚才感觉到岛上没有人也没有尸体,橙子肯定会忍不住冒险下去看看。

银鲨王似乎有些无奈:“我们都这样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他们现在伤势太重,马云腾一个人就足够收拾他们无数次,所以他才会这么好说话,因为他觉得再前这两个人已经没必要再骗他们了。

橙子也发现了这点,所以慷慨地让马云腾取了最好的疗伤丹药给他们。

坐着的那位银鲨王自称名叫沙宣,躺着的那个是他的孪生弟弟沙森,他得了丹药先喂弟弟服下,然后才是自己。

橙子与马云腾在一旁等了大

男团共享物by不必南下书包网 岳腿缝之间

概一个多时辰,沙宣便睁开眼睛道:“小姑娘,你的丹药不错,比岛上那几个老家伙给我们的也分毫不差,你是他们的弟子?”

“你快告诉我岛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橙子点了点头,她从小就由墨族长老院里的所有长老共同教导,沙宣这么说也算不错。

“几天前,我们手下有几条银鲨在附近海域活动,撞上了几个很厉害的人物,不知在找寻什么东西,他们发现了我们的徒子徒孙二话不说竟然就将它们杀了!其他的银鲨孩儿们很愤怒,不等我与阿森出关便前去找他们的晦气。”

“那几个人好生狠毒,他们在我家孩儿们身上下了一种古怪的毒,竟让它们失了常性互相撕咬拼杀起来,孩儿们死伤无数,其中几个离得稍远的勉强保持清醒赶回来向我们报讯。那几个混账追着他们赶了过来。”

“我们又岂是那么好欺负的,虽然他们的毒药厉害,但还奈何我们不得,那几个混蛋当场被我们两兄弟格杀了,其中一个趁乱跑了。那天天还没黑就带了另外几个更加厉害的老混蛋过来,他们的毒药比起之前那几个不知厉害多少倍,我与阿森抵挡不住,岛上那几位墨族的老先生忍不住出手帮忙。”

“我们听他们的对话才知道,来的那几个是玄天宗玄族的炼毒师。他们发现墨族那几位老先生也很意外,本来他们斗不过我们的,后来又来了一个很可怕的人……”沙宣说到这里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声音里透出一股恐惧之意。

“那个人带着一条可怕的黑龙,会吐出黑色的、红色的火焰,非常可怕!墨族几位老先生一见他便要我们带了孩儿们尽快离开银鲨岛,跑得越远越好。

我与阿森不愿意,本来是我家孩儿惹得事,出事了就扔下几位老先生自己跑掉,算什么东西?!但是几位老先生很坚持,而且托我们办一件事,说那件事比他们的命都重要,我和阿森没办法,只好答应了拼命逃走。”

“我们要掩护剩下的孩儿们离开,不得不与那可怕的魔鬼手下的人交战,我和阿森受了伤,靠着对海底一带暗流地形的熟悉,勉强躲了过去,阿森受伤太重,我的伤势也不轻,打斗时把墨族老先生们送我们的丹药弄丢了,结果……就你们看到这样了。”沙宣一脸的无奈挫败,显然对于把丹药弄丢这件事感觉十分懊悔。

“那几位墨族的长老,后来怎么样了?”橙子声音发紧,她很怕很怕听到几位老祖宗已经被玄昊杀死尸骨无存的消息。

沙宣恨恨道:“那个魔鬼把几位老先生打伤,捉起来带走了。我问过孩儿们,他们原本似乎是想打阴阳岛的主意的,此刻就算不在岛上,也应该离得不远!”

听说几个墨族长老还建在,橙子与马云腾先是一喜,继而又是一惊,雪鸢他们此刻正往阴阳岛而去…

此事不但关乎雪鸢以及三大宗门里不少弟子的性命,马云腾马

男团共享物by不必南下书包网 岳腿缝之间

上发出飞剑传书,通知雪鸢他们迅速折返,同时告知宝舰上的马镇农,玄天宗少宗主玄昊准备打阴阳岛主意的事。

“我们要去救墨族几位长老,你们是去与找回其他银鲨,还是跟我们一道?”橙子心急如焚道。

玄昊不杀几位长老,无非是看中他们炼丹的本事,长老们宁死都不会跟他合作的,这个魔鬼喜怒无常,不知会对他们用什么可怕的手段,她必须尽快把他们救出来。

玄昊既然要对付阴阳岛,估计无法分心看管几位长老,她现在赶去,还是有机会救出他们的。

“我们跟你走!几位老先生受我们连累才会被抓去,我们一定要把他们救回来!孩儿们虽然被那几个混蛋毒死了大半,可还有不少逃掉了,有它们在,内海之中所有消息都逃不过我们的耳目。”

沙宣吃过橙子的丹药,对她有几分信任,银鲨一族有着最灵敏的嗅觉,他一开始就闻到橙子身上有浓郁的灵药气味,所以才会认定她是墨族的人。

玄天宗玄族那几个炼毒师以及后来赶到的高手身上也有灵药的气味,但除此之外还混着一股毒物的腥臭气息与很浓的血的味道,不似橙子这么“干净”。

两个银鲨王身受重伤,马云腾放出飞行宝器让他们与橙子乘坐,自己驾驭飞剑带着他们一起往停靠宝舰的方向赶去。

沙宣望着马云腾的背影,有些奇怪地对橙子道:“他放你一个人跟我们一起,就不怕我们对你不利?”

他虽然现在受了重伤,自觉要对付没有修为的橙子还是绰绰有余的。

“你们会吗?”橙子反问道,小狗豆豆就在灵兽袋里躲着,灵兽袋袋口是打开的。它随时可以跳出来把面前这两个银鲨王烧成烤鱼甚至鱼灰,不过这个没必要跟他们说。

沙宣耸耸肩道:“靠你们打不赢那个魔鬼的,就是他手下几个老混蛋。你们也打不过。你同伴的修为不错,可是跟他们比差太远了。他们随便一个都是八品期的,还有一个很擅长用毒,如果不是墨族几位老先生出手,我们两兄弟都要被他毒倒。”

“那个人是不是叫陈煜溪?”橙子轻声问道。

“我听那几个混蛋叫他陈大师。”沙宣回忆道。

“那就是了,他是玄天宗玄族最厉害的八品巅峰炼毒师。”橙子眼中流露出阴郁之色,她想起当日攻入墨族的主力之一就是这个陈煜溪,不知道有多少族人在他手下惨死。他的毒功所过之处。万物生机断绝变成一片死地,就是再过千百年也难以恢复。

这个人是玄天宗玄族真正的心腹大将,也是除了玄族两位九品期宗主以及玄昊之外,最厉害的人物,虽然只是八品后期,但他的实力,就算是九品期仙君也不敢等闲视之。

他与玄昊同时出现在北海,只怕图谋的事情极不简单。

橙子深深吸一口气道:“无论如何,我都要把几位长老救出来。你们可不可以告诉我,长老们托你们办的是什么事?”

能够比几位长老的性命更重要的,一定不是小事。

墨橘已经把她会到银鲨岛的消息通知过他们,长老们托付银鲨王的事,说不定与她有关,很可能是关于溪泉清火的消息。

沙宣警惕起来,上下打量了橙子一阵,皱眉道:“除非你是那几位老先生要等的人,否则就算杀了我们,我们都不会说的。”

说着摇摇头道:“你是女的,年纪也很小,不过其他都不对……”

橙子快速把整件事从头到尾想了一遍,眼前这两个银鲨王应该可信,墨橘也提过,墨族几位长老对银鲨王有恩,北海一带是银鲨王的天下,有数不清的银鲨替他们注意往来的仙君动静,所以长老们才会选择在银鲨岛隐居。

事情急迫,她也只能选择相信这两个银鲨王了,橙子一咬牙道:“如果他们要你们等的是墨族圣女墨灵儿,我就是!”

“你?”沙宣神情诡异盯着她,直言不讳道:“我听几位老先生说过,他们的圣女长得天仙一样,我想他们的眼睛没问题。”

橙子伸手取下脖子上戴着的那枚隐形的幻魅灵晶,然后就看见沙宣的嘴巴张成了O形,一双墨蓝如海的眼睛差点瞪出眼眶。

“你、你、你这么漂亮,做什么要、要变成刚才那个丑八怪模样?!”沙宣第一次看见这么美丽的女子,激动得舌头打结,说话都不利索了。

他也曾见过阴阳岛太虚宫的那些女弟子,以前觉得她们一个比一个漂亮,不过与眼前的少女比起来,那顶多只算清秀罢了,连橙子一根尾指都比不上啊!

橙子见他的脸越凑越近,心里觉得很不自在,他至于这么夸张吗?于是重新把幻魅灵晶挂上,绝世佳人一眨眼又成了又土又呆的小村姑。

“哎呀!你怎么又变回去了?!”沙宣一脸失望,伸手想把幻魅灵晶再取下来。

橙子一手拍开他的爪子道:“好了,现在你信了吧!”

沙宣郁闷又失望地看着橙子的脸,想从现在这张平凡到甚至有点儿丑的脸去回味刚才那个昙花一现的绝色美人,以他现在的联想能力还很有难度,不由得叹了口气。

他心里已经信了大半,墨族圣女就该是这样的美人儿才对!

不过他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美色虽然迷人,但是他不会为了美色就轻信一面之词,他还需要更确凿的证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