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公主宁绾四个男主 肉宠文很肉到处做1v1

  • A+
所属分类:课件

曹军先锋冲进邺城南门的时候,曹操本人也是驻足在数百步外,通过望楼凭高观望战场,内心还是有点小忐忑的。

毕竟,在没有夺取城门、彻底控制城楼、瓮城之前,谁都不敢保证是否有诈。尤其邺城这样的大城,瓮城的纵深还不短。

好在曹操登的望楼高度远远超过城墙,所以可以看清外城墙内侧的瓮城情况。

如果有诈的话,损失几百名抢门试探的先锋精锐骑兵,那是免不了的,如果处理不当,损失还会更多。

但成功的收益更为巨大,没有人能经受得起这个诱惑,所以几乎是个人就会接受这样的赌,无非谨慎者不会亲自第一批进城。

“杨修居然会是背叛袁尚的关键所在,这是真没想到。审配提防了那么多跟咱勾结的将领,却不可能想到提防杨修,这恐怕也是天意了。”

眼看着己方将士已经靠近了瓮城内门,战斗也始终没有爆发,双方都很克制,曹操心中的忐忑才舒缓了些,忍不住浑身激动得微微发抖起来。

然而,便在此刻,他看到城头多立了一些白旗,还有人用吊篮挂了一个被绑缚的俘虏,并且有数十名袁军将士和杨家的僮仆家丁齐声呐喊,随后远处的曹军就微微有些混乱。

曹操距离太远听不清楚,连忙惊问左右,着令立刻打探,半盏茶的时间之后,左右回报,说是杨修成功绑缚了审配,这是直接献城成功了。

曹操一愣,呆滞数秒,懊恼地重重拍了几下大腿:“杨家的老贼小贼!吾中计矣!他们这是明明知道城破在旦夕,假装绑缚审配献城,阻我屠城劫掠呢!”

跟随在曹操左右的曹洪闻言,也是深感懊恼:

“杨家那些贼子,明明是跟袁家生死相托,怎么可能投降咱?这是明知必破在即,借此求活命!大哥,不能让他们得逞!

我军围攻邺城四个月了,死伤将士一两万人,还有其余损失无数。只因邺城是朝廷所在,富户极多,之前已经许诺了将士们破城之后三日不封刀,谁抢到就算谁。

若是失信于将士,将来谁还用命与刘备厮杀?依我看,别管杨修了,一不做二不休全杀了,就当没接到投降,就是咱以武力堂堂正正打下来的!”

曹操反手一掌打在曹洪肩膀上:

“废物!这杨修精着呢!他是先派人到袁谭处投降的。虽然袁谭已是傀儡,可毕竟咱还指望着袁谭的脸面过渡收服袁绍故地。

要是今天直接撕破脸,青冀士民阴怀怨愤,过几年刘备打来,还指望青冀军民为我死战?有袁谭做见证,这杨修杨彪暂时是杀不得了。

总要搁置一年半载,另寻罪名由头,不能让人看出是跟今日之战有关、不能是因为他们拥护袁家而死!

邺城里的朝廷官员,只能是因为勾结审配、欺上瞒下、以幼篡长……才被明正典刑!不能是别的原因!我军只反袁尚审配,不反袁绍!”

曹洪在曹操身边的宗室诸将中,也确实算是以喜欢抢劫著称了,历史上破邺城后抢劫得最开心的也是他。

所以此刻被堂兄教训了,他也不敢吱声,意识到确实是自己办事思路太糙了:“大哥教训得是!那这屠邺城洗劫三日的约定,还让将士们执行么?”

曹操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他现在确实是财政缺口太大了。

眼下刘备虽然没打过来,那不过是因为寒冬腊月的,北方战场不适合再大规模作战,不是刘备转了性子。

转眼明年暖和一些、生产有所恢复后,肯定会战火重燃的。

邺城打了那么久,之前幽州惨败,损失填进去那么多人马,他充其量只有三十万老兵要对付刘备六十多万,还没有险要可守。

这时候最关键的就是立刻扩军备战,也顾不得长远了。要想尽一切办法既搜刮到军资、钢铁、布料、粮食,还不能伤害了兵源的士气和凝聚力。

扛过了这一波,就还有希望。而且最好还能不伤害关东政权的可持续竞争力,不能跟董卓和西凉贼将那样越打地盘潜力越弱。

难呐。

至于放弃,那是不可能的。一来曹操以坚韧著称,他向来心态好,不会被一场战败或者困难打垮。

何况他现在也只是易水小败,今年总的来说还是开疆拓土的。

二来么,毕竟历史上曹操拥有十三州的九州后,孙刘只有南方三州,那还不抗衡了几十年么?历史上孙刘也没投降呀。

曹操现在至少还有关东平原肥沃地区的五个州,只能说是主动进攻刘备、打硬仗,他肯定是没希望的。但要说固守待变,曹操觉得还是可以一搏、贵在坚持。

历史上孙刘对付曹操,每次不都是以“待天下有变”为前提。诸葛亮北伐需要待天下有变,孙家每次北上合淝也得等西边打出优势局面,甚至是等“淮南三叛”之类的曹家内乱。

无非现在的局面换了过来,曹操知道自己弱,只有对方一半人口和兵力,不敢主动再挑衅了。但他自忖寿命怎么还有一二十年好活,不给刘备机会,等等看刘备内部有没有矛盾爆发出来,说不定就有机会了。

要是李素造反了呢?关羽造反了呢?张飞割据自立了呢?赵云割据自立了呢……

而自己这边,夏侯渊夏侯惇曹仁曹洪,那好歹都是有骨肉血缘的亲兄弟啊,曹家的内部团结不比对面一堆貌合神离的异姓外人可靠?

虽然可能性微乎其微,曹操为了自我安慰,还是会下意识这样心理暗示一下,然后就找到了坚守待变的毅力和勇气。

曹操在那儿貌似呆滞了半晌,把未来跟刘备之间相持竞争要点在心中盘算了一遍,意识到不抢是不可能的了,军资和军心必须稳定。

而且就在前几天,他还听说了刘备在那儿大搞工商税,开放各种原本国营的垄断产业给工商界,换取工商界支持和多交税。

还把那些关西伪朝上层这几年弄出来的新技术新生产力设备,也开放给普通工商业主,换取民间经营者给专利费,交织机税、水能费……

听说,关东五州的富商豪强,也有跟刘备勾结,转移动产,两头下注的了!曹家地盘上的工商界实力,正在快速失血!

曹操都不知道自己治下到底有多少分头流亡下注的世家参与了,没有明确证据也不敢乱杀,只是稍稍杀了几户确凿泄密的,抄家没收了财产。

不过因为刘备那边也示众斩杀了一些泄密的工商税务官员,所以关东这边有钱人对刘备的向往之心并没有止住,恐惧似乎也缓解了。

大家暗中都默认“被曹操杀了的关东豪强富商家族,都是确实不小心被曹操的细作刺探到他们转移财产,不能怪刘备,而且刘备也吸取教训加强保密了”。

要是曹操扩大打击的话,剩下的工商阶级也会彻底逃到刘备那边去的。

只有不经营工商、只有纯土地财富为主的地主型豪强世家,才跑不了,毕竟土地是不动产嘛,没法转移财产。

除非是发现有哪些世家豪强忽然大面积出售土地、庄园套现,那就得高度关注了,肯定是变节投敌无疑,抓起来都杀了也没冤枉的。

曹操心中对于这些关节,其实早在之前的几天,就想透彻了。今天杨修再把“不能无差别屠邺城抢劫”这个难题抛给他之后,他把两个难题结合起来看,苦思良久,竟豁然开朗。

曹操心中暗忖:“难怪《韩非》里面说,在大争之世,割据乱世,当提防儒、侠、言谈、工商。

吾今唯才是举,以耕战治国,论儒侠言谈,吾招揽不如本初,论工商,吾招揽不如刘备。

既然给他们好处,也留不住他们的人心,至少不如刘备。那索性无视世家、工商,只收耕、战之人心。

但凡有世家豪强敢卖田地庄园者,一律视为转移财富、通敌之罪,杀其全家,分其田地以供屯民。

尤其冀州至今人口依然众多,而袁绍治下世家豪强始终不得平抑,土地兼并从未解决。不如广查通敌卖产者、与审配党羽,说不定能让四百万冀州贫农耕者有其田。

这些人不读书不识字,也不懂刘备对工商的吸引,咱就一条道走到黑,以农敌工,专注一道,庶有济乎?”

曹操在重压之下,居然走了极端,想到了彻底放弃工商业阶级的利益,放弃对世家的吸引。

反正他再示好世家能超过袁绍么?再示好工商能超过刘备么?都不能!那索性走极端,一点都不要了!

抓住自己要团结的核心阶级!

当然,这里必须指出,曹操有了这个心思,并不是说他

长公主宁绾四个男主 肉宠文很肉到处做1v1

的理念多先进了,甚至开始搞“均贫富、耕者有其田”。

他这是被逼的,因为别的路被别人先走了,他想模仿也走不过别人,只能是另辟蹊径。天下三大路线,拉拢士人、拉拢工商、拉拢农民,前两条刘备袁绍堵了,他只剩第三条。

毕竟只有天下第一的路子,是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来走的,而第二第三,要想“弯道超车”就只能避开前人。

京东不是天生想卖自营、强调正品率的。如果能走量卖便宜货,说不定能占据更大的市场。

但这不是淘宝已经把前面的路堵了,才导致京东走上另一条路。拼多多更是走上了第三条路。这跟创业者的风格和人品没关系,他们只是在捡先行者挑剩下的。

曹操这是被迫逼成了一个貌似站在农民立场上的统治者。

有了这个决心之后,该怎么对付邺城的残局,曹操也有了想法。

他果决地大手一挥,吩咐曹洪:“允许将士们劫掠犒劳的承诺不变,不过不能无差别屠城了。

咱只抓阿附袁尚和审配的百官,还有他们背后的有钱世家、豪强,把这些能抓到罪名的都杀了抄了家,钱财分赏将士。

至于那些穷人,就别屠别抢了,也没多少钱财,杀了不划算,还指着他们得了好处跟着咱继续纳粮、跟刘备决战呢。

杀世家豪强大户得到的无主田地,还可以分给无田贫民屯田。照例收一半的税就好,虽然税重,可他们头上毕竟再无庄园主、没有世家豪强盘剥了,所有上缴,直接全额给朝廷。”

曹洪闻言大喜,立刻组织部队去城里抄家。虽然这一波杀人数估计会从一开始预估的杀几十万人,降低到只杀几千上万有钱人,

长公主宁绾四个男主 肉宠文很肉到处做1v1

但能劫掠到的财富,应该只少了没几成。

毕竟几十万穷人的动产,也不如最前面一两万有钱人的动产多。

喜欢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