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室做啊好大用力 bl鲤鱼乡含精

  • A+
所属分类:课件

“不!!!我的芝芝!!!”

突然,一个夸张的哀嚎声从远处传来。

摩托车轰鸣着,扬起碎石从山道中驶来,穿过闸门就被扔在一边,一个疯疯癫癫的年轻男人直接扑倒在河道边。

“芝芝你振作点啊芝芝--”

河道里的腐肉奄奄一息,从原本占满整个河道那般庞大,被元青舟的净和灵火烧到如今只剩下一辆小车那么大。

“是你!是你伤害我的芝芝对不对!!”

男人愤怒的站起来,恶狠狠的瞪着此地唯一站着的元青舟。

元青舟双眼微眯,打量着面前的男人,看他蛮横的样子和颇为干净高级的穿着,肯定是周家嫡系的人。

而且他肯定也是这个腐肉魇灵的主人,芝芝?肉芝的芝吗?

什么破名字!

“我毙了你!”周子浪怒不可遏的拔出腰间的手枪对准元青舟。

砰!

枪响,人倒。

但倒的不是元青舟,在周子浪拔枪的瞬间,元青舟就闪到他身后,他扣下扳机的时候,元青舟一脚就将他从原地踹飞五十多米,像块烂泥一样糊在对面的山壁上。

元青舟皱眉,周子浪整个人的形态,确实变成了软乎乎的一滩烂泥,从山壁上滑下来。

她余光扫向旁边的河道,里面的腐肉不见,那就是附身在周子浪身上了。

这时,周围的士兵才都反应过来,纷纷爬起来用手中武器对准了元青舟。

四五个狙击枪的红点在元青舟身上闪烁,还有高墙上的重机枪也都在机械摩擦声中转向,瞄准元青舟。

城墙上有个男人就是元青舟进营地那天带她进去的人,后来也关注过元青舟,知道她今天刚见过周广政,还被任命为治安队的队长。

这就说明周广政看中元青舟,见周家小少爷跟元青舟对上,那个男人立刻退到一边,偷偷拿起对讲机。

元青舟低头扫视身上的红点,叹了口气,拳头在身侧握得咔咔作响,森然的杀意从她身上弥漫出来,目光一一扫过在场所有人。

那些人只觉一股寒意笼罩,不由自主的往后缩了些许。

“等一下!”周子浪从地上爬起来,“今天我要亲手宰了她喂给我的芝芝,你们谁要是敢插手,我现在就让芝芝吃了谁!”

“周少,她有点邪门,您还是把她交给我们吧。”城墙上一个队长喊道。

周子浪一眼瞪过去,那个队长立刻瑟缩了下,放下枪后退。

周氏平时在营地里积威甚重,所以这些不姓周的都不敢惹怒周氏的人。

想到周少爷的特殊能力,那个队长只能暗暗给其他人打手势,让放下枪,但是两挺重机枪依旧对着元青舟,万一有事,还能来得及出手。

周子浪快步走到一个士兵身边抽出他腰间的三棱刺刀,大喊着杀向元青舟。

砰!砰!砰!

三声枪响,所有士兵目眦欲裂的看着元青舟果断拔枪,没等周子浪靠近,三颗子弹就从她枪口喷射而出。

一颗正中眉心,一颗打爆心脏,还有一颗……

嘶——

一阵倒抽气声,所有士兵都弓背加紧了双腿。

周子浪被打得冲势一减,触电一般颤了三下,脑袋扬起,眉心,心脏和双腿中间位置同时炸开三片血花。

但他并没有倒下,他的脑袋缓缓正回来,眉心破烂的洞口中伸出蚯蚓般的触须,将深入其中的子弹顶出来,血肉蠕动着愈合,其他两处也是一样。

周子浪狞笑一声,“我,是不死的!”

周子浪欺身上前,挥刀便砍。

元青舟收枪回带,侧身一闪,八卦混元一气功的火劲带着强劲的冲击力从她身上横扫四野。

周身十米之内,草灰向外飞起,一个完美的圆球陡然成型。

热浪扭曲视线,周子浪感觉皮肤紧绷,仿佛掉进沸水之中,浑身有种被烫伤的痛感,但是这疼让他显得更加癫狂,整个人眼珠通红,不计后果的扑杀元青舟。

八卦·七十二掌!

周子浪前刺的手臂突然被抓住,紧接着,元青舟鬼魅般的出现在他身后,长发飞舞,眼神冷厉。

砰砰砰!

雨打芭蕉般的闷响脆响爆发,元青舟整个人就像一道危险又致命的火焰,贴在周子浪周围游走出掌。

每一掌印在周子浪身上,立刻就会炸出喷薄的火焰。

光是听着那毛骨悚然的闷响声,就让所有人士兵骇然失色,不断地后退再后退,丝毫不敢靠近。

而周子浪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在那道不断游走的火焰之中抽搐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焚烧融化。

砰!

最后一声爆响,周子浪整个人在元青舟掌下炸裂,狂暴的火浪贴着地面排开一切,刚刚好消散在十米的范围内。

元青舟长出一口气站在炎热地狱正中心,脚边全都是燃烧着火焰的碎肉。

她仰起头,看向高墙上刚才还准备下令枪杀她的队长。

那个队长浑身一颤往后踉跄了下,此刻只感觉到了窒息,还有来自强者那种绝对统治的压迫感。

感觉到了

在教室做啊好大用力 bl鲤鱼乡含精

队长的退缩,元青舟微微颔首。

这时,她看到周围的碎肉飞快的聚合在一起,之后膨胀开来变成一滩难以名状的腐肉,它竖起身体,忽然扑向附近一个士兵,眨眼间就将其吞没。

“啊啊啊!!”

在那个士兵凄厉的惨嚎声中,腐肉收紧一拧。

噗嗤!

鲜血喷溅出来,被腐肉全部吸收,渐渐的,又变成了周子浪的样子。

不着寸缕,身上各处伤口蠕动着蚯蚓状的触须。

他脸上的触须卷着他的眼球一点点回缩,周子浪抬手把眼球按回去,依旧狞笑着。

“我说过,我是不死的,有种你再来杀我试试啊!!”

元青舟垂在身侧的手上聚出一团三阳真火,淡漠道:“既然你这么想死,那……如你所愿。”

三阳真火刚一出现,周子浪身上的腐肉立刻如临大敌,不顾周子浪的束缚奋力的从他身上挣脱。

周子浪尚未完全恢复的双腿顿时化为烂肉,整个人猝不及防的爬倒在元青舟脚下,腐肉惊恐万状的从他身上剥离,远离元青舟。

在教室做啊好大用力 bl鲤鱼乡含精

芝芝你不能走,芝芝你不要走啊……”

周子浪哀求着,他和肉芝在一起这么多年,凭借不死的能力杀了无数人,就算是比他强的高手,最后也只能被他耗尽体力,成为芝芝的口粮。

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连芝芝都害怕的人,周子浪抬头看向元青舟,眼底充斥着探究,但更多的是恐惧。

“住手!”

一声厉喝从墙那边传来,吉普车轰鸣着,周广政叼着烟,一边扭方向盘一边怒骂。

“周子浪你个小王八羔子,老子今天非替你爸抽你一顿不可,老子刚看上的人你也敢动,你他娘的是不是……”

呲---

吉普车的急急的刹在元青舟前面,周广政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来之前,他想的是元青舟被周子浪打趴下,毕竟她再厉害也是个活人,但周子浪可是个打不死的小强,就算是他遇上也一样无法下手。

但是现在眼前这是什么情况,周子浪跟个废人一样倒在地上,他赖以生存的肉芝正不断从他身上涌出,向着远处逃离。

而元青舟只是淡淡的站在那里,并且一点伤都没受。

周广政用力的眨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喜欢她除了能打一无是处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