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长了撞到点了 做作业play

  • A+
所属分类:课件

自从那日慧贤法师扫塔归来之后,刘昌路就染上了一个怪病,身上起了很多红疹子,原本的一头青丝也变得快速白了起来,他四处求医问路,医师郎中前来诊脉,都说他身上阴气过重,但阳气浮于表面,阴阳彼此之间不相容,因为阴阳不调导致自身经脉堵塞,所以起了很多红疹子。

郎中开了不少调理的药剂,刘昌路按时服药,身上的红疹子很快便褪去了大半,只是起红点的地方留有许多疤痕,谁也解释不了这一夜之间突然就白了的头发,他将自己关在家里闭门不出,来访客人也都赶了出去,却在暗中吩咐自家下人外出散步消息。

一时间村子里的人也都纳闷,刘昌路在世人的眼里并非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为什么经历了一场为民祈福教化世人的佛家讲经法事过后,不仅没得到相应的福报,反而得了恶果,坊间逐渐的开始传出流言蜚语,将他娶了三房妻子而且膝下无子一事结合了起来,佛家信奉因果,讲究前世今生,他们都说是刘昌路前生作恶,这一世所做的好事还不够,有慧贤法师的开蒙教诲,将他身上的恶果尽数吸纳到了表面,兴许挺过了这一劫,刘员外就会一步踏入理想佛国,成就无上业果,到时候得个阿罗汉的果位也不是没可能。

刘昌路也没闲着,永平城内开仓施粥,接济贫苦百姓,村子里也放粮接待百姓,一时间,无数的善男信女都开始为这一善人进行祈福,刘昌路听闻街面上的消息之后笑得合不拢嘴,但白发一事还需要解决。

和李唐分别的当天夜里,刘昌路站在自家仓库门前安安发呆,这里本是自己所有秘密的所在,都怪自己不长眼,选了杨大郎这么个白眼狼做了仓库看门人,一把大火将里面的陈设烧了个干净,那些古董金银烧了他倒是不心疼,唯独地下室那边,满布的黑灰让人无处下脚,里面的那具还没来得及处理的干瘪尸首也已经化为了飞灰。

事后他曾尝试着跟外人解释这里所发生的一切,突然间的大火怎么就滚滚烧了起来,后来想了想,还是算了,有杨大郎这么个已死的混账顶锅,外面的人一时半会儿应该不会察觉到这里面的秘密,更何况自己是个财主,本就有些银子,杨大郎是个见钱眼开的烂赌鬼,无论怎么说,舆论导向最终还是会偏向自己这一方的。

盂兰盆会结束的第三天,烈日骄阳,郎中嘱咐他现在需要躲避阳光直射,免得身上的阴阳二气重新不合,导致红疹复发,这天他破天荒的走出了门口,一时间引来无数感念刘员外善心大发的平民百姓纷纷上前围观,刘昌路毫不躲避,脸上还未消去的疤痕还在,宛如金钱豹似的斑斑点点。

待等前来的人聚集的差不多了,刘昌路抱拳拱手满脸愁容,悲伤地说道:“感谢诸位乡亲父老对我刘昌路的挂念,我在这里谢过诸位了,是我前世今生修行的福分不够,当日参加盂兰盆会,慧贤法师献出万丈金光,这才导致了我自身累积的怨气迸发,身上染了些小灾小病,说到底,都是我刘昌路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还请乡亲们不要怪罪。”

刘昌路态度诚恳,看不出丝毫的伪装,百姓也跟着附和道:“刘员外说的哪里话,这些年若不是你接济咱们这些穷苦百姓,乡亲们的日子别提多困难了,我们感谢刘员外的大恩大德还来不及,怎么会没来由的怪罪你呢?”

“唉,我自知乡亲们是可怜我,所以才这么说,奈何天降横祸于身,让我不得不忏悔赎罪啊,这些年来我接济百姓,实在是因为内心有愧,想着给乡亲们多多照顾,抵消我内心的困惑,唉,还是自迷了。”

“刘员外,你可是咱们永平城里有名的大善人,城里有房子不住,非要跟我们这些贫贱百姓住在一起,我等也跟着沾了光,如今刘员外有难,我等愿意为刘员外斋戒三日,诵经祈福,希望刘员外早日康复,能为我们这些村民做更多的好事。”

聚集在乡下刘宅门前的百姓异口同声的说出早日康复,刘昌路这才稍稍缓解了一下原本悲伤的神情,随即一躬到地,说道:“刘某就谢过诸公了,三日,三日后若是我还是这副德行,那我就出家为僧,忏悔我这些年所犯之错,刘某拜谢。”

百姓们纷纷说道:“刘员外说的哪里话,这都是我们应该为你做的,这世上出一个心善之人不易,更何况是心善的富贵之家呢?我等珍惜还来不及,还望刘员外放宽心,一定会好起来的。”

众人退散,刘昌路坐在自家中堂端着茶碗发呆,这些年,好事他做了不少,坏事他也做了不少,永平城不太平,周边经常少那么几位妙龄女子,背后的主导之人正是刘昌路和那几个帮着挖地道的下人。

早在二十年前,刘昌路三十几岁,三任妻子相继死去,膝下无子嗣的他心力憔悴,一头青丝渐生白,面容也很快衰老了下去,就在这时候来了一位满面桃花的俊后生,聊了几句之后才知道那后生已经年逾半百,是通过另一种方式一直保证自己青春永驻,容颜不老,一时好奇的他便询问了来龙去脉,那后生也说的详细,只是脸上挂着一幅吃定他的凶狠。

可当刘昌路听完之后大为光火,没想到自己平日里接纳江湖子弟入府做客,竟然遇上了这么一位妖士,做的都是那采阴补阳缺德少寿的事,刘昌路那里肯听他的,当即就要送客,只是那后生修为高强,硬生生的将什么东西灌入了他的口中,紧接着转身离去。

临走之前那人站在自家墙头高声笑道:“世人都说你刘昌路是永平第一大善人,可我就是想看看,善人得了这不善的功法,到底还能不能继续保持你的善心,哈哈。”说完便再也寻不见踪影。

当天夜里,刘昌路对着镜子看着自己已经发生改变的容貌,皮肤紧致,发丝乌黑,第二天出门的时候街上之人纷纷说他有神明相助,助他重返年轻,起初他还有些不在意,可随后的几天里,他的黑发逐渐变白,皮肤也衰了下去。

又过了几天,有四个黑衣人说是那后生的徒弟,前来他宅子里助自己师兄长命百岁,起初他也是拒绝的,可自己的相貌仍旧是逐渐的衰老,没几日便老的如同一抔黄土,那几个黑衣人当即给他带来了一位女子请他尝试,他百般拒绝,然而自己已经衰老的没了气力,被那几个黑衣人给霸王硬上弓。

仅是一夜,刘昌路重返年轻,他看着自己显而易见的改变不由得开始惊叹自己的造化,那位后生到底给自己灌入的是何等的妖法,竟有如此返老还童的神力,如此尝试了几番过后,他将四个黑衣人收为家里的下人,光明正大的出门做事,又在自家仓库修建了地下密室,为自己提供源源不断的生命力,同时也加大了做善事的力度,想要借此来抵消自己的恶果。

也是从那一夜开始,刘昌路再也不接见江湖子弟,要么安排到别的住处,要么就送上盘缠,总之就是不见,怕的就是有人发现了他的这个秘密,然而还是百密一疏,他是个佛信徒,那日见了万丈金光从天而降过后,他的心里便再也不安生了。

那佛陀舍利是自己家传的至宝,起初他从舍利面前过还有心忏悔,知道自己的大逆不道,违反了天地人伦,可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后来,那舍利的光华逐渐暗淡,刘昌路也就不把他当回事了,直到那日,慧贤法师在七宝琉璃塔上引来万丈金光,他这才幡然醒悟,自己沉沦魔道,已经到了不能自拔的地步了。

说来也奇怪,原先自己在家看那舍利的时候什么感觉都没有,但被佛光照耀之后,自己身上便出现了各种症状,引得他十分的不适,若是还跟之前一样衰老至死,那他认了,可现在不一样,身上的红疹消退,留下了一身的金钱豹疤痕,要是触碰疤痕还隐隐能感到难忍的剧痛,引得他半夜躺在塌上难以入睡,于是,他又想起了这伤天害理的一招,找个姑娘试试,为自己消了这一身的疼痛。

那四个下人得了命令,当即出门去寻,看看有那家落单的女子可供掠夺,路遇一个小镇之时,正巧在一家武馆门前看到了一位东张西望的女子,看那姿色也是上乘,用来治病绝对是万里挑一的灵丹妙药,四人互相换了个眼神,心照不宣的上前去用麻袋将其套了进去,紧接着一棍子将其打晕,装在车里拉入了乡下刘宅。

那女子便是唐酥,脑袋上鼓起了一个大包。

唐酥虽然是个柔弱女子,可面对着这些阴暗之事丝毫不惧,眼睛死死地盯着为首的刘昌路,被捆住的手脚不断挣扎着,试图解开那该死的绳子。

按照规矩,刘昌路要第一个享用,之后才能轮到他们采集,刘昌路只是看了一眼,他无心于女子的容貌,只是她对自己的身体康复有用,只是现在的她太过刚烈,刘昌路决定先关起来饿她一天,先把这身性子磨掉,也算是下手的时候留有善心了。

盂兰盆会结束的第五天夜里,刘昌路决定下手了,他的脸上多了很多皱纹,褶皱夹着疤痕传来的刺痛感

太长了撞到点了 做作业play

让他有些痛不欲生了,趁着月黑风高,趁着万籁俱寂,趁着所有人都睡下了,他悄悄地朝关押唐酥的柴房走去。

不知怎的,这短短的几十步距离让他走的很不平静,他总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得很快,他站在自家院子里左右看了看,再度确定了没人跟踪之后疾步朝拆房走去,掏出钥匙打开了拆房的小门,里面的唐酥眼窝塌陷,脸上还挂着泪痕。

刘昌路苦叹一声,低声说道:“姑娘,其实我不是什么坏人,只是被坏人陷害了,需要你的命来换我的命,我对不起你。”

“我叫刘昌路,是个生意人,永平城的人都知道我是个善人,乐善好施,广结善缘,有人问过我为什么要做这些花钱买名声的事,呵,我也不愿意做,可是我没办法,二十年前我家来了个妖士,莫名其妙的给我身上灌入了一股妖力,十日不碰女色便会衰老至死,我本不欲做这种事,临事方知一死难,我也想活着,只能搜罗永平城附近的姑娘来为我换命,你只是命不好,碰上了我这种人。”

“姑娘,我对不起你,若是你泉下有知,一定要到十殿阎罗面前告我一桩,让我到他们面前控告那个妖士,让他也沉沦阿鼻地狱,永世不得翻身,唉,做人真是难啊,下辈子我不想做人了,人家都羡慕我家万贯家财,可只有我自己知道,这钱是我用这一生的福气换来的,同时也换来了这凄惨的命运,我开赌坊,做漕运,米面铺子,金银当铺,什么生意我都做了,好的坏的,有的没的,我都做了,只是不能改变我这命啊,姑娘,对不起了。

太长了撞到点了 做作业play

说完,刘昌路便要下手,忽然间他感到背后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剧痛瞬间传来,紧接着他就扑倒在地,他站起身来望向门口,只看到在拆房门口有一高一矮两个年轻人,一个身穿白袍,另一个则是手持木剑。

白袍年轻人拦住木剑少年不做冲动之事,高声笑道:“刘员外,好久不见。”

刘昌路瞳孔紧缩,瞠目结舌,看着眼前的两人一时再也做不出什么来。

就听那白袍继续说道:“人都说刘员外乐善好施,原来也只是害怕夜半鬼敲门的小人,别着急,陆通判的人马上就到,你还有什么遗愿可以快点说出来,若是能做到,我便帮你一并做了。”

来人正是从翠林苑得到情报便疾驰而来的李唐,还有木剑唐敬。

喜欢雪夜横刀撼苍穹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