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劲太爽了再深一点 每走一步就故意顶一下

  • A+
所属分类:课件

“嗯,去吧

用劲太爽了再深一点 每走一步就故意顶一下

,回头就让哥儿跟着三弟去学堂。”

“多谢母亲。”

“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赶紧回吧,一会哥儿看不到你又该闹了。”

项心锦从母亲院子里出来,去没有直接回自己的院子:“阿江去把盛叔叫来。”

“是。”

不一会令国公府大总管项盛便道了:“大姑奶奶,您找奴才。”

项心锦和善的上前:“盛叔,今天可有人来访?”

盛管家想了想:“没有。”他一直在前院没有人来访。

项心锦闻言颇为惋惜:“是哥儿开蒙的事,交代给了侯爷和世子,也不知道谁比较合适,想私下问问,盛叔可别跟我父亲和弟弟说,又该说我沉不住气了。”

原来是哥儿开蒙的事:“大姑奶奶说笑,哥儿开蒙是大事,姑奶奶挂心些也是应该当,回头奴才帮姑奶奶留意些。”

“有劳盛叔了。”项心锦说完,似乎又忧心的往前院的方向看了一眼,才依依不舍的走了。

待离开盛叔的视线,项心锦握紧了手里的帕子,没有任何人来过,玄简怎么会突然有政务要处理!

项心锦突然停下脚步,转身向日益院方向走去!

……

“世子,大小姐来了。”

项逐元看眼一旁的心慈,开口道:“说我刚刚出去了。”

“是。”

一刻钟后,项心锦从日益院出来,嘴角溢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项心慈!

……

御书房内。

明西洛放下手里的茶杯,凝眉看着下面的项承:“不过是暂代一职,实不用再三推辞,还是说你也身体不适?”

项承有些尴尬,他本想用这个理由推辞,现在被皇上抢了先,显得他像不懂事一样,可——

项承语重心长的恭手,诚恳道:“皇上,微臣是为了避嫌,皇上是知道的,微臣长兄、二哥都身居要职,若微臣再担任刑部尚书,哪怕只是暂代,都会让人妄加揣测,皇上实在没有必要为这点事引人是非。”

“不过一个小小的官职。爱卿过于谨慎了。”

“谨慎一些的好。”

“身为朝廷命官,当为国尽忠,为皇上尽力,什么时候起为纷纷扰扰失了心性,还有你那个兄长,是不是他为难过你了,不过一个职务,朕也是信任你的能力,被他疑神疑鬼几句话,正常的人事调度都成了是非的根源,朕看他最近是无心政务,不知道什么重要了。”

项承闻言扑通跪下:“微臣不敢。”

明西洛被跪的心颤了一下,立即恢复如常:“起来吧,你要知道,官职只有合不合适能不能做好,不是谁惶恐不安的筹码,百姓的事无小事,让他别忘了根本。”

项承实在惭愧:“谢皇上信任,微臣一定鞠躬尽瘁。”

“下去吧,好好做。”

待人走后明西洛揉揉眉心,有些好笑,项章简直——算了,他提心吊胆些本也没什么,明西洛起身,准备回去了。

……

“夫人不在?”明西洛有些疑惑。

“回皇上,是的,夫人去项小宅那里住了,让奴才告知皇上一声。”

“为什么突然过去了。”

“这……奴才们就不知道了,林统领来了,皇上不如问问林统领?”

林无竞安排好所有事宜,刚从院子里出来打算过去,便看到皇上在前院,立即恭手:“参见皇上。”

“夫人去项小宅那边了?”

“回皇上,是。”

“那边有什么事吗?”要不然怎么过去了,何况她还怀着身孕不想让五老爷知道才对。

林无竞想了想开口道:“五老爷暂职,世子好像病了,夫人正好过去看看。”

明西洛颔首,估计是安抚项五爷去了,心便安了一些,顺便再看向林无竞,心里也多了几分‘关怀’,林无竞这段时间有些思虑过重,他不止一次看到他看着项心慈若有所思,就像这次,他也没有第一时间跟着过去,反而是申德在那边,他后到。

若是平日明西洛不会管他的事,但现在心慈身体两个人的身子,不能行至踏错:“也不急这一会,去那边亭子里聊聊。”

林无竞看了看手上不重要的东西,放在身后的人手上:“是。”

春风拂过凉亭上的纱账,清幽的花香在园子里飘荡,即便女主人不在,这里也无不渗透着女主人的影子:“家里有什么事吗?”

林无竞过了会开口:“回皇上,没有。”

“还是禁卫军这边有问题。”

“没有。”

明西洛看向他,那边还有一种可能:“她那天的行为你觉得不妥当?”

林无竞立即道:“微臣不敢。”

那就是觉得不妥当,明西洛看着他,并不意外,那天……如果不是心慈说话,他亦会处置秦娘、焦耳。

林无竞见皇上看着他,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犹豫了片刻开口:“皇上难道不觉得夫人……那天……”他之所以会过来,也是觉得当事人是皇上,皇上真的不记忆夫人那样对明老夫人。

明西洛看着他忧虑的神色,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中依稀闪过不清晰的梦境。

梦里有一个声音说:“在家里少有人管教他,以后你费心了。”

“不要气馁,她还小有些不懂事,时间长了总会明白你的苦心,她现在就比以前好多了,都是你的功劳。”

明西洛手指不自觉的卷曲了一下,有些话几乎就要脱口而

用劲太爽了再深一点 每走一步就故意顶一下

出,他几乎可以不费一兵一卒达到自己的目的。

因为这些话本身没有什么问题,如果是长者对晚辈说还有点儿语重心长的味道。

但心慈不是听劝的人,至少这些话用在心慈身上如同烈火浇油、雪上加霜,她根本听不进去,甚至还会变本加厉的暴躁。

所以,那些话不时响起的话是谁说的?项五爷?

明西洛收敛心神,仿佛如今筹码到了自己手里,端看他如何抉择。

这似乎也不是什么值得费脑筋的事,反而轻而易举,所以他梦中的迷惘看在说话的人眼里,是真心相劝,还是见不得他好。

明西洛脑海中转过无数种想法,目光已经下意识的看向远方,神色中带上几许惆怅和无奈,似乎掏心掏肺:“她脾气不好,你跟着他有段时间应该清楚。”

喜欢黑莲花女配重生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