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奴小说 掌中之物第一次做

  • A+
所属分类:课件

苏宗翰失踪的消息传到亚马逊雨林的时候,林朔正在烧烤鳄鱼。

女婿们太孝顺了,不但轮流跟着自己,并且会上岸把东西送过来,这条鳄鱼快三吨了。

电话是苏念秋打过来的,林家大夫人惊慌失措。

林朔反倒很镇定,自从林映月忽然出现在东海海面开始,他就知道二儿子苏宗翰可能也会来这么一出。

只是镇定归镇定,心情还是无比沉重的。

都说儿子是上辈子的债主,这辈子投胎就是来讨债的,这一点林朔在林继先身上深有体会,这一天天的,尽剩下操心了。

自己并不是一个心眼窄的人,可面对这三儿子,经常被气得肝疼。

而二儿子苏宗翰,他这辈子不是来讨债的,而是像来还债的。

特别懂事,从来就没让林朔操心过,不但不用父亲操心,他还会帮着操心家里的事情。

几个娘之间闹小别扭,他会从中调解,说些宽心的话。

姐姐揍弟弟,他会明辨是非。揍得对,他在一旁递棍子,揍得不对,他趴弟弟身上挡姐姐的拳脚。

平时没事干的时候,要么安安静静地看书,要么就是帮着照看一下妹妹林映月。

只可惜,会叫的孩子才有奶吃,其他三个孩子一个强势一个胡闹一个还小,林朔的精力往往就放在他们三个身上了,反倒是最懂事的苏宗翰,他相对关心较少。

如今听到二儿子不见了,林朔心里隐隐能猜到怎么回事。

毕竟,老大和老二是一块儿降生的。

只是不知此生此世,这父子之情还能不能再续上。

一边做着饭,林朔脸上不知不觉留下泪来。

猎门总魁首抹了抹眼泪,嘴里说道:“魏行山你拣的柴禾不够干嘛,这烟熏火燎的,我眼泪都被熏出来了。”

林朔做饭的手艺那是没得说,这会儿其他三人都围在篝火边上等着吃呢,一看林朔饭做着做着就掉泪了,心里也都明白,这肯定是刚才那通电话的关系。

到底是什么事情,苗成云和楚弘毅耳力过人是听到的,魏行山不知道。

他也不方便明着问,而柴禾本来就是干的,这锅他也不愿意背,于是说道:“老林,不至于不至于,马有失蹄人有失手,做得再难吃你也不用这么愧疚,我能吃得下去,这会儿是真饿了。”

林朔白了这人一眼,把手里烤好的鳄鱼肉抛了过去:“把嘴堵上。”

苗成云在一旁说道:“以前我看你家这几个孩子啊,那是真羡慕,我家苗龙苗凤要是有他们的资质,我做梦都能笑醒。现在看起来,这方面我比你幸运一些。你这几个孩子来头都太大了,你这个爹未必兜得住啊。”

“兜得住兜不住,我也是他们爹。”林朔叹了口气,“其实我早该察觉的,几个孩子里,按说最惹人嫌弃的,就是林继先。可我娘对这个三孙子,是格外疼爱的,要什么给什么。其他三个孩子,我娘却不怎么理会。这个暗示其实已经很明显了,怪我悟得晚。”

“那她也没办法跟你明说啊,你这几个孩子分别关系着你家里那几个媳妇,就你这个怕老婆的家伙,咱娘也惹不起她们啊。”苗成云说道,“尤其是狄兰,那是林映雪的生母。”

“这我觉得尚在其次。”楚弘毅说道,“云前辈应该是不忍心告诉总魁首这些事情。”

魏行山看到就连楚弘毅都基本上明白了,于是他也就不装了,说道:“老林啊,不管怎么说,这都是自家孩子,大义灭亲这种事情,你不要去做。实在不行的话,交给我。”

苗成云翻了翻白眼:“就你,你现在就连林继先都够呛能打得过了,你确定你不是上去一下就被干掉,然后坚定

男奴小说 掌中之物第一次做

林朔大义灭亲的决心?”

“那样也行吧。”魏行山倒是想得开,“反正我就算打得过,也下不去那手。”

“哎,你们几个,不会劝人就别劝。这哪是劝人啊,我但凡心窄一些,这会儿就该跳河自尽了。”林朔无奈道,“他们三个到底怎么回事儿,我们现在也只能猜而已。事情未必有那么糟糕,走一步看一步吧。”

这顿鳄鱼肉,是大伙儿的晚饭,四人在这里附近已经找了一天了,那是名副其实的地毯式搜索,并没有找到那座神庙的踪迹。

在排除了这里之后,只剩下一个地方了,那个地方特别远,据此直线距离一千多公里。

这会儿天也黑了,林朔打算让大伙儿吃饱喝足再睡一觉,明天一早再风火跃迁过去。

同时在这里生出一堆篝火,也是方便天上的小八找到自己,林朔给它留了一小截鳄鱼尾巴。

小八最近食量小了不少,这点肉够它吃了。

狩猎队四人此时都心情沉重,刚才强装笑颜的谈话也以失败告终,于是就都不吭声了,默默吃完晚饭这就打算早早睡下,今晚林朔守夜。

到了午夜时分,营地里也就林朔一个人醒着,天生一阵翅膀扑腾的动静,林小八出现在林朔的肩头。

“给你留了块肉,吃吧。”林朔说道。

“朔哥,我已经吃过了。”林小八说道,“咱说这正事儿吧。”

林朔心里都有些意外,因为按照林小八之前的路数,肯定会先点评一下这里的母鸟怎么样。

这只八哥鸟刚开始会飞的时候,那是只知道泡妞尽耽误工作,后来长大一些了勉强能工作泡妞两不误。

这会儿年纪大了,反而收心了。

林朔问道:“人找到了?”

“嗯,找到了。”小八说道,“就在西南方向,大概一千公里左右。”

林朔一听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这不是巧了么,明天自己一行人要去的地方,那座隐藏神庙最后可能存在的地点,就是那儿。

转念再一想,也许这并不是什么碰巧。

所谓的隐藏神庙,本就是不能见光的所在,那群人在那种地方生活,倒是说得通。

只听小八继续说道:“朔哥,这趟去啊,我劝你们慎重一些。

那个地方算是别有洞天,外面很难发现。

然后这群人人数还不少,很大一片聚集区,我看人口差不多能上万。

而且啊,他们行动速度非常快,身上不仅有修为,还有枪支。

我之前可是听说了,你和苗成云联手对付这里的土著,结果苗成云被人家一枪撂倒了。

这群人肯定是更强的,你们可别再阴沟里翻船了。”

小八说完这番话,苗成云就坐起来不睡了。

他现在本来就觉短,一晚上睡俩小时就足够了,这会儿是醒了眯着眼养神,一听这话气不过:“小八,那事儿不怨我,是林朔这家伙拖我后腿……”

“那枪怎么不打他身上呢?”小八反问道。

“这……”苗成云翻了翻白眼,“嗐,我跟你这只鸟说不

男奴小说 掌中之物第一次做

着。”

一边说着,苗成云开始翻自己的背包,随后拿出来一个密封的塑料袋,抖了抖里面的事物:“来,林朔你看看,什么叫有备无患。”

林朔一看苗成云醒了,就已经开始犯困了,本来说好两人轮值守夜的,这会儿他揉了揉眼睛,借着篝火的火光看了看苗成云手里的塑料袋,有点发愣:“这是什么东西?”

“我之前早就料到了,这儿的事情,有可能是人干的。”苗成云笑道,“咱们对付猛兽异种那是专业的,对付人嘛,一个比一个心软,这就容易坏事,所以就提前准备了这个东西,你其实应该认识。”

一边说着,苗成云把塑料袋上的封口打开了,里面的气味因此散发出来。

林朔看东西没认出来,一闻到这个味道就认出来了。

这是僵尸油灯的灯芯。

之前他跟苏念秋魏行山合作的头笔买卖,就是外兴安岭下的黑水龙城,里面的僵尸油灯一度让狩猎队陷入绝境。

尤其是魏行山,已经准备要壮烈牺牲了。

也幸亏那笔买卖,实际上是苗光启要叶落归根回国,想去弄到龙城内部的这批文物归还国家,顺便给林朔安排一场考核,提醒这小子该出来找妈了。

所以这僵尸油灯的用法,还没那么阴损,给了林朔充分的信息缓冲和准备时间,否则光这个东西,就足以让当时那支狩猎队全军覆没了。

苗成云看着手里的东西,感慨道:“一看到这个东西,我就想起聂萱了。哎,人生就站在四岔路口做选择题啊,很多时候甚至身不由己,谁能想到若干年后,我会跟杀死聂萱的人称兄道弟,情同手足呢?现在是明知道她埋在阿尔泰山,我每年清明都不好意思去扫墓。”

“你这话不对,什么叫情同手足,我们本来就是兄弟。”林朔说道,“你不去扫墓就不去吧,她的墓有人照料,念秋每年都会去一趟的。”

“哎,我这个小师妹啊。”苗成云摇摇头,说道:“好了,不提她了,就说这僵尸油灯。

这东西,要是对付手无寸铁普通人,没啥用,反而会加强他们的战斗力。

可偏偏是那种不炼神的修行者,最好就是持枪的,那就很有效。

一点上,人就成了行尸走肉,虽然也会有攻击性,可手上章法没了,枪也不会用了,容易对付多了。

这趟我还带着安神定魂散,老魏和老楚他们俩每人含一口,稳。”

“行。”林朔点点头,“那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

……

次日天明,苗成云先用风火跃迁抵达目的地附近,然后巽风飞行在高空观察了一下,定下了其他三人的落脚点。

然后他和林朔两人相距一千公里搭建风火跃迁通道,把魏行山和楚弘毅带了过来。

小八就揣在林朔怀里,到地儿就上天盯梢去了,有什么风吹草动,赶紧下来汇报。

众人所在的落脚点,就在一个半山腰上,往前走一段翻过两座山头,到了第三个山顶,就能看见山下的那片村寨了。

这趟要对付的人身上有修为,距离还是要拉开的,潜入得小心。

花了半个多小时,四人这一路又快又稳,在摸掉了三个在高处预警的岗哨之后,他们最终趴在了山顶,对山下的情况稍作观察。

确实如同小八所说,人不少。

这就是一座很大的山寨,密林深处群山环绕,木栅栏圈起来的地方很宽绰,整体看来结构是一个大圈套着好多个小圈。

外墙之内,是围成一圈一圈的环形木楼,木楼高有矮,院子也有大有小。

这会儿是清晨天刚亮,里面的人纷纷起床,正是一天中山寨里最热闹的时候。

基本都在做饭,炊烟袅袅,不过他们做饭看样子不都是独门独户关上门做的,绝大多数的人家,是几户共用一个火塘。

一圈木楼围起来的院子里燃起篝火,好几户人家都在篝火边上忙活。

而就在这些火塘边上,都立着一座石像。

这会儿林朔等人离得远,烟熏火燎地也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石像,不过感觉像是之前在地穴里看到的那座石像,大同小异。

除了这些环形的圈楼之外,山寨的正中间,那片木楼看样子是独栋别墅的意思了,一幢一幢的,横七竖八排列,整体高一些,最次的也得是两层小楼。

而在这些独栋木楼里出入的人,感觉就跟山寨其他人不太一样了。

基本都是青壮年,脚下虎虎生风,动作也麻利。

苗成云趴着看了一会儿,说道:“人咱是找着了,可是神庙呢?看样子这儿没有啊。”

林朔的嗅觉敏锐,可眼神是不如苗成云和楚弘毅的。在他眼里,也正如苗成云所说,山寨里的这些建筑虽然隔着远看得不是很真切,可到底还是一览无余的。

玛雅神庙或者祭坛,那是连影子都没有。

楚弘毅这会儿显然情绪有些低落,因为这儿是最后的可能了,要是这儿都没有,那座隐藏神庙的踪迹从此就没下文了。

不过林朔这时候却说道:“神庙就在这儿。”

“你闻到了?”苗成云好奇道,“神庙什么味儿啊?”

“你当我神仙啊,这烟熏火燎的我还能闻到神庙的味儿。”林朔轻声说道,“我看出来的。”

“怎么看出来的?”魏行山也问道。

“你们看嘛,这些建筑都是木结构的,外墙也是木栅栏,可山寨内部的地面,却都是石砖铺起来的,而且石砖个儿还不小呢,工艺水平不低。”林朔说道,“这太不和谐了。”

“那能够代表什么呀?”魏行山问道。

“建筑是庇护之所,而围墙又是最重要的防御屏障,他们如果有这个能力或者意识去铺这么好的石砖地面,那不说建筑,起码外墙也得用石头垒起来。”林朔说道。

“你的意思是,这些石砖不是他们铺的?”苗成云问道。

“对,这些石砖应该是本来就有的,比他们寨子还要久远。”林朔说道。

“那是他们把神庙给拆了,只保留了神庙的石砖地面?”魏行山问道。

“有这个工夫拆,直接住神庙里面不好吗?就算住不下这么多人,那拆下来的石料垒个围墙总行吧?”林朔翻了翻白眼。

“那神庙去哪儿了?”

“就在地底下呗。”林朔说道,“他们在这儿建山寨,应该就是在守护神庙的入口。”

“那入口在哪儿呢?”

“这我上哪儿知道去,一会儿进寨子里找找呗。”

……

喜欢禁区猎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