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卫把王爷做爽翻 江西高安

  • A+
所属分类:课件

当方正带着菈菈回到家里时,身边就又多了一个金色之暗,对于后者大家也表现出了热烈的欢迎与好奇,毕竟她与伊芙长的太像了,大家不好奇也不行。

而经过一番介绍,金色之暗也惊讶的发现,这个家里出乎自己意料的存在还真是多。

先不说来自戴比路克星的菈菈公主———金色之暗是宇宙的暗杀者,自然不可能没听过戴比路克星的名号,所以对于菈菈公主她也算是有所耳闻。

但是除此之外,还有不少人让金色之暗感到诧异,比如那三个会自己活动的人偶———按照她们的说法是叫什么蔷薇少女的,似乎是这个星球独有的产物。当然,类似的自动机器人金色之暗也不是没有见过,并不稀奇,只是她没想到会在地球上看见类似的存在罢了。

而另外要说让金色之暗有些忌惮的,就是一个有着银色长发的少女了。

虽然她的表情变化并不多,说话的声音也很轻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光是站在她的身边,金色之暗就有一种汗毛倒竖的恐怖,有种自己站在黑洞或者即将爆发的超新星旁边的危机感。

根据方正的介绍,这是一个叫优库里伍德的死灵法师………嗯,除了魔力稍微强点儿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至少方正是这么说的,金色之暗信不信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最终,虽然金色之暗留在这里吃了一顿晚餐,但是却并没有住下来,而是找了个借口跑了。

对于方正来说,这也不意外,毕竟金色之暗可是杀手,对于杀手而言,自己的家简直和龙潭虎穴差不多。她能够留在这里吃顿晚餐已经算是相当给面子了,方正也不指望自己几句话就让金色之暗改头换面转变思想。

反倒是美柑她们多少有点儿遗憾,毕竟原本众人还想要多听听金色之暗的故事呢。

方正倒是不急于一时,大家对小暗的感觉都不错,这就足够了,联络感情这种事情就是要一步步来,饭也是一口口吃的,没有谁一口吃成个胖子不是?

在劳累了一天之后,方正也是洗了澡换了衣服,然后打着哈欠准备睡觉休息。至于那个叫提亚悠的人的事情,他已经委托赏金猎人协会的情报网去调查了,估计就算能够查出线索,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

“咚咚咚。”

然而,就在方正打算睡觉的时候,忽然敲门声响起。

“嗯?是谁?”

方正可以肯定不是菈菈,她要进自己房间才不敲门呢,而且菈菈三天两头跑到自己床上和自己睡,每次都是后半夜———方正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多半就是二哈打盹醒了觉得主人不在身边寂寞了呗。

“是我,正哥哥,我能进来吗?”

“伊芙?”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方正愣了一下。

“当然。”

听到方正的回答,只见卧室的门打开,接着方正就看见伊芙抱着枕头走了进来。

“正哥哥,我能和你一起睡吗?我有点………睡不着。”

“当然可以。”

看着伊芙有些消沉的表情,方正微微一笑,而伊芙也是松了口气,急忙抱着枕头钻到了方正的床上,躺在了他的身边。

方正没有说话,而伊芙也没有说话,就这样蜷缩在方正的身边,在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她才低声说道。

“正哥哥,我………有些害怕。”

“因为小暗?”

“嗯……………”

方正轻轻抚摸着伊芙的小脑袋,没有说话,他当然猜到伊芙为什么会这样。

毕竟严格来说,伊芙和小暗的人生轨迹在最初是几乎一模一样的,她们作为兵器被制造出来,被训练用于杀戮。只不过伊芙的运气比较好,第一次出击就遇到了方正,结果方正把她从中救了出来,现在的伊芙也因此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但是小暗明显就没那么好运气了,显然,她就是严格的遵循自己作为生化兵器的宿命,游走在黑暗之中进行杀戮。而对于伊芙来说,小暗就像是走了另外一条路的自己———那条让她不安,恐惧的道路,原本对于伊芙来说,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但是现在,小暗的出现却让她又回想起了当时的那一幕———如果自己做出了另外一个选择的话,那么现在的自己恐怕就是小暗姐姐了吧。

所以小暗看伊芙不自在,伊芙看着小暗也不自在,这就像是看到了完全不同命运的自己,没有人会觉得自在。

这也是为什么小暗没有在方正家久待的另外一个原因,她虽然表情很淡漠,而且基本没怎么说话,不过方正也感觉到了她和伊芙之间那股浓浓的尴尬气息。

“有我在,不用担心,你只要按照自己想做的就好。”

方正一面抚摸着伊芙的头发,一面低声在她耳边说道。

“我想小暗也一定很羡慕你,她之前对菈菈说过,她根本不懂独自一人孤独在宇宙中生活的感受,其实我也不懂,不过那毕竟是她的过去,不是她的未来。你也可以想想自己能够做什么,总之,凡事有我,不用担心,大胆去做就好。”

“嗯……………”

听到方正的说话,伊芙似乎终于放松了下来,她闭上眼睛,像只小猫般蹭了蹭方正的胸口,然后慢慢的陷入了沉眠之中。

对此方正并不着急,很多事情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小暗愿意留在这里就行,虽然她不可能住在自己家,但是偶尔过来看看也不错。美柑和伊芙也希望多和她亲近亲近,在方正看来,这就足够了。

顺便说一句,现在的优修炼越修越像是修仙

暗卫把王爷做爽翻 江西高安

了,整天两腿一盘往那里一坐就闭眼入定去了。按照优的说法,她感觉这种“入定”让自己非常舒服,不但可以保持心态平和,甚至还能够感受天地……………对此方正表示你丫比我都有慧根啊,当初老子在山野荒林待了一千年都没悟出什么道来………

要方正说,优也别做什么死灵法师,找个灵山宝地闭关修仙去算了。

对于方正来说,这件事算是就此告一段落,作为学生会长,即将到来的文化祭才是他最需要忙碌的部分。

然而,并不是每个学生都对此感到兴奋和高兴的。

比如古手川唯就是这样。

虽然她现在每天也在忙着排练话剧,但是古手川唯的心情,却是一点儿都不好的。

其实在文化祭开始的时候,古手川唯在自己班里提出了两个选择,要么是书法展览,要么是做一期彩南町当地的文化风俗研究。在古手川唯看来,这都是非常正经而且很不错的选择,当然了,班里的同学们对此兴趣缺缺,不过古手川唯一直以来都不是很受大家欢迎,所以她也并没有把这往心里去。

但是当学生会提议要两个班级合办话剧的时候,自己班的人纷纷兴高采烈的同意,这让古手川唯多少有了些被背叛的感觉,而且看着那些原本对自己的提议没什么兴趣的同学

暗卫把王爷做爽翻 江西高安

,兴致勃勃的进行话剧表演的准备工作,也让古手川唯显得多少有些失落。

难道自己做错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古手川唯依旧感觉很是消沉,她做风纪委员,自然没怎么得到过学生的好感,这也很正常。毕竟风纪委员主要是检查学生风纪的,没有人愿意被同学检查,而且古手川唯还是风纪委员长,大家也对她差不多都是敬而远之,古手川唯自己也没什么亲近的朋友。

不过古手川唯也不在意,对于她来说,好的学校,好的风气,这些才是最重要的,自己没几个要好的朋友,在古手川唯看来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

但是,像这样被大家否定,还是让古手川唯的心情不是很好,她毕竟不是机器人,也是有自己感情的,就像这天………

“哗啦啦啦啦啦。”

或许是古手川唯走神太严重,以至于当冰冷的大雨瓢泼而下时,她才惊讶的察觉到不对,接着古手川唯也是急忙快步向前,随后跑到旁边公园里躲雨去了。

“呼……………”

钻进小小的孩童游乐设施里,古手川唯才算是松了口气。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却看到了对面一个熟悉的身影。

“结城君?”

“哟,古手川?”

躺在里面的方正打了个哈欠,睁开眼睛望了一眼古手川唯,笑呵呵的打了声招呼。

“你也跑进来躲雨?”

“你这是干什么呢?”

古手川唯疑惑的看着躺在地上舒舒服服的方正,不由皱起眉头开口询问道。他们现在所在的是公园里一处孩童游乐设施,说白了有点儿类似一个小型爱斯基摩人造的半圆形雪屋,平日里孩子们都是在这里钻来钻去。

但是对于古手川唯来说,方正的表现就显得很让人意外了,他舒舒服服的躺在地上,摆出了一副小孩子的样子,着实让古手川唯感觉有些古怪。

“放松一下。”

方正这才坐起身来,打了个哈欠。

“其实这样挺好的,躺在地上,听着外面传来的雨声,回忆一下童年,也是蛮自在的。”

“我们现在才高一呢。”

听方正一副老气横秋的语气,古手川唯轻哼一声,而方正则是呵呵一笑,接着伸手入怀拿了一块手帕递了过去。

“来,给你用,免得感冒。”

“谢谢……………”

面对方正递来的手帕,古手川唯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去,而方正则眯起眼睛,笑呵呵的盯视着眼前的少女。

此刻的古手川唯完全没有察觉到,因为被雨淋的缘故,此刻她的衣服已经湿漉漉的贴在了身上,透过纯白的衬衫,可以看见少女的肌肤在其中若隐若现。

当然,要说重点是看不到什么的,因为彩南制服在白衬衫外面还套着毛背心呢,雨水再厉害也不可能把毛背心也给打透了。最多也就是看看胳膊锁骨之类,其暴露程度还没有泳装高。

不过那也要看是谁,菈菈那种二哈光着身子满屋子乱窜的,看都看腻了。但是古手川唯本身却是一个相当死板的少女,配合她现在凌乱的衣着和被雨水浸湿的衬衫所透露出来的,反倒给人一种别样的风情。

所以我就说,白夜叉根本不懂艺术。

方正撇了撇嘴,想起了箱庭世界的白夜叉,什么露的越多越有情调,那都是初出茅庐的初哥才有的想法,也只有那些下三流的歌舞厅才会用这种方式招揽客人。情调这种东西,是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才能展现出来的。

像现在,如果在这里的不是古手川唯,而是菈菈的话,那么这点露出度就毫无吸引力可言。毕竟菈菈在家就和个二哈一样不穿衣服到处乱跑的,这点儿程度对她而言算得了什么?

只有古手川唯这种死板又严肃,而且还整天把“不知廉耻”挂在嘴边,长的又漂亮的少女,才会在这种场合散发出自己的独特魅力。如果不是因为下雨天,如果不是因为躲雨来到了这里,如果不是因为被雨淋湿的是古手川唯,那么这还有什么意思?

正是因为这样的反差,所以才有情调啊……

方正现在恨不得去箱庭世界把白夜叉拉过来,让她看看什么才是艺术………当然,也只能是想想了。

“结城君?”

这边古手川唯拿手帕擦完了头上的雨水,察觉到方正的目光,也是本能的缩了下身子,盯视着他。

“哦,没什么,只是在想一些学术性的问题。”

方正倒是耸耸肩膀,倒也不算说谎,毕竟他脑中这些要是严肃写出来的话,估计写个毕业论文肯定是没问题的。

当然,给不给过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话说回来,你最近的情绪好像都不是很高?”

方正也有观察到古手川唯的情绪,他又不是那些迟钝的男主角,自然发现古手川唯虽然很认真的进行话剧准备,但是情绪却不高。如果不是因为她饰演的角色本身也是这种类型的话,恐怕也会被其他人发现不对劲了。

“我……………”

听到方正的询问,古手川唯愣了一下,接着低下头去。

“我只是不知道,我做的对不对。”

“嗯?”

“我觉得我没有做错。”

不知道为什么,古手川唯神使鬼差的向方正吐露了起来。

“但是大家似乎都不支持我,就连这次的文化祭也是………难道说,我做错了什么吗?”

“你没有做错,但是你也没有作对就是了。”

方正耸耸肩膀。

“我明白你的想法,但是文化祭嘛,需要的是大家一起开开心心的做起来,这样才有意思。或许对你来说,你的想法没有错,但是对于其他人来说,这并不是他们所期望的文化祭,作为风纪委员长,你也应该多考虑考虑大家的心情才行。”

“大家的心情……………”

听到方正的回答,古手川唯不由的陷入了沉思之中。

喜欢次元法典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