炕上婬乱小说阅读 高hnp辣文

  • A+
所属分类:课件

林渐笙凝视着安娜与冰汐暴龙离开的方向,他笑了笑,突然侧身对藏在林间的男子说:“往后是生是死,都是他们的造化,就送到这里吧。”

闻言,密林中响起一阵枯枝被踩动的声音,接着走出来一个男子。

那人身穿烟灰色衬衫,领口处别着一枚云纹大理石领针,怀中抱着一把黑色龙纹长剑,正是盛骁。盛骁对林渐笙喊了声师父,这才缓缓踱步去到塔莫尔的尸体旁。

盛骁盯着塔莫尔的遗体看了片刻,然后扭头对对林渐笙说:“安娜并没有完全失智。”

“没错。”方才林渐笙刚才躲在暗处,旁观到安娜苏醒后的所作所为,也发现了安娜并未完全失智的细节。

林渐笙有些诧异地说道:“据资料记载,那些大魔修都是没有自我意识的天生破坏者,安娜这丫头倒是有些奇怪。她方才苏醒后,虽说觉醒了魔性,可她并没有被那股魔**役,成为真正的魔修。相反,她还保留着神智,能在瞬间清醒过来,还能认出那头暴龙来。”

“这样的魔修,倒是闻所未闻。”

盛骁也觉得很奇怪,但他跟林渐笙一样想不明白这之中的道理。

“算了,你先回去吧,老院长那里肯定乱成了一锅粥。”

“嗯,好。”

盛骁辞别了林渐笙,便第一时间赶回了神月国。

他回到老院长那里时,轩辕慎等人已经散了,只有虞凰还留在小院里照顾狄若风。

被冰汐暴龙破坏的房子,仍保持着那副破败的样子,看上去摇摇欲坠,像是随时都能倒下。

老院长的房间看上去则要相对安全一些。

老院长被冰封接近两个钟头,他这把老骨头多少也有些受不住。老院长靠着床头,手里捧着一碗姜汤,一边小口小口地喝着,一边在听虞凰讲述今天发生的事。

“轩辕慎直接让人扛着轩辕族那三名客卿的遗体,在我殷族大门口气势汹汹地叫嚷,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轩辕慎死了三名客卿。他对付安娜倒是积极得很,那日对付苏玄烨的时候,怎么不见他冲到最前面?说到底,那就是个贪生怕死,只敢欺负弱小的懦夫!说来,他们神鹰学院的学生,好像都有点这样的苗头。”

轩辕慎是如此,殷芙也是如此。

狄若风闻言嘿嘿地了一声,他说:“小人得志罢了。”

就在这时,老院长察觉到有人靠近了,他仔细感受了下,便说:“盛骁小子回来了。”

“是吗?”虞凰悄无声息地张开念力,果然捕捉到了盛骁的气息。虞凰立马起身,打开窗户朝楼下望去,便看到盛骁推开小院的大门,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

听到开窗声,盛骁抬头朝虞凰望过来。

见虞凰眼里装满了关怀,盛骁冲她报之一笑,言简意赅地说道:“他们暂时没事。”

“那就好。”

虞凰朝盛骁招了招手,示意他上去说话。

盛骁在楼下喝了杯水,这才快步去到老院长的房间。

见老院长的精神头还不错,盛骁这才放了心。“院长,安娜与小龙已经平安离开了神域洲,若无意外,他们应该能平安抵达原始深林。”

得知安娜目前没有生命危险,成功离开了神域洲,狄若风高悬着的心这才安定了几分。他捧着姜汤灌了一口,用手帕擦了擦被姜汤打湿的胡子,才开口问道:“一路上,可曾遇见阻难者?”

“途径玉国时,遇到了两名王师跟一名6级修为的净灵师。”接下来,盛骁将他的所见所闻,事无巨细地讲述给老院长听。

得知玉国那个叫做塔莫尔的净灵师竟然打起了冰汐暴龙的注意,狄若风顿时气得冷哼,他骂道:“此人心性不纯,坏得很,难怪他修了两百多年还是个6级净灵师。”

“那苏玄烨就是心里藏的黑暗面太多了,故而修行了六百多年,才在三十年前突破了9级净灵师。”

净灵体系诞生数百年来,鲜少能出现9级净灵师,而能在不到两百年的时间内突破9级修为的净灵师,至今也只有苏听雪与林渐笙他们两人。

由此可见,只有心性最纯善之人才能领悟净灵术的真谛,这是真的。

老院长看了眼虞凰,他说:“你师父虽然看上去不是什么善良聪明之辈,当年更是花了三年时间才成功凝结出念力珠,但他有一颗真正博爱仁慈的心。因此,他才能得到殷族一万三千名亡魂的献祭,成为了净灵系中的最强者。”

“由此可见,这人啊,是动不得歪心思的。这心术不正者,必遭反噬。”

老实说,林渐笙当年去神域学院报道的时候,一看到他那跟黑帮头子一样混不吝的外形,莫说是狄若风,就是净灵系的爱德华那老东西,都不相信林渐笙会取得如今的成就。

但以貌取人者,往往都会被打脸。

狄若风当院长这一百多年来,眼光还算毒辣,唯一一次栽跟头,便是在林渐笙身上。

“塔莫尔被安娜吞噬念力而亡,也是他活该。”

虞凰跟盛骁就静静地听着,等老院长发完感慨,虞凰这才提醒他:“师祖,趁热喝了姜汤,别感冒了。”虽说驭兽师轻易不感冒,但架不住暴龙的冰封术太厉害。

老院长抱着碗把姜汤一口喝干净了,这才说:“小龙把安娜带走了,我也就放心了。小龙是我看着长大的,他是个说到做到的好孩子。若安娜真的失去控制沦为一个魔修,小龙一定会按照他承诺的那样做。”

虞凰忆起那日安娜在八塔山上的失控,她总觉得这件事太突然了。

虞凰说:“我总觉得,安娜的失控有些可疑。”

老院长没吭声,但表情很凝重,显然也跟虞凰抱着同样的疑惑。

盛骁问她:“哪里可疑?”盛骁对安娜的了解远不如虞凰深,因此他并未发现可疑之处。

虞凰将自己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她道:“安娜的兽态这些年一直都很平静,没有失控过。八塔山大战那日虽说场面极度混乱,容易令人受到刺激。然而安娜跟着师祖的这两年,也见惯了各种大场面,按照她如今的心智来看,她不该如此轻易就失控才对。”

老院长缓缓地点了点头,也道:“我与虞凰一样,都觉得这事很反常。”安娜是狄若风的小弟子,狄若风比任何人都要更了解安娜的心性。这两年,狄若风安排安娜驯服妖兽,也有不少妖兽对安娜展开过反抗与攻击,但安娜每次的反应都临危不乱,镇定自若。

她不是那种会被轻易刺激到意识失控的人。

狄若风怀疑安娜的失控,是背后有人在操控。但那人是谁,那人又是如何操控的安娜,狄若风一时半会儿也是毫

炕上婬乱小说阅读 高hnp辣文

无头绪。

盛骁突然跟虞凰问道:“那日的监控备份,你那里有吗?”

“有,上午轩辕慎备份的时候,我也备份了一份。”

虞凰直接用记忆石将那日的影像复刻了出来。

虞凰将记忆石取出来放在床头柜上,用灵力唤醒了它。

记忆石苏醒,石身上散发出一阵阵莹白色的光芒,很快,八塔山大战那日的影像,便被投放到了房间内。

记忆石复刻的监控是三维影像,三人站在不同方位观看影像。虞凰跟老院长都在盯着安娜,想要找到究竟是哪一幕刺激到了安娜的神经,导致安娜意识失控。

而盛骁则专注地观察着上方战场上的那几名超级强者。

然而,将那段影像反复看了三四遍,虞凰跟老院长也没有找到可疑之处。

安娜的失控,看上去真的就只是一场意外的失控。

“再看一遍吧。”虞凰担心他们错过了什么细节,她不死心,便又重放了一遍影像。

然而这一次,她跟老院长依然没有收获。

就在虞凰死心了,打算关掉记忆石时,却听见盛晓说:“刺激安娜的不是战斗,而是他...”盛骁突然伸出食指朝战斗场的上空指了指,而被他所指之人,正是满头白发的苏玄烨。

虞凰跟老院长对视了一眼,都有些诧异。

老院长问盛骁:“你发现了什么?苏玄烨有问题?”那日,老院长一直在跟苏玄烨交战,他不记得苏玄烨有对安娜出过手。

盛骁指着苏玄烨的身形,他说:“我一直在观察苏玄烨,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细节。”

盛骁将影像倒退到殷族八名王师被虞凰反杀后,虞凰遭到所有反叛驭兽师集体围攻的那一幕。

“你们仔细看这一段。当时,那些血孔雀组织的成员见虞凰凭一己之力反杀了殷族这八名王师,他们起了忌惮之心,便决定一起围攻虞凰。这个时候,我与殷容萧疏和安娜,以及所有年轻的驭兽师都决定朝虞凰靠拢,共同进退。当时看到这一幕,苏玄烨的表情明显变得凝重了一些。”

闻言,虞凰顺势抬头朝战场上放的苏玄烨望去,果然,当苏玄烨看到所有人都朝她靠拢去的时候,表情的确变得凝重难看起来。

盛骁又说:“你们仔细看,苏玄烨在这个时候嘴唇动了几下,他是不是说了什么?”

喜欢退圈后她惊艳全球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