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馊子8 密宗明妃

  • A+
所属分类:课件

“命令第六路取消殿后任务,急速朝右和第二路会合,迅速通过第四路所占领之高地,本属于第六路的大将也全部回归六路,听从六路统领的调遣。”

中军大帐之中,孔蓝直接向外面传音道,因为同属于一片白烟之中,传音的效果并不会受到影响,孔蓝直接传音了一个大阵之中的所有大宗师,自然也包括位于殿后位置的地净。

而经过了这一次的突然的变阵,孔蓝也将第六路原本属于地净的大将派回来了六路之中。

虽然孔蓝还不知道全盘的计划,甚至认为自己这也只是猜测而已,但是,孔蓝算是将一半的兵力暂时的归于地净的一个方面了。

如果地净真的有所计划的话,足足一半的人手也足以让地净能够发挥的了。

不论如何,还是只是猜测,孔蓝已经给地净留下了足够的契机。

“原本的第一路随我向左朝着第三路会合,迅速通过第五路占领的高地,然后两个方面在前方的野荡林附近会合,相机行事。”

孔蓝继续的传音道,于此同时将已经写好的信筒封好,投入到了桌子上方小型的传送阵中,告诉被黑雾隔绝的第二、三、四、五路。

通知第四五路坚守山峰的同时,要求第二三路朝着中间靠拢,接应与他们会合第一路和第六路。

没有任何的犹豫,孔蓝所带领的六路已经准备分成两个方面进行突围了。

孔蓝并不想在这个位置和位置的敌人展开战斗。

——

中军大帐的外面,所有的大宗师、包括曜日的大队长们都接受到了孔蓝的命令,本来归属于第六路的六位大宗师也没有多少迟疑,迅速的朝着后方的第六路飞去。

第一路和第六路本来就是一个靠前和殿后的位置,就此分兵并不会花费多少的时间。

——

然而,一声声巨大的嘶吼声突然的从黑雾的深处,河滩对岸传来,听声音绵延了十几公里。

一瞬间,位于中间的三路全部收到了攻击。

大军前面的河流之中,突然的从水底漂浮出数量众多的蛋类,位于中间第一路前面的黑褐色的蛋类,位于右侧河道之中的是雪白颜色的蛋,而左侧河道之中的则是那种布满着灰色竖纹的梭形长蛋,密密麻麻的漂浮在河道之中。

而随着这些蛋类从河水中浮现出来就迅速的破裂了。

中军第一路前面河道中孵化出来的是有着很多长脚的墨色蜘蛛,然后,这些密密麻麻的蜘蛛就用众多的脚足踩着河水朝着岸边冲来。

而在岸边的河滩地上,松软的泥土被一个个的顶了开来,数量更多的蜘蛛从河滩地中爬了出来,如同潮水一样的朝着前方的白雾冲了过去。

而因为这片河道以及大部分的河滩地依旧被黑雾笼罩,而这些刚刚出生的蜘蛛们似乎是受到了黑雾的滋养,在飞速行进的过程中提醒也在急速的长大,很快就从不到巴掌的大小变成了半米多高的身材。

这些蜘蛛的速度也随之变的更加迅速的了起来,甚至在接近前方白雾的时候,很多的蜘蛛在地上爬着冲进白雾的时候,很多的蜘蛛直接一跃就跳进了白雾之中,看起来弹跳力也相当的惊人。

在中军第一路突然遭受到这种如同潮水一样的攻击之时,位于两翼的第二路和第三路也是相同的场景。

刚刚接收到来自于孔蓝的信筒,第二路和第三路还没有

年轻的馊子8 密宗明妃

开始行动,袭击就来临了。

在第二路的前面,那些白蛋之中孵化出了密密麻麻、花花绿绿的小蛇,全都漂浮在河岸之上然后同样的迅速的朝着岸边游了过来。

而在岸边的河滩,同样有着数量众多的小蛇从河滩中钻了出来,看起来就跟刚刚孵化出来一样,然后同样的在黑雾的滋养之下迅速的长大,很快全都到了差不多一米的长度,迅速的涌动到了白雾的前面。

而跟之前的类似,其中的一些蛇类并没有和其他的蛇类一样从地面冲进白雾之中,而是蜷缩起来了身子,然后如同弹簧一样飞射入了白雾之中。

整体和中军第一路的方式如出一辙。

而在第三路的方向,这些突然冒出来的蛋们却有了明显的不同。

这些突然浮现的出来的长梭形的蛋类在出现之后,竟然全都竖直的立在水中,而在河道前面的滩地上,竟然也都冒出了一个个这样长梭形的蛋类,如同竹笋一样,密密麻麻的竖立在河滩地上,就像是种在地上一样。

但是,很快,这些竖立在河水以及滩地上的长梭蛋类就从尖头的位置破碎开来,从里面露出了一个个相当丑陋,跟蛋壳一样颜色的虫子。

年轻的馊子8 密宗明妃

这些虫子在依旧竖直的蛋壳中扭动了几下,紧接着,这些虫子就跟开花一样的从中间裂开了,丑陋粗糙的皮肤就跟花瓣雨一样朝着四边剥开垂落。

然后,一个个长着灰黑色翅膀的飞虫就从里面冒了出来,然后缓缓的飞了出来,挥舞着它们稚嫩的翅膀悬停在了空中,稍微的适应了一会,就朝着第三路所在的白雾中飞冲了过去。

这些飞虫在飞行的时候也在迅速增大的提醒,似乎很快的时间内就达到了成年期一样,变成了将近三十多厘米的肉体长度,如果衡量展开的翅膀的话,每一只都到了半米以上的长度。

这些数量庞大的飞虫聚集在一起发出震耳欲聋的振翅声音,从地面掠过或者是高空俯冲的方式冲入了白雾之中。

——

然而,这些密密麻麻的蜘蛛、蛇类、飞虫冲进了白雾之后,竟然全都不禁的晃荡了起来,尤其是那些飞舞的飞虫们,几乎都差点跌落到地面之上,一些低空飞行的飞虫甚至直接落到了地上。

这片白烟的环境对这些魔毒中诞生的家伙们似乎有着相当的克制作用,它们可以随意的生活在黑雾之中,但这些白烟似乎对他们而言就变成了一定程度上的毒药。

而因为有白雾的隔绝,它们也全都失去了黑雾滋养的能力。

不过,这些蜘蛛、蛇类、飞虫在适应了一会后又迅速的再次朝着白雾中的苍蓝城大军冲了过去,但是无论是速度上还是气势上都跟之前有了天大的差别,看起来明显的蔫了起来,甚至在这些动物的身上已经出现了淡淡的伤痕,类似于灼烧一样的效果。

而在这些虫类继续朝着苍蓝城的大军发起冲击的同时,几个身影突然的冲入到了白雾之中,或者在白雾之中突然的现身,然后没有任何交流的意思,直接挥手释放出了几道巨大的斩击。

而在河滩的对岸,在受到了攻击的三处白雾的前方,依旧有三个身影躲藏在其中,并没有跟其他人一样冲入到苍蓝城的大军之中,进行着真正你死我活的死战。

一个是长着巨大蜘蛛腹部和腿足,却在身体的中间位置长着人类的上身以及半边人脸的蜘蛛妖怪,而她原来头部的位置,看起来却像是被砍断了一样,然后移植到了肚子的上方。

另外一个是坐在石头上,人身人首的消瘦男子,但是人脸和两只手掌上却全都是蛇鳞的样子,眼睛中更是邪异狂乱的赤红色。

最后一个,则是长着巨大灰黑色翅膀,却将自己用黑色的丝线裹起来吊在树上的两米多高的飞虫,跟之前小飞虫差不多的样子,但却长者两对跟人类差不多的手臂和双腿,就那样的吊在树上,随着风慢慢的摇摆着,看起来像是睡着了,却是睁开着眼睛。

而在它的眼睛中,倒影的景象却并不是树木四周的场景。在它并不算大的瞳孔中,却是成千上万个细小的画面,竟然几乎全都是白雾之中的场景。

它似乎在共享着那些飞虫所有的视角。

这三位正是那些数量庞大虫类的创造者和指挥者,而他们并不会亲临战场,或者说会以一种特殊的方式直接参战。

其实如果能在河滩地的上空展开战斗,才是最符合他们的战法的。

他们虽然都相当的疯狂,但反而更加知道该如何疯狂的战斗。

PS:先发后改。

喜欢从被召唤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