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年轻漂亮的继坶2 工棚里的性疯狂

  • A+
所属分类:课件

聊天群中,很多对于治国不太了解的皇帝,此刻都被宋徽宗带到沟里去了。

他们觉得宋徽宗说的好像真的是正确的。

就连一直相信陈通的崇祯,那心理也不自信了。

难道这次陈通真的错了吗?

自挂东南枝(最纯昏君):

“陈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你快给大家解释呀。”

“我觉得,他们肯定没有你懂得多。”

………………

宋徽宗脸上满是嘲讽,他悠然地吸了一口茶水,惬意的不行。

他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吊打陈通。

最美瘦金体:

“解释个毛线!”

“这是明摆的事啊。”

“我就看看陈通怎么被人打脸。”

“这才是真正的实际问题实际分析。”

“懂?”

…………

朱棣真是替陈通担忧,这该怎么办呢?

就在一些皇帝觉得陈通有可能会栽跟头的时候,

陈通不由得哈哈大笑,他觉得这人真是疯了,你这简直是送命题啊!

陈通:

“我完全服了,什么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

你竟然还说三十税一是不收百姓的税。

是因为百姓没有土地。

你这得要无知到什么程度呢?

谁给你说百姓没有地就不交税了?

你难道不清楚古代的税赋是分为三种吗?

你们认为的土地税,只是一种而已。”

…………

刘秀痛苦的闭上眼睛,他知道自己完犊子了。

而崇祯也是高兴的跳了起来,就知道陈通不会输。

而宋徽宗则是一脸懵逼。

最美瘦金体:

“古代的税赋分为三种,我怎么不知道呢?”

“难道不是按土地收取的吗?”

……

尼玛,你真是刷新了我对皇帝的认知。

李治都忍不住要吐槽了?

相亲相爱一家人:

“能不能不这么无知呢?

你但凡把心思放在主业上,你也不可能这么蠢啊!

陈通,赶紧给这货科普下,不然真会恶心死人。”

…………

此刻,就连假小子张曌也懵了,这人的历史知识如此匮乏,怎么敢跟陈通对线呢?

这是多么想不开。

陈通也是醉了,看来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古代的税赋体系,就敢吹刘秀,也真是够了。

你们真是无脑吹啊。

陈通:

“如果觉得没有土地就不用上税,那我劝你好好重新学习下历史。

起码对古代税赋体系有个大概的了解,然后再出来吹牛逼行不行?

你这让懂历史的人三观极度不适啊!

首先,我给你说下古代的税赋由三部分组成。

分别是,田赋,口赋(也叫做户赋),还有就是徭赋。

这三个,分别是怎么收呢?

我们一个个的讲。

第1种,田赋。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地租,征收的对象土地。

你不管有多少地,必须都要按照一定的税率上交田地里产出的庄家。

而通常说的三十税一,就是指这个。

第2种,口赋,或者有的叫做户赋。

这个征收对象不是土地了,而是人口。

估计有的人不容易理解,我换一个你们能理解说法,这就是传说中的人头税。

只要你是个活人,不管你有地没地,不管你有没有劳动能力。

你都得交这种税。

这种税赋,在炎黄收了几千年,一直到雍正时期执行了‘摊丁入亩’的政策,这才取消了人头税。

第3种税,徭赋。

顾名思义,就是徭役组成的赋税,是让你无偿的去给王朝劳动。

王朝,有时候会给你发很少一部分的口粮,有的时候就不发。

当然,有的王朝是允许你用钱来代替徭役的。

现在懂了没?

这三种税中,没有地的人是不用交第一种田赋。

这没错。

但第二种和第三种,你必须得交!

现在你再给我说一下,《度田令》到底是在干什么?

这特么就是在搜刮民脂民膏!

百姓生活已经非常苦了,他们没有土地,受到了贵族的压迫和剥削,而这个时候,刘秀没有能力去针对贵族,他只能向贫苦的百姓征收税赋,

而清查田亩和户籍,就是让百姓额外的去交税,你真以为刘秀是对百姓好吗?

你真是瞎了狗眼!”

…………

我去!

岳飞脑子嗡嗡直响,这一刻,他的整个世界观都崩溃了。

作为古代的人,他怎么可能不清楚古代的税赋是由三种税赋组成的呢?

没有土地的确可以不用交田赋,但是你要上人头税,你要去无偿的参加徭役。

怒发冲冠:

“这也太可怕了!”

“这才是刘秀的真正目的吗?”

“这就是为了去逼迫老百姓上税啊,我完全错信了刘秀。”

…………

朱棣早就气得头发根根炸立。

诛你十族(盛世雄主):

“这刘秀也太不要脸了吧。”

“你剥削百姓就剥削百姓,这也就罢了。”

“可万万没想到,你剥削完百姓,还要糟践百姓。”

“竟然有脸吹成爱民如子?”

“原本以为你清查土地和户籍,是想给百姓分配土地呢!”

“结果你地是没有分,税是一分都不能少给呀。”

“无耻,败类!”

………………

曹操哈哈大笑,这一回你们看懂了东汉初年了吗?

人妻之友:

“你们知道为什么刘秀在推行《度田令》的时候,各地贵族和百姓纷纷造反吗?”

“因为百姓也不傻呀!”

“他们日子已经过得很苦了,他们给贵族交了巨额的租田税赋,”

“现在刘秀竟然要让他们再交人头税和服徭役。”

“傻子才愿意去干呢!”

“所以这一次全汉朝范围内的造反,那是得到了百姓的支持。”

“虽然百姓也想推翻腐朽堕落的贵族。”

“但是,比起这些贵族来,刘秀更不要脸啊!”

“你没给他们分配土地,你还想白嫖人家?”

“这不锤你锤谁呢?”

…………

武则天也是连连摇头,他觉得这些吹刘秀的人简直没脑子。

幻海之心(千古一帝,世界霸主):

“现在你们可以继续吹刘秀的【度田令】有多成功。”

“【度田令】越成功,清查出的人口越多,刘秀就越不干人事!”

“那他剥削的百姓就会更多。”

“因为不分配土地,还要让百姓们交人头税,这简直就是历史上最为残暴的制度!”

“陈通给你说【度田令】没有执行成功,你们还非要跟陈通犟。”

“现在我们相信你,你可以跟咱说说刘秀到底祸害了多少人?”

………………

宋徽宗此刻完全傻了,他感觉自己好像中了陈通的圈套。

他在这里疯狂地去吹【度田令】有多成功,甚至还要搬出无数的史料来。

结果陈通直接给你把【度田令】说成了史上最为残暴的制度。

你推行的越成功,那就说明你越残暴!

这他妈找谁说理去?最关键的问题是,他都觉得陈通说的没毛病。

既然不分配土地,继续清查人口,那么唯一去干的事情就是去收人头税呀。

现在他都觉得刘秀不是人!

…………

刘邦此刻感觉自己要疯了,这刘秀真是给老刘家来丢脸的。

最关键的是,你心里没点逼数吗?

你自己干的事情,你都忘了吗?

这就是你吹的【度田令】?

这就是你吹的三十税一?

我的亲娘啊,你这是基因变异了吗?

这才让你跟个脑残一样,非要去说【度田令】有多成功,

你成功地把自己定义成了暴君呀!

杀白蛇的不都是许仙(诡道圣君):

“我真是服了有些人,就刘秀还有资格当千古一帝?”

“有人竟然把刘秀吹得比刘邦还厉害?”

“这是完全没有看懂刘秀的制度啊。”

“现在还有谁说刘秀爱民如子呢?”

“要不要我当场滋他一脸呢!”

…………

聊天群里一阵沉寂,宋徽宗悄悄的不说话了,再说下去,他就真成傻叉了。

现在事实已经非常清楚了。

刘秀因为手中没有权利,所以他无法分配土地。

在这种情况下,刘秀为了获得财政,他推行了【度田令】。

这是奔着贵族去的吗?

不是。

这根本就是想要去剥削百姓。

此刻就连宋徽宗都觉得刘秀的吃相太难看了。

最关键的是,你不能连咱们这些自己人也骗呀!

搞得我还以为你多有多牛逼一样,在这一方面给你大力宣传,

结果就这?

这被人拆穿了多尴尬呀!

………………

而此刻的刘秀就感觉像是丢了魂一样,他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刚开始进群的时候,他光芒万丈,而此刻呢?

那真是满头狗血。

秦始皇听的是恶心无比,他对刘秀的期望很高,可现在越听越难受。

现在恨不得当场就把刘秀给弄死。

大秦真龙:

“就这样的暴政虐症,那在炎黄历史上可以说得上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赵匡胤都没有吃相这么难看。”

“至少赵匡胤不会这么去吹自己吧。”

“我决定了,刘秀最少也该被千刀万剐!”

“如果刘秀没有其他功业支持的话,那这还想去争明君?”

“我看直接就是一个暴君昏君!”

“也别说什么昏君守门员了,守门员你都不配!”

………………

汉武帝十分赞同秦始皇的看法。

他现在觉得刘秀就不应该叫汉光武帝,你赶紧把这名字给改了,

我听了都觉得被冒犯了。

虽远必诛(千古霸君):

“废物永远是废物,而英雄则永远都是英雄,”

“不会因为英雄受到了人们的诋毁,他就失去了身上的光环。”

“总有一天,人们会发现英雄的伟大之处。”

“但废物,他就算包装的再完美,迟早也会被人戳破的!”

…………

刘秀现在感觉到了这个世界满满的恶意,所有皇帝似乎都对他产生了浓浓的厌恶。

现在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谈【度田令】了,这到底该说是成功呢,还说是失败呢?

好像怎么说都是错呀!

他现在恨死陈通了,如果不是陈通,谁能把他的【度田令】分析的如此透彻呢?

你不明白什么叫做难得糊涂吗?

为什么你就不能跟别人一起装傻呢?

而且他非常反感陈通分析问题的方法,为什么你眼中只有利益呢?

………………

而此刻,李世民早就迫不及待,想要继续去怼刘秀。

他要亲眼看着刘秀被陈通喷成筛子。

自己只不过是被粉丝们稍微吹嘘了一下,差点都能让陈通直接一波带走。

那刘秀呢?

你啥功劳都没有,还要跟我并驾齐驱?

你配吗?

你就应该比我惨千百倍啊!

这才叫做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千古李二(明主罪君):

“刘秀的第一个维度,爱民如子,凭实力演绎了什么叫做史上最差。”

“但这不要紧,也许人家第二个维度,吏治清明,也可以实力演绎一把,什么叫做超越自我。”

“你要相信,废物永远会做出让你更加匪夷所思的事情。”

“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到。”

…………

曹操捋着胡须,眼中满是笑意,就喜欢你这么落井下石的。

简直太对我脾气了。

人妻之友:

“那个谁,姓赵的,你赶紧吹刘秀啊!”

“你这不吹刘秀的话,陈通怎么怼你呢?”

“不怼你的话,我们怎么知道刘秀到底有多烂呢?”

…………

尼玛!

这是看不起谁呢?

刘秀恨不得把曹操跟李世民舌头给割了,

我虽然在爱民如子这个维度真不怎么样,

但这也是历史大环境决定的。

那可是东汉初年的世家大族啊,谁能够反抗吗?

我这也是没办法。

但要说到吏治清明,那我绝对不会让人看笑话。

此刻刘秀都决定吹自己一把。

大魔导师:

“说到刘秀的吏治清明,最应该谈的就是刘秀的制度建设。”

“刘秀可是在秦始皇的制度上别出心裁,加强了中央集权。”

“这绝对是炎黄历史上一次制度的创新。”

刘秀点到即止,下面就应该交给自己的粉丝了。

…………

而此刻的宋徽宗终于理解了偶像的意思,这是要让自己吹他加强集权呀。

可是还没有等他说出个123来。

曹操直接就给了一刀。

人妻之友:

“所谓的加强集权,难道是刘秀在东汉初年,大肆分封诸侯王吗?”

“这不就是照抄西汉初年的制度吗?”

“你把这叫做加强中央集权?”

“淡都不是这么扯的!”

………………

这特么就扎心了。

刘秀脸黑的不行。

这曹操太混蛋了,谁让你谈这个了?

……

就这?

汉武帝差点给气笑了。

你抄作业也不能这么抄啊。

虽远必诛(千古霸君):

“汉高祖刘邦为什么要分封藩王呢?”

“很多人都说刘邦采取了郡县制和分封制并行的方式。”

“其实这根本就没有看懂刘邦,刘邦分封同姓诸侯王,那是为了去抑制异姓诸侯王的权利。”

“而为什么去封异姓诸侯王呢?那就是希望快点结束战乱。”

“然后用和平的方式干掉这些异姓诸侯。”

“而刘邦也成功了,他封了几个异姓诸侯王,就弄死了几个异姓诸侯王。”

“刘邦根本不是为了分封而分封,他是为了加强中央集权,在不得已的情况下采用了这种方式而已。”

“我万万没有想到,刘秀抄作业竟然还这么抄?”

“难道没看清楚,分封同姓诸侯王,在文景时期产生了多么大的动乱吗?”

………………

朱棣笑了,以前他对这些还真不懂,

但在群里面被教育了这么久,他对这方面也是蛮清楚啊。

诛你十族(盛世雄主):

“所以说刘秀根本就不懂治国呀,这分明就是有啥抄啥!”

“这就跟小学生写作业一样,把人家写错的题也要抄上去。”

“朱棣都没有这么干!”

“简直太蠢了呀。”

“就这,你还去吹刘秀加强了中央集权!”

“你怕是连中央集权这几个字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吧!”

………………

刘秀被这几个人一唱一和,差点给气死。

谁给你说我加强中央集权就是去分封诸侯王呢?

分封诸侯王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毕竟人家西汉皇室都在开国之战中入了股份,

到了分红的时候,要是不给人家兑现点红利,这江山谁能做得稳呢?

………………

而宋徽宗也是一脸郁闷,这些人总是能把话题带歪呀。

加强中央集权是这么理解的吗?

肯定不是呀!

最美瘦金体:

“咱们谈的是刘秀加强中央集权所采取的制度!”

“制度,懂不懂?”

“不是说刘秀分封诸侯王的事。”

“咱们看一看刘秀时期到底采取了什么制度来加强中央集权。”

“刘秀可是撤销丞相了!”

“然后他在中央设置了尚书台,从而使是皇帝更强而有力地掌控了整个官僚机构。”

“我就问你,这种做法牛不牛?”

………………

崇祯眨了眨眼睛,听起来似乎挺牛的呀。

自挂东南枝(最纯昏君):

“这废除了丞相,的确是加强了皇权。”

“听起来没毛病。”

“陈通,你觉得呢?”

………………

朱棣此刻也是半信半疑,但他却找不到任何漏洞。

而岳飞更是一窍不通,在治国方面,他比朱棣还外行。

怒发冲冠:

“以我的理解来说,好像刘秀这次的改革是挺成功的。”

“这好像跟朱元璋加强皇权,那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

此刻正在打仗的朱元璋差点没被气死。

从放牛开局(千古一帝,现代制度之父):

“别扯淡了行不行!”

“你哪只眼睛看到刘秀干的这种事跟朱元璋是一样的?”

“这朱元璋的棺材本都快压不住了!”

…………

啥意思?

岳飞有点懵,自己的形容有问题吗?

就在这个时候,陈通也是觉得够了。

你们对制度的理解,怎么还停留在小学生的层次呢?

陈通:

“别人给你说,刘秀这么干就是加强中央集权。

你们就信了?

你们简直是太好忽悠了呀!

这哪里是加强集权,这分明就是分散皇权。

你们完全被套路了呀!”

喜欢颠覆了这是皇帝聊天群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