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道具上学play 贺朝谢俞做到哭

  • A+
所属分类:课件

想到这,风绝羽眯着眼睛道:“既然兄弟都这么说了,那我可就信了g。”

摊主很不耐烦:“你快走吧,行吗?别让我动手赶你。”

风绝羽笑道:“我走什么呀,东西我要卖,但价不是能是这个价,你再给我便宜一点。”

“你要买?”摊主用一种非常不信任的眼神斜视着他。

然后撇了撇嘴:“你不要再无礼取闹了,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这货居然直接下逐客令了。

气风绝羽哭笑不得。

“你怎么不信呢?这么说吧,十五万,有点多,你再便宜一点,这张图样我收了,要不,你给个价。”

摊主鄙夷的一笑道:“行啊,我看是不到黄河心不死,那就是十四万五千,我给你让五千。”

“就五千啊?”

“穷鬼,你是不是找茬!”摊主咬牙就要拔刀。

风绝羽一看,这货纯粹是个棒槌,要是能把图样卖出去,那就怪了。

想到这,风绝羽道:“十二万。卖不卖。”

“滚。”

“十三万呢?”

“你不滚是不是?”

“十四万,最后一口价了,你要是不卖,我转头就走。”

风绝羽心说遇上这么一个愣种也是怪倒霉了,这货怎么一点不识趣呢,还一转神人的,狗屁。

刚想到这,摊主终于不撵人了,他眨着眼睛打量着风绝羽道:“你真有十四万?”

“那你看,我也没跟你闹着玩啊?”风绝羽无语了。

摊主想了想,咬牙道:“行,你要是真有,我宁可吃点亏,图样让给你了,拿神石吧。”

风绝羽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伸手就往怀里掏。

闭关两千年,风绝羽把身上的神石差不多都用光了,不过他不会让自己彻底穷死,出关的时候,还给自己留了一些,以便于用来在外面购买个丹药什么的用用。

而之前,他又去坊市集中出售了大量抢来的神符啊什么的,这些东西,又让他手里有了点银子。

加起来,也就是十六、七万的样子,所以才决定要买的。

因为在风绝羽看来,自己身上的确缺个一、两件神器防身。

现在他只有银符尖棱盾,一个不怎么入流的下品神器,如果真的能弄到拥有道痕的神器,那买来炼炼也无防。

要是好用。

那就真的赚大发了。

思量间,风绝羽的手伸进天道珠中,划拉了两下,把十五万块神石装在了乾坤袋里掏了出来,道:“你看看吧。”

袋子扔给了摊主,摊主也挺讲信用,打开袋子往里看了一眼,大约一大撮,数目差不多。

于是把图样给了风绝羽,道:“没想到啊,你还真有神石,十几万啊,我看走眼了。图纸你拿着吧,我再数数。”

“现在我可以看了吧。”

“神石的数对,东西就是你的了,你想怎么看都行。”

随后,二人各行其事,一个数神石,一个打开图样仔细观看。

图样到了自己的手里,风绝羽这回看的仔细多了。

打开兽皮卷轴,中间的图样上面果然是有一道痕迹的,这道痕迹有点像裂痕,但却在发光。

光晕柔和,隐隐有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深意,让人看了,眼前出现了重影的现象。

风绝羽一愣,晃了晃脑袋,才清醒了过来,然后再往里面一看,是一个发光的青色光球,很小,就在图样的裂痕里一闪一闪的。

“兄弟,这就是道痕吗?”

风绝羽问道。

摊主这时已经数完了神石,一块不少,很高兴道:“不,那个青色的光球,原本是一件神器中的器灵,只不过这个器灵受损过,无法恢复,但好在里面的道痕没有被破坏,你看右上角。”

风绝羽看向卷轴的右上角,那里有一段发光的文字,上面居然是一段乱七八糟像秘籍一样的神语。

风绝羽扫了一眼,额头开始冒汗,生怕自己不认得这些神语。

仔细看了一会儿才松了口气,好在整张图样上的文字都是上天卷、衍元卷的神语,并不算太难,个别有不认识的,查查资料还是能够找到的。

想到这,风绝羽一看美滋滋的摊主,心说还查资料作什么,直接问不就好了。

于是他仔细阅读了一遍,之后大喜过望。

这张图纸,记载的是一件名为“幌神钟”的神器炼制方法。

虽然是下品神器,但炼制手段却是极为高明。

它不同于凡间的法器,需要锻造锤一类的工具,只需用一种名为“雄兵猛火”的火焰,便可以独立完成。

图纸的炼制流程有清晰的表述,以及对材料的选取和配比,都有明确的标注。

可以说,只要按部就班的按照图纸上记录的流程去炼制,就能轻易的炼制出来。

唯独有几处比较难的火温控制转折点把握好就可以了。

并不算难。

最关键的是,这件下品神器威力可不一般。

它是专门针对元神神识的。

只要在对敌时祭出此钟,轻轻晃上几下,就会传出一种特别神奇的钟声。

这种钟声可以迷惑人的心智,令元神涣散,最主要的用途是,可以让人看东西重影,无法听清楚其它声音传来的方位。

也就是说,中了钟声迷惑的人,会同时降低视觉以及听觉感官,还能让人神智不清,意乱神迷。

虽然没有什么破坏力,可乱人心智也是非常不错的。

两个高手对阵之时,最忌讳的就是分神,然而一旦中了钟声,神智迷失、视听不受控制,这不等于把敌人变成待宰的羔羊吗?

更加恐怖的是,图纸中有提及,由于图纸中封印了一个道痕,只要神器能顺利炼制出来,钟声的威力就会变大数倍,都不用说一转神人了,就是二转神人也必深受其苦,连三转神人都要受到一些牵制。

好东西啊!

风绝羽乐的喜上眉梢,忙不跌的向摊主请教。

摊主面冷心热,再加上收了神石,到也是倾力传授,把风绝羽指出来的那几个神语的意思全部告诉给了他。

飞升神界两千年,幌神钟是他得到的第一件正经的下品神器,风绝羽笑的嘴都合不拢了。

虽然花了很多神石买了张图纸,但风绝羽还是很高兴的,最后一边收起图纸一边问道:“兄台,这图纸上记载的相关材料,你知道去哪弄吗?”

摊主道:“具体

带道具上学play 贺朝谢俞做到哭

在哪我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上面记载的几种材料,神兵荒原里面都有,你自己打听去吧。我还有事,就此拜别。”

摊主说完,草草的抱了个拳一阵风似的跑了。

“心真急啊。”

风绝羽嘟囔了一句,然后向城外走去。

接下来的几天,风绝羽没有时间去弄幌金钟的材料,因为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

花了十来天的时间,风绝羽把暗杀名单上的所有目标大致的研究了一下,最后才选了名单上的几个目标,准备晚间开始干活。

……

因为龙牙幻境的事,天鹰都现在闹的鸡犬不宁。

以前城里还算太平,可就这几天,城里也到处在发生事端。

今天,哪个铺子被人偷了。

明天,哪个摊子被人抢了。

后天,说不上谁走在路上就被人干掉了。

总之,整个天鹰都都乱成了一团。

一些下级管事们管不住那么多人,就到处抓人,而城主府的大门已经严丝合缝的紧闭,就好像再也不问世事似的,任由它乱下去。

由此,人们心中也疑惑了,尤其是没有达到一转的小神们,完全不明白天鹰都城主究竟是个什么用意。

自己的地盘,就让它这么乱着。

这合适吗?

一转神人们各顾各的,下级管事们见乱子太多,也懒得多管,反正只要不把城中最主要的几个地方弄乱了就成。

至于其它地方,该闹闹去。

反正不乱,城里城外也是天天死人,大家都习惯了。

城外也是一样,杀人越货的不在少说,各个洞府经常遭贼。

一些下级管事的亲眷住在洞府里遇到窃贼了,就大肆的抓人,抓住了就把头割下来,挂在洞府外的树上用于警醒世人。

毕竟偷东西的都是小神,神人才不会干这么愚蠢的事呢。

可最终,乱子的出现还是诠释了一个非常关键的事实。

那就是在五神城的打压下,西界资源已经匮乏到了一个临界点了,如果再不想办法治理,闹不好连城主府都免不了要遭洗劫也说不定。

城内乱、下级管事们全都搬了出来。

西界的地方还是很大的出城以后往东走,向后方去,大山高峰随处可见。

只要自己觉得隐蔽、安全,那就够了,其它的就只能看天意。

……

这一天夜里,城外东四十里的一座山峰下方,一个类似山寨的洞府中,夜里还亮着灯。

洞府内,一名一转神人正拿着一只鎏纹轴苦心钻研,洞内充满了浓烈的草药味道,角落里还有一处岩壁挖出来的小洞,一团橘黄色的神源之火,以火团的形式在里面慢慢跳动。

“还有不到三个月龙牙幻境就要开了,我无论如何也得把这枚丹药炼出来,不然很容易把命丢在里面。”

神人喃喃自语着。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龚上清,我看你没机会去龙牙幻境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