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干净了还要放玉势呢 他的白月光po

  • A+
所属分类:幻灯片

耶律重元这里感觉有些闹心,但是城中的皇甫颖和崔齐颜却是得到了禀报,两人不由得欣喜欲狂。

果然,这大型投石机可以克制辽军的火器。这便代表着,辽军原本锐不可当的攻势,一下子便被遏制住了。

不但是高丽有救,而且收复大好河山也是可期的。

“契丹人虽然报横,但终究为我等所阻挡。”皇甫颖大大的出了一口气,对崔齐颜道:“只须消息传开,我高丽上下便会士气大振,对于契丹人的惊惧之心尽去。而王上振臂一呼,则三千里河山抗辽之士定此起彼伏。”

崔齐颜却还冷静一些,“皇甫兄莫要大意,今日这一战不过刚刚开始,谁知辽人还有没有别的手段。”

耶律重元此时的目光放在开京城头,看到城上的那些高丽兵士们竟安然无恙,便有些不高兴。

尤其是辽军所发之火箭弹,尽皆落于城前数十步的地面上。

虽然爆炸之声连绵不绝烟火密集泥土飞溅,但是对于开京城中的高丽人却并无伤害。

“好了,将我军的火器暂且停下。”耶律重元摆了摆手,对一旁的萧普古道。

萧普古立时点头,转身将耶律重元的命令给传了下去。

辽军的火箭弹虽然停止,但是辽军的队伍之中,却有许多辽军鼓躁不已,显然对此结果不满。

“诸位卿家,你们对于如何应对开京城中的投石机,可有什么办法?”耶律重元看向自己周围的这些将领。

萧撒八这时已经回到了耶律重元的身边,他见陛下动问,便拱手道:“陛下,臣觉得可派猛士冲入高丽人投石机的射程之内,迅速点燃火箭弹再退回来。若是运气好,这些火器一样可以击破高丽人的开京城。”

耶律重元不置可否,又看向其余人道:“可还有更好的办法。”

“陛下,可将火箭弹车拖拽于靠近开京城的山坡之上。居高临下的发射,想来城中的投石机,也定然不好反击。”萧惠也建议道。

萧普古看到大家纷纷献策,自己也不能不开口。

“臣以为,只须等到晚上,再用火器破开开京城便是。”萧普古拱手道:“夜间难以视物,高丽人即使手中有这等大型的投石机,也定然不

清干净了还要放玉势呢 他的白月光po

能奈何于我军。只须发射火箭弹之后退开,便可使得我军并无什么伤亡。”

耶律重元不由点头,看向萧撒八道:“撒八,你虽勇猛无比,但你的建议最不可行。依你所言,我大辽不知道要有多少将士伤亡。我这样说你,并非是责怪于你。而是让你多学一学,否则朕如何大用于你。”

辽国重臣大都是权贵世袭,以萧撒八的出身,便决定了他将来必然是大辽的高官。

现在耶律重元对萧撒八说这些话,其中却是有提点的意思了。

萧撒八不由得面色一红,向耶律重元拱手道:“臣鲁莽,倒让陛下费心了。”

耶律重元点点头,便看向萧普古,“依我来看,夜晚攻城和在山坡之上向城中发射火器,两者可以并行。现在大军就地扎营,全军先休养好精神便是。另外将斥候也撒出去,莫要给高丽军偷袭之机。萧普古,余下之事便交由你来指挥,莫负朕望。”

“臣遵旨!”萧普古急忙点头道。

对于陛下的安排,辽国众臣无不信服。

“陛下面对我军的挫折,竟还如此从容,真乃帝王风范也!”萧惠马屁及时送上道。

辽军就地扎下营盘,却也没有退去的意思,都落在了开京城中皇甫颖和崔齐颜的眼里。

两人登上城头,看着远处辽军连绵的大营。

“皇甫兄,依你之见,这辽军接下来会如何?”崔齐颜皱眉道:“虽然之前辽军略受小挫,但是辽军未败,定然不会死心。我军若只是守城,亦无法使辽军退兵啊。”

“崔兄莫急,这战事是个水磨功夫。越是急躁,便越易出错。”皇甫颖笑道:“过了今日,你我便可联名向王上送去捷报。即便没有真的打败辽军,可是这提升军民士气的事情,朝中诸位大臣也是不会反对的。在这里,你我只须与辽军消耗下去便是。此季天气已然越来越冷,眼下不过是江水封冻罢了。再过些时日,便是滴水成冰,辽军赤手便连兵器都拿不住。到那时,辽军不退兵也不行,于野外扎营只是取死之道罢了。”

崔齐颜悄然大悟,“不错,正是此理。皇甫兄身为兵部尚书,这兵法果然十分精通。辽军一旦退去,等我高丽缓过来有了准备,便不是他们可以轻易再来的了!”

“之前我还派了两万人马,乘船绕于辽军身后。如今辽军扎营,那两万人马,想来也能搞出些事情来吧。”皇甫颖看着辽军大营道:“若是能偷袭得手,辽军便可击退。”

然而皇甫颖所派出去的两万高丽军,却是被辽军斥候发现。

这些高丽军乘船浮在海上,绕到了辽军后方,于礼成江出海口附近登岸。

萧普达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便给了萧撒八一道命令,令其带领骑兵前去剿灭。

当萧撒八的骑兵出现在这些高丽军的视野之中,高丽兵们来不及回船上,便不得不

清干净了还要放玉势呢 他的白月光po

跑向附近的山上。

对此萧撒八倒也不慌,今日信陛下所言,似乎说他有些鲁莽,他甚为不服。

如今看到这些高丽军都逃上山去,便命令麾下兵士们围而不攻。

反正这些高丽军躲在山上,除了偶尔放个冷箭之外,并不能对辽军造成什么影响。

不过,随着时间过去,萧撒八便有些不耐烦了。

他麾下的骑兵,在山下甚为疲劳,而高丽军则在山上休息。虽然天气寒冷,可是山上还是有些洞穴可以藏身的。

萧撒八也听到了麾下一些兵士们的埋怨,显然是有些不满。

“去取些柴草,大家生火取暖。”萧撒八只得对麾下又冷又饿的将士们吩咐道。

“将军,这山皆是干枯的草木,为何我们不能放火烧山,将这些高丽兵都烧死在山上?”有捡柴草的兵士,当即便向萧撒八建议道。

萧撒八不由眼中一亮,对啊,自己为何没有想到。

“说的有理。”萧撒八不由大喜,“给我放火烧山!”

喜欢大宋安乐侯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