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黄很肉很刺激的小说 做作业play朝俞

  • A+
所属分类:课件

晚宴如期开始。

原本的欢乐气氛,继续。

少了任家的人,众人反倒更放得开了。

任狂和风笑天、风无极、风紫涵一桌,边吃喝,边闲聊。

“任狂,真的对不住了,本来狂龙院长说要亲自给你颁发国医证书,但他老人家临时有事,还请你多多见谅。”

酒过三巡,风笑天有些愧疚的说道。

任狂心中哭笑不得的同时,又有些许感动。

这老头可不是说说而已,而是真的给任狂发了好几封邮件,恳请他除夕颁证仪式。

言语之中,对任狂颇多推崇。

光是这份情,任狂便不得不领。

当然,任狂大笔一挥,直接拒绝。

自己给自己颁发证书,他又不会分身术。

风紫涵道:“任狂,爷爷对你给予厚望,你可不要让他老人家失望。”

任狂端起酒杯:“老爷子,我敬你一杯。”

风笑天哈哈大笑:“好,好,能被你敬一杯酒,我这辈子也值得了。”

两人一饮而尽,气氛顿时融洽了不少。

风笑天看着任狂,越看越满意。

原本以为他这种邪道人物,肯定煞气冲天,嚣张跋扈。

哪知道见面后竟然如此颠覆。

如果不知道他的身份,肯定会被他外表欺骗,觉得他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

可他锋芒乍露之时,却又那么霸道可怕。

动若脱兔,静若处子。

能在21岁达到这个境界,放眼全球,绝无仅有!

很黄很肉很刺激的小说 做作业play朝俞

这样的绝世之才,若能成为孙女婿,那就太好了。

风无极也端起酒杯,道:“任少,我敬你一杯。”

“我还以为任少这次来京,会认祖归宗,一家人团团圆圆过个大年呢。”

任狂道:“我的家在中海,过年,当然是回中海过。”

风无极眼神一闪,笑道:“其实,你不嫌弃的话,这里也可以是你的家。”

“要不,就留下来一起过大年吧。”

他看似热情的邀请,其实是在探听任狂的计划。

任狂摇摇头,道:“谢谢风大哥的好意,如果不出意外,我明天就回中海。”

京城虽然有任家,但却没有他牵挂的人。

而中海,至少还有个舅舅是至亲。

风无极遗憾的道:“真可惜,听说今年的烟花汇演,规模特别大,不能亲眼目睹,实在是遗憾。”

任狂道:“在电视上看也是一样的。团年嘛,当然要和家人一起才开心。”

得知了任狂的行程后,风无极放下心来。

风紫涵道:“明天我带你到处转转吧,晚上八点刚好有私人飞机回中海。”

风无极暗暗皱眉。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妹妹的心思,一直在任狂身上。

自己从小看她长大,呵护备至。

从未见她如此关心过自己。

私人飞机随时都有,无论是任狂还是风家,都不差钱。

偏偏要定晚上八点,分明是想和任狂多呆一会。

任狂,心中却是微微一怔。

他小时候虽然老实,但被邪医特训的几年,却见识了太多阴暗,学会了察言观色。

再加上现在研究以太能量,更是对人的微表情和身体波动无比敏感。

虽然风无极表现得很自然,但他还是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晚上,任狂便在风家客房睡下。

风家并不像任家那样人丁兴旺。

主家也没有多少人。

风紫涵的父母,据说在风紫涵出生后不久,便神秘失踪,音讯全无。

虽然主家看起来很弱,但风家旁系们,却从没有取而代之的想法。

因为风笑天是国医院副院长。

而风紫涵,也未来可期。

武道协会第一炼丹师,可炼制二品丹药的超级天才。

这样的成就,早就超越了风笑天。

风笑天研究的是医术,而非炼药。

当然,就算他想炼药,也炼不出来。

任狂站在窗前,以太能量触手在向外蔓延。

磁场矩阵,正在不断扩张。

以太能量探测,在高手之间很容易引发误会。

但如果实力处于绝对碾压状态,对方甚至无法察觉。

任狂现在的以太能量差一点突破到500大关。

相当于凝魂七段高手的HZ。

这么高的魂力修为,足以碾压世俗高手。

那些老怪物不出,任狂便能称尊。

通过这段时间对以太能量的研究,任狂的技巧已经无比娴熟。

能量波动,似有若无。

却像是他的眼睛和手臂,可以感知一切。

这种感觉真是奇妙。

这一刻,任狂感觉自己像是无所不知的神。

正在以一种神奇的视觉,观察着这个世界。

以身体为中心,随意扩散蔓延。

魂力修为比任狂低一级的人,根本无法发现这微弱的波动。

他下意识的控制触手,寻找熟悉的波动。

在这个矩阵之中,一切巨细无遗。

哪怕是一只狗在喘息,引起的细微波动,都能在任狂脑海中反射出来。

风无极的波动,尤其强烈。

这并非代表他强大,而是代表他此刻情绪激动。

任狂愕然。随即暗骂一声晦气。

这家伙,竟然和一名女子在锻炼身体。

双方似乎都很激动,声浪惊人。

任狂怀着恶趣味,呆了片刻。

正要离去,却听得风无极嘴里竟然大叫了一声紫涵妹妹。

这一声紫涵妹妹,着实把任狂惊住了。

玩这种游戏,在巅峰情不自禁叫出某个人的名字,其意义,非常耐人寻味。

“风无极这个混蛋,真是人面兽心。”

任狂吞咽了一口唾沫,严重表示了自己的不屑。

“就三分钟的运动量,也敢觊觎紫涵妹妹,真是马不知脸长。”

对风无极的好感,一下子降低到零。

“任狂,你这个混蛋,终有一天,我要杀了你。”

“紫涵妹妹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风无极低沉的怒吼了一声,似乎很是不甘。

任狂大怒。

席间,他已经知道这风无极的来历。

没想到风笑天一生光明磊落,却养了条白眼狼。

对于这种白眼狼,任狂非常厌恶。

风无极此刻从女子身上爬起来,直喘粗气。

他不再压抑自己。

眼眸中,一丝血红闪烁。

和平时忠厚老实,简直是两个样。

“无极,别生气了,等除夕之夜净化开始后,风紫涵就是你囊中之物了。”

女子咯咯娇笑,四仰八叉,毫无形象。

同样,她眼神之中,也有着一丝猩红。

浑身邪气森森。

风无极狠狠道:“早知如此,上次就该直接弄死苏洛,给这个任狂一个狠狠的教训。”

这个消息,让任狂心神瞬间失守。

磁场矩阵受到巨大影响。

剧烈的波动,让风无极汗毛倒竖,发出一声厉喝。

“是谁?”

他不顾自己未穿衣服,一步跨越,来到窗边。

眼神凌厉,像是出鞘利刃。

但外面一片寂寥,没有任何声响。

女子嘤咛一声,出现在他身后。

“别疑神疑鬼,根本没人。”

风无极皱眉:“你确定?”

女子咯咯娇笑:“怎么,还信不过姐姐?姐姐我可是凝魂二段的高手,有没有人,我还能不清楚?”

风无极眼中露出一丝厌恶之色。

很想破口大骂。

都特妈可以当人祖母了,还装嫩?

女子娇笑道:“圣王交代,净化才是大事,你最好不要去惹任狂。”

风无极道:“任狂屡次坏我重生大事,为何圣王总是对他手下留情?”

陆虹道:“圣王的心思,你最好别猜,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风无极讨好的道:“我哪敢去猜圣王的心思,只是感觉有些怪异罢了。”

“咱们有万能解毒丹,不惧他的毒术。”

“他区区一个20来岁的毛头小子,就算从娘胎修炼,也不可能这么强大。”

“虹姐你七十年功力,难道还镇不住他?”

陆虹道:“任白明的下场你没看见么?”

“此子,至少也是凝魂三段修为,我确实不如。”

她眼中,却是露出一丝贪婪。

“如果能和他春风一度,那该多好。”

风无极眼神一亮:“此计可行,那任

很黄很肉很刺激的小说 做作业play朝俞

狂是个色中饿鬼,虹姐你稍微勾引,他定然中招,到时候,将他吸成一具骷髅。”

陆虹娇嗔的在他脸上拧了一把。

“小坏蛋,你这是怂恿我去送死啊!”

“不过,如能成功,我的修为至少可以提升一段,值得冒险。”

风无极大喜:“明日,风紫涵会带任狂出去游玩,我会把他引到陷阱,到时候就看虹姐你的了。”

陆虹心花怒放:“太好了,以我的手段,肯定手到擒来。”

“不过,这小子太邪性,我们两个不一定能拿下,我还得找几个帮手。”

陆虹眼中冒出邪火。

虽然是八十多的老奶奶,容貌却和二十多没有区别。

这都要得益她的采补之术滋润。

两人开心的笑了起来。

似乎任狂已经栽在两人手中一样。

任狂睁开眼,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没想到号称销魂仙子的陆虹老魔,居然重出江湖。”

“哼,老妖婆真不害臊,竟然还想采补本少。”

任狂感觉自己受到了深深的羞辱。

销魂仙子陆虹,在五十年前,也曾红极一时。

据说,她从石碑上领悟了一种上古奇功,可以通过男女之事,将对方的生命和能量吸取。

依仗自己绝美容颜,傲人身材。

无数青年俊杰,拜倒在她石榴裙下。

她的修为,猛涨。

最后,引起大家族注意,被家族联盟列为通缉犯,追杀了足足二十年,才开始消停。

没想到此人竟然也加入了重生组织。

这个邪恶组织,还真是藏污纳垢之地。

不过,这风无极看起来很老实,没想到却这么重口味。

任狂幻想两人翻滚的情形,差点没呕吐起来。

就凭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奶奶,还想勾引自己?

任狂决定,明天好好给她上一课。

至于风无极,已经被任狂判了死刑。

上次绑架苏洛,居然有他参与。

光凭这一点,就足够死一百次。

喜欢狂龙弃少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