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学渣谢俞被下药肉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 A+
所属分类:课件

落花小姐,多情公子,无情公子以及无名子也纷纷掠上魂云,紧跟而上。

即便是落花小姐,多情公子以及无情公子此等在苍穹榜上留下名字的强者来到这山下,自然也不能如此随意便想驾驭魂云前往那域府,得有域府的工作人员带领,他们才能上山。

但是此时府主就在他们面前,自然无需如此麻烦。

然而几个呼吸之后,李泽道被一道强大的气息给拦下了。

与此同时,一道显得如此严厉的声音更是仿若闷雷一般,在李泽道耳旁炸裂开来。

“放肆!”

李泽道眉头微皱,抬头看去,却见前方上空出现了一朵魂云,在那魂云之上站有一名中年男子。

男子大道境上品巅峰修为,此等修为虽说足够成立一宗门势力,但是终究尚未步入顶尖强者行列。

但是他浑身上下却是散发底气相当足的威势,这种威慑源自他的依仗,自然也就是幽域府。

男子眼神冰冷的看了李泽道一眼,又一一的从落花小姐他们身上扫过,最终目光又落在李泽道身上,声音无比严厉,喝道:“想抵达幽域府,就得从下方那台阶向上攀爬,你们不知道吗?”

被居高临下如此审视着,李泽道觉得相当的不爽。

他现在的身份今非昔比,他可是府主啊,换句话说眼前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是他的属下!

他的属下竟然不认识他这个府主,还如此的放肆,李泽道觉得相当的没面子。

他还觉得无名子,多情公子以及流水公子此时肯定在笑话他。

丢人啊!

李泽道眸子里流露出可怕的寒芒出来,笑呵呵道:“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

男子看着李泽道的眼神直接变了。

如果说之前是冷漠,是高高在上,那么现在则像是在看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他阴森森道:“你以为归一境下品巅峰修为,便可在此撒野?”

李泽道冷笑:“撒野?你竟然觉得本府主在此撒野?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本府主?”

男子闻言,脸色微变,态度变得恭敬了些,问道:“你是何人?”

要知道,可不是谁都敢自称是“本府主”的。

心想难不成天域方面派出其他域府

伪装学渣谢俞被下药肉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主前来此,暂时管理幽域府来了?

“你觉得本府主应该是何人?”

李泽道冷笑反问,随即取出那枚代表身份的府主魂牌。

男子一见李泽道手中魂牌,先是一楞,随后瞳孔猛地一缩,额头上瞬间冒出了豆大的冷汗,根本就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

眼前这人竟然拥有只属于幽域府府主魂牌,所以他竟然是幽域府新上任的府主!

只是为何之前域府方面竟然没收到任何有关新域府即将上任的讯息?

难不成是假冒的?不,先不说再强大的魂匠也没办法伪造府主魂牌,况且也没有人敢假冒府主。

心思涌动之际,男子赶紧让魂云下降到李泽道所处那朵魂云之下,完全处于李泽道的下方,躬身行礼,声音无比惶恐:“属下不知是府主大人,多有冒犯,还请府主大人恕罪。”

李泽道瞥了这个瑟瑟发抖的家伙一眼,淡淡道:“怎么?看这样子压根就没人通知你们新任的府主即将上任?”

男子赶紧汇报道:“属下的确没有接到任何通知,因此压根就不知道府主您即将到来,这才冒犯。”

李泽道这个郁闷啊,这天域方面是不是太不拿自己当回事了?按道理说新府主即将上任,幽域府上下人员应该早就接到通知了,然后赶紧做好各种迎接新任府主的准备。

没想到这幽域府上下竟然都不知情。

在来的路上,他还想说这幽域府上下早就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等着他这位临危受命的新府主呢。

李泽道满脸威严的摆了摆手说道:“不知者无罪,罢了。”

男子暗松了口气,说道:“属下巡查司司首李牧遥多谢府主不责罚之恩。”

“巡查司?”李泽道微点了下头。

来之前李泽道大概了解了一番域府的人员构造。

域府基本由一主二副三司构成。

一主便是府主,二副便是两位副府主,至于三司则是巡查司,丹药司,以及域府司。

其中巡查司是负责巡视域府周围任何动静的,一旦有人敢在域府周围做出任何对域府不敬的举动,巡查司可当场将其击杀。

丹药司则是负责炼制收藏各种丹药魂器等等。

至于域府司,这个部门所管之事最杂。

比如有人想成立宗门势力前来域府,负责接待的便是域府司。

那些在域府跟前静坐修炼的强者,也是域府司负责监管,防止他们大声喧哗亦或者是闹事。

哪些宗门势力受到欺负了,前来域府申诉冤屈的,同样也是域府司负责。

当然,由于接连三任府主遭遇杀害,使得这高高在上的幽域府完全处于风声鹤唳的状态,因此暂时不允许闲杂人进入这里。

“现在由谁在暂时负责域府的大小事务?”李泽道又问。

李牧遥赶紧汇报道:“现在由杨副府主以及上官副府主两位副府主暂时负责域府大小事务。”

李泽道点了点头:“两位副府主现在就要域府里?”

“正是……”

李泽道摆了摆手,傲然道:“你现在便去通知两位副府主去,就说本府主已经到了,给他时间做好准备热烈迎接本府主的准备。”

“记住了,迎接场面越大越好,这样才能彰显本府主的身份。”

“是,府主大人。”

李牧遥变得怪异,心想这个府主是不是太浮夸了些?却也赶紧领命而去。

位于李泽道身后的无名子有些无奈的轻轻叹息,心想李公子好像又要开始装逼了。

当下李泽道也就不着急上去了,而是回到山脚下,等着两位副府主带来前来迎接自己。

他让落花小姐等四人别跟着,背着手,显得如此威风的在周围晃悠,一副雄狮正巡视自己地盘的架势。

流水公子来到李泽道跟前,低声说道:“其实你不用如此刻意想让对方知道你这个新府主已然上任了,若对方的目标当真是域府府主,我想当你踏入幽域的那一刻,便已经被盯上了。”

李泽道心微微一凜,问道:“流水公子有所察觉?”

流水公子冷笑:“倒是没有察觉到什么,不过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李泽道微微摇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本本府主之所以如此,倒也不是刻意想让对方知道新府主已然上任了,而是本公子好不容易可以嚣张跋扈不可一世了,自然不能放过此等机会。”

流水公子脸上的肌肉微抽了几下,转身离去。

他实在不想跟这个很明显将装逼当成事业的家伙多说任何一个字了。

约莫一个时辰之后,李泽道抬头看去。

却见头顶上方赫然出现了数十多魂云,魂云上男男女女接近百人。

为首的是一男一女,这一男一女身后是三名男子,其中一个男子正是之前见过的那巡查司司首李牧遥。

所以为首的这一男一女以及另外两名男子的身份也就呼之而出了。

正是李牧遥所说的那两位副府主以及其余两位司首。

一男一女两位副府主带领着众人掠下魂云,神色显得恭敬拘谨的朝着李泽道走出。

李泽道背着手,表情淡漠严肃,架子端得极足。

“属下杨荣!”

“属下上官燕

伪装学渣谢俞被下药肉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儿!”

“拜见府主。”

一男一女两位府主冲着李泽道揖手行礼,跟在这两位副府主身后的上百名域府工作人员,也跟着揖手行礼。

李泽道依旧背着手,面色严肃的看着面前这两位态度无比恭敬的副府主,也不开口说些啥。

于是这些人也就只能保持着恭敬行礼的状态。

一时间,偌大的空间被诡异的死寂所笼罩,压抑得厉害。

当然,无论是两位副府主还是三位司首以及这上百位域府的人员,都认为这位新来的府主这是在表达他的不满啊。

当下他们都觉得有些委屈,也不知道为何,他们竟然没有接到天域方面任何讯息,所以压根就不知道天域方面已经派了新府主过来了,这才没做任何迎接的准备。

这真不能怪他们啊。

多情公子跟流水公子皆冷笑不已,特别是知道这幽域府发生什么事的流水公子,在他看来这只该死的蝼蚁就算没被暗中那个可以说胆大包天的家伙给袭杀了,也会被域府这些人给活活坑死。

幽域府此时处于如此动荡不安的状态,他这个新任府主本应立即起到安抚情绪,稳定军心的作用。

他倒好,直接摆起架子来了。

足足一炷香时间之后,李泽道这才摆了摆手,淡淡说道:“免礼。”

众人微微松了口气,各自直了直那变得僵硬的身体,心里对于这位府主已然颇有微词了。

这个新上任的府主压根就不是接幽域府这个烂摊子来的,而是装大爷来的。

就在这时,李泽道那双威严的眼睛却是落在李牧遥身上,冷冷道:“李司首,你当真令本府主相当失望啊。”

李牧遥瞬间大汗淋漓,脑袋再次低了下来,他还真不知道自己又犯了什么错了。

李泽道冷冷道:“本府主已经特别交代你了,要你们做好热烈迎接本府主的准备,场面越大越好。”

“这就是热烈迎接?这就是场面大?”

“……”

喜欢终极学生在都市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