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艺术家 小米的日记1-12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课件

曹操这次带来的步军,以张郃的冀州本地兵为主,他非常清楚这些兵种与骑兵对战时的实力斤两。

河北枪兵闻名天下,都是双手握持长枪大戟冲锋,对于克制重骑兵效果颇佳。反正不管什么重甲,遇到长矛铁戟猛力捅刺都是防不住的。哪怕铁甲扎不穿,人也会被巨力捅下马来。

这种配置只是不耐突骑游斗放箭,最怕被风筝,因为双手握长矛配不了盾。

但只要指挥得当,用己方骑兵缠住张飞重骑、己方长矛密集阵专门上去输出。然后张飞的轻骑,就交给曹军的轻骑去对付,凭借着四五倍的兵力优势,碾压还是手到擒来的。

关键还是微操,利用好兵种相克,在排兵布阵时以己之长攻敌之短,而曹操觉得自己的统帅才能显然是碾压张飞的。

还真别说,血战持续到一炷香的时间后,张飞一开始的优势就不明显了,骑兵渐渐被缠住。

甚至开始有铁胸甲骑兵因为冲突不出,虽然奋死砍杀捅刺了数倍的敌军,但依然陷入枪林矛丛中被乱捅刺杀。曹军每杀死一队铁甲骑兵,都忍不住上去扒尸体上那宝贵的整片锻钢胸甲。

从交换比来看,张飞每付出一个铁甲骑兵的伤亡,依然可以确保击杀三倍以上的敌人,但他人数太少,迟早会拼光,便下令全军向来路的方向突围。

考虑到张飞只是在最后局势转向的阶段付出了较大的伤亡,但前面大部分时候还是绝对占便宜的,平摊一下后也就还能接受。

他的速度优势依然明显,纯骑兵要撤退,曹操那边步骑混编当然是留不住的。

而如果让乐进和张郃独领骑兵死死咬住,一旦跟步军主力拉开距离,又有可能被张飞返身杀败。

双方各有顾虑,投鼠忌器,便这么逶迤一追一撤,张飞偶尔还回身敲打一下,然后才走,竟也安然把一万多骑兵全部安然撤走。

这一天的厮杀,激烈的血战从头到尾只持续了不到半个时辰,剩下的都是在运动战追击。不过那段短暂的厮杀,张飞就付出了一两千人的伤亡,曹军则接近五千。考虑到兵种的差距,张飞只能算是不亏。

双方一直追到午后,行出数十里,已经逼近了易京楼要塞。

这地方是从易水往北进攻、想要通往蓟县和其他幽州核心腹地,必然绕不过去的,不然当年公孙瓒也不会选择在这里建造要塞。(但公孙瓒实力不济,后方皆反,所以袁绍不怕进兵时被卡住易水航道,袁绍完全可以在公孙瓒的后方直接得到补给,公孙瓒就只剩一个孤城要塞)

……

易京楼遗址内如今还有数千袁熙军防守。土台高达十丈,台上还有坚石巨木修葺的数丈高楼,张飞一直没兴趣强攻,就是分兵围死。

但这种围困已经持续了些时日,攻方也会加固包围圈,所以如今是“楼外套营”,围楼方的营地本身也如同城池一样成了一个铁桶圈,绝对不会让里面的人突围出来。等蓟县破了、袁熙本人都死了,这种地方直接招降即可。

攻守双方工事只隔一百五十步,甚至不担心守方用床子弩或者投石车轰击围楼营地,因为张飞知道楼内没那么多物资,能丢的早就丢完了。双方工事贴得近,进攻方的包围圈半径才短,施工量才小。

此刻张飞徐晃等撤到围城营地,立刻分数门鱼贯入营。营内还有三万步军接应骑兵部队,完全可以挡住曹军追杀。

少数曹军骑兵脑子不好使一时没反应过来,追击张飞至此,就愣愣地试探性冲营,结果全部被射成了刺猬,稍微死了几十个后,警告的效果就达到了,后续自然都冷静下来不再白白送死。

曹操要么绕过去不打,直接深入敌后救援蓟县。如果要拔掉张飞这颗钉子,那就得先把张飞围楼的营地打穿。

易京楼当年本就被公孙瓒修在易水北岸、南侧可以俯瞰封锁易水航道。曹操绕过去的话就意味着水道被断,水师之利被放弃,所以这肯定是不舍得的。

曹操便带着追兵绕着张飞的营地巡视了一下,一来是摸清张飞的大致规模,顺便看看营地防御工事到底有多强。

营地的防御效果显然不能跟被围的要塞相比,曹操估摸了一下,多花三五天破坏,抹平双方的地理优劣势,后续就相当于是跟张飞在城外打一场野战。

张飞的阵营,最容易被突破的位置,还是北侧。因为南面是紧邻着易水了,曹操攻营前要直接打登陆战,惩罚太大。

如果深入易水北岸,再好整以暇迂回打回来,就没有登陆惩罚了。

同时易京楼内的袁熙军残部,还有可能在顺风仗的时候,帮忙稍微打点支援,总的来说挺有希望击溃张飞的。

但真正让曹操担心的,是他觉得张飞这样应对,不会是另有阴谋吧?张飞就靠这儿的营地,就指望把问题解决了?

眼下还看不出敌人的意图,曹操只好是谨慎求证,他一边吩咐做攻营准备措施,一边把骑兵斥候疯狂往外撒,侦查半径更是扩大到前所未有的厚实,一旦发现异动可以立刻随机应变。

张飞每天在围楼营内呐喊搦战,跟曹军互相对骂,还有一些重型器械的对轰,如是相持了两日,一直拖到七月十九。

就在曹军觉得已经准备了相当一部分攻营器械,士兵也养精蓄锐恢复了些状态,这天傍晚后方忽然传来一个噩耗。

一队从易水河口泉州县来的急报斥候,冲进了曹操大营,当时曹操正在吃晚饭呢。

“丞相!昨日泉州港(天津)外海忽然发现大批刘备军战船,我军水师仓促迎战失利,如今已经被敌军夺取了河口水寨,还顺势烧毁了左右警戒的附属水寨,敌军已经把易水等河流的入海口堵了!”

曹操顿时觉得脑子一嗡,差点儿头风病都要犯了。

这是把他的船队退路堵了?堵在易水这条内河里入不了海了?无法沿着渤海岸边再往南溜回漳水、黄河里?

“这不可能!我军已经在渔阳沿海都布设水寨前哨,如何不能提前预警?”曹操短暂晕眩之后,好不容易抓住一点头绪,立刻摔碗怒斥,麦饭都撒了一桌。

信使也很无奈,哭诉道:“丞相,敌军非常精熟水文和附近海域地理,不是沿着海岸航行而来的。

而是从辽东远海、朝着正西边直插泉州港水寨。出现在海面视野尽头时,已经离泉州水寨不足二十里了!所以我军在渔阳的警戒水寨没能提前预警!”

曹操听得呆若木鸡,反应了好一会儿之后,才想起一个问题,他回身质问程昱:“我军的水师为何没有掌握如此航行之法?

前些年陆逊那孺子帮我军调练水师时,如果不贴着海岸、想直接从东莱去三韩,纵然靠司南、观日月航行,但抵达之时,南北依然能误差百里以上!

辽东来的船,为何南北误差找得如此精准?能避开渔阳等地沿岸的前哨警戒水寨?莫非刘备真有天助?”

曹操越说越灰心,最后半句是强忍着不甘,尽量压低声音质问的,已经近似于自言自语的呢喃。程昱也知道,丞相这是怕打击了己方的军心士气。

打落牙齿和血吞呐!

与此同时,程昱心中也渐渐升起了一丝恐惧。

他莫名想起了前天清晨时分,曹操渡易水时,那番挥鞭谈笑的豪言壮语:“人言李伯雅烛照万里、诸葛亮神机妙算,依我看不过如此!”

哪里不过如此了!对方明明完全可以实现这些你觉得不可能的事情!只不过是用了你无法想象的招数!

全职艺术家 小米的日记1-12在线阅读

,这一切真的来了!

事实上,赵云和太史慈的海军能不贴着岸航行、精确找准方向,从深海远海直接一头扎到泉州港水寨,显然是用了一种叫做“纬度航行法”的航海技术。

这东西历史上到了唐宋的时候,阿拉伯人就掌握得不错了,并借此高效穿梭于印度洋。

汉末的华夏人,也不能说完全不懂这东西,毕竟航海者看太阳角度星星角度还是会看的。但毕竟没有六分仪经纬仪,对三角函数计算也不够定量精确,所以只是大致估个数,不会很准。

以陆逊之才,帮曹操编练航海沙船四年多,十三岁的时候就虚报年龄出海,也依然经常是开出去一千里、纬度误差能有个一百里,误差率接近百分之十。

远洋渡海,经常要重新看到陆地后,立刻靠岸问问这儿是哪里,在海图上重新标注,然后再贴着岸往真正目的地行驶一段,找回误差。

刘备军那边的海军,一来是更多普及了李素和诸葛亮的数学工具,会精确定量分析。二来也是海图测绘更为精确,把渤海沿海每个点的纬度都精确标注了,观星观日找纬度也测得比陆逊更精确一个数量级。

当然,这两点不是说光靠理论学习就能搞定的,有知识储备还要有实践。赵云太史慈麾下这支部队,是实打实去年往返航行了一万三千多里、最远到暹罗湾打了个来回。

那航海经验已经是无比丰富,可以说如今东亚世界没有第二支如此远航历练过的海军,所以才能把上述的理论知识充分练熟,想用就能用出来。

否则就是把李素诸葛亮那些数学工具原原本本告诉陆逊,让陆逊的人抄答案,也未必抄得精确——就好比物理化学实验室里,把实验步骤告诉学渣,学渣也有可能做不出来实验。

不管怎么说,赵云和太史慈已经用曹操从未想过的偷袭出现姿态,断了曹操的水路退路。

从航海接敌,到一开始的偷偷北上、再到辽东的数月潜伏隐忍,没遇到曹军进攻辽东就始终不暴露自己,每一步都是非常需要实力的。

曹操没看穿,确实是情报不足被误导了,而且技术想象力也有些缺乏。

非智谋之罪也。

上述这些理由,曹操和程昱此刻当然是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的,或许要等打完仗才能对他们揭开谜底。

但不管怎么说,眼下最重要的是见招拆招。哪怕想不通赵云为什么会出现,你还是得全神贯注去应对这个突变。

现在到底该怎么办?是继续准备打张飞,还是回头对付赵云?还是果断放弃全部水军和辎重,弃船走路突围?

毕竟,不干掉赵云的话,人有可能跑掉,船和物资是肯定跑不掉了。河口一堵,

全职艺术家 小米的日记1-12在线阅读

船又不能从陆地上开个一百里开到南边的漳水去!

喜欢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