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教学52子豪停不下来了92 有地址的发一个懂得

  • A+
所属分类:课件

一桩二十二年前的命案。

人证、物证俱在,当事人也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就这还想翻案?

陈牧觉得这女人一定是疯了:“这都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了,你觉得还有必要调查吗?更何况独孤神游又没有死,这么多年他自己都没喊冤。”

“他喊不喊冤那是他的事情。”

神女幽淡的眸子里闪着些许的冷意。“而我要调查那是我的事,就问你一句话,查不查?”

“就现在这境地,我还有选择的必要吗?”

陈牧自嘲。

‘天外之物’躲着不出来,自杀已经没了必要,打又打不过,只能乖乖听话了。

先把这女人情绪安抚了,到时候偷偷离开对方也拿他没办法。

神女唇角微翘:“那我就当你同意了。”

语毕,女人忽然伸出莹白的玉指轻轻点在陈牧的眉心处,一圈奥妙神秘的圆形符文缓缓扩散。

随着符文不断扩散,房间内的彼岸花散发出淡淡红色幽光。

无数红丝缠绕在了陈牧的身上……

瞬息之间,陈牧感觉自己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抽离出去。

待男人缓过神来,却看到女人手掌之上托着一个类似于水晶球的物体,而水晶球内漂浮着一个与他相似的小人儿,身体微乎透明。

“这是什么?”

陈牧一脸疑惑。

神女面无表情道:“你不需要知道是什么,你只需明白,七天之内倘若查不出真相,你就别想见到你家娘子和你的那些红颜。”

“七天?”陈牧瞪大了眼睛。

“对,只给你七天。”

女人看着他,平静的语调中起伏着几分霸道。

“你当我是神仙啊,二十多年前的案子给我七天时间去查,你咋不让我上天?”

“没事,我给你时间慢慢考虑。”

神女飘然转身,准备离去。

“好,七天就七天!”陈牧连忙叫住她。

看着女人微微扬起些许秀眉,一副胜利者似的骄傲神态,陈牧苦笑着妥协:

“不过你得给我些线索吧,具体讲述一下当时发生了什么,如何鉴定尸体为自杀,详细场景是什么,所谓的人证物证又是什么?”

“我没办法给你讲当时详细的情况。”

“为什么?”

“因为当时我刚出生不久。”女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额……”

陈牧干笑了两下,小声嘀咕道:“原来才二十二岁啊,还以为三十多岁了。”

听到男人这话,女人竖起柳眉。

身为女人最忌讳的就是被对方说年龄大,神女也不例外,俏脸覆上了淡淡的寒霜。

陈牧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连忙挤出笑容:

“我的意思是你看着很成熟,没想到这么年轻……额,不是,是看气质很成熟……那个物证呢?”

“物证也没了。”

神女也懒得听对方解释,淡淡道。

陈牧不解:“被毁了?”

“根据一些人的说法,当时从尸体……”

神女犹豫了一下,似有什么难言,最终还是檀口轻启。“从尸体那里取出的那种东西,经过当时长老鉴定后,确认是孤独神游的。”

那种东西……

看着女人俏颜上一抹浅浅的粉晕,身为老司机的陈牧瞬间秒懂。

也就是说,在死去女人尸体的隐私区域里,提取到了男人的精华之液,经过鉴定后,确认是孤独神游的。

陈牧不禁有些感慨。

在这玄幻世界里都有这种鉴定技术了,果然厉害。

但这样一来,物证确凿啊。

陈牧想了想,忍不住泼冷水:“神女大人,我觉得吧,这个孤独神游当时估计是喝醉酒了,然后认错了人,所以才……才做出这种事情,真要调查也没啥必要。不能因为你说他不是那种人,他就没干过。”

“查,还是不查?”女

秘密教学52子豪停不下来了92 有地址的发一个懂得

人盯着对方的眼睛,秀美的脸上浮现出几分不耐。

“那人证呢?”

“你已经见过她了。”

“见过?我什么时候——”陈牧皱起蚕眉,话语到一半忽然想起什么,脸上神情出现几分怪异。“是被囚禁在院内的那个疯女人?”

见对方默认,陈牧恍然明白了什么:“原来我能碰到那疯女人,是因为你。”

神女双手背负,侧过身子,些许扯开的衣襟下露出玉雕般的一抹无瑕锁骨:“他们在你来之前,便用一叶障目之术遮蔽了那座小院,是我故意破坏了符文。”

“听妍儿姑娘说,那女人以前是天命谷的一位护法长老。”

陈牧问道。

神女轻轻点头:“她叫曲香茹,曾经是天命谷的三大护法之一,修为不俗。但因为喜欢上一位观山院的弟子,便离开了门派,只是最终还是被抛弃了。

后来她因为中毒,且怀着身孕回来求救。

原本几位长老是不愿理会的,但当时的掌门孤独神游却念及对方可怜,便破例收留了她。

为了祛除她身上的毒素,独孤神游和他师弟韩东江冒险动用秘术,将她救治好。”

陈牧道:“妍儿姑娘并没有提及孤独神游,只是说当时她师父救了曲护法,却没能保下孩子。”

“哼,她的眼里只有自己的师父,自然不会提及其他人。”

神女眼中含着冷蔑。

陈牧问道:“妍儿姑娘说,当时曲护法得知孩子未能保住便疯了,又怎么做证人。”

“那时的她还没疯。”

神女淡淡道。“为了稳住她的情绪,孤独神游和韩东江选择了隐瞒,只是说婴儿受到毒素侵染,需要放在法阵中祛毒。

在安抚期间,韩东江还让自己的妻子前去照顾曲护法,结果便发生了命案。”

“所以曲护法是亲眼看到孤独神游污辱了韩夫人?”

陈牧看着女人。

神女点头:“按照其他长老的口述,当时曲护法正在沉睡,听到隔壁屋内传来女人的喝骂声。等她过去,便看到韩夫人已经自尽,半身露出,而孤独神游衣衫不整,神色慌张,屋内还有迷香的味道。”

在女人的讲述中,陈牧于脑海中演练出一幕场景。

沉思半响,他淡淡道:“当时的曲护法对于孤独神游应该是很感激的,所以不太可能会污蔑他,她的证词确实值得相信。”

“这世上没有绝对的感恩。”

神女水润微翘的淡红薄唇勾起了一丝弧度。

陈牧叹了口气:“所以现在就只有曲护法这一个突破口了,可惜她已经疯了。”

陈牧很是头疼。

这应该是他接过最棘手的一个案子了。

案情久远、受害者已死、施暴者承认自己罪行、物证确凿、人证已疯……

奶奶的熊,这还查个毛啊。

不过现在陈牧可不会说出丧气的话,不然这女人铁定将他一直囚禁。

“无论如何,也只能从曲护法那里寻找突破口了。”

陈牧深吸一口气,努力表现出振奋的模样,目光灼灼的盯着女人绝美的五官。“安排我跟曲护法见面。”

“你自己去找她,我现在不能出面,已经打草惊蛇了。”

神女口吻平淡,一副你自己去查案别牵扯我的态度。

陈牧气急而笑:“那你为什么要打草惊蛇?找个时间直接给我说不就行了?现在天机老人肯定在调查是谁破坏了符篆放疯女人出来,让我怎么去查。”

“那是你的事,如果你查不了——”

“能查!”

见女人要转身离去,陈牧咬牙切齿。“至少先解开我身上的铁链吧。”

哗啦!

铁链随声掉落在地上。

因为毫无准备,再加上伤势本来就重,陈牧一个踉跄重重栽在了地上。

神女只是冷淡看着,并没有去搀扶的动作。

“我有个问题想知道。”

陈牧龇牙咧嘴的从地上站起来,“你到底有没有怀孕啊。”

神女眼底浮起几丝阴霾。

陈牧揉着酸痛的大腿,自顾自的说道:“我觉得吧,这世上除了我之外,没有任何一个男人配得上你。”

男人自恋的话语让女人嗤然。

她挥手打开旁边的一道暗门:“跟着我。”

走到门口时,她莲足一顿,回头看向男人的目光丝毫不掩饰厌恶与轻蔑,宛若在看一只癞蛤蟆,像是嘲讽似的清冷声音缓缓道:

“放心,我便是怀谁的也不可能怀你的,就你……呵~~”

女人没有继续说下去,扭头进入暗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