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黑的肥岳 家庭乱论小说

  • A+
所属分类:课件

野人山。

眼见着这荒无人烟的大山横亘在眼前,再往前走上几百米,就要彻底进入其中。

排长等人越发的绝望,前有看不见希望的野人山,后有一路紧逼的日军,怎么看都是一条死路。

“连长,现在怎么办?弟兄们已经快坚持不住了!”

一个班长咬了咬牙,喊道:“连长,咱们和小鬼子拼了吧!横竖都是个死,还不如痛痛快快地干他娘一回。”

“拼?拿什么拼?鬼子的人数比咱们多,装备比咱们强,就咱们手头这几杆枪,子弹少的能数的过来,一旦交战被鬼子拖住,咱们只有死路一条。”

连长分析过局势,定了定心思,朗声道:“弟兄们继续走,鬼子追得紧,咱们不能停下。”

“可是连长,再往前就是野人山了,那地方荒无人烟,又经常有毒虫野兽出没,咱们要是走进去,可不一定能走出去。”排长忧虑道。

“那也得走,不走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一旦落到鬼子手上,除了死,就只有当汉奸这一条路!弟兄们,记好了,咱们是中国人,宁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你们哪个要是心里起了给鬼子做走狗的念头,不妨现在就提出来,看在兄弟一场的份上,老子绝不为难你。”

几十号残兵都沉默了,其中有不少因为太久没有吃过东西,虚弱到随时可能昏厥。

“有吗?”连长再次发问。

可终究没有人回应。

看到这番结果,连长欣慰地笑了,大浪淘沙,原先的五百多人队伍,淘到眼前这几十人,大家早就抱定了宁死不做亡国奴的心思。

有骨气的中国人向来不在少数。

“弟兄们,当初大家是跟我一起上山的,我一定会把大家活着带出去。”

“进山,野人山虽然危险,可总有一线生机,摆脱鬼子之后,咱们在山里搜寻点吃食,先给弟兄们补充补充体力再说,出发!”

队伍再次行进起来。

大约二十多分钟过后,一队鬼子和伪军赶到连长他们先前休息的地方。

鬼子里边有追踪的好手,更重要的是小鬼子这次过来还带了军犬追踪,连长等人不管怎么在这大山里蹿陶,总会留下气味。

“太君,他们进了野人山了,咱们还追不追?”

伪军排长问道,就在几日之前,他还是连长手下的一个班长。

在投降过来之后,小鬼子按照承诺给他升了一级,成了伪军排长。

“八嘎,继续追,必须消灭他们。”鬼子中队长下令。

“嗨!”

伪军排长应了一声,追杀昔日的同伴,眼神之中却不见丝毫怜悯与犹豫。

野人山,西向,周卫国已经带着突击队和干部排进了山。

只是连长那边枪声一直没有响过,周卫国一行也无法判断连长等人的方向以及死活。

此刻周卫国等人坚持进山,其实只是在赌,在赌连长等人还没有死完,总还有活着的。

“咱们一路往东走,就算是撞不见他们,只要能撞见小鬼子,多半能在附近找到他们。”

“出发!”

从俯视的角度来看,在周卫国直觉的判断之下,两支队伍迅速地接近。

只是有些可惜的是,两支队伍虽然是对向而行,却并不在同一条直线上,若是双方没有察觉,多半会错过。

事实也正是如此发展的,由于这二龙山横跨区域极大,周卫国带领突击队和干部派一路深入野人山中,却依旧没有发现连长等人,双方是在相对的方向中错过。

随着越发的深入,却依旧不见人影,孙鑫璞无奈道:“卫国,咱们已经深入野人山,为何还是没有见到那支国军队伍?难不成他们真的被鬼子消灭了?”

战士们沉默了。

这是最糟糕的结果。

现在坚信这支国军队伍还活着的人已经不多。

周卫国是其中一个,“有这无尽的大山在,我就不信那些国军士兵真的死完了,继续找!”

话音刚落,就在众人无奈之下准备继续搜寻之时,忽然有枪声从远处的方向传来。

方胜利大喜道:“找到了!”

孙鑫璞疑惑道:“奇怪,枪声怎么是从咱们身后的方向传来,难道我们先前和他们错过了?”

周卫国道:“现在看来的确如此,他们应该是被鬼子咬上了,这次咱们倒是要感谢这些小鬼子了,不是他们提前追上,咱们这边怕是要彻底错过了。”

“迂回过去,救人!”

……………………

“连长,无路可逃了,兄弟们也跑不动了,这回咱们可以留下来和小鬼子好好地干一场了。”

排长一脸苦涩地说道,由于整支队伍虚弱,日军又有猎犬追踪,终于在深入野人山之后,连长等人被鬼子追上。

连长笑道:“怕了?”

“我怕他个球,就是没想到死的这么窝囊,空着肚子和小鬼子干仗,手头又没有多少弹药。

连长,我这儿还有六颗子弹,你还有多少?”

“五颗!”连长如数家珍地说道,就这点儿子弹,来回数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够了,我杀六个,你杀五个,咱们两人加在一块儿就能杀十一个鬼子,赚了!”排长笑道。

“那你一会儿可要专挑鬼子打,万一打到二鬼子,那可就不值钱了。”

连长与排长的对话传开,仿佛眼前陷入的并不是生死危机,这份镇定与坚决感染了整支队伍,手中有枪的战士们默默地举起手中的枪支,等待着最后的决战。

对面的伪军排长还在劝降,小鬼子明显是想抓活的,将连长等人围困在最后的土坡上之后,并没有急着发动进攻。

“吴连长,你们就投降了吧!太君说了,只要你们放下武器就有活路,太君会为你们准备上两大箩筐的大白馒头,你们可以好好地饱餐一顿了。

只要你们肯归降太君,每个人官升一级,哦,吴连长,太君的意思是让你官升两级,正好太君手底下有个伪军团还差个团长,只要您肯率领弟兄们走出来,这个团长就是您的了。”

土坡后。

连长皱着眉头问道:“我怎么听见对面有条狗在乱叫,对了,你们谁知道那条狗叫什么名字来着?”

排长笑道:“连长,您忘了,几天前那条狗还是咱们队伍里的一班长赵老二呢!”

“果然是养不熟的货,这才几天呢!就冲着咱们乱叫了。”

哈哈哈哈——

战士们轻蔑地笑着,笑声与对话尽数传到对面的日伪军耳中。

连长鼓起最后的力气吼道:“赵老二,你告诉小鬼子,别他妈地费力气了,我们和你这种人不一样,不可能为了活着,去给日本人当狗。

狗日的小鬼子,想让我们给你们做狗是不可能的,想消灭我们就放马过来的,爷爷们在这儿等着呢!”

对面,被羞辱的脸红脖子粗的赵老二向日军传达了连长等人必死的决心。

“吆西!”

鬼子中队长点了点头,目光之中对赵老二的厌恶一闪而逝,在遥看向对面的连长等人之时,却又流露出几分敬佩。

在他看来,这支被他追了两天两夜也决不投降的队伍,这才是真正的军人!

“构筑阵地,准备进攻——”

鬼子中队长拔出了指挥刀,为了表达他对这些中国军人宁死不降的赞赏,他决定全力出击。

……“连长,鬼子准备进攻了!”

“哈哈,来的好,狗日的小鬼子们。来吧!爷爷不怕你们!”

最后的决战,连长和身后几十位国军战士们抱定了必死的决心。

枪声在骤然之间响了,且十分剧烈。

可令人惊奇的是,这些枪声却是在鬼子队伍的后侧与两翼突然响起。

随着手榴弹的爆炸声传出,鬼子的掷弹筒阵地和机枪阵地还没有来得及展开,便直接被摧毁。

就在这最关键的时候,周卫国终于率领队伍完成了突袭部署,并发动了进攻,连长等人最后豪壮的话语也落在了他的耳中。

这次过来营救连长等人,周卫国只带了突击队和干部排,也有一百余人。

兵力上自然是比不上一支日军满编步兵大队的。

但是从装备上讲,突击队的装备一向精良,虽然只有不到五十人的队伍,轻型自动火力武器的数量却是十分夸张。

特别是突击组的十来位成员,手上用的更是清一色的冲锋枪。

外加上火力组十挺轻机枪,周卫国这一行队伍的火力配置,足以碾压眼前的鬼子。

另外,鬼子这次过来围剿,虽然出动了一支满编中队,可实际上他们判断过连长等人的残余兵力之后,上山追击的并非全部兵力。

也只有百余鬼子。

双方兵力接近1:1。

在周卫国率领突击队和干部排骤然突袭之下,战斗直接呈现一面倒的局面。

周卫国抱着一挺冲锋枪,一马当先,子弹在鬼子的背后倾泻,眼见着一个个鬼子倒下,周卫国的脸上竟是没有太多的神情,就像是在无情地屠杀一批批畜生。

突击队成员们战斗力强悍,作战配合更是默契,战术应用十分得当,干部排也同样不差。

这场偷袭从一开始,周卫国便没有留有余力的打算。

骤然的火力突袭打掉了鬼子的机枪阵地与掷弹筒阵地,并在短短几分钟时间内重创眼前这百余鬼子之后。

借着手榴弹爆炸的掩护,突击队与干部排在周卫国的率领下直接冲杀进鬼子阵营。

冲锋枪火力甚至就在鬼子两三米开外扫射。

这注定了是一场风卷残云的战斗。

整场战斗持续了不到五分钟时间。

原本将连长一行困在土坡之上的百余鬼子,竟是被周卫国一行在转眼之间杀了个干净。

对于连长等人而言,劫后余生,他们从没有想过竟然会有人来救他们,大喜过后是满心的震撼。

排长看着眼前那支在极短时间内就消灭了百余鬼子的队伍,忍不住震撼道:“连长,这支队伍到底是什么来头?这小鬼子的战斗力有多厉害咱们一清二楚,他们杀起小鬼子怎么就像是杀鸡宰鸭一般?”

连长苦笑道:“你问我我问谁去?战斗力如此彪悍的队伍的确少见,只是他们的穿着并不统一,有一部分像是咱们国军的服装,还有一部分倒像是八路军的。”

“可八路军怎么会和咱们的队伍混在一起?”

“那谁知道呢?”

“不管那些了,总算是得救了,这支队伍杀起鬼子来丝毫不带手软,连长,咱们以后就跟着这支队伍干吧!”

“正有此意。”连长笑道。

战士们打扫战场的时候,周卫国带了孙鑫璞和方胜利几人张土坡走来。

隐蔽在土坡后的连长连忙带着队伍走了出来,一个,两个,三个……竟是还有六十多人。

孙鑫璞和方胜利互视了一眼,无不感慨,幸好有团长坚持,否则这六十多位弟兄可就要葬身在这野人山了。

周卫国穿着国军的军服,只是领章上不见军衔,所以连长无法判断周卫国的官职,但人家毕竟是救命恩人,连长毫不犹豫,挺直了身子,敬了个军礼,道:“国民革命军第九十八师中尉副连长吴征,长官,请问您是?”

周卫国回敬了军礼,道:“国民革命军第九集团军直属独立团团长,周卫国。”

吴征惊讶道:“第九集团军,那可是中央军的嫡系!”

周卫国道:“什么嫡系不嫡系,如今日寇当前,大家杀鬼子不分派系。吴连长,你既然是九十八师的,应该是参加过淞沪抗战。”

吴征应道:“是的!我们的队伍正是在淞沪抗战中被打散的,后来我与队伍走散,又在南京城参与过作战,最后一路退到了这里。”

“其他人呢?”

“长官,说来惭愧,我的这些弟兄们都是从前线战场上溃败下来的,大家来自不同的队伍。”

“这么说就是一支杂兵,吴连长,你们最初有多少人?”孙鑫璞问道。

“五百多人。”

“怎么眼前就剩下了这点人马?”

“一言难尽,日军不断围剿,再加上我们队伍并不团结,慢慢地就被鬼子蚕食掉了,这一次要不是周长官你们及时赶到,就连我们这些人恐怕也得死在这野人山上。”

孙鑫璞疑惑道:“这里是敌后,留在敌后与鬼子作战至少需要一块赖以生存的根据地,你们就没有想过依托根椐地与日军对抗吗?”

连长苦笑道:“谈何容意?整支队伍是七拼八凑起来的,可以说是一盘散沙,谁也不愿意听谁的。

最初倒是也找了一处山区作为根据地,可小鬼子闻声过来,队伍直接就被打散了。”

孙鑫璞几人无奈,看来这里的情形的确与虎头山根据地的大不相同。

……

喜欢重生周卫国从雪豹开始请

黑黑的肥岳 家庭乱论小说

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