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扒夜夜春宵第二部的 一开始就在里面漫画

  • A+
所属分类:课件

想了自然就要去做。这里的审案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看头,毕竟事情交给了海瑞,自己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朱翊钧转回身子,看着陈矩随口问道:“城里有没有什么地方在抄家?”

虽然不明白陛下的思维为什么突然跳跃到了抄家上面,但是陈矩连忙回答道:“有,余大人那边就在抄家。”

朱翊钧没有迟疑,点了点头说道:“走,看抄家去。”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衙门口,直接就向着一个方向而去。

很快,一行人就来到了一条街上。

这里已经被封锁了起来,周围到处都是士兵,老百姓在旁边看热闹也不敢靠近。

原本抄家的时候老百姓是不敢过来看的,谁知道这里出了什么事,稍有不慎可能就把自己牵连了进去。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都熟悉了,也都知道这里面在干什么了,于是就跑过来看热闹,他们像有一种在开盲盒的兴奋感。

如果从里面抬出了一件价值连城的东西,懂的人就会立马高声的向周围宣传,老百姓就会发出一声惊叹,然后便是非常熟悉的咒骂和猜测。

下一次再抬出了一件东西,就会再有一声欢呼,每次都差不多,但老百姓还是都乐此不疲,平时酒肆茶楼之中的谈论话题也和这些东西有关。

今天谁家又整出了什么好东西、谁家又抄出了多少钱、谁贪污的比较厉害。这些事当然就是朱翊钧的人在后面推波助澜。这样的方式,一方面可以让百姓认识到这些人究竟贪了多少钱;另一方面也可以保持足够的热度让老百姓关注贪污腐败,同时不让有心人利用他们,从施行到现在效果非常好。

这一次也一样,一群老百姓都在这里看热闹。只要他们不往里冲,站岗的人就对他们视而不见。

朱翊钧在众人的护卫下,沿着衙役预留出来的道路就走了进去。

所有人都好奇的看着这一幕。

这人是谁啊?

这里虽然留了一条路进出,但那是衙门的人进出的,外人绝对是不允许的进去的。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带着这群人就这么容易的走了进去?

自然没有人回应这些人的猜测。

朱翊钧能进去的原因也非常简单,因为这里有很多的影卫,他们见到皇帝来了,自然恭恭敬敬地带了进去。

一边走着,人群当中又发出了一声惊呼。

顺着方向看过去,朱翊钧就看到了有人抬着几个大箱子摆在了院子里,箱子里面摆放的全都是银子。

箱子的五金件有些发绿了,摆在最上头的银子都发黑了。

看到这一幕之后,周围有人兴奋的说道:“看到没,看到没,他们家这次肯定能挖出更多的银子。”

“现在挖出银子最多的是谁家?”旁边有人像捧哏一样的问道。

“户部侍郎家。”那人兴奋的说道:“这一次不知道能不能超过户部侍郎的家里,有没有人要打赌?”

闻言,旁边的人也兴奋的说道:“我来!”

然后,一个简单的小赌摊就在街边开始了。

朱翊钧扫了一眼,笑着摇摇头没有说话,刷的一声打开手中的折扇,迈步就向里面走了进去。

他走到银箱的旁边,伸手拿起一个银锭子,翻过来看了一眼,底下没有年号。这不是大明朝的官银,而是私自铸造的银锭子。

朱翊钧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大明朝有钱的人,藏银的这种恶习实在是没有办法。

通常一个人有了钱之后,他们会干两件事,一个是买地,另外一个就是挖地窖存银。

买地这个危害就已经足够大了,他们从百姓身上搜刮银钱,没有想着去发展生产力、去推动科技的进步,反而转而去搜刮老百姓的土地。这对发展没有一点的好处,对百姓的压迫倒是越来越厉害了。

把银子藏起来那就更加可恶了。银子这种东西只有流通起来它才是钱,流通不起来它就是一堆金属而已。这也是为什么从明朝中期之后,大量的白银流入,贸易顺差那么大、但是国内的经济环境越来越来越差的原因。

这些钱现在都归自己了,回头搞几个大工程。

你把东西卖出去,钱赚回来总要做点什么事吧,这些钱,朱翊钧准备拿出去大搞基建。

一方面给老百姓一个好的基建,让他们能开垦更多的土地。另一方面也能够让他们增加收入,现在给朝廷做工已经成了很多地方老百姓的收入来源,每年农闲的时候都要去大赚一笔。

朱翊钧准备把这种好习惯一直坚持下去,基础设施建设什么时候都不能停,朱翊钧心里面有数,毕竟自己是从一个基建狂魔的国家穿越而来的。

除此之外,还有一句刻在骨子里的话,“要想富,先修路。”

这一次搞来这么多银子,拿去修河堤,朱翊钧相信会带动一大批商户的发展,尤其是那些做建材的。

不过货币改革迫在眉睫,铸造钱币要提上日程了。

以后只有朝廷铸造的钱币能流通,除了朝廷铸造的钱币以外,其他金银铜铁什么的都禁止流通。

也不知道这一次搞出来的银子够不够?实在不行,还得要想办法。

现在的大明银本位暂时是够用了,金本位的话可能还要再等一等,毕竟大明的黄金也不多,银子的话可能还能找到一些。

将银锭子放下,合起折扇,朱翊钧继续往里面走。

一路上走过去,他看到了很多很多的好东西。

古玩字画这些东西都已经算得上是寻常了,地契房契也是一大堆。当然了,也少不了各种各样的女人。

朱翊钧看着面前站成一大排的穿得花枝招展正在各种嘤嘤嘤的女人,脸色有些难看。

他伸手把旁边的影卫招呼了过来,问道:“怎么回事?”

一边的影卫有一些尴尬,没有迟疑的说道:“陛下,这是小妾。”

“这是小妾?”朱翊钧指着眼前这群女人,怒声道:“你们是怎么办事的?难道你们已经胆子大到要欺骗朕了吗?”

影卫闻言,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陛下,臣怎么敢欺骗陛下!这些人真的是小妾,他们全都是这家主人的小妾。这家主人一共取了七十六房小妾。”

影卫继续一脸无奈的说道:“除此之外,他在外面还有十六个外宅。”

朱翊钧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实在是没有想到眼前这一大群女人居然真的都是这家主人的女人。

特娘的就不怕累死?

我,知道我是谁吗?

我是大明帝国的皇帝,掌管着这个天下,富有四海,有无数的钱、有庞大的权力,我到现在为止也只有一个女人。

你是谁?

你居然搞了这么多女人,疯了吗?

朱翊钧叹了一口气问道:“这些人是怎么回事,是嫁过来的?还是被他强抢过来的?”

“回陛下,大部分都是送过来的。”影卫有些迟疑的说道。

看了一眼影卫欲言又止的样子,朱翊钧觉得很不爽。没有丝毫的犹豫,指着他说道:“有什么话,直接说!”

“回陛下,臣觉得这些女人有些可怜。”影卫低着头说道:“她们也是身不由己,从小就被家里人卖了,后来又被那些盐商买去。那些盐商把她们像妓女一样的训练,无论是

老扒夜夜春宵第二部的 一开始就在里面漫画

琴棋书画还是伺候男人的本事,全都是在盐商的逼迫下学的。得等到人成年了以后,她们又像货物一样被人送来送去,现在又莫名其妙的被牵连,要被朝廷治罪。”

朱翊钧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影卫,脸色没有什么变化。

良久之后,他才沉声问道:“你真的这么觉得?”

“是,陛下,臣真的这么觉得。”这个影卫连忙磕头道。

闻言,朱翊钧沉思了片刻,抬头看着前方自顾自的说道:“你去告诉影子,这个人从今天开始就不再是影卫了。”

陈矩在朱翊钧的身后说道:“是,陛下。”

现场一片哗然,所有人都露出了不敢相信的神情。

周围的影卫看向跪在地上的同伴,神情有些复杂。

其实他们都觉得这个同伴说的有道理,但是又觉得他不该说这样的话。

我们都是皇帝的影卫,不应该参与这些事。我们要做的事就是按照皇帝的吩咐办事,好好的保护好皇帝,其他的事情不应该操心。

可是这些天影卫们跟着这些余有丁抄了这么多人的家,难免心里面有些想法。

毕竟当初他们都是孤儿出身,如果不是皇帝的话,他们很可能也会沦落到这种地步,甚至还不如眼前的这些人。看到她们这样,有一些感同身受。

“陛下,”跪在地上的影卫连忙说道:“臣……”

“行了,你以为朕要处罚你吗?”朱翊钧看着这个有些慌张的影卫,笑着说道:“你们这些人是什么人?你们从小就被朕收到了皇宫里,你们的忠心,朕绝对相信。难道说在你们的心里边,朕就是一位没有容人之量的皇帝吗?”

喜欢回到明朝做仁君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