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野外u 海棠书院自由阅读

  • A+
所属分类:课件

太刺目了。

哪怕是惊醒的古老存在,也无法直视,这缕刀光,超出了他们的认知,竟在与锁天祖地那口断枪共鸣。

东荒大地,无数人匍匐在地,这一刀不止照亮了五荒大地,也照亮了众生的心灵世界,那股堂皇、中正、刚阳的刀势,那至纯至烈的战意,像是不灭的战鼓,敲响在所有人的心灵深处。

此刻,在大师兄洛生的眼中,十万里高天,都被这缕刀光充斥,至于那位无名人族大帝的气息,哪里还能够感受到一丝一毫。

直到十息之后,刀光才渐渐消弭,高天上,哪里还有那成道的未来身的影子,至于那小师弟的未来身,也同样消失不见。

未名的山谷中,五师兄与七师姐深吸一口气,彼此相视一眼,小师弟的过去身,也在那一刀斩出后离去了,显然并不想被人窥见真容,未来身也就罢了,这过去身要是被人看到,与他们立在一起,那就怎么也洗不清了,倒不是惧怕什么,实在是有些理亏……

不过,要说东荒大地,真的没有恐怖存在洞悉了一切,也不可能,毕竟除了五大人皇之外,东荒也有不少帝族,乃至古老的人皇传承,气质儒雅如五师兄,此刻也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小师弟的过去、未来二身,在这些恐怖传承面前,恐怕已经曝露了。

他不知道,这当中有没有那些人的身影,但消息的流传,现在看来,也只是时间罢了。

天宇澄澈,十万里高天阳光璀璨。

在刀光消弭的一瞬间,很多临近的无上生灵将不朽意志投落下去,但除了锁天一脉的大师兄三人之外,他们最想看到的那神秘的盖世战王,却消失无踪。

至于那位无名的人族大帝,已经离开了吗……但不知为何,一些无上强者,心中隐隐生出一个骇人的念头。

很快,原本被那照亮五荒大地的刀光净化,一片澄澈的十万里高天,再次变得晦暗,有殷红的血云积聚,很快蔓出了十万里高天,须臾间,就笼罩了小半个东荒大地,而每一个东荒大地的人族,或抬头看头顶压抑的血云,或眺望远方血红的天边,皆露出骇然之色。

渐渐的,天地间,生出了低沉的呜咽声。

那是夔牛号角的声响,初始低沉似呜咽,很快穿金裂石,若雷霆轰鸣,响彻亿万里苍穹下。

传说,那是上古人族战师的第一只战争号角,以蛮荒古兽夔牛的独角铸成,在那段黑暗的岁月里,只要夔牛号角吹响,蛮荒大地上的众多人族先贤,无论身在何地,都会从千山万水间赶来,血战百族,戍守族土。

这是……帝陨之象!

就算是无上生灵,此时也感到了呼吸凝滞,尤其是一些老辈人物,对于那无名人族大帝的身份有所洞悉,更是心神剧震,帝陨了!在这浩瀚星空第三纪元,乱世之初,第一位属于他们人族的大帝,陨落了。

成道的盖世战王,伐帝了!

毫无疑问,这将是一场震动天宇,乃至浩瀚星空的风暴,会令人族,甚至诸天百族,都重新认知人族所开辟的这条战王路的终点,到底有多可怖。

大荒战皇殿,第一战域内。

竹林清幽,肃杀的气机已经消弭,但回过神来的第一刑天,却仿佛是第一次认识了眼前这个年轻的后辈强者,不仅是一名真正的刀道强者,更是他人族无尽岁月以来,最灼烫战血的传承者,中正、堂皇、无瑕无垢,不滞于物。

chinese野外u 海棠书院自由阅读

这一位,也有其深藏在骨子里的骄傲,那份傲骨与锋芒,超出所有人的想象,也同样超出了他的想象。

哪怕付出的代价,足以令任何无上强者望而却步。

此刻的苏乞年,一头白发如雪,眸光沧桑而深邃,生命气息黯淡,只看一眼就可以知道,寿元上的折损之大,怕是直接去掉了七七八八。

八百年,这就是眼下自己的寿元,苏乞年感应己身,原本他破入战王之境,哪怕并未成道,但论寿元之悠长,也不比无缺的真王逊色半分,甚至因为生命本质的强盛,他生机滂沱,几乎比得上一头成长中的远古天龙,若说王者能够活满两万五千岁,那么他就算是活满三万岁,也没有太大的困难,但经此一战,寿元几近枯竭,仅剩下数百年光阴。

以未来身召唤未来身,这是基于三分之一时光之心上,再次勾动时光之心,哪怕是三分之一时光之心,也无法承载诸天的反噬,最终全部转嫁到了他这个现世真身上。

本已是禁忌之身,再次勾动禁忌,这无疑超出了三分之一时光之心的上限,需要本体真身付出代价,而这代价之大,若是换做其他任何一名无缺真王,若无准备,多半要陨落当场。

下一刻,一枚如玉石般洁白,形如胎儿的果实在战体天地内粉碎,那是万寿果,当初在龙血荒家,苏乞年直接挖走了那株万寿果树,而今就栽种在他的战体天地内,此前赠给了人王万物生一枚,他身上还有两枚。

一枚万寿果消融,磅礴的生命精气,如汪洋一般渗透进入黯淡的四肢百骸,苏乞年一头白发,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转黑。

还剩下一枚,苏乞年没有动用,受制于诸天秩序,连续服用会失去药性,下一枚万寿果,或许只能为他延寿一千年,但除了万寿果之外,这些年来,他还得到了一些其他延寿灵药,此刻尽皆粉碎,化作雄浑的生命元气。

最后,苏乞年一头黑发,只剩下几缕霜白,其他尽皆转黑,而他的寿元,虽然未能达到巅峰时候,却也超过了两万载。

而眼睁睁看着苏乞年一身生命气机重新变得蓬勃的先草圣主,有些目瞪口呆,身为炼药宗师的他,也不禁有些咋舌,域主身上,到底有多少珍稀的延寿灵药,这眨眼间,就差不多恢复过来,延寿怕是能有近两万载。

第一刑天也是一怔,继而就失笑着摇摇头,这位年轻的战王,虽然修行时月不长,但是底蕴之深厚,却是举世罕见。

当然,对于苏乞年而言,这种禁忌之力,也只能动用一次罢了,下一次,他就不会再有如此充裕的寿元,以维系所需,也没有那么多的延寿灵药,以弥补消耗,但收获,也同样不小,只是那无名人族大帝的陨落,就足以震慑其背后潜藏的众多势力。

抛却了底线,甚至漠视同族生命,战血看似灼烫,髓海已经冰冷,这些人为了力量的增长,甚至不惜搅乱人族星空,这只是乱世之初,苏乞年甚至有一种预感,或许南海敖家叛族的背后,也有这些人的身影。

“战帝!”倏尔,第一刑天开口,看向苏乞年,郑重道,“在盖世战王终点,极尽升华之后,是为战帝!”

战帝!

这两个字,如两道混沌惊雷,令先草圣主心神剧震的同时,眼中更迸射出狂热之色,这就是战王路的极境,一直以来,只有战圣

chinese野外u 海棠书院自由阅读

,战王的称谓,再向上,虽然有无上强者推演过,但漫长岁月以来,真正靠一身修为,不借用外力,不借用器物,不借用其他秘术乃至道外之力,在未成帝前,就比肩大帝的,无上战史上,没有半分记载。

现在看来,恐怕不是不存在,而是无人知晓,至少据先草圣主所知,初代战皇,就是以盖世战王成道,也就是说,昔年初代战皇,在无上王境,就有战帝之力。

第一刑天随即深吸一口气,道:“只是我没有想到,原来那个人,一直就是你。”

如此看来,浩瀚星空中,十年前,冥族等四族传出来的一些消息并不假,只是太过匪夷所思,没有人接受,太离谱了。

如非是亲眼所见,他也不相信,但现在,他更相信,年轻的锁天战王,他亲自选择的战域之主,必将横推诸敌,成为人族在这个大世的清算者,清扫族内污秽,清算外族大敌,亦如近古的禹皇,成为这第三纪元人族鼎定乾坤的那根神针铁。

“战皇殿内,初代战皇曾经有言,战王路不好走,不仅要天赋悟性极佳,还要有大毅力,大气魄者,即便如此,也未必能够走到终点,而盖世战王成道,可比肩大帝,但这条路,对于人族大多数人而言,走到七界战王之境,都很不容易,”第一刑天沉吟道,“是以,初代战皇并未将战帝之名公诸于众,只望后人,能够不断完善这条路,降低修行的门槛。”

苏乞年闻言,亦露出沉吟之色,初代战皇说得没错,一位战帝,改变不了什么,若是有千千万万个战帝,人族才能真正强盛,睥睨诸族,才有可能终结漫长岁月以来,难以断绝的纪元之劫。

战王路,不只要继承,还要开拓,这才是真的继承先贤遗志,一个人的强大,终究只能镇压一时,只有后代强者不绝,才能真正千秋不落,开万世太平。(求订阅,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打赏!)

喜欢纯阳武神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