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似火 (军婚 高干 婚恋)全文免费txt下载 云芬第1部分阅读

  • A+
所属分类:课件

算命的多,但能预知的并不多见。

偶尔可以蒙中两件未来事的人,在沈约那个年代,都可以号称是从未来而来,是救世主了,何况是古代。

凌老爹知道预知对一个算命之人的重要性,这无疑就和一个人有了极大的官衔般,因此对预测一事一口咬定。

太白凌日是真的,事件也是真实发生,混在一起就不见得是真有关系。

但这种假假真真、虚虚实实的伎俩本是算命之人的真正本事,凌老爹轻易不会用出,如今和这帮粗鄙之人这般小题大做,凌老爹暗自惋惜,未免有些杀鸡用牛刀的感觉。

“那你为何不禀告朝廷?”吴均一旁突然道。

沈约一听,倒感觉吴均提及朝廷自然而然,如果从他的角度分析,吴均更像是朝廷人。

这完全是一种敏锐的直觉。

因为代表立场不同,未经过特别的训练,很多人说话间,仍旧不自觉的表明自己的身份。

凌老爹反问道:“奸臣当道,奸佞之言充斥朝堂,老夫哪怕冒死说出,下场如何,吴

他似火 (军婚 高干 婚恋)全文免费txt下载 云芬第1部分阅读

老哥难道不知道吗?”

不到真正抉择的时候,你很难看清一人的本性。

凌老爹大义凛然的样子,让吴均一时间也是无话可说。

沈约干咳一声,他知道算命的是能扯就扯,但他还是需要一些崔府君的资料,是以道:“太白凌日和崔府君显灵有什么关系?”

凌老爹幽幽一叹,有如怀才不遇的高人般,“好饭不怕晚,你且听我慢慢道来。”

见众人聚集,如众星拱月般,凌老爹如何会放弃这场千载难逢、树立光辉形象的机会,故作感慨道:“其实我知道金人迟早鸠占鹊巢后,也想尽心尽力保中原安全,于是我和宗泽大人示警。”

李船主吃惊道:“神算子认识宗泽大人?”

周围的百姓亦是露出仰慕之情。

原因无他,只因为宗泽保家卫国、屡败金军,启用的岳飞已经成为抗金的中流砥柱,连金人都不得不敬畏的暗地称宗泽为“宗爷爷”。

凌老爹脸不红、心不跳道:“如不认识宗大人,老夫如何示警?”

众人深以为然的表情。

凌老爹继续道:“本来朝廷若肯一直重用宗大人,绝无太白凌日的可能,可惜朝中奸佞当道,那皇帝……”

说罢摇头一叹,看了吴均一眼,凌老爹虽在船上,亦不敢妄自非议皇帝。

虽然那皇帝父子已经被掳掠到黄龙府,可如今大宋不是还有赵构嘛。

“朝廷奸臣主和,自毁长城,罢免了宗大人,结果金人再至汴京,满朝已无可战之人。”凌老爹继续道:“这算命的鱼龙混杂,有真心为民的,亦有祸国殃民的。”

沈约心想,你自然是真心为民的,随口问一句,“祸国殃民的是谁?”

凌老爹看着沈约,“你一直在北方,可曾听过郭京此人?”

沈约皱了下眉头。

他来这里就是要从唐清风那里获取九州之王的线索,对宋朝的历史并没有做过真正的了解。

都说以史为鉴,可后人从历史中学到了什么?

真正的重演历史,很多人也不见得比当年之人高明到哪里去,因为人性、人心如此,你如何能指望一个白蚁放弃毁去生存根基的本性?

沈约知道宗泽,却不知道凌老爹煞有其事提及的“郭京”这人,正迟疑间,吴均突然道:“就是那个说可用六甲神兵抗敌的郭京吗?”

凌老爹见冷冰冰的吴均也被他吸引,内心暗喜,心

他似火 (军婚 高干 婚恋)全文免费txt下载 云芬第1部分阅读

道今日名声一立,难说日后财源滚滚,但前往临安府的路费总会富裕一些了。

“不错,正是那个郭京!”

凌老爹喟然长叹道:“宗大人被朝廷罢免,愤懑而死,金人兵临城下,无人出战。这时候偏有个祸国殃民的神棍郭京说,只要按照他的要求,找到7717名壮丁,经过他施加法术后,就可以变成无敌于天下的六甲神兵,击败金人不在话下。”

沈约皱了下眉头。

凌老爹又道:“结果皇帝信了此人,居然真找了七千多壮丁让郭京训练,结果不开城还是好的,他们一开城交战,那七千人完全不堪一击,遂被金人趁势破城,造成靖康之耻。神棍误国,莫过于此。”

众人又是纷纷点头,不由痛骂起郭京来。

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听到郭京,可却不妨碍他们表达爱国之情。

沈约不由向吴均方向看了眼,就见他按着桌案之手微有用力,似乎极力压制情绪。

人云亦云的人多了,沈约却非这种人,他始终保留着独立的判断——听凌老爹所言,郭京着实愚蠢,朝廷亦是愚蠢,竟然信了六甲神兵这种荒谬之事。

沈约不怀疑某些人愚蠢的下限,亦知道古代所谓的当权者清醒者少,大多数都是昏聩之辈。

你有后宫佳丽三千,时时刻刻的抽取内在的精气神,想不昏聩都难。

是以“何不食肉糜”之类的典故并非个案,更像是古代当权者某种方面的共同反应。

但吴均为何有激动之意?

众人皆骂郭京,吴均却没有附和,吴均的情绪似乎极为复杂,他信神仙……难道说,他信六甲神兵也是有可能的?

沈约脑海疑惑一闪而过,凌老爹又道:“靖康之耻时,如今的皇帝还是康王,身边亦是奸佞不绝,被金人步步紧逼,一路南逃,从应天府直奔扬州。不想金人随即杀到。”

见众人凝神倾听,凌老爹更是振奋,“当今皇帝随即弃了扬州,想要渡江南奔。”

在叙说往事的时候,凌老爹并没有被兴奋冲晕了头脑,谨慎的用着字眼,不用“逃”字而用“奔”字倒是凸显他的精明。

“可金人用兵奇猛,冲垮了当时康王的随行,让康王孤身至泰兴,无奈夜宿崔府君庙。”凌老爹继续道。

沈约脑海中光亮一闪,知道凌老爹要说什么了。

泥马渡江!

凌老爹要说的难道是赵构泥马渡江的往事?!

这段往事散见演义之中,依稀是说赵构得什么神仙相助,用一匹泥塑的马匹渡过长江,逃脱了金人的追杀。

果不其然,凌老爹已道:“那时康王又困又乏,甚至坐骑都无,将将睡到三更时分,就见有人梦中示警,说金人又至,马匹备好,还请康王立即离去。”

轻叹一声,凌老爹缓缓道:“康王惊醒后出庙,果见庙外停了一匹战马,而金戈之声随即传来。康王惊吓之间,上马冲至江边,可恨无船只渡人,但金人已在身后,康王正手足无措之际,那匹战马已经跃入了江中!”

喜欢极限警戒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