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闭症先生的宠妻日常 山村风流

  • A+
所属分类:课件

风入松说道:“夏长老,你这就有所不知了,可怕的自然不是这小子,而是他背后的玄天门和那个女人。”

“风长老不用担心,其实这并不影响我们的计划。”

夏元媚妩媚的一笑,笑容中透着奸诈。

“等会儿,只要我们将绝然和这小子的奸情捅出来的,动手的自然是绝情谷,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这……”

风入松之前着实是被吓破了胆,此时冷静想了想,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儿,只是心中还是有些没底。

“等下绝情谷动手和这小子拼个两败俱伤,我们再联手灭掉绝情谷。

这件事情就是神不知鬼不觉,根本没有人知道我们做了什么,或许玄天门还会以为我们是在帮这小子报仇雪恨。”

夏元媚脸上挂着笑意,一番话说的信心十足,大有运筹帷幄的架势。

风入松这次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还是夏长老高见!”

不得不说,这女人着实是满肚子阴谋诡计。

他对叶不凡已经是恨之入骨,如果不是对方自己也不会受辱,更不会丢掉掌门的位置。

满肚子都是仇恨,只是碍于玄天门的威势不敢有所表现。

既然有机会能够悄无声息的将对方干掉,他自然不会放过。

夏元媚继续慢条斯理的说道:“相信我,肯定没有问题!

退一万步讲,这里是天芒州,是太虚宫的地方,玄天门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

“还是夏长老说的有道理。”

此时的风入松之前的震惊之情彻底消失,脸上已经挂出了淡淡的笑意。

出于礼节,极乐宫和神风谷这些人速度并不快,而是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

两人说完,众人这才来到大殿门前。

看到两大门派一起来到自己的地盘儿,段凤皱了皱眉,猜不出对方这是要做什么?

“二位长门,今日怎么这样有闲来我绝情谷?”

她面笑容的接了出去,既然猜不出来那就先不猜了,等下对方自然会表明来意,说话间客气的将众人让进了大殿。

九星宗门的大殿足够宽敞,即便坐了这么多人也不显拥挤。

让他门派的人都落座之后,风显道说道:“段掌门,老夫今日来到这里,其实是有一事不明想当面请教。”

席春阳手中摇着折纸扇,跟着说道:“是啊,本掌门也是为此而来。”

段凤皱了皱眉,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可又想不出问题出在哪里。

“请教不敢当,二位掌门有什么话尽管说。”

风显道脸上露出一抹古怪的笑意:“老

自闭症先生的宠妻日常 山村风流

夫想请教一下,不谈男女之事是不是绝情谷的门规?”

“那是当然!”

虽然不明白对方问这个是何用意,但段凤还是斩钉截铁的说道:“我绝情谷修炼的是无情的门规,第一条就是禁止男女私情。”

“真的吗?哈哈哈……”

她这番话刚刚说完,旁边的席春阳便哈哈大笑起来,笑容中充满了嘲讽的意味。

段凤神色立即沉了下来:“席掌门,你这是什么意思?”

席春阳丝毫不以为意,又是一阵大笑。

“我的意思很明确,你绝情谷说一套做一套,表面上当的是圣女,其实背地里做的事情连我极乐宫都不如。”

“姓席的,你竟然敢辱我绝情谷!”

这番话说完段凤顿时翻脸,早就猜到这两大宗门来者不善,却没想到做的如此过分。

不但是她,就连绝情谷的其他弟子一个个也都露出愤怒的神色。

要知道绝情谷的弟子向来都是一心修炼,根本不碰男女之事,席春阳这番话对于她们来说已经是奇耻大辱了。

唯有旁边的大长老绝然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事到如今她已经猜到了对方的来意。

席春阳也就是一脸的懒洋洋,摇着手中的折纸扇,丝毫不以为意。

“怎么,难道这种事情你们绝情谷做得,我却说不得?

自闭症先生的宠妻日常 山村风流

段凤刷的一下抽出了背后的长剑:“席春阳,今天你必须把事情说清楚,不然我绝情谷与你没完!”

其他的弟子也都是如此,一个个愤怒抽出自己的宝剑,大有一言不合就拼命的架势。

“要说法是吗?我席某人向来不乱说话。”

席春阳刷的一下收起手中的折纸扇,然后抬手指向绝然和叶不凡。

“我说的就是他们两个,绝然是你们绝情谷的大长老吧,竟然与这小白脸勾勾搭搭,不知道你们还有何话说?”

他这番话说完在场一片安静,可每个人心中都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绝然大长老在绝情谷是个什么样的存在?那可是仅在掌门之下,受万人敬仰,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

也正因如此,绝情谷的众人没有一个相信。

段凤断然不会相信,怒道:“胡说八道,这是绝不可能的事情,我们绝情谷的大长老怎么可能会做你那种龌龊事?”

席春阳哈哈一笑:“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是真是假问问不就知道了。”

作为极乐宫的门主精善双修之术,他这一双眼睛也不是白长的,早就看出绝然已经不是完璧之身,因此说起话来底气十足。

风显道跟着说道:“没错,我们得到消息也是不敢相信,所以才来贵门求证一下。

既然大长老就在这里,是真是假一问便知。”

“那好,今天我就让你们好好看看。”

段凤说完看向绝然:“大长老,你和这姓叶的小子是何关系?”

她这话说完,在场众人的目光刷的一下都聚拢过来,期待着最终的结果。

绝然的脸色铁青,此刻她恨透了极乐宫的人,要不是当时的大长老燕无回给自己下毒,又怎么可能有如今的事情发生。

但恨归恨,对眼前的情况却于事无补。

在众人的注视下她摇了摇头:“我和叶神医之间清清白白,没有任何关系。”

这番话说的倒也不违心,毕竟这就是事实。

段凤对她的回答没有任何怀疑,回过头来怒视着风显道和席春阳。

“听到了没有,你们完全是信口胡言。”

“信口胡言吗,我看未必!”

随着嘲讽的声音响起,夏元媚摇曳着美的身子走了出来。

“绝然,敢做不敢当吗?你这个不要脸的老女人,玩完了老牛吃嫩草现在又不想承认了是吧?”

“你给我闭嘴!”

绝然恨透了这个放荡的女人,“我和叶神医之间清清白白,何来敢做不敢当之说?”

“是吗?”

夏元媚奸诈的一笑,“那你和大家说说,既然不是他,那又是谁给你破的身?”

喜欢叶不凡秦楚楚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