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瑟瑟靳封臣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 乱小说

  • A+
所属分类:课件

当远方的星辰升起时,此处黯淡昏沉。

存续院的最深处。

只有一盏孤灯在狭窄的道路缓缓的向前,叶戈尔喘息着跟在后面,已经汗流浃背。

“还有多远?”

“就快了。”走在前面的院长步履轻盈,声音毫无波动。

“两个小时之前,你就这么说了。我进门之前,你也好像也跟我这么说。”

“如果实话说了,你可能嫌麻烦,不来了。”

院长000头也不回的回答:“根据我对你的了解,我需要为你增加一些沉没成本,来提升你的主动性……”

在喘息中,叶戈尔目瞪口呆:“那我可真是谢谢你啊!”

“不过放心,但现在是真的快了。”

院长补充道:“就在前面。”

“希望如此吧。”

叶戈尔摇头,擦着额头上的汗,恨不得把自己的皮鞋给踹掉,光着脚走路都比这玩意儿舒服。

早知道这么麻烦,他就去换一身宽松点的衣服了。

可早知道这么麻烦的话,他打死都不会来的。

“我说,你们这边就没个什么交通工具么?就算悬崖峭壁开不了车,来个直升机也行的吧?”

“在封锁区内,部分定律有时候可能会出现异常,如果你不想坐着直升机开进一个无形的绞肉机里的话……”

院长体贴的问:“据我所知,你是没有备份的吧?”

“……实际上正常人都不会有那玩意儿!”

“是吗,真遗憾,呵呵。”

浑身笼罩在防化服里的神秘身影很努力的展现出自己接近于无的幽默感。

听得叶戈尔心惊胆战,生怕这家伙停下来忽然说走路太无聊了,我来给你讲个笑话吧!

笑不笑得出来另说。

可他饱受折磨的神经实在受不了这么离谱的场景了。

就这样,在扑面而来的飓风中,他们行进在狭窄的悬崖道路之上,无视了脚下幽深的黑暗,还有黑暗里隐约的诡异回声。

直到最后,前方的身影一滞。

“我们到了。”

院长忽然说。

“哪儿?”叶戈尔茫然四顾,便看到攀上岩石的院长向着他伸出手,将他拽上了那一块岩石。

终于,窥见绝壁之下所升起的光芒。

就在这岩层之下的狭窄天地之间,最幽深的黑暗里,万丈悬崖之下吹来了狂野的风。

在那深邃的大地裂隙中,一道道幽光浮现,如河流那样的蜿蜒,延伸到了视线的尽头。酷似极地的霓虹一样的诡异色彩,不禁令叶戈尔为之目瞪口呆。

好像整个世界都在自己眼前露出了最深邃的伤口那样。

惨烈又壮观。

和之前所看

江瑟瑟靳封臣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 乱小说

过的一切记录乃至照片都不一样。

这是肉眼所见证时,所能感受到的震撼和颤栗,乃至……恐惧。

这就是现境的裂缝。

在存续院的缝合痕迹之下,这个世界本身所残留的伤痕。

“哇……”

叶戈尔下意识轻叹,“呃,我是说……喔,它真的,那个啥……很……大……”

不论经受过多少高等教育,在修辞学上有多么精深的造诣,可一旦面对如此浩瀚的场景时,灵动的口舌也会被现实所震慑吧?

除了大之外,他实在是没有其他的形容词了。

“是啊,确实大。”

院长平静的颔首:“我们现在的距离这一条支脉还很远,要更靠近的话,还得再走很久……但那里已经是侵蚀区了,不配备护具的话,已经不是人类能生存的领域了。

数百年前,天文会就是在那里将盖亚彻底杀死的,七十年前,陨落的天国也是从那里坠入现境的核心之中……”

轰!

伴随着他的话语,远方的大地轰鸣着,好像有山峦坍塌那样。

飓风吹来。

“怎么回事儿?”叶戈尔茫然探头。

“大概是,它在生长吧?”

院长回答:“和四年前相比,这里的景象已经不同,上一次我们实地勘测的时候,这里还是一条不起眼的分支,现在已经快要和主要的裂缝一般大小了……

像这样的裂缝,这里还有六条以上。

每年存续院要花费超过百分之二十的资源去遏制它的扩张,但收效甚微。”

院长说:“你应该看过我们的报告,但报告终究只是文字而已,这就是我带你来到这里的目的。”

“……”

短暂的沉默之后,叶戈尔轻叹:“没人会否定存续院的作用,院长阁下。关于创世计划,我们也已经推进到末期了。

到时候会对这边有帮助么?”

“或许,但并不能治本。

重塑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叶戈尔先生,奇迹是有重量的,而现境,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这些裂缝就是不堪承受的证据。

当年天国的陨落充其量只能称之为一个诱因,不论多少次生灭,如果不能弥补房屋骨架的强度的话,都只能被动的延缓它诞生的时间而已。”

院长平静的回答:“现在,三柱之间失衡所诞生的后果已经开始体现在现境的外层了,内部的压力恐怕更为惊人。

倘若没有盖亚碎片来进行修补的话,就算有创世计划,也无法根除这样的隐患。”

“归根结底,还是天国的本体吧?”

叶戈尔伤脑筋的叹息。

当年杀死盖亚,在这一片土地上留下了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痕。

而往后,天国的陨落,则是向伤痕中插入了一柄无法拔出的利刃……到现在,状况竟然仅仅是失血,就已经让不知道多少人从梦里笑醒了。

不用说存续院,光是统辖局就要快不堪重负了。

三柱的完整,大秘仪的维护,还有现境的安危,歪曲度的上升,诸界之战的展开,各大谱系的职责和分工……

无数的工作,每一个工作都足够的重要,每一个搞砸了都会要命。

下面的人可能会在不间断的加班和越来越繁重的工作压力之下骂娘,可上面的人同样也在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每当涉及现境……下达每一条命令和每一个决断,背后都是数之不尽的考量和计算。

“我们需要时间,更多的时间。”

叶戈尔揉了揉鼻梁,轻叹:“以及,我们需要胜利,院长先生,哪怕是不择手段的胜利……”

“会有胜利的。”

院长平静的回答,自渊暗之中回头,望向身后的虚空。

“倘若,一切顺利的话……”

在目光所指的方向,遥远又遥远的边境之外。

幽暗的地狱之中。

碎片内,漫天群星展开。

夜空被辉煌的光芒所照亮。

在目睹到这一景象的瞬间,所有的地狱都轰然作响,喷吐出海量的毒流和污染。万丈血光从黑暗里腾空而起,向着展开的群星伸出!

事到如今,谁还不明白现境打的是什么主意?

如今,整个盖亚碎片就仿佛是脱离了现境之后的服务器,这群家伙要在碎片之中,再一次将整个系统ROOT回来。

查拉图斯特拉一旦完全展开,那么一切都将会被现境的规则所束缚。

等槐诗的手中捏着管理员账户的时候,一切不属于这个系统的都是病毒、蠕虫和BUG,只会被一点点的封锁,窒息,最后在种种压制之下,被彻底驱逐出境。

不论是谁都不可能放任现境将这一具精心缔造的绞索在自己脖子上套死……

此刻,就在风暴图腾的巨柱之下,侏儒王·霜月降诞者面无表情的抛下了手中的酒杯,伸手,从祭祀的手里接过了一柄古老的号角。

对准了天穹,轰然吹响。

高亢刺耳的号角声掀起暴风,无数涟漪扩散中,如有实质的声音升上夜空,在晦暗之中不断的动荡着,撼动着群星,呼唤着来自地狱中的异怪。

而在号角声的召唤中,庞大的黑暗之门从夜空中猛然开启,一颗诡异的星辰从其中落下。

宛如猩红血肉所堆积而成的,不断的洒下漫天的血雨。

数之不尽的触手从上面延伸而出,搅动夜空,掀起风暴,肆意的回旋在星海之中,令群星为之摇曳。

罗马的万神殿之中,辉煌的剪影闪现一瞬。

骤然之间,便有一轮明月自长弓之上飞出,升上了天穹,同诡异的血星碰撞在了一处。

来自阿尔忒弥斯的神迹刻印笔直的向前,那一道皎洁的月轮散发着来自狩猎女神的杀意,碎散的月光锋锐如芒不断飞出,双方碰撞在一处,令半天夜空都为之动荡。

不仅仅是如此,在幽深的亡国行阙里,一具古老的石棺缓缓开启。

沉睡在其中的妖艳统治者睁开了眼瞳,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诡异展开,不由得震怒的瞪大眼睛:“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伽拉你这个混账,之前都在干什么?”

在旁边,同为七将之一的伽拉冷淡的抠着脚趾头,瞥了她一眼,回答道:

“打架。”

“……”

妖艳女子沉默了许久,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压抑着即将爆炸的怒火。

冷静,拉弥亚,一定要冷静。

千万别跟这个脑子里只有肌肉的神经病一般见识……为什么偏偏至上之王会钟爱这么愚蠢的家伙!

在难以言喻的愤怒和妒忌之中,被誉为血河之蛇的统治者已经顾不上再怒斥这个家伙,庞大蜿蜒的蛇身骤然溶解为无穷升腾的鲜血,随着那血河一起,升上了天穹。

无数庞大的光晕从夜幕之中展开。

那是一缕缕焕发着诡异光芒的菌丝,那些猩红的菌丝从血中萌发,瞬间开遍了大半个夜空,生长出了一块块斑点一般的果实。

果实之上,巨眼缓缓睁开,向下俯瞰。

血河的果实,已经根植在了这一片夜幕之中。

可不等它们在如何迅速的增长,在大地之上,那宛如要覆盖世界的扶桑巨树中,便有一点点耀眼的星辉迅速升腾,汇聚在一处,化为浩荡无穷的大河,从黑夜中蜿蜒而过,直接将血河拦腰斩断!

就在扩散的群星之前,那一道涌动的光焰之河俨然化为了先锋和城防,将所有诅咒的结晶和果实尽数扫灭!

扶桑之顶上,扶桑顶上的青帝不屑的冷笑。

在她手中,那一枚精致而修长的玉簪映照着星汉的辉光,神迹刻印运行其中,隔绝了无穷血色的侵蚀。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

老太太悠然轻叹:“你这一条河,还差了点呢。”

断裂的血河之中,巨蛇震怒,浮现出狰狞的身形,同扶桑之上所生长出的天河冲撞在了一起,闪耀的星辉和血滴如雨那样,向着尘世洒落。

远方,那一片被永远的浓烟和污染所笼罩的群山之中,骤然传来了轰鸣。

一座座诡异的飞行器喷吐着烟雾和火焰,带着那硕大的永世集团的LOGO,迅速的向着夜空中升起。

随着沉寂许久的永世集团发力,来自至福乐土的投影在天穹之上缓缓浮现,圣歌回荡,形成了通向乐土的门扉。

庞大的门扉宛如一张看不清模样的面孔。

现在,巨口缓缓张开。

贪婪的,吞噬星辰……

喜欢天启预报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