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泽涛全文免费阅读红色仕途 穿越大唐之睡长孙皇后的小说

  • A+
所属分类:课件

那股清澈的力量才被引入体内,宁夏的身体就开始撕裂,皮肤上现出大量的龟裂,骨骼濒临破碎,筋络拉扯,随时都有崩裂的可能。

宁夏一手扣住凤凰胆,按捺不用。

与此同时,定心导引着那股力量进入丹宫。

那股力量才进入丹宫,霎时化作滔天巨浪,震动得丹宫似乎随时都要崩塌。

宁夏七窍已经溢出血液,终于,那滔天巨浪被化出一滴真元,引入了天元窍。

走到这一步后,狂暴的力量终于停止了肆虐,开始变得平顺而温和。

整个祭炼过程,走到这一步,已走完了最凶险的关卡。

一颗结丹,宁夏整整祭炼了两天两夜,才告完结。

汹涌的力量,竟助推他体内的真元,一股脑儿充满了天元窍,天关窍,半满了天权窍。

换言之,宁夏一股脑儿冲到了筑基三重。

这个进步堪称惊人,远远超出了宁夏的预料。

才出关,小阿免便捧着一个新烙得金黄酥脆的大饼,要宁夏品尝。

西厢房忽然传来了声音,“小君子,你来一下。”

这是萧有信第一次主动招呼,宁夏深觉意外。

他还不知道因为他的神勇表现,让萧有信对他燃起了希望之火。

入得西厢房,萧有信依旧是开门见山,“小君子,关于修行,你可有什么困扰之处,老夫修为一般,好歹也到了结丹圆满,应该能指点到你。”

宁夏怔了怔,才反应过来,好事怎么就悄无声息地上门了,他摄住心神道,“前辈若肯赐教,再好不过。关于修行,我还真有一事不明。

是这么回事,我得到一篇功法,这篇功法不管我怎么记忆,都无法记住。

任我再是用心,只要一觉过后,第二天一准忘记。

敢问前辈,可曾见过这样的功法?”

萧有信没有立时回答,仿佛陷入沉思,良久,深呼吸一口,才道,“你的机缘不错,那应该是传说中的意志金海。”

萧有信强压着心里的激动,他现在彻底信了祖神的指引。

宁夏奇道,“何为意志金海?”

萧有信道,“那是一种我也不能理解的存在,你得到的意志金海,应该是个物体吧。如果说他是某个人的意志所化,你能理解么?”

宁夏瞪圆了眼睛,“前辈的意思是,这是和那把并关锁一样的东西,以虚化实的存在?”

萧有信道,“可以这样这样理解,但又不能简单的类比。那把并关锁,只是并关八锁修炼到极致,截取的一段神识所化。

而意志金海,是某个存在炼化的意志集合。意志可是比神识更高一个档次的存在。

你见过的那上面的文字,应该不成篇章,各现逻辑,可是如此?”

宁夏点头,“正是如此。”

宁夏一直就觉得那本书,根本读不通,也读不懂,都是些形而上的话,偏偏不能互相联系。

如今,萧有信这么一指点,他才闹明白。

原来书上的文字,本来就是互相无逻辑的,硬是读出逻辑来,那才真有问题。

萧有信道,“意志金海传承神通,非有大法力,大智慧者不能为之。

此法若传,只悟一念,胜过万千!”

宁夏凝神道,“前辈此话何解?”

萧有信此言和贾肪所说,几乎完全一致,但宁夏完全没有摸着门道。

萧有信道,“你若得意志金海,一旦念头通达,感悟自生,激活了意志金海,只需捕捉意志金海中的一念,便足以炼出神通。

此类神通,炼气化神,威力极大,炼制绝颠,可纵横天下。

嗯,你君家应该不会有此类神通吧?”

宁夏怔了怔,“前辈目光如炬,晚辈佩服,此套秘法乃是晚辈机缘巧合所得。

若非前辈指点,晚辈现在还如坠云雾,不得其门而入。”

半柱香后,宁夏离开了西厢房。

按萧有信的意思,要想堪破意志金海,既要机缘,又要自悟,情绪到了,意志金海便会显化,这是最关键一步。

至于细节,萧有信也不能说出个一二三来,只能让宁夏自悟。

宁夏闷在房中,抱着那本破册子,足足用功三天,还是什么也没悟出什么。

不得已,他只能暂时放下。

昔年阳明格竹,七天七夜,无功而返,进而推断朱熹可能是错的。

现如今他抱着册子苦看三天一无所获,宁夏却不能说册子有问题。

功夫不到,机缘不到,他唯有等待。

接下来几天,他要么教导小阿免学习神魔文,要么自己研究傀儡纹。

突破进了神识三重,炼出了三把锁,傀儡纹虽未进阶,但新的核心知识点已经打开了。

傀儡纹和金刚纹不同,若要类比,后者是一种神通,金刚纹每进步一层,神通就精进一层。

而傀儡纹则是一个图书馆,每精进一层,便会多出一层的东西。

以前,宁夏修成傀儡纹一重,再往上修炼,资质不够,便卡在那里了。

如今神识大进,还弄出了三把锁,傀儡纹第二重的书打开了。

他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把第二重的知识吃透,将傀儡纹推进到第二重。

修行无日月,时间悄无声息地溜走。

这天一早,宁夏便开始洗头刮脸,换了一件干净的袍子。

背完一个神魔文短篇的小阿免从房间跳了出来,“大哥,你要出去?”

“是的。”

“去多久?”

小阿免情绪明显低沉。

宁夏比出一根手指。

“一年?”

小丫头的情绪更低落了。

宁夏摇了摇手指。

“一个月?”

小阿免精神稍振。

宁夏哈哈一笑,“一天。不是我去,而是你和我一起去。”

阿免如一头清澈的小鹿跳起身来,“大哥,我还没出过斜阳村呢,听说集上有好多的新鲜的我都没见过的东西。”

宁夏敲了敲她头上的斗笠,“这次不去集上,但也有很多好吃的新鲜的玩意儿,就是人多,不准戴斗笠。”

今天是和房中达约定的参加一场宴会的日子。

宁夏决定带阿免去,绝不是心血来潮。

小丫头资质极好,但却是白纸一张。

宁夏能护她一时,护不了一世。

还是寄望于等躲过了黄金家族的追杀,小丫头能有所成长,独立翱翔。

小丫头本雀跃不已,再听说不让戴斗笠后,连退好几步,定在原地。

“傻丫头,试试这个。”

忽地,宁夏伸手送出一团团薄薄的透明雾气。

小丫头伸手接过,怔怔盯着宁夏。

宁夏含笑,“拿去房间,解下斗笠,覆在脸上。”

小丫头依言照做,不多时,房间内发出尖利叫声。

啥时,一个鹅蛋脸的小丫头从房间冲了出来,扎着一个马尾,鼻尖生着几粒芝麻点,俏皮可爱。

“大哥,我太开心了,啊,啊……”

小丫头拉着宁夏的大手,绕着原地不停地转圈。

自晓事以来,小丫头一直被自己恐怖的容颜而困扰。

若不是一直隐居,远离尘嚣,小丫头恐怕早在众人的指指点点中彻底消沉、抑郁。

今天是她第一次不用带着斗笠见人,她心里的欢呼和雀跃任何人都不能体会。

笑着叫着,小丫头忽然掉下泪来,宁夏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并不劝她。

看着她如此释放,宁夏觉得这一段的辛苦没有白费。

这件珍贵的傀儡面具是他拆掉宁小骨的一张面具而改制,悄悄施工,耗费小半月才成。

小家伙哭了好一阵,终于停歇,开始在田野里像风一样奔跑,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

太阳爬上东山头时,西边的天际驰来一辆黑色的马车,两匹神骏的龙驹像是在天际烧出两团焰火。

“君兄,久等了。”

房中达现出身来,远远抱拳。

宁夏摄过小丫头,真元放出,身形拔起,直上云霄。

成就筑基境,他还是头一次体验这种冯虚御风的感觉。

小丫头紧紧扒住宁夏手臂,紧咬嘴唇,一双灵动地眸子写满了兴奋。

宁夏踏上车驾,向房中达拱手一礼道,“带着我家小妹,不会给方兄添麻烦吧?”

房中达挥手,“哪里的话,君兄的妹子就是我的妹子,再说,只是一场酒会,吃吃喝喝,人多还热闹。”

房中达暗中收集过君象先的资料,所得寥寥。

倒是弄到了小丫头的资料,知道他和一个年老体衰的妖族,一直生活于此。

听说君象先是被爷孙俩所救,暂居于此,也为报恩。

交朋友,谁不愿意交重情重义的?

龙驹驰出近一个小时,在一座城门前降下。

隔得老远,就瞧见了巍峨的城楼,待车驾落定,便越发惊叹于此城的雄伟。

足有二十余丈高的城墙,仿佛修到了云霄中。

房中达出示了令牌,立时有城门官迎了出来,恭请房中达的车驾入内。

宁夏透过车窗打量车外,不禁暗暗感叹,族群真成不了文明传递的障碍。

这里的城池,和人族的城池相比,除了粗犷一些,几乎看不出多少差距。

沿街叫卖的各色百货,少了很多,但热闹程度丝毫不差。

宁夏觉得这里的百货少,可落在小阿免眼中,仿佛来的异世界。

小丫头觉得自己的一双眼睛完全不够用了,看什么都新鲜,看什么都好奇。

沿街各式的小吃,最是吸引她,宁夏甚至听到小丫头吞咽口水的声音。

半个小时后,马车在一个唤作“光明苑”的地方停了下来。

跟着房中达一路穿行在光明苑的热

叶泽涛全文免费阅读红色仕途 穿越大唐之睡长孙皇后的小说

闹景致中,小丫头看得直迷眼,房中达却在悄悄打量宁夏,想从他眼中读到些特殊的内容。

奈何,宁夏眼神平静,丝毫没有惊讶。

房中达忍不住道,“君兄,此间景致,当是安阳府第一,莫非还不能入君兄法眼?”

宁夏道,“还行吧,只是照猫画虎,难免落了下乘。”

“君兄,此话何意?”

“这里的景致,单个看,的确都有可观之处。但凑到一起,难免闹哄哄,好像完全是堆砌在一起的。莫非房兄不觉得,太热闹了么?”

“听君兄这么一说,还真是太热闹了,让人目不暇接,全是重点,便毫无重点了。”

房中达大赞,“若非君兄见识,谁能堪破其中谜题。”

宁夏摆手,“房兄谬赞,若我所料不差,这里的景致应该是工匠们仿人族园林而建,只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硬生生凑在一起,实在可笑。”

便在这时,一道爽朗威严的声音传来,“卢某还是第一次听人如此品评光明苑的胜景,言语虽然刺耳,确令卢某无可辩驳。”

话音未落,一个绯衣中年踏上了左侧游廊,他身后跟着十余人,皆面带官气,一看便知是久居人上之辈。

“见过府君,大参,资政,还有诸君。”

房中达躬身一礼,很是郑重。

宁夏素手而立,并不见礼。

这几人的到来,他的神识早就感知到了。

并关八锁的妙处之一,便在于一锁加持,神识外放,不为人察。

当初宁夏感知半径太低,神识太弱,也不足以长时间,神识外放。

如今,他已修到神识三重,三锁在身,感知外放已是他出外的标配。

他总觉得自己的人生像是网络小说的主角模板,好似有个无量作者,总要编排出大量的事故,演绎一出总有刁民想害朕。

他不得不时时小心,处处在意。

“这位一定是三爻山的君道友吧,在下卢秉义,忝为安阳府府君,郡望北辰海。”

卢秉义先拱手一礼。

君象羽的情报,房中达早就报给他了,是卢秉义主动提议,房中达才敢做主将宁夏请来。

因为今日的宴会并不像房中达所说,只是个酒会,吃吃喝喝就完事,而是有着重要的内容。

房中达才进门,卢秉义就收到消息了。

对三爻山君家的人,卢秉义还是很看重的。

毕竟各大妖庭再怎么折腾,真空世界才是妖族的主世界。

那个世界,最盛行的却是血统论。

当然,卢秉义不会听风就是雨,对宁夏的身份,他在脑海里也是划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他本想着安排试探一下,却没想到宁夏进门就来了这么一手,让他大感意外。

喜欢高考不成即修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