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瘾by四缺一 翁与小莹全目录

  • A+
所属分类:课件

韩谦早早的出院了,他能走能爬的,没理由一直在医院像个猴儿一样被人参观,虽然说是来探望的,可心里还是想回家。

隔壁的郑经已经被调走了,房子重新贴上了出租,温暖小声问要不要把这个房子买下来,韩谦笑着摇了摇头。

走进了家门,韩谦发现家里的家具全部都换了,转过头疑惑的看着温暖。

“这··”

温暖扶着韩谦坐在沙发,轻声道。

“我担心冯伦会在这里留下什么奇怪的东西,就把家里的东西全部都扔了,找人仔细的检查发现没有任何问题后买了一套新的,门锁换了,也对小区的物业进行了投诉,如果他们不给我一个我满意的结果,我就直接把他们公司告了。”

韩谦笑了笑,躺在温暖的腿上看着温暖,温暖低头看着韩谦。

很温馨,很甜。

直到温暖的口水落在韩谦的脸上,温馨的画面被打破,韩谦苦笑道。

“你这是想吃我啊?怎么还流口水呢。”

温暖憨笑着擦着嘴,傻乎乎的样子很可爱,在温暖的手放下的时候,韩谦握住了温暖的手,柔声道。

“对不起,谢谢你。”

温暖低下头对着韩谦的脑门亲了一口,皱着鼻子小声道。

“你是勇于认错,坚决不改,下次有这种事情你还是会去做,所以啊!我都习惯了,也不生气了,为什么谢我?”

“你练出了我的铁头功啊!”

“讨厌~”

韩谦伸出手环抱着温暖的腰,闭着眼叹气道。

“当时我已经快要扛不住了,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你的画面,想着你那么硬的脑门砸我,我还活着,这破树能有我的小温暖脑门硬?越想越生气,嘿嘿,然后就赢了,我厉害吧。”

温暖低着头笑道。

“厉害,韩谦你最最最厉害了,但是你现在能不能起来一下?”

“为什么?”

“我要去厕所。”

韩谦坐起身,和温暖一起起身,走到镜子面前看着自己的脸,青一块紫一块,头上缠绕着绷带,还想着约魏天成出来见一面呢,这形象似乎有点差。

随后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温暖,你的粉底液能把我脸上的伤掩盖么?”

“你啥时候见我用过粉底?你去找你的燕总去,我出门就打个口红,闭嘴!别说我邋遢,姐姐天生丽质,不需要化妆。”

“我又没说,是你自己说的,温暖!如果我告诉你是林纵横要杀洛神,你会不会意外。”

咔!

温暖打开拉门露出半个身子看着韩谦,认真道。

“别说他要杀洛神,就是你说他吃屎我都信,我很好奇他是怎么能做出这个决定的,洛神以前对他很好,处处维护他,哎!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啊~是吧谦哥哥,我和洛神谁漂亮?”

韩谦咧嘴开笑道。

“你漂亮。”

“那和燕青青比呢?”

“你漂亮。”

“蔡青湖呢?”

“你漂亮,提起蔡青湖我想起个事儿,你们几个是怎么她了?一天看到你们几个凑在一起就捂着脸往我身后面躲。”

温暖撇了撇嘴,转身回到卫生间,再次出来的时候身上只有内衣和内裤,大摇大摆的走向楼梯,小声道。

“掐的!她那个嘴一点把门的都没有,在爸妈面前喊你相公,因为这个事儿我昨晚被都妈给唠叨了,我去换个衣服,你也换一件吧,我不喜欢燕青青买的衣服,太正式了。”

“哦!温暖你不太适合黑色的内衣。”

“闭嘴!你懂个屁!”

光着脚丫一路跑上了二楼,套上了一件睡裙,把韩谦的衣服拿下了楼,在韩谦的面前温暖一点都不避讳,在离婚之前她也有穿着短睡裙盘腿坐在沙发上的时候。

在那个时候温暖已经接受了韩谦,但是她很传统。

再次下楼的时候把韩谦按在了沙发上,蹲在前夫的面前脱下他的袜子,解开腰带脱下裤子,看着韩谦腿上的绷带,温暖小声咒骂了一句,起身脱下韩谦上衣时,温暖忍不住眼眶有些湿润。

这哪里还是一个二十六岁男人的身体,古代去个战场的士兵也不过如此,刀伤交错,后背的密密麻麻的刀伤足有十多道,其中有两道刀伤的线还没有拆,像是两条蜈蚣一样盘踞在他的后背。

再看韩谦右臂上那条总手肘一直延伸至手腕的刀伤,温暖小声哽咽。

“这哪里是打架,分明就是要把你凌迟了,我肯定不会放过魏天成的,我马上就会对辉天集团进行打压,谁敢和辉天集团合作,我就和他们死磕到底。”

韩谦没有穿上衣,拿出一根看向温暖,温暖走到阳台打开窗户,准备转身的时候韩谦在身后抱住了温暖的腰,柔声道。

“安静做你的小公主,我还活着就不用你来操心这些事情,这一次我肯定不会放过魏天成,小暖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在畅享撤股,麻不麻烦。”

温暖转过身走到茶几前拿起打火机点,她第一次给韩谦点燃了香烟,轻声道。

“不麻烦,会有很多人想要收购我手里的股份,需要我离开畅享?”

韩谦吸了一口气,随后一阵猛烈的咳嗽,温暖伸出手拿走韩谦手里的烟,小声道。

“肺都受伤了,就不要抽了。”

“听你的,不抽了,我现在有一个想法准备让你脱离畅享,但是只是一个雏形,这一次不论林纵横是不是想杀我都已经证明了前几次勾大炮找我麻烦是林家干的,我甚至怀疑魏天成和冯志达只是两颗棋子,他们身后还有两尊大佛,我不可能不找他们寻仇。”

腋下伸出一双手臂,洁白柔软的小手放在了韩谦的胸口,温暖轻声道。

“你的心跳很快,我能感觉到你对复仇很有信心,但是我希望更多的时候你能为我想想,你不知道那天晚上有多少人担心你,这样的事情我不能阻止它出现,也不能阻拦你前进的步伐,我希望在遇到这种事情时,你要为了我活着,我们还要复婚,还要生子,还要白头偕老。”

“离婚证好像丢了,咱们还得补一个。”

“也就是说咱们俩还得离一次?哎!你脑子肯定不正常,非要提出离婚,想让我不搭理林纵横你说一句话就好了,你也不说,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还以为这三年你烦死我了呢。”

“嗯~~如果你不用脑门砸我,你还是很可爱的。”

“砸死你这个花心萝卜。”

韩谦转过身看着温暖,温暖看着韩谦,两双眼睛渐渐闭合,嘴唇在缓缓靠近,在就触碰的那一瞬间,房门被人打开,童谣手拎着菜走了进来,气喘吁吁道。

“累死我了,下次买菜你让诗词去,我···你们俩继续,当我不存在就好,继续继续,我拿瓶水。”

这还怎么继续了,韩谦疑惑道。

“童老师你怎么有我家的

上瘾by四缺一 翁与小莹全目录

钥匙?”

童谣喝着可乐没好气儿的回道。

“你家门锁都是我换的,你说我为什么会有钥匙?出门把要是放在脚垫下面,我真不知道你和温暖是怎么想的,行了!你们俩继续吧,我休息一会就去做饭了。”

上瘾by四缺一 翁与小莹全目录

么大的一个电灯泡儿坐在沙发上还怎么继续?

韩谦轻声叹了口气。

“你们俩玩吧,我上去睡一会。”

走上二楼,看着空荡荡的次卧,韩谦懵了,开口喊道。

“温暖,我床呢?我衣柜呢?”

“啊!忘记告诉你了,你的床去订做了,最快也要两周的时间能送过来,你先去我的房间睡吧。”

“为什么你有床,我没有?”

“你睡不睡?”

温柔两个字和温暖好像永远都不搭边,但你说她暴躁吧,温暖的性格还是很好的,处于温柔和暴躁之间很尴尬的位置,韩谦钻进被窝,拿出手机给关军彪打了个电话,问问他身体怎么样了,关大狗告诉韩谦他这会在健身房健身呢,等下次见到了崔礼就是他的忌日。

挂了电话,韩谦不由的笑了。

劫后余生?

韩谦在酝酿一个新的计划。

晚上,韩谦看着丰富的晚餐咽了一口唾沫,在医院一直吃季大妈的营养餐,嘴里都快淡出个鸟了,韩谦一度怀疑自己去医院是去出家的,一天三顿,两顿半是素的。

季大妈是真的听话,一声说出清淡的,她干脆就萝卜黄瓜白菜帮子。

韩谦刚坐下,童谣把一碗饭放在韩谦的面前,有盛了一碗汤端在手中吹凉,韩谦得寸进尺的小声道。

“内个··这么好的菜,我能喝瓶酒么?”

喜欢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