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火舞漫画 过度反应by阿司匹林

  • A+
所属分类:课件

赵浪当然也听到了自己老师说的话,这些话每一个字他都听清楚了。

但是放到一起,赵浪却有些不能理解其中的意思了。

什么叫做他的老师是现在的儒家之首?

眨了眨眼,赵浪露出一个苦笑,说道,

“老师,您是不是在和学生逗乐子?”

“如今儒家之首就在城内,您也是儒生,这话您不能乱说啊。”

赵浪的第一反应,是自己的老师在和他逗乐子。

虽然自家老师的学问极为不错,教学方法也是极好的。

可他实在是无法一下就相信,面前这个普通的老头儿,就是儒家之首。

儒家之首是什么人?

天下儒生的首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地位和始皇帝是一样的。

怎么可能在自己的一个农庄里教书?

更别提,当时儒家辩论的时候,自己老师还坐在角落里。

“怎么,不信?”

孔甲看到赵浪的这反应,倒也不意外,自己的这个学生,生性多疑。

如果就只凭自己的一句话,就信了才怪。

赵浪把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说道,

“嘿嘿,老师您这可逗不到我,如果您是儒家之首,那我...”

赵浪想了想这世上最荒谬,最不可能的事情,然后才接着笑嘻嘻的说道,

“那我就是始皇帝的儿子。”

“再说了,您说您是儒家之首,总要有些凭证。”

听到这话,孔甲先是一愣,随后笑道,

“你这小子,还真是口无遮拦,连始皇帝你都敢...“

突然,孔甲猛地一愣!

心中浮现出一个极为可怕的猜想!

一道道的回忆在他眼前闪现!

最初的时候,是始皇帝让自己去浪儿的庄子上的。

而后,对方又送来了许多皇子皇女到庄子上。

公子扶苏,公子高,公子胡亥都和浪儿产生了交际。

这一次,对方明明称病,却还是放自己来了辽东。

最关键的是,走的时候还着重的强调了。

不让自己提起始皇帝身份这一方面的事情。

他当时心中就有一些疑惑了,只以为是因为始皇帝称病,不想透露出去任何消息。

现在想来,却是有了另一个解释。

如果他的猜想是真的,那么一切似乎都能说的通了!

当然,这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他的猜想。

“老师?您怎么了?”

赵浪看着脸上笑容突然凝固的老师,心里有些自责。

明知道自己的老师就是个普通人,自己提始皇帝做什么。

孔甲听到赵浪的喊声,这才微微的回过神来。

神色极为复杂的看了看赵浪,他自己本身也天资卓绝之辈,不然也不可能压得住天下儒生。

此时,心中已经有了打算,他的话已经说出口,观礼的时间也已经定了。

儒家之首的身份,是不可能隐瞒了的。

但现在,趁浪儿还没有相信和反应过来之前,他必须多探听一些消息!

这将关系到儒家以后的存亡!

想到这里,孔甲挤出一个笑容,说道,

“没事,浪儿,你这玩笑开大了,老师有些接不住。”

“对了,你刚刚说,想和老师说什么?”

赵浪嗒嗒嘴,说道,

“老师您刚刚不还说自己是儒家之首吗,怎么听到...嗯,算了。”

很快,赵浪的脸色一肃,说道,

“老师,学生的确是有事情要和您说。”

“其实我还有额外的身份。”

孔甲微微点了点头,他心里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浪儿你只管说就是。”

赵浪也不再犹豫,自己农家之首和医家之首的身份,也不算什么太大的秘密了。

庄子上的人也基本上都有点数了。

“老师,其实学生如今是现在的农家之首,和医家之首。”

听到这话,孔甲再次愣住,而旁边又传来一阵闷响。

是刚刚才爬起来的陈平,又坐了下去。

正一脸呆滞的看着赵浪。

他只觉得,他活了这么多年,受到的惊吓,还没有这短短时间多。

刚刚老师才说完自己的儒家之首,好一顿解释,还以为是在开玩笑。

他才勉强恢复,然后爬起来。

可转瞬间,这个和自己相处了这么久的公子浪,又说自己是农家和医家的首领。

这他么谁受的了?

怎么,历来就带着神秘色彩的诸子百家,今天就这么不值钱吗?

孔甲则是微微张大了嘴。

赵浪说的每个字,他都听到了。

但是放到一起,孔甲却听得有些迷糊。

什么叫他是现在的农家之首,和医家之首?

这和他想的有些不一样啊。

你就说你是始皇帝的私生子,我都容易接受些。

怎么突然扯到农家和医家的身上?

“浪儿,你说什么?这些事情可不能乱说,”

孔甲现在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农家和医家近来可是很得民心,你要是冒充他们的首领,很容易惹起对方反感。”

哪怕赵浪说的极为真诚,但孔甲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赵浪虽然天资聪颖,颇有才情。

而且农家和医家的近况,他也是知道一二的。

但是,农家和医家再怎么落魄,也不会选择一个如此年轻的人来作为自家的首领!

更别说,还是两家选择同一个人做首领!

这不和情理啊!

看到对方怀疑,赵浪也不奇怪,毕竟自己的年龄摆在这里,露出一个笑容,很快解释道,

“老师,您还记得庄子上的农家圣女吗?她如今也跟着我来到了庄子,我是不是农家之首,您一问便知。”

“还有,上次给您看过身体的秦老,就是之前的医家首领,我也是才得到这个位置不久。”

“如果您还不信的话,您看看这些东西。”

赵浪笑着从怀里把农家之首的信物玉佩,和医家之首的信物龙涎木,都拿了出来。

这两样东西,孔甲当然认识,他现在只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是麻的。

因为这两样东西,都是真的。

赵浪还想说什么,突然一片竹简从他的胸前掉了出来。

赵浪一看,是之前老师送他的。

赶紧捡起来,赵浪笑着说道,

“您别说,您送给学生的竹简,倒是和这些信物有些相...”

赵浪的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

开始看着手里的三样东西发呆。

而此时,一旁再次传来一阵闷响。

陈平老老实实的躺在地上,他是个聪明人,已经打算好了,等这对师生把话说完了,他再起来。

不然,早晚还会摔!

喜欢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