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 军婚不知节制地索要小说

  • A+
所属分类:课件模版

安思明自从被堂妹撇下后,他也不敢再去她家,这万一碰上了他叔安在辕,这一根筋的老家伙,跟他爸安在轩一样,动不动就打人,毫无面子可言的。再说自己被他哥赶出来的,他当然认为他哥做得对,站在他哥的一边。

就这样安思明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巨婴,每天他住在宾馆里吃吃喝喝,五十万足够他花上百来天的,他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但严淑君叫他去修理店学修车,他不敢不去,这万一连严淑君都不理他了,那他真的无依无靠,今后就没有退路了。

第二天,他很不情愿的去了那个叫四海汽修店应聘了,招聘者没有提出什么要求,看着他就说:

“行,你长得白白净净的,来这地方脏,但你愿意,那也行,你就先洗半个月的车,然后看你表现,表现好就留下来学修汽车!”

安思明就问:

“老板,你不是也长得白白净净的,你怎么也修车呀?”

那老板五十来岁,啤酒肚,肥头大脑的,纯粹的一个油腻叔,他看了看安思明,笑着回:

“小子,我是老板他爸,这修理店是我儿子开的!我儿子麦肤色。你看看他,他正忙着呢?他学这技术吃了很多苦,先前跟我一样白白净净的,后来每天趴在车盘底下,油脂弄得满身都是,慢慢的,那洁白的皮肤发生了变化,现在就那样子,你看看!”说着指向那个麦肤色的修理工。

哇靠!安思明一看那修理工就是老板,脸部颜色跟麦子壳一样,看着一双扑闪的眼睛,又看看白净的大叔,他有些不敢相信,这个修理工就是他的儿子。他吃力的咽了咽口水,然后说:

“大叔,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你那么白,他那么黑,你们俩是父子吗?”

那大叔见安思明不相信,就冲那修理工喊道:

“乐灵,这里来了一个应聘的,你过来跟他谈谈,好像这人有点不想学,但又不甘心!”

那修理工站起来,跟身边的两位同事交代了几句,就笑着走了过来,冲他爸喊道:

“爸,你说这是这位小白脸想学徒,做修理工?”他瞥了安思明一眼,见他穿着一身的名牌,叹息一声说:

“兄弟,看你一身名牌,又长得白白净净的,应该不是来做修理工的,你家里一定条件不错,我看你还是回去吧,这里的活,你吃不消!”

面对这家伙当头一棒,安思明感到面子上有点过不去,就说:

“兄弟,不是我不想干,而是我不得不干,跟你说实话吧,我是加拿大华裔,我爸要我跟加拿大女人结婚我不乐意,所以逃婚逃出来了!我是中国人要结婚,也得找个中国女人结婚!我在东莞有个女人,并且有了孩子!

可是我爸硬是不同意我们,我不想抛弃在东莞的女人,她们母女两,所以放弃了加拿大,来中国跟她一起生活了!你也知道,我来这里人生地不熟,只能找一份又脏又累的工作,不然也找不到好的工作!在工厂上流水线,时间太长,工资又低也养不活她们母女俩!所以,所以······”

那个叫乐灵的汽修厂老板,是个勤劳善良的人,觉得安思明这处境确实也尴尬,就说:

“兄弟,你爸怎么可以那样对你,婚姻自由吗?干嘛要控制你的人生自由权呀!既然兄弟你愿意来,那行,你现在这干着,觉得这工作适合你了,你跟我说,我就带你学修车,怎么样?虽然修车工有些脏,但工资还是不错的,学会后60%的修车费归你,一个月差不多也有七八千,是工厂打工的十倍!是个不错的营生!”

安思明笑了笑伸手跟他握在一起,激动的说:

“那就感激不尽了,说好了,以后,你就是我师父了!明天我就把东西搬你这儿来,住下来踏踏实实的跟你干!”

乐灵嘿嘿一笑,拍着他的肩膀鼓励说:

“小伙子,好样的!我相信你,好好干,将来一定有前途!师父就别叫了,叫兄弟,我叫乐灵,快乐的乐,灵巧的灵!你呢?看你为爱执著,为了爱,能放弃优渥的条件来东莞,难能可贵!这份刻骨铭心的爱,值得我们学习!去吧!把你的东西搬过来,以后,你就是我们四海修理厂的一员了!”

安思明也自我介绍道:

“我叫安思明,安分的安,思念的思,明天的明!那我就走了,明早就搬东西过来!我得把这个消息告诉我家女人!走了!”说完就走出了修理厂。

乐灵望着安思明的背影,笑了又笑,他从来没有看到过华侨来他修理厂当学徒的,这确实是个奇迹,这奇迹让他遇上了!他能不高兴吗?

安思明回到宾馆给严淑君打去了电话。

严淑君被风雅姿赶出了严家,心里很不是滋味,看到是安思明的电话,就不耐烦的接起来说:

“安思明,有事没事别老打电话,老娘现在很烦,知道吗?钱都给了你了,老娘都没有钱花了!你还打打打,打什么打呀?再打,电话费都没啦!老娘明天就要喝西北风了,你知不知道呀?哎呀!烦死了,那个老东西,明明有一尊金佛,却不拿给我,真是岂有之理,那东西是我发钱买回来的!她有什么资格不给我吗?烦死了,烦死了,别再烦我了,行吗?”

安思明一听严淑君的话,顿时急了!紧张的问:

“亲爱的,怎么啦?是你的金佛,为什么不给你呀?不给你,

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 军婚不知节制地索要小说

你告她呀!跟我发什么火!真是莫名其妙,我告诉你,我找到工作了,就是你说的那个四海汽车修理厂,明天就可以去上班了,以后没钱了,我养着你,别发火了!好吗?”

严淑君听安思明说养着她,就满心欢心的回:

“你真的愿意养着我?真的吗?”

安思明笑笑说:

“不养你养谁呀?我在这里成了光杆司令一个,连一个亲人都不鸟我,我还能怎么的?能怎么的!我,我现在连孤儿都不如,我,比你还烦,你懂吗?”

严淑君呵呵一笑回:

“别说了,我开车去你那,明天送你去上班吧!你说你养我,我真的很开心,现在我已经众叛亲离,妈妈,妈妈不理我,还把我买的首饰炼成了金条,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换了钱,剩下最后一尊弥勒佛,那风阿姨也不给我,我,我,我,都已经身无分文了!她们还这样对我!我,还有那个该死的老公,说去中东谈生意去了,实际就是躲着不见我,生怕见了我,跟他要钱,躲得远远的,这,他妈的,个个不理我,你说,你说,我能不烦吗?我······”

她愁肠百结,不知道说什么好,泪眼汪汪的看着天花板发呆。

喜欢情断外婆桥

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 军婚不知节制地索要小说

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