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乱大合集 生活中的玛丽

  • A+
所属分类:课件

柳清柠房间中。

林天躺在柔软床上,身旁的柳清柠捂着小嘴,泪珠在她眼眶中打转。

她有些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要回家族,如果不回来的话,那就不会出现这么多事情,更不会受到任何伤害,能生活在星斗大森林中,有什么不好,都怪她,怪她自己想要一个明媒正娶的名分。

看到林天受到如此恐怖的伤害后,她的泪水终于再也忍受不住哗啦啦的流淌而下,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了,唯一能保护好林天的生命就是嫁到李家。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唯一能保护好你的,只有这么做了,我会安安全全的保护好你,哪怕是死我也要保护你。”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着。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林天缓缓睁开双眼,当看见空荡荡房间后,马上坐了起来。

“清柠,清柠!”

可他,并没有看到清柠来到他身旁。

而此时,桌子上有一封信。

林天跑到桌子旁,拿起桌子的信封,当看见后,泪水夺眶而出。

“林天,我们两个人明显是不可能的,我想带你走,那你会死得很惨。我不能这么做,我不能看着你死去,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被人伤害,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跟我回到滴水城,这一切都怪我,如果有来世的话,我再做你的夫妻,今世我必须保护好你,我真的想和你永远在一起,可是我弄人我迫不得已。”

“在昏迷后,我将你放到了一处酒馆中,在这里你是绝对安全的,这酒馆是我父亲当年建造逃出城的,地下有一个通道,一旦我走了,你就离开滴水城永远不要回来。”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下辈子,在做你的女人。柳清柠!”

林天浑身剧烈的颤抖,一拳砸在面前桌子上,顿时桌子被压的四分五裂。

“清柠!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嫁给别人,只要有我在,我就可以保护你!”

林天右手一挥,一把长剑骤然出现在他手掌心中,就在他想要冲出去的时候,一名老者拦住他的去路。

“小伙子,这是你唯一能活下去的机会,你不要辜负人的好心啊,你要是死了他也不可能苟活下去。”

林天停下脚步,转过头看,向老者这个老者身上散发出的气息,让人恐怖的难以置信,也可以说是一名达到八十九级巅峰魂斗罗的层次,仅差一步就可以踏入分号斗罗级别。

“老先辈您为何拦住我?他是我的女人,我不能将他拱手让人哪怕是死,我也要捍卫我们之间的爱情!”

老者无奈的摇了摇摇头,深吸一口气,从魂导器中拿出了几瓶酒放在桌子上。

“年轻人,你怎么不明白老夫几人的苦心呢,如今你又再敢上街去,你第一个就会被乱剑砍死,现在的低水平已经不再是当年的低水平了,城主年迈,恐怕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事情了,你想要死吗?”

“如果当年城主大人还在的话,或许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但现在不同了,如今的滴水城最强家族是李家,并不是柳家!”

“小伙子相信我,小姐把你放在这里,是有想法的,如果是当年的话,或许没有人敢动你老家主还菜,别说是李家了,哪怕是城主也不敢说什么,如今老家主故亡,从此柳家开始落下下风。”

老者走到林天的身旁,随手一挥,他右手的长剑就已经消失不见了,再次出现的是他那一瓶珍贵的许久的酒。

“这是我能帮助你的唯一办法了,如果你想活下去就按照我说的做,什么也不要干,就好好的待在这里,直到大婚结束然后离开这里,放心吧,这里距离城东边很近的。行进几里就可以抵达那里,到那个时候你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年轻人,生命不易,不要再犯那些错误了,如果你想要为她报仇,就等你强大起来,什么时候达到封号斗罗什么时候成为顶尖强者的时候,再想这件事情吧,相信我活着永远是最重要的。”

林天看着老者,而

yin乱大合集 生活中的玛丽

老者叹息一声,拍了拍他的肩膀看摇了摇头,现在他们也没什么办法,李家的实力太过于强悍,哪怕是他自己以及柳家都不是对手,那就是鸡蛋碰石头,不知死活。

想要真正的活下去就必须靠着自己坚强的毅力以及自己浓厚的实力,今日我虽然不如他,他日我达到了一定境界,就让他生不如死。

林天打开酒壶,仰头大口大口的喝了下去,浓厚的酒味从他的脖子处流淌到胃中,火辣辣的感觉弥漫着全身,顿时一股夸一般的气息在体内爆裂,瞬间他的魂力在七十三级的时候,硬生生提升了两级,达到了七十五级。

老者轻声道:“我也知道你舍不得丫头和事实摆在这里,你已经没有什么办法了,林天对吧,你是一个不错的孩子,我相信你日后一定会成为强者的,到那个时候你报仇也不晚了。”

在老者说完后转身离开了这里,林天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喝着酒,好像已经忘记了这件事情一样,他并没忘记,而是想要忘记,他也不想再见到这里的任何一个人了。

直到第而天清晨,满城鞭炮齐鸣,火光冲天,火红色的光芒在远处的方向绽放而出。

与此同时,一个又一个的红色娇子从李家出发,出往柳家,接到柳清柠的后才回来。

酒店的窗户旁,林天坐在椅子上冷眼盯着身下的迎亲队伍,尤其是坐在最前方的那个男子,正是李家嫡传子弟李松煌。

他身后的正是柳清柠做的娇子。

林天握紧了拳头,隐隐约约的魂力从他身旁释放而出,但想到老者的那句话后,林天表情有些动容,他本想现在就冲杀上去的同时,老者一巴掌将他拍晕。

“唉,果然如此,如果我不出手,他必然会惨死在这里,唉,年轻人你怎么不听我劝他已经不是你的女人了,为何还要如此,唉,罢了罢了,你今天能碰到老夫算你命好,等你醒了他们也结束了。”

老者将林天扶上床,随后将窗户关上。

半个时辰后。

噩耗传来。

柳清柠割腕自杀在娇子中,抵达李家的时候,鲜血已经流干了,手中还紧紧握着一封书信。

李松煌嫌丢人,就将柳清柠的尸体送回了柳家,并对外宣称这是柳家的一个计谋,日后必将找柳家算这笔账。

等什么时候把这瓶事情平定下来,他敢保证自己一定要灭了柳家,绝定不能让他们跑出去。

而林天身边的老者也听到了这句话后顿时坐在了窗边,双眼无神,他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居然会自杀来保护自己的贞洁,这真的是他的错了吗?

如果在刚刚出手的时候,他有五十的把握能将那个丫头就走,并且将两人送出去。

但他没有这么做,第一是保护好小丫头的生命,第二也是为了林天的。

“丫头,你到底是是怎么想的?你的这个年纪应该是大好时光配合你要自杀呢。”

…………

与此同时,柳家已经彻底炸了,柳清柠的母亲在得知这个消息后顿时暴亡,而他的父亲柳中元更是火冒三丈,双眼血红的盯着面前一只冰冷如斯的尸体。

看着自己女儿身穿的婚服和柳中元浑身剧烈的颤抖,他的双眼不知不觉有几滴血红色滴出来的,那是他的血泪,可想而知这一次他有多么的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几名老者也是互相看了看,纷纷摇了摇头,这些事情已经没有回头的几率了,实在是已经没有机会了。

“家主大人现在我们怎么办?如今的我们已经彻底的得罪了李家,再这样下去我们家族恐怕真的有灭亡了,不如再研究一下办法吧。”

柳中元怒吼出声:“都他妈给我闭嘴,你们这帮老家伙,我女儿的死,都是因为你们,如果不是你们背后挑拨我和我女儿的关系,她怎么可能死,她怎么可能死,如果不是因为你们贪图家族的利益,我怎么可能会说出那样的话,她是我唯一的女儿唯一的女儿啊!”

六十多岁高龄的柳中元跪在地上,泪水终于再也忍受不住流了出来。

当然,依然是血泪。

“我的女儿,女儿啊!为父对不起你,我不应该让你嫁给他,哪怕是父亲死,也不想白发送黑发人啊!”

柳中元颤抖着双手,轻轻抚摸着女儿冰冷的脸颊,当初那稚嫩的声音在他脑中相应。

“爹爹,爹爹,要抱抱~”

“爹爹,为什么不让我摘下面具下,戴在脸上好难受的。”

“爹,我想要出去历练了,您不要担心。”

这时,柳中元看到柳清柠手中的书信后,颤颤巍巍拿了起来。

“爹,这是女儿写给林天的,日后若有机会,还请爹转告。“”

“此生无君陪,死后等君归,日后必相见,风铃雪花飞。”

“爹娘,女儿不孝,我喜欢的并不是李家嫡传子弟,我爱的只有他,女儿用今日的死,来证明,我心!”

“在我同意的那一刻,女儿就知道,我不死,无法阻止这一切,或许对于女儿来说,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能和心爱人在一起,日后女儿不能陪伴父亲了,父亲要注意身体,母亲体弱多病,您也要照顾好她,女儿走了,来世再报养育之恩。”

“女儿啊!呜呜呜,是父亲对不起你,是我对不起你啊。”

柳中元抱头大哭,一口鲜血更是直接喷了出来。

“家主。”几名老者急忙跑了过来,可看到信上的字迹后也是浑身一震,脸上露出一丝忧郁之色。

难道他们真的做错了吗?

这时。一名家丁从门外跑了进来,一下子跪在地上。

“家主,不好了,不好了,李家带人来了,见人就杀,外围马上就要死光了,您快走吧。”

“什么!”大长老脸色一变,“李家怎么这么快就攻击了。”

“家主,您带着清柠尸体赶快走吧,我们帮您挡住他们。”

柳中元摇了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那名侍女。

“你,带着书信,以及清柠的尸体,去锦龙客栈,找到林天,告诉他,赶快离开滴水城。”

侍女急忙抱起柳清柠的尸体,痛苦的看了一眼家主等人,随后转身就奔着后院方向跑去。

在他离开后,几名老者面面相觑,同时向前踏上一大步。

“家主,有我们在,誓死守护柳家!”

“誓死守护柳家!”

柳中元欣慰点点头,“好,各位长老,随我一同斩杀李家强者,守护家族!”

“哼,好一个守护柳家,柳中元天堂走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今日居然让我李家蒙羞,本座必杀你!”

柳中元抬起头看向站在半空中的那名老者。

此人正是李家家主,李龙鸿!

并且还是一名九十五级封号斗罗,实力恐怖如斯。

“李龙鸿!”

“哼,柳中元,你那个废物女儿居然自杀了,还让城中所有百姓笑话我李家,今日,你们柳家必亡!”

柳中元怒眼盯着李龙鸿,“我们之间的仇恨也该算一算了,今日就算是死,我要让你看看我们柳家不是好惹的!”

“杀!”

“杀!”

……………

客栈中。

林天从昏迷中醒来,四周看了看,当看见天已经黑了的时候,林天双眼血红,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

他知道,一切都已经晚了,清柠已经嫁到李家了,成为了李松煌的女人。

想到这里,林天胸口顿时刺痛无比,一口鲜血吐在地上。

这时,客栈老板走了进来,看到林天口吐鲜血后叹息一声。

“林天,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要想着去报仇。”

“柳家……亡了。”

林天猛的抬起头,“你说什么?柳家亡了?”

老者重重点头,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没错,在两个时辰前,柳家一千三百人,除少数逃脱以外,全部丧命。”

“家主柳中元,六名魂斗罗级别的长老,全部阵亡。”

“是谁!”林天猛的站起身,跑到老者身旁捏着他的肩膀怒吼道。

“李家家主李龙鸿,在柳中元的攻击下,最终……同归于尽。”

林天浑身颤抖起来,急忙问道,“清柠呢,她不嫁给李家了嘛,怎么还灭亡了。”

老者重重呼出一口气,随手一挥,柳清柠的尸体轻轻落在床上。

林天看着脸色苍白的尸体,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唉,在她嫁给李松煌的时候,在娇子里自杀了。”

“林天,带着清柠的尸体走吧,这里已经无法再居住了,如今的李家正在疯狂寻找你,一旦找到你,必将会把你碎尸万段。”

“我不能走,我要费刘家报仇,我要杀光了一家所有人,哪怕是堕落成魔,我也要杀光他们!”

冰冷的声音从林天口中响起,而一旁的老者脸色微微一变,这可是他们魂师大忌啊。

那恐怖的血红色杀气几乎是一瞬间,就从林天的体外释放而出。

老者看到这情况脸色一变,急忙的来到他的身后,一掌将他拍晕,随后将两个人的身体装进魂导器中,随着微风吹动,老者也随之消失不见,如果再让他释放出杀气,恐怕这里就会被人调查出来,到那时谁都跑不了。

果然在老者离开两分钟后,几道黑色影子同时冲进了房间中,他们互相看了看,表情冰冷无比。

“刚刚那股杀气就从这个房间里散发出来的,你们几个去附近查一查,另外再调查一下酒馆馆长的位置,或许这件事情与他也有关系。”

“是!”

为首的黑衣人将手身在被子中,随后他就敢肯定,刚刚一定有人在这里。

很有可能是任务目标。

“所有人立刻封闭城池,不得任何人踏入,谁敢擅闯者杀无赦,绝对不能让他跑了,这次任务就相当重要,一旦孔家得知,我们当然任务目标,我们李家也会丧命,快!”

为首的黑衣人当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任务目标他们已经散发出去了,刚刚凭借被褥里面的温度,林天那就肯定就在这个城中。

如果没找到,他们李家或许会和柳家一样被灭门,这是绝对不允许的,所以赶快封闭滴水城,举全国之兵抓捕林天。

此时酒馆的地下道中,林天已经被老者带走了,这个酒馆的地道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建造好了,唯一的目的就是逃离滴水城,一旦柳家要灭亡的话,还有机会能带出一些嫡系子弟逃离这里,以免被灭族。

经过半个月的赶路。

酒馆老者在途中被偷袭致死,临死前自爆掩护林天逃亡。

滴水城百里之外的乡村中。

林天跪在地上,看着面前已经死亡多时了的柳清柠。

“清柠,你放心,我会亲手杀光李家,我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这个大陆没有邪魂师,那本座就是这个大陆上的邪魂师创始人,我会让这个世界陷入永无止境的黑暗,我会告诉他们,我就是王,我要将他们所有人杀光,所有人都得死,他们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

“你放心,清柠,我要做这一个斗罗大陆上最邪恶的人,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生命都是邪恶的,每一个都是,随便你怎么看我,但是我发誓一定会踏平李家,杀光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我要将他们全部培养成邪恶的魂师,这就是我的宗旨,为什么你的命就不是命,他们就可以逍遥自在的活着,放心吧清柠,总有一天,我会让这个世界陷入永无止境的黑暗!”

喜欢斗罗从迎娶千仞雪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