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tty磁力兔子 性爱禁区

  • A+
所属分类:课件

等待的时间里,目暮十三、千叶和伸和毛利小五郎在一辆车子后站着说话,小田切敏也背对大门靠在车旁,跟池非迟、毛利兰等人说坂恒ROCK以前的事。

从坂恒ROCK开始唱摇滚的原因,说到崭露头角,再说到成名后的趣事……

不管是谁路过,都只会以为这是坂恒ROCK的粉丝凑在一起缅怀。

本堂瑛佑露出一脸钦佩的神情,“敏也哥,你对坂恒先生的事还真是了解啊!”

“我们以前都是摇滚歌手,还有过几次同台演出,”小田切敏也摊手道,“之后作为THK公司的社长,我也特地了解过他的一些情况。”

本堂瑛佑笑脸显得无辜无害,“那么敏也哥作为社长,应该知道很多名人的八卦吧?就是那种经常在电视上露脸的名人,我有点好奇,他们在生活中会不会跟在镜头前有什么不一样呢?”

柯南偷偷盯本堂瑛佑,脸色凝重。

就算是某个政治家,也不可能经常在电视上露脸,露脸最多的只会是主持人、艺人……

这家伙果然是在打听水无怜奈的消息!

而且之前在毛利侦探事务所的时候,这家伙用来判断小孩子说谎的方法,跟水无怜奈当初对他用的一样,两人之间肯定有什么联系。

“那些事我可不会随便说出去,你要问的话,我的答案只会是‘我什么都不知道’,”小田切敏也看向本堂瑛佑,这才注意到本堂瑛佑的长相,凑近了些,皱眉盯着看,“不过,你是不是……”

本堂瑛佑吓了一跳,“怎、怎么了?”

“是不是水无怜奈的弟弟?”小田切敏也打量着本堂瑛佑,“看你们年纪,你应该是弟弟吧,不过我没听说过她有弟弟啊。”

池非迟在一旁看热闹。

真相往往会在不经意间,被不相关的人说出口。

“不是啦,”本堂瑛佑连忙摆手,又指着自己笑道,“不过,因为我跟她长得很像,确实不止一个人这么误会过,非迟哥也问过我这个问题,敏也哥,你跟那个女主持人很熟吗?世界上难得有跟我长得这么像的人,我对她的事还蛮好奇的。”

“算不上熟,只是见过几次而已,”小田切敏也如实道,“虽然日卖电视台跟我们公司关系很好,但她似乎是那种对工作认真又不太张扬的人,不经常参加宴会,平时也只是跟艺人们进行工作上的接触,她跟洋子小姐还比较熟一点。”

“是吗……”

本堂瑛佑随口应了一声,心里默默总结。

跟非迟哥说的差不多,不喜欢社交,工作认真,生活低调……看起来是个很适合做新闻报道主持人那种人,但他不相信这是全部。

不过要是对方平时对外一直隐藏得很好,他再问非迟哥、敏也哥他们,似乎也没什么用。

“对了,敏也哥哥,”柯南担心本堂瑛佑问到冲野洋子那边去,果断卖萌转移话题,“听说假面超人剧组要跟THK公司合作新电影,是不是真的啊?”

“你这小鬼的消息还真是灵通……”

凶手桐谷出门时,注意到了背靠车子说个不停的小田切敏也,没有放在心上,看了两眼,从容地回到自己车子上。

趁着这个机会,柯南跑到空地上,点燃了准备好的烟火筒,火苗带着长尾巴蹿上天,在空中‘啪’一下炸开。

“你这小鬼干什么啊?”毛利小五郎适时出现,假装出责备顽皮小孩子的模样,给柯南打掩护。

目暮十三带着千叶和伸上前,向桐谷出示了警察证件,开始套话。

在目暮十三说到‘有目击证人听到了你的声音’时,桐谷由于柯南放的烟花想到了那晚的情况,立刻反驳‘那晚放烟花的声音那么大,不可能有人听到我的声音’,来了个不打自招。

随着其他警察到来,桐谷也被送上了警车。

根据桐谷交代,他杀人的原因是对背叛了前乐队还一炮走红的坂恒ROCK怀恨在心……

“敏也,这次多亏了你们帮忙,”目暮十三看着小田切敏也,心里感慨自家上司当初不省心的儿子长大了,“真是不好意思啊,害得你们没能去参加坂恒ROCK的追悼演唱会。”

“没什么,我也想弄清楚坂恒是被什么人给害死的啊,能帮上忙,我就很高兴了,而且这场追悼演唱会也很没意思,”小田切敏也看着警车里的桐谷,有些讥讽地笑了笑,拿出一支烟低头咬住,伸手在口袋里摸打火机,“虽然大家说想用坂恒喜欢的方式送他离开,才会开这个演唱会,但也有一两个人是想趁此机会,试试能不能把坂恒的热度接过来吧,主办人一说我不去了,有不少预计登台演唱的人都提前离场了呢,我拉着非迟来这里,也是想看看最近有没有水平不错的新人,本来就不是全心全意为了坂恒参加追悼会,不去也好……”

池非迟把打火机丢给小田切敏也,“在名利场里混了这么久,你还想不通什么?”

本堂瑛佑疑惑,“名利场?”

“是说《VanityFair》吧?英国十九世纪小说家萨克雷的成名作品,也是讽刺性批判现实主义的经典之作,”小田切敏也接住打火机,点了烟,长长舒了口气,“主角是一个漂亮女孩,因贫穷而遭受歧视后,开始利用计谋、甚至以色相引诱来巴结权贵豪门,不择手段地往上爬,她说不上邪恶,也说不上善良,而这本书不仅是她一个人的舞台,当时英国工商业发达,富商主宰着社会,而英法两国争权之战也在那个时候开启,中上层各式各等的人物都忙着争权夺位、争名求利……”

柯南欲言又止,最后还是选择沉默。

他是觉得池非迟用‘名利场’形容小田切敏也生活的环境不太对,或许当今社会有一些时候是这样,但还有很多地方有着人情味,也不是完全争名夺利。

唉,他家小伙伴就是容易把事情想得过于现实,如果不是本堂瑛佑在这里,他不便发表这类言论,他还真想好好开导开导……

“可是,说敏也哥生活在名利场,是不是有些不太准确啊?”毛利兰跟柯南想到了一处,“也没有那么不堪吧?”

“书里也没有你们想的那么不堪,还是有人情味的啊,”小田切敏也笑了笑,把打火机递还给池非迟,对池非迟开玩笑道,“我也没有什么想不通的,只是发现我们摇滚歌手的处境还真是危险,一不小心就变成了别人眼里的叛徒,所以想感慨两句,你就当我发牢骚吧。”

池非迟接过打火机,放回外套口袋里,“没想到你还会看这种书。”

“这话应该我来说吧?”小田切敏也无语道,“那天我送咖啡壶去你办公室,看到了你上次带过去随手丢在桌子上的两本书,还以为是商业类的书籍,所以我拿起来看了一下,没想到是小说,看起来还挺精彩的,我就抽空看完了,现在公司一天天步入正轨,需要我操心的事没有以前那么多,比之前轻松了不少。”

毛利小五郎走过来,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要我说啊,赛马场才是真正的名利场,你们不知道那里的人有多现实,马的名气越大,押注的人就越多,马儿要是输了,赛马场赚得也多……”

目暮十三无视掉开始东拉西扯的毛利小五郎,对池非迟等人打招呼,“池老弟,那我们就先走了。”

“哎!目暮警官,再说说案子……”毛利小五郎一看目暮十三撤得飞快,噎了噎,很快又若有所思地低喃道,“不过仔细一想,这个案子不愧是在年关发生的。”

“这跟年关有什么关系啊?”毛利兰好奇问道。

柯南也仰头看毛利小五郎,默默思索大叔为什么说‘不愧是’。

“因为锯子、钉子、锤子什么的,就是木匠,”毛利小五郎哈哈笑了起来,“那不就是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吗?”

池非迟:“……”

日语中‘木匠’和‘第九’发音都是‘daiku’没错,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高潮部分是《欢乐颂》没错,《欢乐颂》一般是用来庆祝新年的曲子也没错。

但他家老师是怎么联想起来的?

这个冷笑话真冷。

kitty磁力兔子 性爱禁区

小田切敏也打了个冷颤,果断选择跟目暮十三一样,无视掉某个开始东拉西扯的大叔,转头问池非迟,“非迟,要不要一起去吃点东西啊?我下午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才刚睡醒吧?算起来你有一整天没吃东西了。”

“那不如在附近找一家餐厅,大家一起去,怎么样?”本堂瑛佑积极提议,转头用崇拜的目光看着毛利小五郎,“我也想听听毛利先生有没有解决过什么名人的有趣事件!”

柯南伸手拉住毛利兰的衣角,仰头看着毛利兰,装出一脸困倦的样子,“小兰姐姐,我好困。”

毛利兰一看柯南无辜的小脸,果断歉意道,“不好意思啊,敏也哥,非迟哥,瑛佑,你们要去餐厅就去吧,我跟爸爸带柯南回去随便吃一点就好了,改天再跟你们一起聚餐。”

柯南故意打了个哈欠,装出昏昏欲睡的模样,心里默默整理头绪。

看样子,本堂瑛佑就是冲水无怜奈来的。

小田切敏也、池非迟和水无怜奈的交集不多,对于水无怜奈上次拜托大叔调查的事也全然不知,那家伙想打听什么也打听不出来,那就不用多管了。

虽然对本堂瑛佑的目的和身份、水无怜奈当初的一些

kitty磁力兔子 性爱禁区

举动有些怀疑,但他得稳住,在本堂瑛佑亮出手里的牌之前,他是绝对不会先把自己手里的牌亮出来的!

喜欢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