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荡少妇 诸天万界奴役女神系统80txt

  • A+
所属分类:课件

“……”

“……”

“??!”

老实说,要不是大家都久经考验,傻眼都直接能摆脸上。

周宽这大喘气,着实令他们很有点意外。

本来嘛,你周大老板有意说什么‘道路状况不好’、‘方方面面都难’,又早在之前特地磕着鞋跟泥巴,这眼药上的,大家都懂。

实际情况他们这些头头脑脑就算本来心里没数,也因为周宽的亮相而有数了。

村村通这个名词很多人都听过,不过因为各种因素,实际落实情况并没有那么全面。

比如理论上连接三个行政村甚至与隔壁县城接壤的山沟沟嘉鱼桥那一段路早该硬化才对;

可偏偏无论哪次规划,都没有给嘉鱼桥那一段不到1公里的路面硬化。

在座的众人也都清楚原因,嘉鱼桥就是个小村民组,都没人在村里讲得上话,更别说更上层,没谁会关心这个小地方。

在周宽话里有话的提及道路状况时,在座众人也就是在想是要揣着明白装糊涂,还是暗示暗示表示点诚意,好拉拢周大老板。

毕竟无论周宽表现得多么沉稳、大气、得体,众人不会彻底忽略他的年纪,也没有真忽略他张扬的风格。

然而……偏偏众人都没来得及思考完整,周宽又用如此诚恳的语气这么一补充,别的不说,这话是真漂亮。

一下就差点给这些头头脑脑整‘破防’了。

就连刘青此时看着周宽脸上的笑容,都忍不住在心里头嘀咕:‘这年轻人不当官真是踏马的屈才了,说话办事一套一套的,我这位置给他都坐得稳吧!’

心里嘀咕归心里嘀咕,面上刘青余光轻轻扫向了旁边的吴华。

虽然两人才刚刚开始磨合搭班子,但在应对周宽的事情上两人是有过交流和默契的。

所以,吴华很快抬眼望向周宽,笑容满面的说:“这样,我先表个态,周老板想要回馈家乡,我们县府肯定是举双手赞同。”

“虽然白华肯定是没办法与羊城这种大城市相比,但也一定会尽力配合周老板,不让周老板带着遗憾离乡。”

吴华一说完,跟周宽还算熟悉的常务副县長袁某和分管经济的副县長也接连表态。

一副其乐融融的模样。

最后,刘青这个书記当仁不让的一锤定音:“周老板有如此魄力,我们县委县府都不会让周老板失望。”

略顿,刘青特地看了眼时间:“马上午饭点了,还请周老板赏脸一起吃个便饭。”

见周宽轻轻颔首,刘青又说:“这样,我去安排,请吴县带周老板到处走走。”

吴华笑着应承:“好的。”

周宽也是再次笑着点头。

对此,他一点意外都没有,他太清楚一些中年老狐狸的各种想法了。

就现在的光景,相互之间其实已经互相摆明了条件。

因为有钱有资金,所以周宽算是掌握了一点主动,看起来条件都是他单方面提出来的一样。

不过……在吴华、袁县等人陪同四处走动时,周宽心里却在暗自咂嘴:“哎呀呀,看样子林叔这次要‘顺其自然’下场了。”

既然林国福提到了他在白华这边有几个熟人,那么这些熟人自然会在这个当口抱着瞎猫撞上死耗子的心思去碰碰运气。

再说,这些熟人肯定是清楚林国福的宝贝女儿林若漪曾经挂靠在二中参加高考的。

甚至肯定能详细到林若漪同学曾经坐在了周宽同学的前面。

有这层小渊源在,怎么看怎么都会觉得在羊城的林处长应该认识同为白华的周老板才对。

而且他们也一定可以知道,林若漪同学也在中大上学。

这些种种,周宽才不相信白华的头头脑脑无法了解到,毕竟都是公开的消息。

所以,虽然周总看起来什么都没做,只按照自己的思维模式与白华的头头脑脑对话;但林处长还是会被‘拖’下水。

“……”

也就是在小小的县府大楼简单转了一圈,就有人过来请示。

很快周宽就随吴华走进了大院食堂。

这进一步表明了刘青他们的某种诚意。

不然这顿午饭应该安排在县招待所的。

如果说县招待所代表了白华的最高接待水准,那么县府大院食堂则代表了白华在吃饭上的巅峰讲究。

这顿便饭上桌的人没几个。

不过一点正事都没谈。

饭桌上只是说了些不同的风土人情,譬如刘青、吴华各自的家乡,又比如其它种种。

一点没出乎周宽预料。

他知道自己主动提出所谓想要回馈家乡后,相关流程就会走向另一个有意思的方向。

无论是刘青还是吴华,都不会表现出急不可耐。

白华方面确实希望有一些能拿得出手的亮眼成绩,比如对外的招商引资,但绝不代表他们会愿意过多出让利益。

再说贫困县再穷,县府也不会太穷……

午后一点多,在刘青、吴华的礼送下,周宽坐进汽车,启车离开县府大院,结束了这次受邀做客之旅。

驾驶汽车行驶在公路上,周宽心情松快。

总的来说这次很圆满,相互之间的交流还是融洽的,整个过程基本上都在周宽的预料中。

周宽特地提出了一些事情,也是在话外表达出自己的一些态度。

比如嘉鱼桥的那段路面硬化。

一段1公里的路面硬化,按照最新标准4.5米宽来算,整体造价也就是30万的样子,无论对周宽,还是对县府,都不值一提。

所以事情明摆着,是周宽希望县府有个态度,把理应完成的事情真正落实到位。

跟周宽自己出钱去修这段路,意思大不一样。

周宽只是出了力,没出钱,就少了那么点在邻里三四跟前的‘圣人’味道。

至于邻里三四怎么会知道周宽出了力……只要县府释放了态度,这点小事情就根本不用周宽去操心。

当然……周宽心里也明白,随着距离除夕越近,嘉鱼桥邻里之间的很多事情还是会慢慢发生改变。

反正周远初、陈文茵也早有了心理准备,就也无所谓。

…………

差不多快六点,天色暗了下来,连直叔他们都收了工,周宽都无聊到嗑了起码半斤瓜子,电话铃声终于响了起来。

是周宽要等的那个电话。

林国福林大处长的。

接通电话后,周宽有意不给林国福先开口的机会,直接道:“林叔啊,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你会不知道?”林国福故意冷哼一声,开门见山,“是我小看周总了!”

而且是近段时间以来,很不常见的白华方言。

不过,估摸着林国福要是看到了此时周宽满脸的不以为意,也会气得跳脚。

这玩意蹲在地坪边边上,嘴里叼着根烟,脚边上摆了一排冲天炮,做好了燃放的架势。

就那种点燃引线会‘滴呜’一声‘biu’一下自己飞出去的炮仗,

可能是知道林国福看不到自己的脸色,周宽特地很随意的说了句:“是吧。”

林国福:“……”

他深吸了两口气,心里连说‘算了算了’,然后才不咸不淡的说:“都跟人谈了什么,让人家打电话过来跟我寒暄半天,旁敲侧击的问你情况。”

闻言,周宽随口道:“还没到实质阶段,只是表态说会在白华进行一些投资。”

“稍微暗示了点小条件,希望县府给个态度,把我老家门口的一段路给硬化好,都不到1公里,前前后后都快拖7年了。”

“估摸着那些头头脑脑瞅我年纪不大,想多方称称我的斤两吧。”

那边厢林国福听完,有意不动声色的问:“一公里乡间小路的硬化应该也就二三十万,你怎么不自己出钱修?”

周宽就笑:“叔啊,你这是明知故问,我要的是个态度。”

“再说,我花钱算怎么回事,一不小心就容易在老家立个圣人牌坊;那到时候小林还来不来这边过日子了?”

林国福觉得自己就是贱。

非要提这种废话!

现在可倒好,前半段还像是句话,后面那一截就是戳他心窝子。

‘行行行,知道你厉害,让我家的傻白菜上赶着去行了吧!’

淦!

林国福直接略过这一茬,生硬的转移了话题:“你的情况,我捡了些好听的说了。”

“你给白华二中的捐赠做得不错,要在白华投资做什么,我也懒得关心,注意分寸吧,反正当官的没一个好人,指不定现在正商量着怎么给你挖坑。”

周宽听着听着眼睛就瞪大了些。

这未来老丈人脑子是不是气糊涂了?

怎么说着说着就把自己给骂了进去。

不过周宽眼珠子一转,就反问了一句:“叔啊,就没问问我跟小林什么情况?”

说到后面,周宽忽然放低声音,作咕哝状:“不应该啊。”

听着电话里的声音,林国福忽然长叹了口气:“唉……我就不该给你打这个电话。”

本来是打算‘兴师问罪’的,现在可倒好,被拿捏得死死的。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同一个念头:“随便吧,累了。”

甚至还想:‘下辈子老子要生个儿子!’

念头一冒,林国福老父亲就懊恼了起来:‘唉……都踏马怪周宽这个小崽子!’

林国福很快丢下一句:“挂了。”

就把电话摁断了。

放下手机,周宽轻笑了起来。

自打林国福跟吃了炸药包一样天天见他就想跳脚后,周宽的生活中就多了一桩特别的乐趣。

撩拨这个未来老丈人的火气儿。

掏出打火机‘啪嗒’一声点燃了叼在嘴上的香烟,然后踩住一根冲天炮,用烟点燃引线,炮头biu一下就飞了出去。

把一整排10个都放完,周宽一回头就见陈文茵走了过来。

看看叼着烟的周宽,又看看地面,陈文茵特地问了句:“跟小林父亲通电话吗?”

“嗯呐。”周宽笑着点头,“林叔是个很有意思的中年男人,以后你们肯定会认识的。”

陈文茵好奇问:“你是怎么跟人家父亲也混得这么熟悉的?”

“我记得很早我就提过,我们俩差点都要称兄道弟了。”周宽随口回答。

陈文茵一脸恍然:“看我,把这个给忘了,难怪你

淫荡少妇 诸天万界奴役女神系统80txt

会这么撩拨他的火气。”

周宽轻轻吐出一个烟圈,笑着说:“妈妈,林处长平时温文尔雅惯了,就该生生气,对他身体好。”

“咦……”陈文茵都有点听不下去了,乜一眼周宽,“少抽点烟。”

“……”

陈文茵前脚刚走,周宽还没重新摆好架势,手机铃声再一次响了起来。

这次屏幕上弹出来的备注是:

憨憨。

电话一接通,林若漪就安静的打招呼:“周宽。”

“憨憨,你是不是偷着打的电话啊?”周宽轻笑起来,难得开门见山的说。

林若漪顿了下,稍微压低了点声音:“嗯呢,你把爸爸气得都一个人在下象棋了。”

“怎么能是我的事情。”周宽理直气壮的反驳。

林若漪轻声笑了下:“是是是,不关你的事情,我跟你说,等你来羊城,有你好果子吃的。”

周宽:“啊这……”

“……”

说了几句,林若漪才问:“爸爸找你是什么事情呀。”

她只是知道林国福一到家就很生气的模样,嘴上说了句小崽子真会气人。

这个指向性很明显。

不过林国福没多说,林若漪就也没问。

周宽简单解释了经过:“……其实我提前跟林叔通过气,他寻思不要主动去站台什么的,但后来我发现,我主不主动另说,他是一定会很被动。”

“你可真是……”林若漪一时间找不到形容词。

她心思通透,自然知道周宽做了什么。

林国福算是‘无妄之灾’,就这么被‘拖’下了水,算是半被动式的给周宽站了台。

而林处长跟市里的副市長之间的关系,肯定也有人耳闻过。

换句话说,周宽跟白华方面的商谈会变得轻松许多。

最后,林若漪微笑着说:“你该吃晚饭了。”

“……”

结束通话后,周宽哼着小调儿拆出一个个冲天炮。

此刻,他浑身每个细胞都向外蹦出雀跃。

因为……

憨憨说的‘你该吃晚饭了’等于‘我有点想你了’……

-

改一改更新时间,想过个阳间生活,以后中午一更、晚上一更、补更加更在之后。

喜欢我的回塑人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