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侬我侬1v1 落雪满南山

  • A+
所属分类:课件模版

特兰做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梦。在梦里,他遇到了一个充满神秘、强大、博学色彩的人,那个人自称“奇异博士”。

在听到了我该如何获得别人的认可这一问题后,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直接以强大的力量呈现出多种不同场景,让我体验……而他又会在关键抉择的地方预先设置选项,然后让我选择。

一开始,我的选择总是通向可悲、可怕甚至可恨的“结局”……于是我开始尝试起那些我以前绝不会选的选项。

那些选项有的通往更加令人害怕的结局,而有的却能使原本的“死路”豁然开朗

你侬我侬1v1 落雪满南山

……

在不断进行选择的过程中,我渐渐有所明悟:想要达成一件事,努力固然没错,但努力的方向却是多种多样的。一条路极其艰难,在有别的选择的情况下,没必要执拗地不回头……

比如想要获得认同这件事,一味的讨好或者迁就效果其实并不好……

特兰刚刚想到这里,所有的场景便瞬间消失,那位披着红色披风的“奇异博士”再次出现在了眼前。

还没等特兰表达感谢,对方便在微笑过后,踏着星光之桥,飘然而去。

而与此同时,特兰也猛地清醒了过来。

他坐在床上发了好一会儿呆后,又透过窗子看了看舱室外,发现天色已经微亮。

草草地用凉水洗了把脸后,特兰的大脑才终于恢复了正常运转,他不由得有些后怕地想道:

昨夜梦里的究竟是什么?某个伪装成“奇异博士”的邪灵?还是“奇异博士”本人就在附近,用梦境相关的能力入侵了我的梦?

如果是邪灵……我这算不算已经和他建立了某种联系?可他好像没有恶意……而且我的“光明护符”也没有激发……

如果是那位声明鹊起的“奇异博士”,他的目的又是什么?某种仪式需要吗?

作为一名非凡者家族出身的“少爷”,特兰在神秘学上的基础还是扎实的,一时间想了很多。

最终,他咬了咬牙,既没有动用紧急联系“家族”的符咒,也没有和船长以及莉迪亚说,免得她们担心。

他打算去找加斯东先生或者艾布纳·布雷恩侦探帮忙,为他举行一次“驱邪”或者“净化”仪式,解决掉可能存在的“邪灵”。

可当特兰收拾好东西走出船舱时,却恰好遇到三个平时最瞧不起他的水手聚在一起。

他们看到特兰,毫不掩饰地指桑骂槐,大声羞辱起特兰来。

若是以往面对这样的场面,特兰肯定会低下头快速走开,或者上前争辩自己不是那样的人……

但昨夜的梦境里,经历了太多这样的场面,又选择了太多不同的应对方式后,特兰见此竟感到有些“亲切”。

他回忆了一下梦里的选择,然后面无表情地走上前将那三人一人一脚踹翻在地。

这个举动是他在梦里第一次“逆反”的尝试,所以印象极为深刻,而更重要的是……它的结果不坏!

当然,于少年特兰来说,这个选择也最解气。

那三人先是被特兰打得有些懵,但等反应过来后却恼羞成怒起来,他们平日里最瞧不上特兰,只觉得他是依靠船长和莉迪亚女士的小白脸!

毕竟特兰之前几乎没参与过战斗,只担当“占卜”和“通灵”之类的工作,虽然这在格温眼里很重要,但船员们却不那么认为,反而觉得特兰是个骗子。

那三人当即就要反扑,将特兰揍一顿,哪怕是莉迪亚小姐的警告都顾不得了。

但令他们意外的是,那个他们一直瞧不上的“小白脸”竟然意外地很能打!他们三人联手都没能讨到什么便宜,反而很快就被打倒在地。

即便特兰的性子再如何软弱,他也依然是一位非凡者,而且还是一位善于战斗的“格斗学者”!

特兰以前一直不展露,是害怕自己的身手让那些普通人更加嫉妒,就如同他在家族学校里那样,更受排挤,更加难以融入其中……但通过梦里的那些选项,他明白了,有时候展露优点也会起到积极的效果……

就比如眼前,在痛揍了那三人后,另一伙与那三人不对付的水手立马就对特兰刮目相看起来,并主动接近他,询问如何做到,语气也不自觉亲近了许多。

别指望让所有人都接受你,那样只会让所有人都对你不冷不热,要学会做出选择。这是特兰在梦境里学到的另一个道理。

待和另一伙水手顺利搭上话,并约好晚上一起去酒吧后,特兰才恍然惊觉,这一切都和梦里的结果非常相似,让他有点不敢确定这是真实,还是另一个梦中场景……

“无论那位‘奇异博士’是谁,又有什么目的……他都是一位洞彻世事的‘博学’之人啊!也是指点我的‘导师’!”

在心里感叹了一声后,特兰没再耽搁,下了船便径直向达米尔的学校跑去。

对“奇异博士”尊敬归尊敬,感激归感激,但事关性命,“净化”和“驱邪”还是要做的。

……

另一边,感受到特兰带来的“反馈”,艾布纳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种“扮演”方式果然可行,消化的效果比“正义”和“倒吊人”知道我就是“奇异博士”后加起来还要好……不过这也没办法,他们的问题大部分都是我在“源堡”里解决的,哪怕将“塔”和“奇异博士”联系了起来,但“解决”问题这一步还是缺失了部分……

嗯,单单依靠“罗塞尔托梦术”的“扮演”其实也不完满,至少特兰就算借此宣扬我“博学”的名声,别人也联系不上“奇异博士”……

当然,特兰作为一个非凡者家族出来的少年肯定也不会去宣扬一个来历诡异的陌生存在。我也从没指望过他,毕竟这只是第一次尝试,后续还得对“罗塞尔托梦术”进行改良。

事实上最好的目标是“正义”小姐最开始那样,对非凡有些了解,却又不多,反而充满了浪漫幻想的那类人。

想到这里,艾布纳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装备”,然后便打算向位于地下的“梦境迷宫塔”入口走去。

以加斯东先生的效率恐怕还得几天才能“肝”出“脱离符咒”,他想趁这个时间先挑战一次“梦境迷宫塔”的第五层。

就在艾布纳刚要出门之际,却看到特兰满头是汗的跑了过来,显得非常着急。

难道发现昨夜是我动的手脚了?不应该啊……我可没露出什么破绽。虽然心虚,但艾布纳表面上却依旧冷静,他笑着向来到近前的特兰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布雷恩先生……我……我昨夜似乎在梦境里遇到了‘邪灵’……想请您帮我主持一次‘净化’仪式!”特兰喘了几口粗气,表情认真地请求道。

这算什么?我“净化”我自己吗?艾布纳顿时哑然。

不过他很快回过味来,心道:这不同样是一次运用“知识”解决问题的“扮演”吗?

于是艾布纳的笑容更加真诚,边模拟出“安抚”,边温和地说道:“别着急……先和我具体讲一讲那个‘邪灵’是个什么样子……”

……

贝克兰德西区,国王大道2号,王国博物馆。

虽然这不是周末,但克莱恩抵达的时候,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队,因为蒸汽教会举办的“罗塞尔纪念展”正在这里展出。

这个世界的中产阶级娱乐方式较少,除了看报纸、读小说、听歌剧音乐会、打网球和壁球、欣赏各种戏剧、举行或参加宴会舞会外,就只剩下逛公园、看展览和外出度假三个选项,而由于罗塞尔大帝的影响,年假在这个阶层已经是较为普遍的现象。

跟在一位容貌姣好的女性“导游”身后,克莱恩很快就进入了第一

你侬我侬1v1 落雪满南山

个展厅,这里展示着罗塞尔大帝的日常生活物品。

有他睡过的被子,穿过的衣服,用过的酒杯,甚至那个克莱恩在日记里读到过的发明于“愚人节”的“黄金胞浆”马桶都被展示了出来。

“大帝啊,你拿这只‘马桶’愚弄亲戚朋友手下,可现在它却成了大家的‘观赏’‘娱乐’物品……这某种程度上也算‘报应’了吧……”

克莱恩暗自吐槽了几句,又看向其他展台,那里有一页他之前在塔罗会上读到过的关于“便秘”的日记,以及罗塞尔的诸多“剽窃”作品。

就在他努力运用“小丑”能力控制自己,不让表情有任何变化的时候,却发现在旁边一个展柜前立着两位女士。

其中一位女子高度超过一米七,有一头长及腰间的栗色头发,身材比例非常好,既不胖,也不瘦。

她穿着少女风的黄色蛋糕裙,却戴着黑色的老气软帽,细格薄纱垂下,遮住了她的脸庞。

另一位则年纪相对比较小,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身材姣好,长相漂亮,还拥有着一头暗金色的长发。

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连衣裙,气质莫名有些阴冷。

暗金色头发的女士陪着栗色长发的女士立在那个展柜前,一直凝望着里面的物品,许久都没有离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