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白洁 人与性

  • A+
所属分类:课件

“小伙子,你是遇上海难了吗?”

一个撑着渔船的老者,朝着坐在木板上的林虚喊道。

“算是吧!”林虚苦笑道。

他只是不想引人注意,顺手捡了块木板坐在上面,没想会被误认为出了海难。

不过他现在衣衫褴褛,披头散发的样子,还真像是遇了海难的船客。

“到我们的船上来吧!我载你回去!”老者热情地招呼道。

“谢谢老丈了,我自己划过去就行了。”

林虚摇头拒绝。

老者船上装的满满当当,全是新鲜的鱼货,看上去连下脚都困难,他不想挤进去,自找麻烦。

“别客气!出门在外,难免遇到困难!特别是咱们海上讨生活的人,哪有见死不救的道理!你别看我的船旧,速度可快的了呢!”

林虚推辞不过,只好上了老者的渔船。

顺便他也想问点事情。

渔船不大,除掉船仓勉强能撑下两三个人。

老者这一次的收获显然不错,船仓早就已经塞满,很多鱼都放在竹筐里堆在外面的甲板上。

渔船上不止老者自己,还有他的儿子,一个看上去憨厚老实的黑糙汉子。

等到林虚上了船,老者熟练的拉起了船帆,滑动船桨往港口赶去。

“老丈知不知道这里距离乐清城有多远?”

“不远也就十多里地!小伙子是乐清城人?”

“不是,只是刚好去那里办事。”

“听口音,小伙子应该是北方人吧?”

“我老家是泰州岩水城。”

“岩水城我没听说过,不过泰州离这里可不近呐,你怎么一个人跑这么远的地方?”

“一言难尽。”

林虚苦笑的摇摇头,他可不想来,他是被逼的。

“爹,你糊涂啊!”

看不下去的黑汉子叹了口气提醒道。

那有人这么小年纪就独自出远门,同行的人肯定是在海难中死掉了。

自己老爹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老子恍然聊天,聊的太尽兴,都忘了对方的身份了。

不过看眼前这小

教师白洁 人与性

伙子的样子,不像是死了家人呐。

不管是真是假,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再提了。

“人年纪大了,脑袋都不听使唤了!老伙子,别介意呀!”

“都已经过去,老丈不用在意。”林虚晚上挂着微笑,并没有大的表情变化。

这倒是让老者心里更加诧异,同时也在暗暗赞叹,小小年纪便有这般心性,肯定不是一般人家。

其实光看林虚的长相就知道,肯定不会是普通的人家。

肤色白皙,面容俊朗,举止文雅,哪里是普通人家能够培养出来的。

就算是散乱着头发,也能看出一股不俗的气质。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船只渐渐靠岸。汉子收了船帆,父子两个,滑动船桨减缓船速。

他们所停靠的地方算不上港口,只是一个小小的码头。这样的码头在附近有很多,基本上只停靠渔船,和一些搭乘五六人的小客船。

偶尔会有大的商船,楼船经过,但是基本上不会停靠,最多让附近的人用小船给他们送点淡水或许新鲜蔬果。

船只靠岸之后,老者立刻招呼了两名相熟的工人,帮忙卸载船上的鱼货。

这一次的收获比较多,仅凭他们父子两个有些忙不过来。而海鲜这种东西,只要稍微耽搁,质量就会下降好几个层次,虽然请工人有点肉疼,但是为了卖个好价钱,也只能忍了。

林虚也不好意思干看着,便搭了把手。

本来老者想要阻止,毕竟林旭长得白白嫩嫩,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公子哥。

这个世界虽然崇尚武道,但是练武可没有那么简单,特别是刚开始打基础的时候,只需要下很多苦功的。

很多家族因为溺爱孩子,不肯逼迫,最后就会培养出一些好吃懒做的废物。

还有一点。老者都是普通的渔民,不明白内功的玄妙。以为武功高强的人都是五大三粗,再不济也应该眼神犀利,体态精悍。

像林旭这个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个会武功的人。

至少在他这个年纪,又长成这般模样,想让人不误会都难。

不过等林虚轻轻松松提起百斤箩筐后,老子就知道自己错了,眼前这个大搭便船的小伙子,绝对不简单。

“小哥!好大的力气啊!”老者的儿子忍不住称赞了一句。

“练过一点粗浅的把式而已。”林虚笑笑道。

帮忙搬运的工人也都好奇地打量了林虚几眼,不过他们都没有敢多问。

虽然他们不是武林人士,但是也明白一点江湖上的规矩,别人的武功最好不要乱打听。

等于或搬了大半之后,一个身体有些佝偻的老太太,对一个八九岁的小姑娘拉着,手中提着个竹篮朝这边走来。

“林虚,别搬了,剩下的交给老王他们吧,咱们吃点东西,等会儿还要往城里赶!”

老者接过老太太递来的竹篮着,招呼林虚和自己儿子过去。

老太太毫无意外是老者的妻子,那个小女孩自然是老者的孙女。

小女孩长得黑瘦黑瘦的,除了一双眼睛,几乎找不到亮眼的地方。

她好像有点害怕林虚,躲在自己奶奶的身后,小心的打量林虚。

林虚朝小女孩儿笑了笑,没有自然熟的去打招呼。

老者指着一小筐,巴掌大小,用鱼干、虾干、苞米、粗粉做成的饼子,得意的说道:“别嫌弃,只有这些东西!不过,我妻子做的鱼饼也算是附近一绝,没有几家能比得上!连巨鲸帮都特意

教师白洁 人与性

请她去做过!”

汉子有些嫌弃的,叹了口气,显然不止一次听他老爹这样吹牛。

他拉过女儿,让她坐在自己边上一起吃。

不过小女孩儿好像很在意林虚,在被自己父亲拉过去的过程中,一直小心的盯着他。

林虚没有在意,他拿了一块鱼饼,放在口中细细的咀嚼。

距离他上一次吃东西,不过才过来两三个时辰,他其实并不饿,只是不过得做样子。

不过这块看上去粗糙的鱼饼,味道确实不错。鲜味和咸味儿刚好适中,里面的虾肉紧实有弹性。唯一不好的地方是,里面偶尔会带一点沙粒。

看老者和汉子的样子,好像完全没有感觉到。

也不知道是早就吃习惯,还是说,沙粒也算鱼饼的特色之一。

以林虚的牙口,就算石头都能咬碎消化,何况几粒沙土。

他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几口便吞了下去,接着喝了一点,用劣质的茶叶沫子,冲泡的茶水。

“巨鲸帮还在吗?”林虚抹了抹嘴巴,停一下吃东西的动作询问道。

按照他的推测,失去了帮主在内的众多高手,巨鲸帮应该已经被其他势力取代了吧。

“当然在,巨鲸帮那么强,谁能动的得了它!”老者理所当然道。

“哦?”

这倒是让林虚有点意外。

他继续问道:“最近巨鲸帮没发生什么大事吗?”

“大事?要说大事的话,大概就是巨鲸帮帮主新招了一个上门女婿!”

喜欢我想先苟几年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