碟调网 金瓶梅之爱的奴隶

  • A+
所属分类:课件

时光飞逝,一转眼三年后的初秋。

傍晚的时候,议政殿

碟调网 金瓶梅之爱的奴隶

回养心殿的路上,身穿龙袍的辉哥已经比陶老爷子还高出半个头。

在那高高在上的龙椅上又沉淀了几年的他,却依旧是如此,离开那议政殿后,就卸去了九五之尊的威严,一脸急切的往回奔。

沿途的禁卫军,还有暗卫早已是见怪不怪了。

“长大了也没见你小子变沉稳,依旧是这个德行,火烧火燎的做什么啊。”后面跟着的老爷子没忍住的嘀咕。

“曾祖父,你吃不消可以慢点。”少年皇帝声音传来,步伐却半点没有停滞。

“哎,你个臭小子,你是在嫌弃我老了么?”老爷子不乐意了,话间,提起追过了。

辉哥笑着摇头:“刚刚是谁吐槽我长大了,不沉稳啊?曾祖父你却怎么反而越活越后退,越来越浮躁了?”

“哼,懒得跟你小子费口舌。”老爷子心虚,加快速度

碟调网 金瓶梅之爱的奴隶

一老一少暗中较劲,很快就到了养心殿前。

看见坐在殿前门槛上的那个像是从年画里出来的娃娃,一老一少不约而同的露出笑容。

“曾祖父,大哥哥。”门槛上的小娃娃,起身喊着迈开小短腿就朝二人扑了过来。

“哎呦,小乖乖哎,慢点慢点。”老爷子抢先把孩子抱在怀中,边上的辉哥无奈的摊摊手,真不是抢不过这老爷子。

这几年,老爷子已经好几次感慨自己年纪大了。

一脸羡慕的看着那娃娃在老爷子脸上吧唧一口,就朝他看过来:“哥哥,抱抱。”

嫩雅的声音,任谁听了心都会化了。

看着弟弟要自己抱,辉哥心里欢喜,脸上却不敢表现的太明显,毕竟还得顾及着老爷子。

“看什么看,你身上龙袍还没换下来,小心圆哥尿你一身。”老的不舍得怀里的娃娃,不肯给。

“曾祖父你别败坏弟弟的名声,你什么时候听说过他尿自己身上和别人的身上?”辉哥不干了,弟弟最聪明最乖了。

在襁褓里的时候,大小便就会吭叽着告诉大人。

辉哥说罢,伸手就把娃娃抱了过来。

老爷子语塞,又不能跟着抢,怀中一空心里也是一空。

“喜欢娃娃,自己赶紧娶个皇后,选妃,到时候就有几十个上百个的孩子了。”老爷子愤愤的发着牢骚。

辉哥抱到了弟弟,小心的往殿里走,也不理会身后老爷子的话。

边上的人看着一把年纪的老爷子吃瘪,觉得又可怜又好笑。

这见天的都能见到,中午也在一起用的饭,却整得跟久别重逢似的。

“母亲?母亲?”辉哥抱着弟弟,转一圈没找到另一个想见的人,就喊了起来。

“陛下,夫人她出诊还没回呢,好像是个急诊,挺严重的。夫人让咱们晚饭不用等。”北珠挑拣着刚采来的紫藤花,赶紧告诉着。“陛下放心,主子跟着呢,南珠也跟去了。”她又补充道。

原来是出急诊了,辉哥点点头跟怀里的娃娃商量:“跟哥哥进屋换袍子好不好?”

“好。”娃娃乖巧的应着。

看着辉哥用脚关上的门,老爷子无奈的走到桂花树下的藤椅上,北珠赶紧的去洗了手,进厨房很快给老爷子端来了茶。

茶是旁人千金难求一两的雪涯尖,托好孙女的福,陶老爷子每天都能喝到。

他还能喝到延国最好的酒,每天能吃到最美味的饭菜,孙女和孙女婿孝顺,俩曾孙更跟他亲近。

陶老爷子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最幸福的老头子了。

一盏香茶,抚慰了他没抱够小曾孙的遗憾,哼哼,孙女说过了,下一胎就跟他姓陶,可是,孙女光说那肚子也不见有动静,他也不好催问,只能自己在心里干着急。

自打孙女生下圆哥,断奶后,就越加的忙,忙着去医馆上课。

有那旁的大夫看不了的病患,她就亲自出马。

最来气的就是那孙女婿,得了一个儿子就好像万事大吉,媳妇不生二胎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陶老头觉得,应该找机会敲打敲打那孙女婿了。

此时,京城外的医馆中,十几个大夫,还有患者家人眼巴巴的盯着那扇紧关着的门,时不时的看看边上沉稳坐着喝茶的国公爷。

没人敢出声,生怕打搅到里面,也怕惹怒喝茶的这位。

门内,身穿白袍的牧莹宝正在给一个患者做着手术,同样是一身白袍的南珠在给她做助手,熟练的递着她需要的器具。

旁边有五人围观,同样是白袍,带着口罩。

“夫人,我来。”最后的缝合,南珠主动开口。

“最后的缝合也很要紧,大意不得,你们都看仔细了。”牧莹宝边走到一旁,一边对其他人说到。

“是。”众人低声应着,视线仅仅跟随着南珠手上的动作,不敢有半点的错过。

“夫人,好了。”南珠缝合的动作麻利,很快就完成,让牧莹宝查看。

牧莹宝又叮嘱了一下注意事项,接下来,这位急性阑尾炎患者的术后恢复,就交给屋内这些大夫了。

“师父辛苦了。”

“师父赶紧休息去。”

年龄大小不一的大夫们,统一的恭敬。

手术室的门开了,喝茶的人立马起身迎了过去。

“放心,手术很成功,不过,人要在这养着,医药费的问题你们无须担心,留一个在这照看就好,其他人先回家去吧。”牧莹宝对边上急切的患者家属说到。

听闻家人没有性命之忧了,扑通通,跪了一片:“多谢夫人救命之恩。”

“也要谢谢你们信任我,赶紧起来吧。”牧莹宝言道。

生了圆哥后,遇到这种需要开刀的患者,偶尔也是有家属拒绝开刀的。

因为牧莹宝说,不敢保证一定成功,手术都是有风险的。

所以,这两年里,也确实有几位因为没有及时手术,而死亡的。

就是因为对方的家属不信任她,她难过,却也不能不管不顾家属的意见,强行给患者手术。

因为,就算是在医学仪器发达,药品先进的现代,她也不敢保证,每一台手术都能成功。

“累了吧,若不然这衣袍咱回去再换吧。”心疼媳妇的薛文宇,眼睛扫过还想道谢啰嗦的患者家属,温声对媳妇说道。

那几位家属,吓得赶紧闭了嘴,大气都不敢出。

心里明明急切的想进那屋子看看家人,可是这会儿跟本不敢动,生怕惹恼了这位凶巴巴的国公爷,再把家人赶出去。

“换下袍子不要多久的,还是在这换了吧。”牧莹宝忍着没有批评心疼自己的男人,然后也不等他做回应,就带着南珠进了旁边的专属更衣室。

很快的,牧莹宝南珠二人换下手术袍子走了出来。

牧莹宝跟着自家男人上了一辆马车,南珠上了后面的另一辆。

每次出来,牧莹宝的意思是让南珠跟自己一辆马车,薛文宇死活不干,说影响二人世界。

弄得牧莹宝很是无语,老夫老妻的,每天都在一起,怎么就要较真出行的这点时间。

马车内,薛文宇让媳妇躺下,给她揉捏着肩甲手臂。

牧莹宝不忍拒绝他的好意,顺从的由着他宠。

薛文宇这几年,按摩的手法是越加的纯熟,把牧莹宝手术的疲劳消散大半,加上手术很成功,她的心情也很好。趴在榻上闭目享受着。

日子若是能一直这样,该有多好啊,不用离开辉哥……

喜欢替嫁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