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黑暗森林写的小说 海棠文学

  • A+
所属分类:课件

马华第二天,虽然一大早就被刘海中搭话,还主动来到中院里刷牙的反常操作想了想。

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这刘海中是有求自己之后,他就没有多理会。

洗漱完之后,何雨柱就把娄晓娥已经生了的消息告诉了聋老太太和一大妈还有一大爷。

毕竟昨天他可是没有告诉的,太晚了,怕他们该骂自己了。

聋老太太:“柱子,你还不快点接晓娥回来,让我看看我的重孙子,看看长什么样子?

by黑暗森林写的小说 海棠文学

一大妈:“就是柱子快点把娄晓娥给接回来,我们在这里也可以照顾她。”

一大爷:“柱子我觉得也是,这晓娥回来住才方便,省的你两头开始跑,多累啊?”

何雨柱:“我这不是寻思着晓娥在娄家更加好吗?你们看看昨天发生的事情,让她知道那还得了?”

一大爷:“柱子你说的对,昨天那种情况确实娄晓娥不适合在现场,毕竟刚刚生完孩子,要心平气和,免得伤了身子。”

聋老太太:“昨天什么事情啊?怎么还不让我重孙子回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何雨柱:“我说给您听,你可千万不要生气哦!事情已经发生,他们也得到了应有的报应。”

聋老太太:“快说,你们这几个还想瞒着我,是嫌我没用吗?”

何雨柱:“老太太,谁敢嫌弃您啊!您作用大着呢!”

“这话我爱听。”

何雨柱:“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我家被偷了,而且偷的人是棒梗还有可能是贾张氏,后来警察来了,就把他们全部带走了。”

聋老太太:“该死,真是该死,罪有应得,应该把他们关久点,这棒梗完全是被贾张氏给带坏了,这秦淮茹也是,一点都不管事情。”

一大妈:“就是,这秦淮茹自从丈夫死了之后,以前还想着跟柱子眉来眼去,我当时真的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也不敢去多说,看见柱子也高兴,这寡妇门前是非多,最后幸亏柱子翻然悔悟。”

“不然贾家这个无底洞,真的是要坑死柱子了。”

一大爷:“对的,柱子这一年的变化是真的大,我们都看见眼里。”

何雨柱被一大妈这样说有点不好意思,因为之前不是他,而是真正的傻柱,也许原著中,这何雨柱是真的想要娶秦淮茹。

不然为啥那么帮秦淮茹,秦淮茹不断破坏何雨柱的相亲,还有阻止他结婚,要说何雨柱没那个心思,绝对不是,他可不是一个笨蛋。

可惜他想的有点理所当然了,首先就是棒梗这喂不熟的白眼狼,不断地惹麻烦,原著中还要给他收拾残局!

这也就算了,还不知道感恩,棒梗也不同意何雨柱和秦淮茹的结合,要不是最后能够给他找关系,找工作,那真的是不成,这棒梗可以为了工作出卖原则,实际骨子里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小人。

秦淮茹也是拖着何雨柱,拖到了孩子长大以后,孩子长大了需要房子了,就想起何雨柱了。

最过分的就是,明明早就上环了,还装的像一个贞洁烈女一样,耽误了傻柱一辈子。

这何雨柱完全是被贾家一家牵着鼻子走,他做的,他有的最后都成了贾家的东西。

怪就怪原著中的何雨柱太想当然了。

何雨柱一想到这,就觉得贾家太可恶了,他可不会再重蹈覆辙了。

聋老太太:“柱子你给我的重孙子起好名字没有?”

一大爷:“就是,柱子起好名字没有,这才是头等大事,不能够马虎大意。”

说完三个人都在看自己。

何雨柱:“这起大名,我还没想好,不过给起了一个小名叫小元宝。”

一大爷:“柱子你起这小名不好啊?不够难听不够贱啊?我们大院里还有人叫二蛋和狗剩呢!”

聋老太太:“易中海你才二蛋呢!我觉得柱子这名字起的挺好的。”

何雨柱:“一大爷我家也不缺这小元宝的这口吃的,当然不愿意为了这一点给起一个难听的小名,长大后,还不得埋怨我和娄晓娥啊?”

听着聋老太太教训的话,还有何雨柱的理由,一大爷也觉得自己刚刚的话有点冒失了。

一大爷:“对对,是我的错,柱子你起的挺好的。”

聋老太太:“还有现在大院里的情况就不要告诉晓娥听了,我们可以在等几天。”

一大妈:“对对,老太太说的对,我们在等几天,不着急。”

何雨柱:“好的,我暂时是不会告诉晓娥听的,免得她气到自己。”

至于一大爷还想说点什么,三人都选择无视了一大爷,这让一大爷有点尴尬。

过了五天之后,何雨柱就把娄晓娥母子二人接了回来。

娄晓娥知道了,大院里的事情后。

娄晓娥:“这些人真是该死,这种事情都能够做的出来,大家还是一个大院的呢!常言道,远亲不如近邻!现在是真的不能够相信他们家了。”

何雨柱:“好了好了,我们的损失已经回来了,他们也得到了应有的报复,不要生气了,对身体不好。”

这也让何雨柱觉得自己有先见之明,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娄晓娥知道,要是伤了身子,那就不好养了,特别是现在结果都出来了,还是气。

娄晓娥:“柱子哥,你怎么都不告诉我?你就一个人解决了?”

何雨柱:“我这不是怕你气坏身子吗?你看看现在,你还是生气。”

娄晓娥:“哦!是吗?”

说着不断地用手去捏何雨柱的软肋,没错就是肚子的肉。(你们不要想歪了。)

何雨柱:“啊!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是我的错,我应该告诉你的,不应该瞒着你。”

看着何雨柱的脸上陷入狰狞的痛苦中,娄晓娥才感觉到满意。

娄晓娥:“叫你还敢骗我,不跟我说,结婚的时候怎么跟我保证的,要对我好,有困难要一起面对一起去抗。”

何雨柱:“对对,都是我的错,不应该瞒着你,我再也不敢了,你以后能不能够不要动手了,真的好痛啊?”

娄晓娥:“哼!那要看你今后的表现了。”

何雨柱:“是!我一定听从你的命令,对

by黑暗森林写的小说 海棠文学

你就是马首是瞻,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娄晓娥:“哼!柱子哥,我发现和你结婚后,你的嘴巴才这么有才,这么油嘴滑舌的。”

何雨柱:“怎么后悔了,我告诉你,后悔也没用,反正我已经和你结婚了,还有小元宝了。”

娄晓娥:“人家哪里说到后悔啊?人家只是想说,以后说多点给自己听。”说完娄晓娥脸有点红。

何雨柱:“好好,那我说一辈子给你听,不行,这辈子太短了,下辈子接着说。”

何雨柱也开始了正常上班,他也休息够了,可不能再休息了,在休息那厂长就该急眼了。

为此他也只能够让一大妈还有聋老太太多照顾娄晓娥母子两人了。

何雨柱来到轧钢厂后,马华还是第一时间给何雨柱奉上茶水。

何雨柱来的很早,厨房里只有马华还许文杰到了。

马华:“师傅您终于是来了,您不知道,您不在的时候,我和许文杰可是惨了,不仅要做这做那,还得要做上几道菜给领导,生怕自己做的不好吃,整天提心吊胆的。”

何雨柱:“瞧你那点出息,我这不是锻炼你和文杰的实力吗?”

“我可是听说了,有不少的领导都夸奖你们两个了,对于以后你们的前途还是有好处的。”

马华:“师傅我这压力太大了,生怕自己丢了您的脸。”

何雨柱:“怕啥?怕你才是丢脸,怪不得一直有人叫你麻花,一点都没叫错。”

“还有文杰,你笑啥笑。”

许文杰:“我就是觉得师兄的外号挺好听的。”

马华听到许文杰嘲笑自己。

马华:“好呀!文杰你小子,居然敢嘲笑你师兄我,是不是皮痒了,找揍啊?”

许文杰:“没有,我没有,绝对没有嘲笑的意思,除非是忍不住了,哈哈哈哈哈哈!”

马华:“好呀!还说没有?”说完就要教训许文杰。

何雨柱看着两人打闹,很无奈,两人经常去他家学做菜,关系特好,跟亲兄弟是的,特别是许文杰几乎每天都要去四合院找一大爷和一大妈。

原来何雨柱休息以后,领导虽然不宴请客人吃饭,可是一些领导肯定是要开小灶,不能够何雨柱休息了,就停了,那这个就需要人抄菜了。

而厨房里,那几位炒菜的能力领导都知道,也吃烦了,没有新花样,恰好厨房里的人,都知道何雨柱已经开始教马华还有许文杰了。

这死胖子就计上新来,本来就嫉妒何雨柱教他们两个人做菜,而他自己却做一些没有任何技巧的东西,所以他不仅是恨何雨柱偏心,还想要搞倒马华还有许文杰,立马告诉了李主任听。

李主任一听,高兴了,让马华还有许文杰做菜了。

马华和许文杰自然推辞不了,也只能够顶着压力上了。

这一上,还受到了李主任的夸奖,接着就是其他一些领导也要求他们做菜。

应付了四五天之后,他们两个就不行了,就是那几样菜,在好吃也会吃烦的。

看到何雨柱回来,两人当然是仿佛是看到了救星。

喜欢四合院开始的旅途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