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戒无删除158分钟完整版 全高清录播系统直播

  • A+
所属分类:课件

经历了方世勋回国治病这件事,更加深了张子君对方世雄的好感。他虽然觉得方暖暖有时很‘小气’甚至有点‘睚眦必报’,但是对她的爷爷却是万分尊重。用他的话来说,火车跑得快,全凭车头带。他自己爷爷‘不负责任’,谁的事儿也不管,所以注定了张家的家庭氛围如此,一盘散沙。而张乾翔是大家庭中甚至整个大家族里,总是勇于承担责任,给与家人帮助的灵魂人物,所以家里有任何的事情,都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就算有人心里不乐意、有不同意见也不敢真的出来唱反调,只能默默服从心里吐槽,也得跟着大家长的节奏,否则轻者自己落单被孤立会很难受,重则很有可能会被‘开除’家籍,所以都老老实实的。

同样方世雄对张子君也是非常看重,他看到张子君一直对自己的孙女‘照顾有加’,对长辈们冰彬有礼,工作上勤勉出色,早就把他当成了准孙女婿。相比较对方艾玲的婚事就越发的头大。

晚上张子枫送方艾玲回家,正好看到张子君被众星捧月一般送下楼来。这还不算,一直到他驱车离开,老楼阳台上一直目送的老两口才转身回屋。

张子枫对方艾玲说:“同样是方家的女婿,怎么差别那么大呢?下周六你们家不还有那个什么家庭日吗?我也要参加!我恳请你们家所有人把我当成物品,品头论足。我希望暴风雨来得无比猛烈些吧,只要能让我从海底浮出水面,只要能让我光明正大去爱你,我愿意承受一切,绝不动摇。”

方艾玲笑着说:“别作诗了,你和张子君不一样,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那你就准备让我一辈子没名没分的跟着你?凭什么张子君能在你们家随便出入,被热烈欢迎,我就不行?”

方艾玲叹了口气:“你还要我说多少遍?张子君和暖暖年龄相当。我比你大好几岁,我爸妈这条就不会同意。”

“张子君比方暖暖大三四岁,也是大好几岁啊,怎么就年龄相当了?”

“他是男的,我是女的,而且我也不是比你大三四岁,这有可比性吗?”

“天天提倡男女平等, 岁数这事儿就不讲究男女平等了?”

方艾玲嗤笑:“喊男女平等的是我们新一代女性,可是在乎年龄的是以我父母为首的上一代人还有社会上更多的男人。”

“你连上一代人和不相干的男人的看法都这么在乎,可我这个当事人说的话,你却一点都不重视。”

“张子枫,我不想跟你就这件事再吵架了。除了年龄,你的工作也不符合我爸的要求。张子君是大公司的高管。你是酒馆的小老板,插画师,可在我老爸眼里就是没有正式工作,上不了台面。”

张子枫说:“你爸这眼界也太窄了吧?”

“普通老百姓家庭,你让我爸妈的眼界有多开阔,你这不是自找让他们看不上吗?”

“…….”

私人订制市场下沉产品线出师不利。家系列组合金饰产品上市,连张子君都感到压力倍增。随着国民生活水平的提高,高端方向很多的国人更认可国际奢侈品牌,一线大牌动辄十几万,数十万的价格也能吸引他们去购买。而中低端的金饰也是品牌繁多。新国风主打的国风系列虽然有口碑和客户基础,但是想要持续发展也即将面临前所未有的瓶颈。

“我觉得家系列产品,投入大回报风险高,要不要近期面世还有待商榷。”讲话的是新国风新港总部刚刚新聘任的留法设计师陈百伦。

陈百伦给出这样的意见,也是根据最新的市场调研结果进行的分析:“我们的产品还是应该学习国外的最新流行风向融入到下一季的产品设计中,更为保险。”

“你是说我们要模仿国外品牌的最新产品?”

“当自己不够强大的时候,模仿是最好的成功捷径。”

“新国风追求的成功是要被别人模仿。”

会议室的其他人全都三缄其口,听着张子君和陈百伦的交谈中火药味越来越浓。这个新来的设计师据说是董事长因为上半年的销售指标没有达到预期空降到张子君身边的。要知道张子君以前可是新国风的首席设计师,后来监管了销售与市场部后,也一直在把关公司设计,而且这个家系列也是他亲自设计的。

张子君说:“私人订制市场下沉产品线是消费理念的革新,这需要一段时间去培养市场,而不是短期通过销售额就能验证的。”

张百伦说:“以公司现下的这种状况拿出真金白银去培养市场?我觉得董事长不会认可这种思路。”

“董事长那边我会去阐明观点,现在你只需要服从。”

一上午的会议开得十分不愉快。张子君接到张子枫约酒的电话,说是两人既然是网友又是亲戚,而且女朋友又都是方家的姑奶奶,两个人实在是太有必要隔三差五地安排一下。

张子君从来没有在现实生活中结交过这样的朋友,网络中热聊的有几个,但是都从来没有见过面。现实生活中的朋友仅限于之前的同学和早年参加工作时结交的一两个同事,但是因为各自忙于事业基本上也罕有见面。如今联系比较频繁的人,大都是在工作中有利益往来的人,所以不涉及利益驱动不交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成为了他交友的标准。

“你该不会是怕我找你借钱吧?”张子枫在电话里打趣,“你放心,现在就是你求着我爸妈找你借钱也不会了。”

这人说什么呢?张子君心想这不去倒显着心虚了一样!

小酒馆里,张子君和张子枫对坐畅饮。张子枫说:“今天你没开车,咱们好好喝一次。精英人士都爱去酒吧,要么去日本酒馆,我这种小馆子是不是不习惯啊?”

张子君放眼望去,这里的布置一半是书籍,有‘古籍’名著,还有武侠小说,古代言情和古言漫画,另外一半是各种中式酒瓶。桌椅板凳都是古香古色,唯一的包间和外界隔着一扇纱帘,同样很古典。

“不会,我很喜欢你这里的古典氛围,但是整体感觉又很朴素和安静,很适休息、静思还有聊天小聚。”

“喜欢怎么从来不来呢?”张子枫给张子君满上酒,“你这个人啊就是太不主动。我一直以为你是看不上我这个地方,要不是这次主动约你,你根本就不会主动来我这儿。”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那是因为你在网上是个话唠,现实中高冷。认了亲,认了友,交往的都是方家的姑奶奶,这都不主动联系一次,我之前给你发微信,你的回复也大都是表情,明显就是不想交往的态度,你让我怎么想?我有一个朋友出国前也在你们公司工作。我那天在微信上同他打听你,他说你对客户什么的也挺热情的,在工作中也对同事们算是周到,看起来你和网络上那个看中兄弟情义的人不一样,现实中是个只讲利益不屑人情的现实主义啊?”

张子君说:“我觉得你这是故意找茬,说吧,到底对我哪里有意见?”

张子枫笑了:“二爷爷说你从小就聪明果然没错,我是对你挺有意见的。”

张子君听这位堂哥向自己开门见山地倒了一肚子苦水后惊讶地说:“你是担心方爷爷不同意你和方艾玲在一起?”

“不是我担心,是艾玲担心。她说只要这位大家长知道了我和她的关系,轻则让她立刻同我断绝一切往来,重则逼着她马上嫁给别人。”

“不至于吧?”张子君把自己认识张乾翔后所有的过往都梳理一遍,“我见过张爷爷比较夸张的一次就是让方暖暖晚上发视频给他,确定没有很晚独自在胡闹,夜不归宿。这虽然严苛,但是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也属于家长关心尽责的范畴吧?”

“你是说方艾玲的父亲并不是那么不近人情,眼界不高,也不是那么势力眼?”

张子君对张子枫坦诚

色戒无删除158分钟完整版 全高清录播系统直播

不公:“我觉得张爷爷挺好的,既不贪财又勇于承担责任,这样的老人不会故意为难晚辈的。咱们张家大家族里要是有一个这样的长辈,或许整个家族的现状会大不相同。”

“以前你在游戏群里可是最讨厌被人管的,网名就叫独行侠,现在怎么倒盼着有个长辈处处管着你了?”张子枫突然笑了,“我知道了,一定是受方暖暖的影响,你这叫爱屋及乌!”

“方暖暖?怎么可能?我受她的影响,开玩笑!”张子君嘴上这么说着,可眼前抑制不住地浮现出她在自己面前一次次抢白的情形,有的时候是同他吐槽大家庭的烦恼,有的时候是极力维护家人的怒容,他惊讶的是自己竟然都记得这么清楚。

张子枫叹了口气说:“其实这个方爷爷就是我爷爷的老同事,两人关系还不错。我就早先听爷爷念叨过,这个人在单位能力挺强的,但是脾气比较大,同事都比较怕他,就连领导找他也有时犯怵。”

张子君说:“能力强的人都这样,最难得的是有责任心。”

“要是听你这么分析,你小姑只是对自己老爸有偏见罢了?如果方叔叔知道了我的存在,也不见得会不同意,哪怕是暂时不同意,也远没有你小姑想象得那么恐怖?”

“我可什么都没说,只是说我自己的感受而已!”张子君忽然皱纹,“刚才还张爷爷,现在就方叔叔了,还我小姑,我哪来的小姑?”

“本来就是啊,我和艾玲在一起自然要叫她的父亲为叔叔,以后还要喊爸爸,你随着方暖暖肯定要叫艾玲小姑,有错吗?将来我们结婚了,你还要喊我叫姑父呢。”

“…….”

张子枫打趣:“”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是不是整个人都惊呆了,想不想早点看到那一幕?”

“我倒是无所谓!”张子君一脸淡定,“就怕方爷爷最看重规矩辈分,不同意与我们两对全部结亲,到时候也不知道是会阻止我还是你!”

“……”

这回轮到张子枫哑口无言,不过通过今天的交谈,他下定决心要做一件事儿,要想得到方世雄的认可不能再被动的等待,他要自己获得方世雄的认可,用自己的努力去解决方艾玲的后顾之忧。

张子君打车回家,电梯里感到微微有些头疼。他这个人酒品很好,平日里不得不去的应酬场合再难受别人也看不出来,有时难受得在地上翻滚也没人知道。今天不是为了应酬,酒本来喝得刚刚好,可是刚刚打车归来,吹了一路的风,他脑子还是感觉到晕沉沉的。

楼道的声控灯随着电梯的声音全部点亮,昏暗的家门让他感到一阵恍惚,不知道自己是在帝都、魔都……国内还是国外,从毕业后他换过很多个城市,很多个房子,推开过很多‘家门’,而现在他又是在哪里?

门从里面打开了,一个穿着家居服、梳着马尾辫儿的的女孩从里面探出头来,笑意盎然地对着他说:“你回来了?”

“你是?”

方暖暖上前一步,一股酒气扑面而来,她在鼻尖前扇扇,又把手放到他眼前晃了晃:“这人喝酒把脑子喝傻了吧?你说我是谁?”

“你是秦月?”张子君摇摇头,“不对,你是张艳宁,不对不对,你是林朵,不对不对,你是谁啊?”

方暖暖八卦之心又起,看看左右,小声说:“这些人都是谁啊,不会都是你的女朋友吧?”

“前女友,我没有女朋友!”

方暖暖八卦的火苗在心底越燃越旺,拉着他送进了家门,悄咪咪地说:“你该不会和这些女朋友都同居过吧?”

“没有,我不适应别人同我一起生活。””张子君把包扔在鞋架上,换了拖鞋歪在了沙发上,纤细的手指抚着额头,闭上了眼睛, 很快睡着了。

方暖暖看着这个人点点头:“像你这么龟毛的家伙,一般人是同你一起生活不下去。”

她想要转身去给他拿穿空调被盖上,还没转身就捕捉到了他脸上痛苦的表情,跟自己老爹喝醉后的样子一模一样。想了想,她叹了口气,矮下身,帮忙把他的鞋子脱下来。然后倒来蜂蜜水,小心翼翼地用勺子灌进了他的嘴巴。张子君半梦半醒中觉得嘴巴里变得甜甜的,胃口也好受了很多,他微微抬起眼皮,看到有张放大的脸在自己的头顶,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像探照灯一样在自己的身上扫射,他忽然笑了下,彻底沉睡了过去。

方暖暖一开始是看着张子君有没有更不舒服,可是看着看着她索性坐在了他的身边,看着他熟睡的眉眼,不知不觉开始发呆。

人真是视觉动物啊,方暖暖由衷的承认,好看的男人女生也爱看,而且这个人啊,不仅有才华格局还很大。他表面上自私,可是一直知道自己追求的是什么。而且自己提议的私人订制市场下沉产品线高开低走,遭遇滑铁卢,她心里像压了一块沉甸甸的石头,对他充满了愧疚。所以他现在不舒服,她应该好好照顾他。

第二天早上,张子君在猫咪一下下的撒娇声中醒来,他睁开眼睛,看到某人的女儿懒懒蜷缩在自己的怀里,他的心跟着这个糯软的小东西感到一阵柔软。而某人的脸趴在沙发檐上,浓密的睫毛隐隐约约地触碰着他的手臂,随着这轻轻的感觉他的心里泛起了一阵阵涟漪。清晨的朝阳洒在他们三个的身上,他忽然又觉得倦意袭来,再次闭上了眼睛。

方暖暖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了沙发上,身上还盖着夏凉被,她捏了自己的脸蛋儿几下,确定自己不是梦游,可她怎么和张子君换场地了?

厨房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随之还有一股隐隐约约地糊味,她穿上鞋子蹑手蹑脚地走过去,看到‘外卖王’张子君先生正在下厨做早饭。

方暖暖捂住了嘴巴,想着要不要搞个照片记录下这一刻。

“鬼鬼祟祟的站在那里做什么?”张子君没有抬头,纠结着手里的黄瓜丝怎么能像平日里某人切得那么纤细均匀。

“我来关一下火。”方暖暖小心地保护着某人的自尊心,“其实糊了也一样能吃的,也许营养还能更丰富呢!”

“…….”

餐桌前,方暖暖喝着糊味浓重的白粥,吃着放着过多芥末的三丝,吃着半生不熟的鸡蛋饼,不知道是应该真实的打击一下某人初次下厨的自尊心,还是应该假装很好吃,用来报答自己在工作中给他带来的麻烦?

“不是吧?吃我做得早点竟然感动得哭了?”

方暖暖不忍心说自己是被芥末辣的,可碗里又被放进了一勺糊粥。

“营养丰富就多吃一点!”

“谢谢谢谢,您真不用这么照顾我!”

张子君发自内心地说:“不是你说的吗?我们同在屋檐下应该互相帮助,你昨天照顾了我一夜,我今天帮你做早饭!”

方暖暖看着面前满满的一大碗糊粥,欲哭无泪!

她只想做个知恩图报的人,实在是……太难了!

好容易干掉最后一口裹着生面的鸡蛋卷,方暖暖终于要结束战斗了。张子君说:“今天上午,再跟我一起去考察下家系列的市场,产品上市之前,我需要亲自做一下市调。”

方暖暖顿时像打了鸡血一样,“太好了,张经理我早想说了,这次的产品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张子君说:“失败是成功之母,只是这样的母亲最好不要太多!今天我们一起去提前寻找这样的母亲。最好是找不到!”

“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就算失败是母亲,我们也不能嫌弃她,要尽一切可能帮帮她,帮她就是帮助自己。”

张子君皱皱眉头,这人真是什么都能同她们家挂钩。

一上午的时间,张子君开着车子和方暖暖一起跑遍了新港的各大商场和专柜,并且详细地做了记录。现场调研的结果和之前几次还是非常有出入的。七夕过后,八月十五来临,各大专柜的销售额在中国情人节之后,销量产生了节后下滑趋势,对于即将到来的中秋节,人们似乎对为家人购买金饰的念头并不强烈。

方暖暖沮丧地说:“金饰太贵了,不像点心啊,烟酒衣服什么的更方便消费者购买。”

张子君说:“也不对啊,一个几千、几万、十几万的包,一套万把块的护肤品经常卖断货,这些消费群体里不乏年刚毕业的年轻人,三十岁以上的中年消费人群更是中坚力量。只能说,消费者不是没有购买能力,只是现如今为家族整体购买的消费观逐渐在新的一代年轻人中被淡化。”

“什么意思?”方暖暖并不认同,“哪个年轻人大学毕业自己赚钱后不给家人买礼物?”

张子君笑着说:“这个你可问对了!我们之前做过市场调研,现在的家庭消费基本上是孩子给长辈花100块钱,长辈们会想尽办法回给他们500块。而且现在大家庭已经很少了,基本上都是三口之家居多,而就算是三口之家,孩子因为学习就业与父母分隔两地的情况也越来越多,买一些应景的礼物可以接受,但是作为家庭统一标记的礼物,消费者是没有这个概念的。”

“那你是什么意思?”方暖暖说,“我们折腾了这么久,付出了这么多,还有两个公司的同事们一起付出的时间和经历,你就得出这么个结论,准备不做了?”

“我什么时候说不做了?”

方暖暖疑惑了:“没有消费习惯,没有成熟的消费群体,你要做赔钱的买卖么?”

“没有成熟的消费市场不代表没有市场,没有消费习惯我们可以培养消费习惯。只要家族的概念根植到消费者的心中,早晚有一天会被大家接受,成为爆款。”

方暖暖看着张子君,觉得这个男生的形象在阳光下异常的伟岸高大:“家族概念?我听起来感觉好心情澎湃啊。”

“你有什么可激动的,现在你是个非常孝顺懂事想要给家人买统一标记样式的金饰礼物的女孩子,可是你的后代是一只猫,我们这个家系列是想做成百年品牌,未来可指望不上你这样的人。”

“哎?”方暖暖望着张子君的背影,大声说:“张经理,你这是夺笋啊?”

市场调研做得差不多了,方暖暖看看时间,小心翼翼地说,“张经理,您要是还有事就去忙吧,我也去忙点别的事情了。“

张子君问:“这都下班点过很久了,你还让我去忙工作?再者,我讲下班了吗?

“哦!”方暖暖本来想今天出外勤,工作也差不多了,可以摸鱼的,没先到张子君还是不让下班。

“你要去忙什么?”

“没没没什么?”

十分钟后,方暖暖站在了新国风中式服装品牌的卖场里。这里都是中式改良服装,每一套都精致得像是工艺品,方暖暖一件一件看得爱不释手,作为一个喜好古风的女孩子,真想把它们全都占为己有。她是想着马上换季了,终于有点功夫可以抽空逛逛商场,看看衣服。可没想到,才被严刑逼供出来实话,她就被张子君带到了这里。

“喜欢就试试看?”张子君坐在沙发上,优哉游哉地喝着咖啡,“我们自己员工内部有折扣,到时你得了实惠,记得给我返点。”

漂亮的导购员被张子君逗得咯咯直笑。方暖暖却很相信张子君说得确实是心里话,亲兄弟明算账一直是他的风格,嘴上说得向往亲情,可实际上想让他给亲人放点水儿,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儿。

一个小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张子君不知不觉睡了一觉,睁开眼看到某人已经没了踪迹。什么情况,方暖暖竟然放他鸽子,自己先走了?张子君不是没脾气的人,只是最近一段时间好像连他都忘了自己的性格。

就在他无名火升起的时候,看到试衣间里走出来一个穿着中式衣领设计、无袖长裙的女孩聘婷袅娜地走过他的面前。他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又重新睁开,甚至轻轻捏了一下自己的脸颊,确定不是梦幻,这个长发漂漂的女孩竟然是方暖暖?

张子君忍不住站起来,带着疑惑向偌大的穿衣镜方向走去。镜子里的方暖暖和平时完全不同,美丽温柔,恬静端庄,让他一时移不开眼睛。

导购小姐说:“小姐,你刚刚试穿的这些都很漂亮,你的气质很适合我家的风格,您是张经理的朋友,我刚刚打电话给店长,说可以给您最低的折扣。”

“不不不,我还是再看看别家,谢谢你了!”

导购员惊呆了:“您试了这么多,一件中意的都没有吗?”

张子君望着导购员手指的方向望去,顿时睡意全无,梦幻全部消失。他看见前台的桌子上,堆满了某人试过的衣服,怪不得他都睡着了,这个人这是要把每件衣服都试一遍然后不买?他真是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女生!这普天之下能这么做的,恐怕只有方暖暖本尊了。

回来的路上,方暖暖在车上同张子君解释:“衣服虽好,但我还是选择淘宝。你们这里最便宜的也要过千,淘宝上差不多的款式最多几百,甚至一两百。”

张子君深吸了一口气:“那衣服的品质能一样吗?方暖暖我劝你最好不要再混设计界了,也不要再设计界里说认识我,我替你脸红。”

方暖暖不以为意:“衣食住行不是说要花很多很多钱才能生活得体面。尤其是衣服,别忘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就是网上买来不太合身,但是款式自己喜欢的衣服,我也能自己动手改良。设

色戒无删除158分钟完整版 全高清录播系统直播

计的本质是什么,设计的本质不就是体现设计师心灵手巧吗?”

“体现了你财迷抠门,不讲武德!”

“……”

车上放着舒缓的古筝曲,《高山流水》、《梅花三弄》当放到《渔歌唱晚》的时候,方暖暖跟着音乐轻轻地打着拍子。

张子君问:“以前学过吗?”

方暖暖点点头:“学过一点,后来弟弟出生了,爸爸那时还没有升职,一个人工作薪水要养两个孩子紧巴巴的,我就退了古筝和舞蹈的兴趣班,只留了一个英语。”

“有没有怨言啊?”张子君‘坏心肠’地问,“比如父母不爱你了,只爱弟弟。原本你可以活成小公主,但是有了弟弟就变成了小丫鬟,你别生气啊,微信公众号很多都是推荐这种文章的。”

方暖暖说:“讲真,刚开始的时候,我确实心里挺不好受的。还偷偷哭过好几次鼻子!“

张子君诧异地问:“竟然会这样?我以为圣母如你,肯定会欢天喜地的抱弟弟,毫无怨言!”

方暖暖被气笑了,再次回忆过去,歪着头说:“有一阵儿方晓晓是挺讨厌的,不对,现在也挺讨厌的,可是时间久了,弟弟就是弟弟,哪怕是我们差十几岁也会一起做游戏,一起拼乐高,一起去游乐园,一起读故事书,一起吃饭甚至一起赖在妈妈的房间不走。人家说情侣之间会日久生情,亲人之间其实也是啊。现在弟弟也是我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哪怕他经常很讨厌!”

“弟弟我能理解,那你闺女呢?”

“懒懒?”

张子君说:“对啊,舍不得买贵的裙子,猫粮,猫别墅,猫零食,猫玩具…..都是顶配,你是怎么想的?别告诉我,它也是你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当然是了,懒懒不仅是我的亲人,还是我的小宝贝!”方暖暖说着做了一个抱猫的动作,开着车,张子君也能感受到某人对喵星人宠溺的情绪。

“那我呢?”三个字没有经过大脑,张子君竟然脱口而出。

“嗯?”方暖暖感觉自己产生了幻觉,转过脸瞪大了眼睛看向他,脸颊忽然莫名的感到发烫。

“没什么!”他表面若无其事,可还是感觉到了自己一阵心跳加速。

喜欢甲方嫁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